第184章 黑玄铁黑玉棺

小说: 妖帝总想吃我的软饭 作者: 君白梨 更新时间:2020-02-27 07:03:07 字数:2491 阅读进度:184/207

魔角域,竟然是一处悬浮在空中的城池。

而它的墙壁用的是黑玄铁!

黑玄铁,本身就是能够积聚怨气戾气的阴宝,这东西在外界基本上有一块普通玉珏大小,就能够养一阴灵千年。

更别说这里将黑玄铁当成砌墙砖块的高台楼阁了。

呼!

江虞感觉自己浑身的毛孔都微张了,这里的氛围很舒服,她感觉自己体内的血魔之气似乎运转的越发快了。

“阿北,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魔修!”

一路上,她一直都以为江虞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使得自己浑身散发着血魔之气的气息,却不料,她对这黑玄铁铸成的城池,竟然如此反应。

只有魔修才会喜爱这东西,没想到……

“你这么喜欢吗?这不是很平常东西吗?”

“很平常?”

江虞挑眉。

这里的魔修果然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难不成外面的世界没有?”

“外面,这种东西有价无市。”

“真的假的,那我以后出去的时候,带上一大块。”

阿南两眼冒星星的说着。

“希望你有命能活下来。”

江虞笑了。

如果只是魔修就算了,东躲西藏还行,可偏偏是让正魔两道都眼馋的。

只要是修行之人,他们的灵魂都不像普通人一样容易散去,如果保养得当,甚至可以让脱离肉身的普通人也存活上千年之久。

好东西,的确是好东西!

“你喜欢,我送你,这玩意儿在这里不值钱,我可以给你弄好多好多来。”

“好呀!”

江虞应下了。

这东西她也眼馋。

“咱们先进去吧,你在这里太过于扎眼。”

江虞身上似有若无散发出来的东西,让阿南皱眉。

她总觉得有一些不对劲。

走吧!

眨眼间,江虞给自己头上套了一个黑色斗篷,而她也递给了阿南一件。

“这就是你们那里的布料?看起来很普通。”

“爱穿不穿。”

听到阿南语气中带着的一丝嫌弃,江虞有一些不悦。

这些衣物可都是云糖特意做给自己的,若不是为了不让阿南那般的惹人注目,她才舍不得拿出来给她穿。

阿南悻悻然的穿上。

她和江虞的身材到时差距不是很大,大小也能说是合宜,不过她是真不喜欢这衣物。

当阿南带着江虞飞上魔角域的城门外,随后递给了守城门的魔修们一些好处,就轻轻松松进来了。

可穿越城门的那一瞬间,江虞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扫过了她的身体却又被她身体行中的力量反弹回去了。

她是不是暴露了?

江虞越发低调,只是跟在阿南的身后走着,就连打量魔角域都不敢大幅度。

整个魔角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圆形,从外面看,它悬浮在高空之中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城池,可进入里面,这里却没有多少人在飞行,反而还感觉到了重重压力。

“这里还真是松散……”

江虞低声说着。

“进这里容易,出去就难了,不过不要紧刚才守城门的那个魔修我认识,他可喜欢我了,你若是想出去,我也能带你立马离开。”

阿南贼嘻嘻的笑着,有一些没心没肺。

江虞没有搭话,这让阿南有一些担心:“你是不是觉得这里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差,我带你出去吧,这里禁空,所以压力很重,还受的了嘛?”

江虞点头。

“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里的。”

不知为何,江虞在这里总觉得很舒适。

或许是全城都是黑玄铁的缘故吧。

江虞如此想着。

阿南眼中有一些奇异:“你适应的可真好,比那些人好多了。”

“你是说其他的魔修?”

“对啊,有一些魔修刚来这里,表现的太过了,他们的身体总是不由自主的吸纳空气中魔气,然后就被撑爆了,整个人都成了城池的养分,你说可笑不可笑。”

阿南习以为常的说着。

而江虞觉得她似乎有一些夸大了。

哪有那么恐怖啊!

这里的氛围真的让人很舒适。

“咱们快走!”

突然间阿南拉着江虞就狂跑了起来。

江虞想问什么,可阿南的速度太快了,让她有一些措不及防,只能任由她拉着跑。

准确的来说,是“逃”。

拉着江虞翻墙去了一个小院,院子很小,可房梁很高。

走进里面,竟然悬浮了几口“黑玉棺”?

“你刚才跑什么?”

“刚才莫家大小姐莫心距离咱们很近,所以不得不逃,要是被她发现,咱们就完了。”

江虞踌躇了一会儿,将目光转向了空中的黑玉棺。

“这又是什么?”

“我的家。”

阿南回答的时候,还带着江虞悬浮了起来,一脸得意的让她靠近黑玉棺仔细瞧着。

“只有在自己家,才不会被禁空,而这里也是我们休息的地方。”

说着,阿南就整个人躺了上去。

一脸的享受,随后还将目光投向了江虞。

“阿北,这个家很大,你要不要过来跟我一起睡一会儿?”

对于阿南的邀请。

江虞默默落了地。

她真的没有睡棺材的癖好好嘛。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可她从前的世界观里,都没见识过活人睡棺材的。

就算是后来那些名声大噪的魔修,他们修筑的住处,也是极其奢华的,哪有睡棺材的。

而阿南从黑玉棺中半身坐起,趴在黑玉棺的璧沿望向江虞。

“你的确是魔修,可你的行为真不像一个魔修反而像一个正道卫夫子。魔修哪有不睡玉棺的,你看就算我再怎么不富有,落魄,可我从来不会亏待在家里亏待自己。你要是去恒大人,还有哪些大家族瞧瞧,你就会明白,他们比我这些小魔修更加的会享受,玉棺上的魔纹也更加的复杂。”

“睡不惯。”

“怎么会睡不惯呢,我们从一生下来就会被放入玉棺中,在这里长成五六岁孩童的模样,就可以离开玉棺,从小到大,玉棺是我停留最长的地方了。”

“看得出来。”

整个屋子几乎都是空荡荡的,除了悬浮了几口玉棺,就没有其他任何的摆设。

就做东西的吃的地方都没有。

这些魔修过的还真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