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前任相遇

小说: 为初 作者: 僧娘先生 更新时间:2020-02-27 06:26:48 字数:4411 阅读进度:147/183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还是孔林主动打破了这种沉默“我药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掀起她的衣角,挤了一些药膏在指腹,轻柔涂抹在面斑驳的伤痕。

他不知道那段时间的她过的是什么日子,他认识的她皮肤向来都是白皙无暇的,可如今身的白没有一点人色,就像常年不见阳光,这种鲜明刺眼的对比,把周遭纵横交错的道道伤痕映得更是怵目惊心!

纵使每见一次,依然叫他的心不得安宁,一刻一刻痉挛抽痛起来。

她刚洗过澡,但蒸汽的温度并没有在她体内停留多久,很快又冷却下来,以至于身后游弋的那只手的温度她能感受得那么鲜明,一点一点没入她的肌理。

“明天我跟江杨两位阿sir约好,要把我手的证据交给他们”身后,传来这样一句话,带着他特有的声线。

“证据?”

“你有想过绑走你的是什么人吗”他不答反问。

在那些无数个黑暗的夜晚,她设想过无数遍“想过”

又道“我想,如果不是碰巧在路看到我,一时起了意,那就只有另外一个可能了”

带着温度的手携着药膏的冰凉,缓慢而有序地浸入她的伤痕处。

“什么可能”他问。

“认识的人所为”温淡的声音游荡在小小的空间内,没有在两人心激起太大的涟漪——因为各自心里都有了想法。

“你离开前的几天,陈怀凡找了私家侦探查了你的行踪”

“陈怀凡?”她微微一诧,刚想转过身,又被他扳回去,嘴里说着“别乱动”指腹持续给她抹药,并轻轻按摩片刻让药效更好的渗入。

她便没再乱动“是她做的?”

“我手的证据都指向她,不过有部分是没办法作为可采纳的证供,后面的事,江sir他们会处理”

“还有绑走你的那两个人…”言及此,他的眸幽深了几分。

“你找到他们了?”

“查到他们所在的地址,如果人抓了回来,后面会需要你去指认,你可以吗”

面前的人没有反应,他担心她害怕。

“为初”

“我没见过他们的样子”她轻轻地说。

“那你记得他们的声音吗”

“嗯”点点头,然后沉吟片刻,不知思虑些什么“陈怀凡……你确定吗”

将衣角拨去一些,涂抹其他部位的伤痕,他说“那场婚礼后不久,陈怀凡把孩子打了”

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她的心口一下,不至于有多震惊,可出乎意料是真的。

“如果真是她所为,看来,她是把所有过错都归咎到我的头了”

孔林没否认,因为这便是他心底的想法。

“放心,那些人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话钻入她的耳膜,叫她低下头来,无声地笑了一下。

很简短的一句话,语气就像往日跟她聊天那样温和,却那样掷地有声,叫她的内心也莫名地跟着安定下来。

“这些事情…”她的声音传达出来,忽然被一个异样的咕噜声响打断

不由得转过身来,往他的肚子看去“你没吃晚饭?”

———那咕噜的声音出自他的肚子。

“我倒没感觉到饿”

闻言“你不会一整天没吃东西吧”

“那也不至于”

“擦好了吗”

不多会儿,把最后一点涂完,他阖盖子“可以了”

她率先站起来“我们去吃饭吧”

………

翌日,孔林与两位警官约在《茶廊》会见。

那是早的9点钟,今天无课,茶廊也尚未营业,彼时店里大门紧闭,里头只有他们三人。

给两位警官与自己煮了杯黑茶,他开始步入正题,将手里的文件袋推到二人的桌前“这是目前我手头所有的证据”

江sir把文件袋打开,里头有几张机打的a4纸,还有一个u盘。

他们先看纸的内容。

孔林一边说“面的黄国华就是陈怀凡所找的私家侦探,起初的目的是调查木为初,后面乖卖的事我想也是出自她的吩咐,u盘里面有几段录音跟视频,你们可以核查”

闻言,那二人眉头一皱,虽说有这个怀疑,但如果真的是事实,不免让人觉得这女孩内心竟会险恶到如此地步。

“这是近两年来黄国华卖给下家的消息,由下家联系陈平安跟周骏或其他人出面带人,他们过滤了几重,互相也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名字,所以这么些年没有出过差池”

“如今陈平安跟周骏辗转在江西一带,那里是他们新的生意点”

得知陈平安等人的消息,江sir追问“你怎么知道”

“我让黄国华负责联系他们,这是昨天得到的信息”

然后他起身,走进画室,从画室出来时手多了一台笔记本。

他将u盘插进去,将里头的视频与录音一一播放。

………

两位警官面色越来越凝重。

所有的东西播放完毕,孔林说“江sir,杨sir,我想,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陈平安与周骏,不然可能还会有下一个人毁在他们的手里”

“如今我们知道嫌疑人是谁,可你手最得力的证据很难作为呈堂证供,你的途径…”

这话是杨sir说的,出于对孔林的好心提醒,当事人很明白,所以打断“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陈平安他们,另外黄国华非法经营的资料,也在这个u盘里,他犯下桩桩件件触及法律的事,为了减刑,那张嘴不可能不松口”

闻言,二人又开始翻看他所说的黄国华的个人资料。

走廊外头陆续走过在商场里面工作的员工,一间间店铺相继做好营业的准备,《茶廊》里只有偶尔敲击键盘的声音。

半晌,江sir的视线离开屏幕“这些挑战法律的社会毒瘤,估计没个三五年是出不来的,再加他涉嫌乖卖案……后面的事我们会处理,谢谢你这么配合我们”

“我希望能尽快将这些人绳之於法”

两位阿sir点头“这些资料我们就先拿走了,有什么新的进展我们再通知你跟木为初”

这场会见历时40分钟。

……

念北是在《翡翠园》附近的超市遇见的为初,最初,他只是看到一个与她很像的背影,不由自主地跟在她身后,看她穿梭于商品与商品之间,看她缓慢而有序地挑选所需的用品。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思念成狂,以至于眼前的背影跟他记忆中的完美重叠。

她头发挽了起来,他可以从背后窥视她修长的脖颈,跟记忆里的人比对,就像背影那样,契合无分差。

她走路的姿势,她袅娜的身形,他觉得自己疯魔了,他只是想来问问阿姨为初的消息,又怕空手门礼数不周,所以到了超市,却瞧见她的幻影!

