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番外:凶兽蛊雕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8-05 06:28:13 字数:3405 阅读进度:554/573

两只古刹灵鳄身形庞大,将司卿圈在中间,岸边的拂欢此时除了见到不断被真气溅起的池水,以及一声声的爆裂声外,根本看不到司卿现在处于什么状况。

这可如何是好……

这两只古刹灵鳄,可不好对付,不知道司卿一个人,能不能行。

拂欢叹气,关键时刻,发现自己竟一点忙都帮不上,她和五彩神凰都属火象,在这寒冰池内,功力都被压制的死死的,能自保就不错了,别说帮忙了。

“吼吼……”

正当拂欢一颗心紧紧揪起时,随着一道蓝厉的光芒,墨麒麟的身形忽的在寒冰池上空闪现。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墨麒麟朝其中一只古刹灵鳄,发起了攻击。

墨麒麟的出现,拂欢倒是稍稍松了口气。

“锵锵……”

五彩神凰灭掉满地的毒蛇后,唤了一声。

拂欢转过身去,见刚才满地的毒蛇,已被五彩神凰烧的连灰都不剩。

“咦,怎么有个地窟。”拂欢的视线掠过地面的一处,发现地面上有个圆形的黑洞,洞口此时正幽幽的冒着黑色的烟雾。

拂欢屏住呼吸,走近了两步,往黑洞下看了过去。

这黑洞深不见底,又有瘴气不断冒出来,实在不宜靠近。

刚准备离远些,忽的听到地窟下方,有求救声传来,“救命,救命……”

这声音是……

那个韶光?

“谁在下面?”拂欢回身,朝着洞口喊了一声。

“是拂,拂欢上神,上神救命啊,我们三个不小心掉进来了,年画已经受伤昏迷,流月的腿也受伤了,这里好多瘴气,我们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拂欢闻言,皱起眉头,朝一侧的五彩神凰看了过去,“鸾儿,你在原地等我,我下去看看。”

五彩神凰点点头。

下一秒,拂欢催动真气,护住自己的心脉,随即纵身一跃,跳进地窟内。

地窟没有她想象的深,不一会儿拂欢的身影便落到了地面,但这四周充斥满瘴气,她不敢乱开口,以免误吸入瘴气。

“这边,我们在这边。”韶光似乎是听到了拂欢的动静,激动的喊了一声。

拂欢顺着声音走去。

这地窟的地面蜿蜒不平,又阴又潮,除了瘴气以外,还有不少湿冷的水珠滴落,拂欢一边抹着额头被滴到的水珠,一边注意着脚下的路,心中暗骂这天界为何会有这种鬼地方。

靠近韶光他们三人后,拂欢先检查了一下年画的脉息,“不好,脉象微弱。”

“那可如何是好啊?我们刚刚一路往前,不知怎的就掉下来了,在这已经待了许久了。”韶光急着道。

拂欢手腕一扬,给年画缓缓的注入些许灵力,又看向一旁的流月,“你的腿如何了?”

“刚刚掉下来时,膝盖着地,现在这条腿的骨头,怕是断了。”流月指了指自己的右腿。

拂欢叹息,“你们好歹也是青华大帝的弟子,怎么掉个地窟,就把你们折腾成这样了。”

闻言,韶光倍感委屈,“我们三个是青华大帝新收上来的,还没学到多少本事呢,今日也不知为何偏偏被天帝点了名……”

“先离开这里再说。”拂欢话毕,指尖一点,捻出一条散着红光的绳子,卷住三人的腰肢,带着他们往地窟上方飞去。

拂欢带着三个大男人,吃力不已,正飞到地窟的半空中时,整个地窟,忽的剧烈的颤动摇晃起来。

“砰砰砰……”

地窟上空掉落不少的碎石,周围的岩壁上,也都开始不停滚落大块的岩石下来。

“不好了,这地窟莫不是要塌了?”韶光的额头被一颗小石子砸到,惊慌的出声。

拂欢吸了口气,“不是这地窟要塌了,怕是藏在这地窟里的凶兽,惊醒了。”

她就知道,这玉古森林,哪有那么容易闯,这里遍布世间最凶猛的兽类,一不小心,就会触到一个雷区。

“呜哇呜哇……”

“啊!”

地窟的地面上,闪现一只似鸟飞鸟的异兽,身形庞大,额头竖着一根触角,上面布满尖锐的刺芒。

此时,这只异兽,正张着獠牙,盯着从半空中掉落的拂欢以及韶光他们看着,嘴里不断滴落殷红色的血迹。

“呜哇呜哇……”异兽的叫声再次响起。

“这是什么怪物,为何叫声犹如婴儿一般?”韶光不解。

拂欢沉眸,默默的攥紧拳头,“凶兽蛊雕。”

“什,什么??这就是传闻中喜好食人的蛊雕?”韶光觉得自己要吓晕过去了。

“韶光,你还有多少内力?”拂欢问道。

韶光微愣一下,伸出三根手指,“约莫还剩三分。”

“好,一会儿我用灵力助你,你拼尽这三分力,将流月和年画带上去,我的五彩神凰,正在地窟外面,有它在,你们不会有危险。”拂欢吩咐韶光。

韶光闻言,略有迟疑,“那上神你呢?”

