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自家人打自家人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3-07 12:31:21 字数:3305 阅读进度:471/573

这突如其来的认亲画面,别说风苍有些错愕,在场其余人都有些的措手不及。

沐云槿在**雪喊风苍一声爹的时候,眉心稍稍拧了一下,可又看了一会儿后,双手忍不住攥住衣袖。

**雪既然唤这老者一声父亲,那眼前这个老者,难不成是那风华派的风苍老前辈?

也就是她的外公?

沐云槿想到这个念头,顿觉有些的玄幻。

眼前,风苍视线紧落在**雪身上,双眸闪烁着,隐隐泛上了一层水雾,“依依,你真是依依?”

**雪咬着唇,红着眼眶点下了头,“女儿没死,女儿当初是被一名好心人给救下了,但当时可能受了过度惊吓,竟不记得以前发生的事情。”

“刚才若不是见到父亲,加上父亲手里这个红凰印记,怕是女儿还是不会记起往事。”

风苍在听到这话后,视线变的越来越模糊,他如今年逾七十,一个人独处时,经常会想起他这唯一又苦命的孩子,有时候他也在想,他当初寻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依依的尸首,她会不会还活着呢?

可这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一丝依依的消息都没有,他便也放弃了。

没想到,今日他竟会在这天圣大陆里,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儿。

依依……

真的是他的宝贝女儿。

“来,让爹看看你。”风苍眼中噙泪看着**雪,丝毫不怀疑她的身份。

**雪上前一步,扑进了风苍的怀里,哽咽出声,“爹……”

“好孩子……”

这父女相认的一幕,让一旁几人心底都有些的感触。

此时,花缨推了推沐云槿的手臂,面染兴味,调侃一句,“主子,这么说来,那老前辈是你外公了?”

外公……

沐云槿的脸色有些的别扭。

风苍也是侧眸转了过来,看向了沐云槿。

“爹,这是我的女儿,云槿。”**雪连忙走到一旁,拉着沐云槿的手,将她往前带了带。

“你的女儿?”风苍挑眉。

**雪笑着点点头。

风苍得到这肯定的答案,不顾脸上还有些许泪花,竟也笑了出来。

怪不得这女娃娃脾气如此倔呢,原来竟也随了他几分,瞥到沐云槿手里的凤尾鞭后,风苍终于也恍然大悟。

这女娃娃是他的外孙女,算起来,确实与这凤尾鞭有缘。

那西锦苑的怪老头,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云槿,快叫外公。”**雪朝沐云槿使了个眼色。

沐云槿抿着唇瓣,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风苍,并没有直接出声叫他外公。

风苍也是盯着沐云槿直看。

“云槿……”**雪又拉了拉沐云槿的衣袖,生怕她把风苍惹不高兴了。

“外公。”沐云槿道出两字。

风苍闻言,面色顿时舒缓不少。

“外公,你刚刚是不是把你的孙女婿给打伤了?”沐云槿睨着风苍,幽幽出声。

这话一出,风苍面色一僵,眼内闪过几分不自在,暗道一声,真是坏了,原来楚厉那小子,竟还是自己是外孙婿。

这回真是闹大发了,竟自家人打了自家人,坏了坏了!

“咳,都是误会,误会……”风苍垂下脸,轻咳一声,除了这苍白的解释,也不知该说什么其他的。

沐云槿挑眉轻笑,这一出闹的山路十八弯的,没想到这令她头大的世外高人,竟会是自己的外公。

“那,冷鸢呢?你把她弄哪去了?”沐云槿又问,这冷鸢可是个祸患,是绝对不能留下的。

风苍闻言,叹了口气,“放西面一处木屋里了。”

“那我们快去找那个妖女吧,她现在受了伤,应该没那么快复原的。”绮绮提议。

沐云槿皱眉,往其余的人看去,“天神令落楚清手里了,他好像还知道了天神令的开启方法。”

“什么?!”旁边几道声音同时出声。

沐云槿见此,也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底气不足出声,“是我大意了,上了他的当。”

“这可如何是好?”**雪紧握双手,有些的害怕。

“先别急,我先去找那小子探探情况,你们先去和楚厉会合。”风苍开口,短短时间,便已转变了身份,和沐云槿等人成了一派。

听了风苍这话,**雪面露担忧,“爹,那你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我一只手就能把那小子给碾死了。”说完,又看了眼沐云槿,眼底浮上一层心虚,“丫头,你找的夫君不错,有几下子。”

没等沐云槿开口回答,风苍已经飞身离去。

沐云槿站在原地,有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不禁侧眸看向了花缨,“他到底把楚厉怎么了?”

