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无需大费周章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2-15 04:23:16 字数:3300 阅读进度:444/573

在楚清被人救走后,沐云槿站在原地,有些纠结是自己继续留在这天圣大陆里,还是开启封印进入风月崖。

天圣大陆里,如今都没有她的伙伴,她一人留在这,确实没什么意思。

可风月崖那里,楚清说已经设了精妙的阵法,若破不了阵法,根本无法出风月崖。

她刚才与楚清纠缠了一阵,现在进去,未必能与风玄道人他们会合,反而极有可能又独自落单……

想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开启封印,去风月崖。

这一回,灵力再度隐现风月崖入口的封印后,沐云槿格外顺利的进入了封印,无人阻拦她。

沐云槿来到了上次秦暮月关押她母亲以及花缨她们的石洞里。

石洞的一旁,还有几间空荡荡的密牢。

沐云槿看了一圈,没有看到风玄道人与绮绮他们。

顺着记忆往风月崖出口的方向跑去,连着跑了几间,畅通无阻。

可渐渐的,沐云槿发现……

她明明是一直在往前跑,可这几间石洞,她刚才明明都路过了呀,为何她不管往前跑多远,来来回回都这几间石洞?

沐云槿想罢,弯腰捡起一块碎石头,在石洞的墙壁上,做了个记号。

随后,继续往前跑。

跑了一盏茶功夫,她见到了自己刚才做记号的石洞。

难道,这就是楚清说的阵法?

若真是如此,那这阵法果然厉害,若破解不了这阵法,这辈子她跑到死,估计都到不了风月崖的出口。

那师父他们去哪了?已经出了风月崖,还是也和她一样,在四处乱跑?

“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这把老骨头,实在跑不动了!”沐云槿的身后,忽然传来几道脚步声,伴随着风玄道人熟悉的声音。

沐云槿回眸看去。

果真,风玄道人背着花缨,绮绮跟在一旁,几人的额头上满满的汗珠,累的不停喘气。

“臭丫头,你也来了?”风玄道人一抬头,冷不丁看到面前站着的沐云槿,还微微吓了一跳。

绮绮也是眼前一亮,“刚才还担心主子被困在天圣大陆里,会不会出什么事呢,现在见到主子真是太好了!”

“我刚才是被楚清缠住了,打发他了我才来的风月崖。这地方被他设了阵法,若破不了阵法,我们都出不去。”沐云槿看着他们,开口解释。

“怪不得我们来来回回跑都出不了这个风月崖,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我记错路了。”绮绮抓了抓耳朵。

沐云槿抿唇,看了眼风玄道人背上的花缨,花缨双颊红红的,此刻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一动不动。

见此,沐云槿握了握紧拳心,静下心来,观察了一下这石洞里,有没有哪里露出破绽。

“臭丫头,这地方约莫是被设了幻境,要想破解,得先知道,这是哪种幻术所致。”风玄道人开口。

沐云槿皱眉,低眸想了一会儿。

片刻后,似是想起什么,忽的将衣袖内的天神令拿了出来,放在手心里,尔后催动灵力。

天神令忽的金光乍现。

沐云槿想,上次来风月崖时,天神令忽然隐现,在墙壁上提示了一串古文字符,那这一次,会不会再给出一些提示?

对于这枚令牌,沐云槿有时总感觉,它的作用,并不局限在可以召唤死灵死士上面。

所以,这就是许多人争先恐后,都想要得到这枚令牌的缘故吗?

天神令闪现光芒后,脱离了沐云槿的手心,缓缓的上升到了半空之中……

沐云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神令。

天神令的金光渐渐弥漫开来,不仅照亮了眼前的这间石洞,还渐渐的透向旁边的几间石洞。

不一会儿,四周都弥漫着金光。

“快看!”绮绮惊呼一声,指着石洞的大门。

沐云槿和风玄道人顺着视线看去,只见他们石洞的大门后,隐隐透出一道透明的屏障,若不是遇到金光,让那透明的屏障涌现一丝反光,他们断然是发现不了这门口的猫腻的。

不仅如此,沐云槿又往旁边一间石洞走去,门口同样有透明的屏障。

这透明的屏障,莫非就是破阵的关键点?

等等……

沐云槿脑中忽的灵光一闪,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

这个阵法,她似乎在哪见过!

