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十九章,小灯泡

小说: 网游之剑刃舞者 作者: 不是闻人 更新时间:2019-12-02 16:24:13 字数:5678 阅读进度:3064/3072

炼火峰的道宫前庭中,等了许久的菲特几个终于看到了林铮的身影,眼看着林铮落地,伊比丝和四娘立刻便欣喜地跑上去迎接。

就在林铮笑着摸起两人的头时,闻听霜和游若风也来到了近前,神色困惑地盯着林铮,随后游若风便问道:“林兄,你在漱雪宫还有其他熟人啊?”

“是的呢!”林铮笑道,“不过以前我也不知道她是漱雪宫的人来着。”

嘿!两人露出了诧异之色,“是谁呢?师门里面的人,我们基本都认识。”

“她叫漱玉。”

“漱玉啊!”两人陷入了思索,漱玉……漱玉……漱……“你刚才去见的人叫漱玉?!”闻听霜的嗓音都尖了几分,而游若风则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大人,漱玉是谁呢?”菲特好奇地问道。

“她是漱雪宫这里的宫主来着,小铃认准了她就是姐姐,关系还挺不错的。”

“原来如此。”菲特露出了恍然之色,眼中还多了几许欣喜,果然漱雪宫的宫主的确是凤凰族的人么?那么以大人和凤凰族的关系,和这漱玉宫主打好交情,也就不是什么难事儿了,这样一来,他们在漱雪宫的行动,基本就能畅通无阻了。

果然,林铮随即便拿出了漱玉给的羽毛坠子,对闻听霜他们说道:“刚才她有其他的事情走开了,临走前把这东西拿给我,说是让我自己逛来着。”

“宫主的冰羽护符!”闻听霜两人齐声惊呼,要说之前还有点儿将信将疑的话,这会儿可就完全没有任何疑虑了,冰羽护符可是宫主贴身的信物,除非是宫主亲自赠与的,否则其他人根本拿不到,更别说是抢的了!

回过神来,却听到林铮抱怨道:“那傻瓜就是个不靠谱的,我这才是第一次过来呢,就是让我自己逛,我又能逛哪儿去啊!”

听罢,闻听霜便露出了哭笑不得之色,轻轻地叹了口气后,这就对林铮说道:“林兄,既然你持有公主的冰羽护符,那就不仅仅是我们几个的客人了,而是我们漱雪宫的贵客!”

“这话说得!”林铮哑然一笑,“我和漱玉是朋友,你们就不是了?朋友哪里还分个三六九等的,简直不知所谓!”

说完也不等两人说什么,便伸起了懒腰,“行啦!折腾了一上午了,还没休息过呢,漱雪宫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带我们过去尝尝怎么样?”

看着林铮那老不正经的模样,闻听霜和游若风便忍不住笑了出来,也是呢,林铮是宫主的朋友不假,但他们这些朋友也不是冒牌的啊!

当下闻听霜便微笑道:“要像凡间一样的大鱼大肉,肯定是没有的,不过呢,我们这儿每一座山上,都有一种独特的美食,”

“每座山上的都不一样?”

“是的!”

“那还等什么啊?!”林铮顿时便兴致勃勃了起来,“赶紧的,就先炼火峰这里的了,好不容易才来一趟,不把所有点心吃一遍的话,可就太亏了!”

在林铮的撺掇下,一行人便绕着漱雪宫的群山到处飞了起来,真的将所有山上的特有美食都给尝了一个遍,完了还打包了好多,说是留着当宵夜,也不知道准备吃几个晚上的,游若风觉得吃上一两个月问题不大!

恩,他绝对是想多了,这些东西哪用得上一个月,一顿宵夜的功夫,希露几个就能给消灭个精光!这是必须的啊!有好吃的怎么能忘了家里头那些小吃货,尤其是家里的女食神,只要看着她们吃东西的模样,林铮就能幸福好久的。

不过幸福的时光是短暂的,没多久他便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漱雪宫藏经楼的目录里面,找不到修炼总纲,然后这藏经楼,高达十九层,每一层据说收藏有各类典籍三千万册左右,这是要让他找到天荒地老的节奏啊!