“这蛊雕凶兽既然盯上我们了,我们是逃脱不掉的,你们三个先走,别留在这拖我后腿,这凶兽就先交给我。”

拂欢话毕,连头也没回,掌心内灵力溢出,用力一抬,将韶光他们三人的身体,往地窟的洞口推去。

到了半空,韶光蓦地催动真气,用尽自己全身剩余的内力,拼尽一口气,将年画和流月,往洞口带去。

蛊雕见有人离去,张着嘴刚要反攻,拂欢已经抬掌,直击它的门面。

“呜哇呜哇……”蛊雕凶兽嚎叫一声。

拂欢听着这类似婴儿的哭啼声,头疼不已,总有种她在对付一个小婴儿的错觉。

许是在这地窟待久了,吸入了不少瘴气,拂欢先走,头还真的有些疼。

她必须得速战速决了。

拂欢定了定神,额间的血红色花钿,泛出一抹红色的光芒,周身红色的盛光倾泻而出,一头青丝飞舞而起,衬的她那张倾世容颜,精致又妖冶,一袭红衣,炽烈如火。

凤凰神力,她可是许久没用了。

“蛊雕,你若是现在不和我闹,我便饶你一命,反正我来此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拿红枫叶交差而已。”拂欢不知道蛊雕能不能听懂她的话,对于她来说,一向信奉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玉古森林常年被封印,这蛊雕凶兽待在这里,也碍不到她的事情。

“呜哇呜哇……”蛊雕似乎被激怒了,巨大的身体朝着拂欢飞扑过去。

与此同时,拂欢周身,散出带有满满毁灭性的红色玄光,一声巨响,整间地窟,地动山摇。

拂欢被红色玄光护着,那些掉落的大块碎石,根本无法近她的身,混乱之中,蛊雕的叫声更为凄厉,一声又一声,响彻整间地窟。

“呜哇呜哇……”

在蛊雕的凄喊声中,口中喷出一道道黑色的毒雾,似要将拂欢整个吞噬。

拂欢眯起眸子,面色异常冷厉,缓缓的抬起手,这一次,用尽十成功力……

……

地窟外,年画已经醒了过来,但气息仍旧微弱,坐在地上,闷闷的一言不发。

流月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腿上的伤口,与韶光两人,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地窟。

“砰砰砰……”

巨大的声响伴随着一阵阵地面的颤抖,韶光和流月一颗心提的高高的,“怎么办啊,拂欢上神到底对付蛊雕?”

“不知道呢。”流月说着,看向一旁蹲坐在地窟旁边的五彩神凰。

五彩神凰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家主子正在地窟内与凶兽搏斗,此时正低着头,用嘴捋着她绚丽的羽毛。

另一旁,一道紫色的身影,在岸边停下脚步。

“冥神大人!”韶光瞥眼看见司卿的身影后,连忙拍了拍流月以及年画,作势要给司卿行礼。

司卿扫了一圈这里的人,不悦的皱起眉头,黑着脸,“拂欢呢?”

“上神她,她在地窟里,对付蛊雕凶兽。”韶光被司卿这眼神看的,有些心惊肉跳,下意识指了指地窟。

瞬间,司卿的脸更沉了。

上前走了两步,刚准备进地窟时,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地窟内飞了出来,刚一出来,便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捂着心口,连吐了好几口血。

拂欢刚才,对付蛊雕凶兽时,为了速战速决,最后一招,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现在刚一出地窟,刚才吸入在体内的瘴气,便有了反应。

“欢儿!”司卿上前,蹲下身,扶住了拂欢,检查了一下她的脉息。

拂欢顺了几口气,“我没事,你呢,有什么受伤?”

拂欢看向司卿,一转头,才发觉他紫色的衣衫上,有几处地方的颜色已经变深,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一些血迹便沾在了手指上。

“司卿,你受伤了。”拂欢看着手指上的血迹,皱起眉头。

“我没事,先离开这里再说。”司卿扶着拂欢起身,见她无事,一颗心总算放下。

一旁,韶光和流月默默对视一眼,显然对拂欢和司卿的关系,有些的好奇。

刚才来时,幽蓝真君拉着冷鸢上神去追冥神大人,这显然是冷鸢上神对冥神大人有情意呀,可现在怎么变成了拂欢上神?

“出去后不要乱说。”拂欢偏头,朝他们三人传了一道密音。

韶光立即回了一道密音,“上神请放心,你救了我两次命了,韶光以后就是你的小跟班了,绝对乖乖听从上神的命令,不会多嘴的。”

拂欢淡笑,与司卿一起往前走去。

身后三人也立即跟上他们的脚步。

几人离开后,冷鸢的身形从树丛内隐匿而出,紧紧的攥着拳头,掌心内,已被指甲刻出丝丝血迹。

欢儿……

司卿……

他们竟然亲密到了可以互喊对方的名字。

拂欢,你为什么偏偏要抢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