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北塞死牢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3-10 18:42:01 字数:3236 阅读进度:480/573

丁羡和宋淳经过凉亭的时候,便见黄炎一人坐在里面,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两人走近的时候,见黄炎的石桌对面还放着一杯茶,两人对视一眼,心底都有些的明了。

以往这黄小爷是他们这堆人里,鬼点子最多,也是玩的最洒脱之人,可这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呀……

而这不对劲的来源,估摸着是因为动情了。

“哎呀,这天气不错嘛,怎么有人看起来愁眉苦脸的。”丁羡在黄炎对面坐下,又端倪了眼面前这茶杯,伸手摸了摸,还有些余温。

黄炎抬眼,见到这两个好兄弟后,叹了口气,“别提了,我烦心着呢。”

“怎么了这是?”宋淳也难得有了兴致,在一旁坐下,面露调侃的笑意。

“你们说,我为什么会喜欢花缨?”黄炎撑着下巴,一本正经的看着面前这两人。

他心里清楚,他是喜欢人家的,但他不知道人家要的答案是什么,万一他说了人家不爱听的,那可如何是好。

“虽说你之前老是念叨着花缨,可我们也就当你是玩玩,你如今动真格了,真要说起你为什么喜欢她,大概是她初次露面时救过你,你心存感激,慢慢衍化成喜欢吧。”丁羡想了想,得出这个么个结论。

黄炎诧异挑眉,“是这样吗?”

“问你自己吧!”丁羡无奈道。

黄炎见暂时得不出什么结论来,便也先不谈此事,看了眼丁羡和宋淳,转移了一下话题,“你俩这几日都跑哪去了,都看不到你们。”

“王妃在北鸣国养伤,殿下也留在这里,我们俩也闲着无事,就去这附近逛逛了。”丁羡出声。

“可有逛出什么花来?”黄炎唇角一勾。

宋淳叹气,“也就那样。”

……

花缨经过原先那走廊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扬手往上挥了挥。

蓦地,绮绮从屋顶上跳了下来,走到花缨的身旁,面露笑意,“你这是和黄公子谈妥了?”

“有些事情,我想不明白,所以要来问问你。”花缨看着绮绮,拉着她往前走。

绮绮虽然看着迷糊,可有些事情,心里也是明白的,“其实你问不问我,结果都已经出来了,干嘛还让自己那么别扭?”

“嗯?”花缨偏眸,看了眼绮绮,眼底有某种情绪闪烁着。

“我刚刚躺在屋顶上晒太阳时,催动了一下我的追踪术,那几名首领,正在北鸣国的皇城里。”

“……”

……

又休息了两日,沐云槿终于可以从床榻上坐起,不用一直保持着平躺的姿势了。

小沐儿见自家娘亲好像可以抱他了,一早上一直咿呀嘀咕不停,晃着小胖手,想要沐云槿抱。

沐云槿也手痒,好几次伸出手准备去抱小沐儿时,便被楚厉抢先抱走,然后闷闷的扔下一句,“你有腰伤,不能抱他,否则腰伤会更严重。”

沐云槿撇嘴,只好放弃了抱小沐儿的念头,不时的摸摸小脸或者摸摸小手。

“诶?这几天怎么都没看见黄炎,绮绮和花缨他们?”沐云槿眸露诧异,突然想起这几个人,想了想,还真的好久没看见过了。

楚厉闻言,眸内染着淡淡笑意,“他们都各自忙着人生大事,自然没空来找你了。”

“嗯?人生大事?”沐云槿眼前一亮,顿时来了兴致,“这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黄炎与花缨两人,彼此都有些意思,但是两人之间还差些火候,需要让他们自己去琢磨。”楚厉轻笑。

沐云槿会意点头,“花缨性子清冷,以往从未涉及过人情人暖,要让她心甘情愿抛下一切,怕是不太容易。”

话落,又道一句,“不过从之前花缨被黄炎刺伤后的反应来看,他们两个还是有戏的。”

“那就不用担心他们了。”楚厉弯了弯唇角。

两人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楚厉见沐云槿看似有些无聊,摸了摸她的脑袋,“要不要出去走走?”

