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遮天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2-21 20:25:58 字数:3290 阅读进度:452/573

紫衣姑娘……

是那个女人……

秋叶和黑袍脸色沉了几分,双手微微握拳,有些拿不定主意。

自从他们进入这天圣大陆后,一举一动都在那个女人的掌控之中,外加那女人性子古怪,身手也诡异强悍,他们都是能避则避,这会儿说要主动去找那女人……

也不知那个女人会不会同意。

半晌,秋叶叹了口气,“我去找那女人。”

话落便飞身离去。

余下的黑袍,楚清,沈婉凝还留在原地,看着快要烧的精光的竹林,心底掀起阵阵波澜。

“先撤退。”黑袍对两人开了口,尔后瞟了眼竹林,接着往后退去。

沈婉凝抿着唇瓣,立即跟在黑袍的身后。

楚清站在原地,意味幽深的看了眼那竹林,悠悠的露出一抹淡笑。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你们可不能让本王失望啊……

……

“竹林尽毁,现在我们可以踏实进去了,就算有什么暗枪,也可第一时间察觉。”安国师瞥了眼竹林,带头往前走去。

沐云槿几人跟上。

此时,送走云连倾等人的绮绮快步跑了回来,“主子,主子!”

听到绮绮的声音,沐云槿脚步一顿,回过身去,看向面露急色的绮绮。

“怎么了?”沐云槿眉心一拧。

绮绮跑近后,压低声音,小声的开口,“我刚回来的时候,看见秋叶了,他往西边去了,好像还去的挺急的。”

“幸好他没看见我,不然我可能就回不来了……”绮绮拍了拍胸口,顺了几口气。

沐云槿挑眉,暗道一声,“西面?难不成是见我们毁了这竹林,急着搬救兵去了?”

“主子,你在说什么?”绮绮没听清楚沐云槿的话。

“没什么,我们先进竹林吧。”沐云槿环住绮绮的肩膀,和她一起往里走去。

绮绮瞥见眼前这还冒着黑烟的竹林,嘴角抽了抽,“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呀?”

“唔,算是吧。”沐云槿勾起唇角。

“好可惜哦……”绮绮皱起眉头,走近这竹林后,看到周围被烧的面目全非,便知自己错过了一出大戏。

由于大片竹林被毁,几人进了竹林之后,并没有感觉与外面有何不同。

走了几步后,安国师忽然停下了脚步,垂眸看着地面。

沐云槿低头看去,瞥见地上那一个个脚印之后,轻笑一声,“看来,错过刚才那场戏的,真的就只有绮绮了。”

“四种鞋底的花纹,看来刚才这里有四个人。”风玄道人观察了一下,淡淡出声。

“这会儿跑的干干净净,莫不是一个个怕了,都躲起来了?”沐云槿环顾了眼四周,故意扯着嗓子说话。

绮绮上前一步,附和沐云槿,“没错,一定是怕的躲起来了。”

“哼,无胆鼠辈!”风玄道人哼了一声,面露鄙夷。

……

不远处,沈婉凝将沐云槿等人的话全数听了进去,咬着嘴唇,愤愤的看向身旁的黑袍,“澜哥,这些人怕是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如此张狂,秋叶也不知道能不能请的动那紫衣女子,我们现在怎么办?”

黑袍赤红着眸子,静静的听着沈婉凝的话,微微吐口,“胜券在握?呵呵……”

“如今屏峰崖里,慕容如素为了救那身重奇毒的小女娃玉儿,已经耗尽了自己毕生功力,几乎已成废人一个。黄炎体内的暗灵之气,还未完全清除干净,他依旧掌控在我们的手里……”

“至于楚厉……”

“呵,他有雀蒙眼,夜不能视物,那个紫衣女子,曾给过容岷一块半月形的玉佩,让他去水云寺里演一出戏,现在那玉佩落在楚厉手里,你可知那玉佩是什么?”黑袍看向沈婉凝。

沈婉凝面露迷茫,摇了摇头,忽然发现,她虽日日跟在黑袍的身边,但很多事情,她竟是一概不知。

“那半月形玉佩,名为遮天。”

沈婉凝听到这个名字,皱起眉头,“遮天?这不是古书上曾提到过的神器吗?据说可以遮掩天象,颠倒昼夜?”