有人推车从他身旁经过,将要到达她身后时说“麻烦让一下”

她正在货架前看商品,听到声音便回过头来,往货架前站了站,给旁人让出过道。

那一瞬间,念北震惊而难以置信。

他看到她了。

是那张脸,他日思夜想又不甘愿放弃的脸。

为初抬眸,在不经意间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这一刻,他忍住内心的颤动,等待着那张白皙的面容浮现出惊讶、思念,甚至怨恨。

可他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到时间过去了十分钟、一个钟,除了漠然,在那张脸,他再搜寻不到其他的情绪了!

可其实这样漫长的等待时间里,不过是过了数十秒罢了。

就像她视线里这个人只是如周遭擦肩而过的所有陌生商客一般,她没有波澜地收回视线,随手拿了一瓶花椒粒,推着车往前走去。

“为初”他慌了,追去。“你回来了?”

“这段时间你去哪了,我听说你失踪了,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他满心欢喜地跟在她身边,她走一步,他跟一步,目光片刻不敢离开这张脸。

对方的关心于她而言,只是一场让人恼烦的聒噪。

她停下来,凉薄的双眼落到他脸来“如你所见,我身体无恙”

这话的含义便是叫他可以走了。

冷淡的态度叫他的语气黯淡了一些“你失踪的这段日子里,我一直很担心你”

她反问“除了担心,你还做过哪些事”

“我向身边所有认识你的人都问过,可没有人知道你的消息”他心急地向她解释。

“然后?”

那么不咸不淡的两个字落在他心头,顿时就叫他生出了窘迫。

她并不关心他的做法,这么说,只是想让这个人不要缠着自己罢了,所以推着车,重新迈脚走了。

他见状,又亦步亦趋地在旁跟“我不是不找你,警察也来找过我,连警察都没有办法的事,我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她拐到了另一条通道,从面找寻母亲爱吃的那一款挂面,对身旁的人视若无睹。

“为初,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联系我,我跟她已经分手了,我知道从前是我做得不对,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待你”

她蹲下来,在下面几条货架找着,一边说“我被麦到了一座山村,被迫给别人当老婆,还有过一个孩子”语气轻飘得好像无关痛痒。

对念北而言,却是如一道惊雷劈下,叫他当场呆住。

找到了要的那一款挂面,起身将东西放到购物车里,她转头看他,便见那人瞬也不瞬地傻傻盯着自己的肚子。

“你说会好好待我,那你父母怎么办?他们向来厌恶我,你可以为了我忤逆你父母?”

“我……”

“你会吗”

他的目光又再度移向她的肚子,眼底的受伤、矛盾、退缩,尽管在掩饰,可心细如发的为初,依然瞧得清清楚楚。

“你…怀孕了?”他困难的说着,声音有些艰涩。

怀了别人的孩子?

“从前你对不起我一次,现在我怀了别人的孩子,就算是扯平,你不欠我我不欠你,往后好好在一起,你可以吗”她的语气那么平,淡薄得不掺杂一丝情感,仿若在叙说别人的故事。

他一时竟分不清她到底是真的这样打算,还是只是想让他打退堂鼓。

“为初,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子”

“一段感情,你害了两个人”

她没有再看他,推着车从他身旁走过,连留给他的背影都是那样冷淡漠然。

念北不甘,真的不甘!

他不想放弃她,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她!

可是一切一切的发展都与他所想的背道而驰!

.................

陈宅中。

直到今时今刻,陈怀凡才收到了木为初回来的消息。

她不仅回来了,还毫发无伤地回来!

她已经联系不黄国华,而这个时候也不应该联系他,若说她不心慌,那是骗人的,可是恨,远远大于内心的慌乱!

凭什么,凭什么她还能出现,她就该在那个荒凉破败的山村里困一辈子,死也不要出现才是。

手里握着温热的牛奶,她在阳台坐了许久又许久,无害的面容一派冷硬,那张脸与眼睛深处的不甘、仇恨刻画出鲜明而突兀的对比,久燃不灭!

秋风夹带着凉意,从东南徐徐吹过,她从编藤的椅子起来,将手里煮过的牛奶缓缓倒入阳台开得正艳的月季,温热的牛奶沿着花瓣顺流而下,所到之处,花瓣焉软了下去,失去了原有的生机。

杯子被重重搁到桌,发出咚的刺耳声响。

她回到房间,开了化妆柜下的锁,从里头拿出一份文件来。

“木为初”嘴里念着这一个名字,满目阴鸷。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警察局火力全开,排查多日,终于在江西某个小镇抓获了正要作案的周骏与陈平安。

后工商局与警察局两个机关单位互相配合,查封了黄国华所经营的侦探社,查获了保险箱内众多不可为人知的灰色生意的记录,藏身在另一个城镇的黄华国的下线也被抓获。

彼时,警察局的审讯室里。

审讯桌前坐着的正是面看似从容自若的黄国华,江sir从外头进来,手提着一个文件袋的一角,一屁股在他对面坐下,然后将东西扔到桌面。

黄国华不自控地用旁光扫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