“你找我抱怨也没用啊!”漱玉一脸无奈地对林铮说道,“都和你说了,我好些记忆都在涅的时候受到了损坏,能记得那东西还在藏经楼里面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不叫抱怨,这叫诉苦!”

漱玉听得一下便笑了出来,那明媚的笑容,充满了蓬勃的生气,之前滞留在她身上的病态,彻底消失了,没有了那巨大的负担,现在的漱玉,不只是身体,连内心都有了极为巨大的变化,看得原本愁眉苦脸的林铮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恭喜了!”

“谢谢!”漱玉稍微收敛了一下笑容,“先带我回漱雪宫吧!绮罗宫那边马上该来了,等招待完他们了,到时候还得麻烦你带我去地府一趟。”

“行!”林铮点了点头,“其实你之前让小舞带你过去就可以了,谁知道你竟然陪着那些丫头瞎折腾了两天,连涅仙境都没有回去一趟的!”

“这个嘛”漱玉望向了仙境的小屋,满脸温柔地笑道:“难得她们那么开心,我这个当姐姐的,也只好跟着她们一块胡闹了。”

“你呢?”

唔!漱玉想了想,而后回头对林铮笑道:“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像个女孩子一样胡闹了一阵,感觉还不错!”

“这样么!”林铮笑了出来,而后抓起漱玉的手:“以后还会有更

多机会的。”说完,两人便从仙境中消失不见,随之出现在漱雪宫的藏经楼里面。

和菲特她们三个问候了一下之后,漱玉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毕竟要接待的乃是绮罗宫的宫主,实在不能怠慢。

目送着漱玉从窗口离开之后,回过神的四娘便兴奋地对林铮说道:“主人!我找到修炼总纲了!”

“真的吗?!”林铮听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赶紧的,给我看看!”

“恩!”说着四娘便将手中的玉简递给了林铮。

这一看到玉简,林铮便感觉有点儿不对劲,毕竟玉简是较为近代的产物,而那修炼总纲已经相当古老了,像是绮罗宫的修炼总纲,便是记载在羊皮纸上面的。虽然感觉不靠谱,不过还是查看了一下玉简中的内容。

恩,修炼总纲,的确是呢,不过那啥,这是漱雪宫四百多年前的重新整合出来的版本。望向满脸期待的四娘,唔总而言之先摸摸头鼓励一下吧!

白高兴了一场之后,又是一轮漫长的搜索,如今他们才搜索了一个楼层,虽说不大可能倒霉地要搜索到第十九层,却也依然是一个艰巨的工程啊!

感慨中,林铮随手便放下了手上的典籍,书上的故事,意外的挺有意思呢,不知不觉都看了一个多小时了。

“大人!”

听到声音的林铮头一转,便迎上了菲特无奈的表情,顿时脸上便挂起了一阵讪笑,“抱歉抱歉!没忍住!”

菲特听得眼里便满是无奈的笑意,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藏经楼里面的书籍繁多,里面除了修炼典籍之外,同样不乏各种类似小说的修界故事集,而林铮找着找着,就总给这些书籍吸引了过去,然后一看就是一个小时往上,净耽误事儿。

送走了菲特之后,林铮便松了口气,而后伸手便朝自己脸上拍了拍,不能再摸鱼了,这再摸下去,还不知道得找到什么时候呢!