花缨讪讪一笑,舔了舔唇,压低声音道,“宁王殿下现在……”

“筋脉尽断……”

花缨说出那四个字后,沐云槿已经像一阵风一般,朝着南面的方向窜离而去。

“锵锵……”五彩神凰对着自家主人的背影喊了一声。

绮绮忍不住笑了笑,蹲下摸了摸神凰的羽毛,“可怜的小家伙,你主人就是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神凰似乎感同身受,低头蹭了蹭绮绮的手臂。

……

“殿下殿下,雪魄丸来了。”黄炎拿到雪魄丸后,一刻不停的就给楚厉送来,中途还怕遇到什么埋伏,于是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

楚厉靠着一处山石,在黄炎递出雪魄丸后,第一时间开了口,“见到她了?”

黄炎点点头,“殿下你快吃。”

楚厉伸手,接过雪魄丸后,眉心微蹙一下,“这药丸,为何是湿的?”

“天太黑了,我一路走过来怕遇到埋伏,就没走大路,走的都是一些小路,一不小心就摔河里了……”黄炎胡诌一个借口。

话落,楚厉扯了扯他的衣角,“那你的衣服为何是干的?”

黄炎听到这话,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想要开口,只听楚厉又道,“是不是她出事了?”

“怎么会呢,这雪魄丸都是从王妃那里拿来的,殿下你快吃吧,不然等等王妃过来了,见到你这样,她又要难过了,你说是吧?”黄炎道。

不得不说,还是搬出了沐云槿,才能镇压住楚厉。

楚厉也再无迟疑,将手里的雪魄丸吞了下去。一旁的安国师见状,也跟着松了口气,随即继续伸手,帮楚厉度点真气。

在雪魄丸吞下后,楚厉便感觉到筋脉断裂的地方,有丝丝凉意传来,疼痛也跟着在渐渐消失……

沐云槿跑近的时候,远远的便可看到楚厉坐在地上,身旁的安国师在给楚厉传真气,黄炎站在一旁观察周围情况。

沐云槿见此情景,往旁边站了站,躲在一处山石后,看着楚厉那边的情况。

黄炎回来了,楚厉应该是吃下雪魄丸了,现在怕是药性发挥,正在愈合阶段,她现在过去,说不定会影响到楚厉他们,她还是老实点,别去影响他了。

沐云槿想到这些,轻轻叹了口气,心底有一丝的庆幸,庆幸自己中蛇毒时忍住了,没有把这雪魄丸吞下。

沐云槿在山石后面站了许久,一直到安国师撤回真气,说了一句,“大功告成。”

楚厉也在此时催动真气,将重新愈合的筋脉,用真气贯通一遍。

沐云槿见时机差不多了,刚准备走过去,便听安国师拍了拍楚厉的肩膀,道了一句,“对了,等等你见到云槿后,万不可将风玄的死讯说出,风玄临死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对云槿说他已外出远游,以免那丫头伤心。”

“嗯,本王知道了。”楚厉浅浅的声音传来。

“唉,风玄前辈真是可惜,若非大意了,也绝不会中了秋叶的暗算。”

“别提了……”

沐云槿听着那几道声音远远的传来,震惊的瞪大双眼,一刹那间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他们在说什么?

风玄死了?她师父死了?

这怎么可能啊,那臭老头不是说自己是天下三大高手之一吗?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啊,他们简直是胡说八道!

啪嗒啪嗒……

沐云槿心底虽这么劝慰自己,可眼泪还是大颗大颗的落下,慢慢的蹲了下来,双手掩面,颤抖着身体。

耳边似还回荡着风玄道人一声又一声的臭丫头,可是他怎么就走了呢?

沐云槿心颤不已,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的从指缝里流出,她本是一个要强之人,也看透生死,可如今她经历了人情人暖,知道被关心爱护的滋味后,她就看不得这些了……

花缨在跑到这里的时候,便见沐云槿一人蹲在一处山石后面,低着头,不知她在做什么。

以为是她的毒又发了,花缨连忙跑去。

“主子,你怎么了?”花缨跑近沐云槿。

沐云槿听到有熟悉的声音传来,连忙用衣袖抹掉了脸上的眼泪,垂着眼,吸了吸鼻子,“没什么,刚才身体有点难受。”

“我来看看。”花缨帮沐云槿诊了一下脉息。

“脉象似乎没什么大碍,可是穴道被封住了,有些难受?”花缨试探性的道。

沐云槿木讷的点点头,轻笑了一下,“没事了现在,你先过去找楚厉他们吧,我整理一下自己,免得等等楚厉担心。”

“好,那我先过去了。”花缨也没有怀疑其他,听了沐云槿的话,往前走去。

沐云槿站在原地,深呼吸几口,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脸,告诉自己眼下一定是要振作,不能拖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