揉了揉太阳穴,沐云槿恍惚之间想起,当年她还是凰女拂欢的时候,有一次她顶撞了司卿,司卿就故意捉弄她,弄了这么一个阵法来捉弄她,害得她在司卿的院子里,来回跑了好几天……

原来,就是这个阵法。

“臭丫头,你有眉目了?”风玄道人挑眉。

沐云槿没有先回答风玄道人的问题,而是细细的想了一遍司卿当时是什么手法解阵的……

“师父,我试试看。”沐云槿隔了一会儿回答了风玄道人的话。

毕竟这只是她的猜测,还不确定,这个阵法是不是当初司卿使的那个。

沐云槿额间红光一闪。

双手合十,掌心内溢出一道白色透亮的光芒,那光芒越来越亮,几乎快要盖过了天神令闪现出来的金光。

半晌,沐云槿松开手掌,手掌之间,已然凝聚出了一个炽热的光球,‘轰’的一声,沐云槿手腕一挥。

那光球变的四分五裂,朝着各个石洞的门口飞窜而去。

“砰……”

“砰砰……”

一阵阵爆裂的声音在四周传来,还伴随着一股股烧焦的味道。

闻到这股焦味,沐云槿勾起唇角,翻转掌心,将刚才打出的白光,顷刻间全部收了回来。

很快,一切恢复平静。

一旁的风玄道人以及绮绮目瞪口呆的看着沐云槿,这是什么招数?能破阵?

“走吧!”沐云槿往门口的方向跑去。

顺利的踏出石洞的门后,沐云槿发现自己,又一次赌对了!

看来,这一次来天圣大陆,她的运气还真不错。

如今细想一下,她还能记得当年司卿破阵前说的话,他说,“这阵法是幻术,直接用这些光球,把它一一打破就可,无需大费周章。许多人往往都会把问题想的复杂,到头来自寻烦恼。”

沐云槿轻笑一声,走在最前面带路。

出了风月崖时,夜风徐徐,吹在身上,无比的舒爽。

“啊!我们真的出来了!差点我以为我们就要困死在风月崖里了!”绮绮站在山头,张开双臂,深深的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风玄道人也是连忙喘气,尔后看了眼天色,“快到子时了,咱们先离开这,给蛇丫头找个大夫。”

“去我父亲的宫里吧。”想来想去,还是宫里的太医比较靠谱一些。

“走。”

……

过了子时,几人顺利的潜入了皇宫,来到了北堂闻风给沐云槿安排的长公主殿。

在进皇宫的时候,沐云槿特意把**雪送她的手环摘了下来。

没戴手环,她潜进皇宫里,她母亲应当很快就会收到讯号赶过来。

果真,刚安排花缨在房间里躺下,大殿外便走进了几道轻盈的脚步声,来人是北堂闻风和**雪。

“云槿,真的是你。”**雪在这个时辰见到沐云槿,还有些的不可思议。

“帮忙传个太医过来。”沐云槿对着门外的大太监苏辛开口。

苏辛立即应下,往外跑去。

“花缨怎么受伤了?你们怎会在这个时辰过来,楚厉人呢?”**雪问了一串。

“我们不小心打开了水云寺里佛像的机关,结果竟然进了天圣大陆里,在天圣大陆遇到了一些事情,所以便先跑来这里了。”沐云槿开口解释。

**雪和北堂闻风会意。

“昨日我刚收到安国师的信件,他在南庭国有时间被绊住了,要三日后才能进天圣大陆里。”**雪说罢,将那信函拿了出来,递给沐云槿。

沐云槿看了眼信函,暗道幸好她走狗屎运破了那个阵法,不然还得在里面困三天,才能等到安国师来破阵……

“天色不早了,你们一会儿用一些膳食后,便早些休息吧。”北堂闻风微拧眉心,满眼疼惜看着这个女儿。

沐云槿点点头。

**雪虽然有许多话想和沐云槿说,但今日实在不合时宜,于是简单的和沐云槿打了个照面,便和北堂闻风一起离开。

太医也很快赶了过来,给花缨熬了一些药汤后,便也离开了。

这一日,确实太折腾了。

……

找了个空房间,沐云槿一时没什么睡意,坐在椅子上,忧心起楚厉那边。

楚厉离开了一下午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正想着,沐云槿只觉得眼前有个黑影一晃,回过神时,墨麒麟正蹲坐在她的腿边,嘴里叼着一张字条。

沐云槿在这个时候见到墨麒麟,很是欣喜,先是伸手摸了摸墨麒麟的脑袋,又将字条拿了过来。

展开字条,上面写了一句话——

“欢儿,先想办法出圣天大陆,在北鸣国皇宫等本王。”

沐云槿收起字条,松了口气。

起身走到房间里的书桌旁,研了一些墨汁,拿起毛笔,给楚厉写了一封回信——

“已经身在北鸣国皇宫,一切都好,勿挂念,等你。”

写完回信后,小心翼翼的将信函折了起来,走回到墨麒麟的身旁,“小乖乖,麻烦你了。”

“嗷呜……”墨麒麟低啸一声,叼着信件,身形刹那间在沐云槿面前消失。

现在,沐云槿感觉自己,终于可以安心的休息一会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