正打算洗心革面重新开始认真地工作时,一道娇小的身影忽然跃入了林铮的眼角,绛红色的衣裙,及腰的头发不做任何装饰,行走间,那头发就像是一片火焰一般跳动着,很是惹人注目。

眨了眨眼睛之后,林铮便若无其事地回过头闪人,这小家伙怎么会跑到藏经楼里面来的?对小孩子来说,读书不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么?至少家里那些小魔头的确是这样,没想到这小灯泡竟然跑到这里来自讨苦吃的。

小灯泡是找故事书来的,漱雪宫这里都没有什么人陪她玩,没办法只好看书了!搜索到了感兴趣的书之后,小家伙便麻溜地冲到了藏经楼二楼,不过在寻找书架的时候,小家伙的鼻子忽然便是一抽,而后便两眼发光了起来。顺着那熟悉的味道找去,很快的,小家伙便看到了非常熟悉的脑袋瓜。

“找到了!”欢呼一声,小灯泡便朝林铮飞扑了上去,一把挂在他脖子上一阵晃荡,口中发出了极为开心的欢笑声。

林铮给勒得直翻白眼,伸手向身后托了两下,才算是托到了小灯泡的小腿。一口气才松完,小灯泡已经麻溜地爬到了他的脖子上,然后趴下头来和他大眼瞪小眼的。

“找到你了!”

“什么找到我了?!”林铮没好气地说道,“你是谁家的小淘气呢?”

然而小灯泡根本不吃林铮这一套,人小鬼大地说道:“我记得你身上的味道,你骗不了我的!”

唔!都忘了这小家伙的鼻子比小狗还灵的。顿时林铮眼中便露出了哭笑不得之色,手一伸,便将这小家伙从脖子上抱了下来,而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咱们的秘密,不能告诉其他人!”

“那能告诉娘亲吗?”

“当然不能!”

“可是娘亲就在你后面呢!”

话音一落,林铮猛地回头一看,这才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菲特三个循声而来,而后便看到了让她们充满疑惑的一幕。却见林铮背上挂着个可爱的小家伙,看上去和他非常亲昵的样子。而在他面前,则站着一名身披淡绿色羽衣的女子,女子姿容清冷艳丽,仿佛一尘不染的莲花,如今正神色凝重地紧盯着林铮,一副要将林铮的里里外外给看个通透的架势。

“娘亲!”小灯泡笑嘻嘻地叫了起来,而后又爬到了林铮脖子上。

见状,回过神来的绿衣女子这就露出了无奈之色,“小珞!不许无礼,赶紧下来。”说完又向林铮微微躬身道:“实在是失礼了道友,我是那孩子的娘亲,南凛,还请道友见谅。”

“哪里!只是小孩子胡闹而已,算不的事儿。”说着便拍了拍小灯泡的小屁股,“好了丫头,你娘亲找你了,快过去。”

“可是我还有话要和你说呢!”

听着小家伙娇气的声音,林铮便忍不住一笑,“好!那要说什么呢?”

闻言,小家伙立刻便趴下头去,盯着林铮的眼睛说道:“你当我的爹爹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啊?”

林铮伸手向前指了指,“因为你娘亲要发火了!”

“小珞!”听到

声音的小灯泡赶紧抬头一看,果然娘亲满脸的惊怒,看得小家伙立刻便吐了吐舌头,而后辩解道:“我就是提议一下!”

听着人小鬼大的话,南凛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顿时便一脸的哭笑不得。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稍微冷静下来的南凛便望向林铮道:“还未请教神医高姓大名?华佗这样的化名,神医就不要说了。”

“我叫林铮。”林铮笑道,“赤霄蛇毒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呢,所以才用了化名,这样万一治不好的话,也丢不了人嘛!”

大人,您这样的解释,谁会相信啊!菲特三个无语地盯着林铮,这种胡说八道就是她们都不会相信,更别说人家绮罗宫的宫主了。

南凛盈盈一笑,“不论如何,林先生救了小珞一命,这是不争的事实,过程什么的,就没有必要讲究了。”

没必要讲究呢!那不如整个都不要讲究好了,你赶紧将这小灯泡带回去,咱就当无事发生过……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看南凛的样子,就不是个那么容易妥协的主呢!

正琢磨着要怎么应付过去时,小灯泡忽然说道:“娘亲,小珞的提议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你还没死心啊丫头!