“不错,正是这神器,现在这另一半玉佩在那紫衣女子手里,她可凭手里这块,操控楚厉所身处位置的天象,这便是这半月神器的精妙之处。”

“那若楚厉丢弃了那玉佩呢?”沈婉凝提出假设。

黑袍摇摇头,“无用的,一旦开启,想要解除,除非能操控到紫衣女子手里那块,否则都是徒劳。”

“现在楚厉那里,正面对着一片黑暗,还有我们所设的一些阵法,就算他能活着出来,怕是也要绊住他一段时间。”

“那可真是厉害,这紫衣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竟能引得楚厉都上了钩?”沈婉凝对那紫衣女子好奇不已。

“那女子看着年纪不大,又自称上神,不过心性狠辣阴毒,一点也不像是做上神之人。”黑袍道。

沈婉凝听闻,靠着一旁的山石,“现在慕容如素失了功力,楚厉又被困住,他们就已经失了两大帮手了。”

“等等秋叶请来了紫衣姑娘,待那紫衣姑娘引开沐云槿后,我们这边便可按原计划行事,先将那安国师以及风玄给解决了……”

“到时,就没后顾之忧了。”

黑袍点了点头,视线瞟到前方后,眼神一暗,“他们往这边走近了,那紫衣姑娘还不知能不能请的动,先把那十几名部落首领请出来应付一阵。”

“那些首领虽在江湖上没什么名号,但一个个本事也不小,也能抵挡一阵子了!”

沈婉凝听到黑袍的话,立即应下,手腕一扬,衣袖内发射出一支信号棒。

随后,与黑袍两人一起离开。

……

沐云槿几人走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到一个人影,心下不禁有些的烦躁。

这些个人,一个个躲着当缩头乌龟,有意思么?

眼看着天都快黑了,他们对这里地势不熟,往前走势必对他们越来越不利,他们之中已有人提议,不如先回雪山,养精蓄锐,明日等天亮了,再来不迟。

“是啊,我们先回雪山吧,天黑后,一些陷阱,都不容易被察觉。”花缨开口,又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感觉冒着丝丝寒气。

沐云槿赞同,看向安国师和风玄道人。

主要还是听两位前辈定夺。

“那就先回吧,正好我也有些累了,今日被困在那瘴气堆里两个多时辰,没死在那里算是对得起我这些年的潜心修炼了。”安国师挑眉,开着玩笑。

“走吧,我还带了酒呢,正好去雪山上喝点暖暖身子。”风玄道人话落,便要往回走。

安国师端倪了他一下,打趣道,“你这两袖清风的,酒藏哪里了?”

“哼,山人自有妙计也!”

“哈哈哈。”

正当这边气氛轻松,准备折回时,两边忽然寒芒一闪,接着十几个身材魁梧,肤色黝黑的大汉将他们几人团团围住。

这些个大汉均都手持兵器,且各式各样的兵器都有,五花八门。

“嚯,一说到酒,就都冒出来了,这架势,是抢酒来了?”安国师朝身旁的风玄道人扬了扬眉,一脸高深莫测。

风玄道人嗤笑一声,“能在风玄爷爷手里抢酒的人,怕是还没出生呢!”

那十几名首领听到两个老头一唱一和,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刹那间点燃他们的怒火,二话不说,挥舞着兵器,冲了过来。

安国师和风玄道人笑意顿收,分散开来,分别对付。

这边,沐云槿正看戏呢,没想到说打就打起来了,一抬头,前后都有人朝她这边落下兵器。

沐云槿也不含糊,见他们都是用着兵器,便也将凤尾鞭抽出,快速回击。

起初沐云槿只是试探,一连落下几鞭子都被轻松躲过后,便知这些人身手不差,而他们手里的兵器挥落下来的每一刻,都带着阵阵真气。

见此,沐云槿收了几分玩心,开始认真敌对起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空之中也升上一轮明月。

在月色照耀下,这片竹林四周,可谓是刀光剑影,杀气升腾。

“哎哟,这么耗下去不知道还要纠缠多久呢,管他什么江湖规矩了,风玄爷爷我,得动真格的了!”

打斗中,风玄道人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话一落,风玄道人飞身到了半空之中,衣袍翻飞,掌心内划过一道银白色的光芒,衣袖一挥,便朝着靠近他的几名首领挥去。

见风玄道人动用玄术了,这边几人纷纷凝聚真气,催动玄术。

下一秒,无数道爆裂声在这黑夜里传来。

“砰……”

“砰砰……”

片刻后,几名被打伤的首领,见到这个阵仗,非但没有退缩要躲避,反而一个个大笑出声——

“哈哈哈,妙啊,老子在塞外当了那么多年的首领,已经许久没遇到过对手了,这一趟来的,可真有趣!”

“说的是,老子都快忘记疼是什么滋味了,刚才那女人打过来的一掌,可真他娘的疼!要不是老子躲的快,估摸着身体都被打成几瓣了!”

“太有意思了,今夜就是豁出我这条命,也要与这些人,一决高下。”

“……”

沐云槿这边听到这几名首领的话,嘴角抽搐了几下,都是一些怪人。

不过听这语气,似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

“几位老大,这么打下去没什么意思,不如咱们来赌一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