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寒冬齐聚草庐处,炭火焙茶谈经筵(上)

小说: 明朝小公爷 作者: 贪狼独坐 更新时间:2019-12-02 12:36:35 字数:2399 阅读进度:542/565

京师一切似乎如常没有任何的变化,赶考的举子们陆陆续续的从自己的故乡开始抵达京师。

随着经筵辩遴选鸿儒为“帝国皇家弘文注释院博士”的消息传开后,各地大儒们坐不住了。

也在陆陆续续的,往京师赶来。

户部侍郎郑纪郑廷纲今儿下了早朝,就换上了一身道袍乘坐着马车悄然离开了京师。

风尘仆仆的从塞外赶回了京师的老戴义,仅仅是休息了一夜便疲惫的起身。

在几个小太监的伺候下换上了一身道袍,登上马车悄然出宫。

下朝后,诸家勋贵们匆匆赶往成国公府。

没一会儿,便有数辆马车悄然出城……

张小公爷在草庐里煮着玉泉山的泉水,虽然此时玉泉山还没被乾隆题字“玉泉趵突”天下闻名。

但就京师而言,玉泉山之水必然是最好的之一。

秉承自家小公爷……不!现在是伯爷,自家伯爷用度那必须豪遮的原则。

狗腿王小周管家特别使人从遴选出来最佳的泉口,将泉水背下来。

然后装上内里为瓷缸、外罩檀木专用的运水马车,送回到草庐给张小公爷日常用度。

但张小公爷草庐里有一座“泉窖”,从上次张小公爷回到京师起便建好了。

里面蜡封存坛名泉十数种,分门别类以坛装蜡封各自存放。

镇江冷泉、钱塘虎跑、济水珍珠……等等,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这些水皆半旬一替,小周管家使了银子让各货殖会固定给送来。

张小公爷没在家里期间,小周管家为了应对冬季还特地使人在桃林内覆盖了烟道。

以至于如今哪怕是雪花飘落之时,张小公爷的草庐周边却温暖舒适。

雪花飘落,很快的就会在热气中融化在石板上。

然后缓缓的被蒸干,这使得整个草庐周边不仅温且润。

完全没有冬日来临的冰冷干燥。

妙安身穿绣着飞鹤的雪白道袍,温润的在把一粒粒的核桃炭往生铁铸炉放。

草庐边上点缀的几株腊梅,是从深山里连根一块儿刨起运来种下的。

树龄估摸好几十年,如今开的正艳。

皑皑白雪中硬着刺骨寒风,傲然而立开的正艳。暗世进化者

碳炉上的铁壶水终于烧开的时候,小周管家领着一行人笑吟吟的来到了草庐。

服部两姐妹接过了妙安烧水的活儿,妙安则是悄然来到了张小公爷身后垂首而坐。

这几人来到了草庐中褪下斗篷,相视一笑拱手见礼后便都坐下了。

“冬日里,饮些许红茶暖胃醒神。”

张小公爷那张温润如玉的俊俏面儿上,露出了让人如沐春风的轻笑。

“闽南武夷山桐木关,我原本只是在杂记听闻此茶未曾想居然真有……”

武夷山桐木红茶,此时尚未著名。

甚至还是在制青未曾发酵的阶段,张小公爷只是感慨的提了一嘴。

小周管家便记在心上,随后发动了巨大的能量开始在帝国堪舆图上寻找此处。

寻到后去信在夷州的张家亲卫们,又由他们找到了当地。

并以发酵的方式制作了此茶,品尝之下居然不错!

张小公爷在尝到这茶后,二话不说立即让小周管家将桐木关大量茶园尽数买下。

买下后就是推广的问题。

还是那句话,啥都想自己吃完那肯定遭人恨。

“此茶诸位叔伯先品鉴一番,若是合适倒也可命人操持一番……”

说着,张小公爷笑吟吟的开始洗、冲泡。

将一支支的茶盏分到了诸人面前,顿时那红茶发酵后醇厚的香气开始弥漫。

而服部家的小妹妹已经将一副京师堪舆图,悄然挂在了草庐内。

“醇厚浓郁!留香甚久!好茶!!”

郑纪郑廷纲可是三朝老臣了,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识不少。

此茶一入口他便知道,这茶乃属上品中的上品。

若是再经由张小公爷、诸家勋贵的加持,恐怕便是炒上天价也丝毫不出奇。

“此茶我欲与内库、户部,及诸家货殖会一并处置。”

张小公爷笑吟吟的望着他们,轻声道:“既是有皇家股子,此茶可谓之曰……”

“‘皇家御品·武夷山桐木岩茶’。”

边上的成国公听得这话心里不由得翻白眼,这尼玛一口气就把别人的路给堵死了。九龙战天诀

都特么叫“皇家御品”了,意思是这谁仿冒得冒着抄家杀头的危险啊!

从户部、内库,再到他们这些以此挣钱的勋贵们。

谁都可以扯起“皇家”这张虎皮做大旗,你敢仿制我就敢上纲上线!

定你个大不敬之罪,直接抄家灭族。

这一手玩的……简直了啊!

“当然,今日请诸位叔伯来此不仅仅是为此事……”

众人听得这话,不由得正襟危坐肃然目视张小公爷等待他的下文。

却见张小公爷缓缓的站起来,拿过一支细长的杆子指着地图。

郑廷纲的目光,一下子就被那根杆子吸引住了!

这根杆子色泽非常的奇特,略显阴沉却又泛着金色纹理。

整根杆子浑然一体完全不是雕琢出来的,且看着不轻!

杆子上的金色尤其鲜艳,配合着那阴沉显得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金丝楠乌木?!”

郑廷纲有些不敢确定的对着张小公爷问道,后者楞了一下。

这个时候一直在伺候的小周管家则是悄然站出来,轻声道。

“好叫老大人知道,我家伯爷不太管之类事宜。都是在下在处理……”

“老大人慧眼如炬,此木的确为金丝楠乌木……”

这话一出口,顿时郑廷纲的牙花搓的“嘶嘶~”作响。

“此山丘由始,周边至潮白河畔近四成地基本没有了。”

张小公爷笑吟吟的用杆子划过地图,轻声道:“但……还有六成的土地,可供使用。”

四成土地没说是在谁手里,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皇家内库肯定拿了大头,张小公爷为自己家搂点儿好处人之常情嘛!

好处别自己全吞了,这就算是不错的了。

“小子算过,经筵辩场约需占地两百亩……”

“除主经筵辩场外,还有附经筵辩场五处、茶室、书坊……”

张小公爷好歹那是从现代过来的嘛,如果还不知道往这些区域里面夹塞些许搭配的商铺……

那怎么对得起他当年混过的生意场啊!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