听到这小家伙的话,所有人都是一阵哭笑不得,而后林铮便伸手拍了下这小家伙,“喜欢吃点心的话,以后我会给你送过去的。”

“小珞不要点心可以吗?我就要爹爹!”说着便娇气地趴在林铮头上,“爹爹不要再丢下小珞了好不好?”

回忆起找不到林铮时的场景,小家伙便不由得抱紧了林铮几分,很怕一松手林铮又不见了。看着她那孺慕的模样,南凛脑海中便不断浮现着她哭得撕心裂肺的画面,顿时眼中便满是心疼之色,想要上前安抚,却又无法迈开脚步。

林铮瞥了她一眼,而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南凛的状况他是不了解了,但是小灯泡,这个被自己亲手救回来的小家伙,林铮不想她伤心。

“爹爹?”

“在呢!要干嘛?”

听到了林铮的回应,小灯泡立刻便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

“爹爹!”“恩!”“爹爹!”“诶!”“爹爹!”“在这里!”“爹爹!”

看林铮扛着欢笑的小灯泡走开,南凛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黯然地叹了口气。

“夫人请放心,我家大人不会伤害到孩子的。”

听到菲特的话,南凛便苦笑着朝她望去,“我相信他不会伤害小珞,但是……”

“我们到底只是殿下生命中的过客,一旦大人再次离开,殿下肯定会更加伤心,夫人是在担心这个吧?”

听菲特说得透彻,南凛不由得认真地打量起了菲特,这时候她才发现,菲特她们并非是普通的侍女。一阵诧异之后,南凛便轻轻地点了点头,轻叹道:“我现在是绮罗宫的宫主,已经由不得我任性了。”

“请恕菲特冒犯,却不知殿下的生父在何处呢?”

“过世了!”南凛神色寂寥地回答道,“他只是一个没有根骨的凡人,见识浅薄,小珞还未出世,他便早早地逝去了。”

见识浅薄这个很重要啊!菲特活了这么久,见过太多的人间百态了,华夏总传说,人神不能结合,其实还是有些道理的,毕竟双方的寿命都不一样,一旦一方先一步逝去,留给另一方的,只有无尽的伤痛。而在这个过程中,还会出现其他的悲剧,并且这悲剧,还总是发生!

看着自己的另一半始终不老的容颜,无知者往往会滋生出猜忌与恐惧,由此而引发后续的各种悲剧。其中自杀者不在少数,也有反过来杀戮另一半而寻求安宁的,这些都在**上面,记载得清清楚楚。

不管南凛曾经的遭遇是哪一种情况,都注定了是一场悲剧,清楚了这一点之后,菲特便没有再深挖下去,“抱歉,让夫人想起难过的事情了。”

南凛轻轻地摇了摇头,“已经过去很久了,连人都已淡忘,还谈何难过呢?只是觉得亏欠了小珞。”

“殿下现在很开心不是么?”菲特望着笑声传来的方向说道,但南凛却叹了口气,“可是他还能陪着小珞多久呢?”

“这取决于夫人您的决定。”

“我?”南凛表情一愣,继而无奈地笑道:“我是绮罗宫的宫主,不可能嫁给他。”

“您理解错我的意思了!”菲特平静地说道,“我的意思是,只要夫人您不反对,那么不管是多久的岁月,大人都会陪伴在殿下身边。”

这不是都一样么?!正想说,然而一番细想之后,南凛的脸色便不由得一红,是了,谁规定孩子的爹爹,就一定得是自己的丈夫了?世界上还有“义父”这种存在啊!

“如果,……那个,如果只是陪着小珞的话,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南凛有些窘迫地说道,“可这样的话,实在是过意不去了!”这救完人还得给孩子当爹忙活的,哪有这种世道。

“关于这个,夫人为何不亲自问下大人的意见呢?”听着林铮和小灯泡的叫声,菲特眼中露出了温柔的笑意,“不过我认为,大人是不会考虑这种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