“可以吗?”沐云槿眼前一亮,她早就在床上坐腻了,幸亏没长翅膀,不然早就飞出去了。

“嗯,本王抱你出去,但就出去一会儿,不能去太久。”楚厉叮嘱,尔后将手里的小沐儿托给一名宫婢,让她把小沐儿抱去**雪那里。

宫婢抱着小沐儿离开后,楚厉也带着沐云槿往寝殿外走去。

踏出大殿的时候,沐云槿还被外面的太阳光线刺的睁不开眼,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

虽然外面有些闷热,但光看着一路上的花花草草,沐云槿都感觉心情好了许多。

她果然是野惯了……

“对了,这些天我一直都忘记了一个事情,在我们离开后,我外公去哪了?还有楚清和容岷,他们怎么样了?”沐云槿一边欣赏着风景,一边无聊的问起这些。

“风苍前辈先送云连倾回南庭国了,至于楚清和容岷,风苍前辈倒是把他们带出天圣大陆了……”楚厉悠悠的道,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还带着一抹幽深的意味。

沐云槿挑眉,知道一定没什么好事,“带出天圣大陆,然后呢?”

“废了他们的武功,将他们送去了北塞的死牢里。”楚厉语气慵懒,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沐云槿听到北塞这二字,拧了拧眉,面露疑问,“这是哪里?”

此时,一旁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北塞在咱们北鸣国的最北边,那里有一处死牢,里面关的全是各种十恶不赦的女囚。”

沐云槿偏眸看去,来人是正在逛花园的北堂闻风。

北堂闻风见沐云槿还是有些不明白,又将意思挑明了一些,“这些女囚性子泼辣,又常年得不到身体以及精神的慰藉,这会儿给她们送两个小白脸进去,还不个个都如狼似虎的扑上去。说起来,这对楚清和容岷而言,还是一桩美差。”

“所以说,他们现在是北塞死牢里的男妓?”沐云槿说的更直白。

北堂闻风对着她点点头,“差不多这个意思。”

“那确实是桩美差。”沐云槿光想想那两人被一群女人扑倒的画面,就觉得好玩儿。

“可不是嘛,为了能把容岷这个东临国韩王名正言顺的关押在北塞死牢,寡人还特意传了书信给容玖,你猜容玖怎么回的?”北堂闻风挑眉。

沐云槿看着北堂闻风,等待下文。

“那容玖回信说,若是北塞死牢里的女子数量不够多,他还可以再添一些,毕竟韩王是他亲弟弟,怎么也不能亏待了他。”北堂闻风道。

沐云槿笑了起来,暗叹这果然是容玖的作风。

楚清和容岷,放着好好的亲王不做,现在落得这个下场,算是彻底把自己给作死了。

沐云槿只出门了一会儿,楚厉便将她带回了寝殿。

靠着床榻坐着时,沐云槿左右看了看,“那枚东临**令,可是收起来了?”

楚厉听闻,点了点头,“都给你收好了。”

“嗯,等我的伤好了,便把这军令还给容玖吧,这么重要的东西,不适合放在我这里。”沐云槿微微张了张嘴,话落又抬眼看了眼楚厉的表情,生怕他生气。

楚厉微微侧眸,面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好,本王与你一起去。”

“嗯。”沐云槿扬唇,点下了头。

在房间里待了会儿,绮绮一人跑跑跳跳的进了门,“主子,你的伤养的如何了呀?”

“看你心情那么好,可是遇到什么好事了?”沐云槿看着嘴角笑的都快咧到后脑勺的绮绮,忍不住扬眉。

“我刚刚和雷阎哥聊了好久,他同意去喝碧月泉的泉水,与我一起变成人形了。”绮绮眼眸星亮,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心情。

沐云槿轻笑,“那可真是好事一桩,待你们变成人形后,我便为你们操持大婚。”

“这可是你说的哦!”绮绮激动的跳起来,指着沐云槿,想要得到确定的答案。

沐云槿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

隔了一会儿,又想起一茬,“花缨那边现在情况如何了?”

“花缨啊……”提起花缨,绮绮皱了皱眉,拉长尾音,“她这两天被黄炎拉着出去玩了,每天早出晚归的,我都和她说不上话。”

“……”

……

北鸣国皇城街头。

“黄炎,这条街我们早上已经逛过了,你怎么又带我来。”花缨走在街道上,面色淡淡,似乎有些不悦。

黄炎听她说这话,扬起唇角,“这条街早上确实逛过了,但是你没发现,下午似乎更热闹一些吗?”

黄炎说罢,指了指下午摆出来的一些小摊。

花缨顺着黄炎指着的看去,果真看见了一排排从街头排到街尾的小摊,这些小摊上卖的东西,也都是花样百出。

以前,在漳州城的时候,她也偶尔会和绮绮出去逛逛,那时可不会同一条街,一天逛两遍。

“花缨,跟我在一起,我保证每天都给你变出新花样来,一定不会让你觉得无趣的。”黄炎站在花缨的面前,神情忽然变的严肃了一些,敛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脸,语气也有些郑重。

花缨微愣一下,莫名被这话弄的有些脸红,垂下眼帘,张了张嘴,“你这两日不停带我到处逛,就是想说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