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烫坏了脑子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2-08 20:25:58 字数:3328 阅读进度:434/573

第二日,楚厉一早进了宫,去帮楚青媛请旨,嫁给秦暮南。

沐云槿原本想多睡会儿的,可小沐儿一大早就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把她仅剩的一些困意,都消磨的干干净净。

穿戴好后,沐云槿抱着小沐儿出了房间,走在院子里散步。

没过一会儿,沈嬷嬷端着早膳走了进来。

“王妃,先用早膳吧,一会儿再哄小世子。”沈嬷嬷将早膳放到桌上,看着沐云槿道。

沐云槿点了点头。

“来,我先抱会儿小世子。”沈嬷嬷见沐云槿抱着孩子不方便吃东西,主动伸出手。

沐云槿把小沐儿递给沈嬷嬷,尔后坐下来吃早膳。

“哎哟,咱们小世子养的可真好,白白胖胖的,已经和寻常足月的孩子差不多大小了。”沈嬷嬷抱着小沐儿,笑着逗弄着。

沐云槿闻言,勾了勾唇。

绮绮此时快步小跑了进来,一见到沐云槿,面露焦虑,“主子,刚刚阁中传来消息,黑袍又在溪水边做法了!”

沐云槿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怎么办呀,这么下去,鱼婆婆的病一定会加重的,阁中弟子又无法安稳入睡了。”绮绮急着的来回转。

沐云槿眯了眯眼,攥紧拳头,“我和你去一趟凰羽阁。”

绮绮点头。

“黄炎在不在府里?”临走前,沐云槿又问。

“刚刚还看见在前厅晃悠呢。”绮绮回答。

闻言,沐云槿抱过沈嬷嬷手里的小沐儿,往璃泉阁外走去。

没走几步,果真在外面花园的凉亭里看见了黄炎。

沐云槿走过去,二话不说,把小沐儿塞进黄炎的怀里,“你替我照看一会儿小沐儿,我和绮绮出去一趟。”

“去哪?”黄炎摸不着头脑。

“你替我照看好小沐儿便可,等楚厉回来,把小沐儿给他。”

沐云槿话落,绮绮催动无形空间,带着沐云槿一起离开。

在两人走后,黄炎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嘀咕一句,“这架势,凰羽阁出事了?”

……

不出片刻,沐云槿和绮绮来到了漳州城。

两人停在溪水附近的时候,发现溪水边空无一人,不见黑袍的踪影。

而水边的空地上,则有一些烧黑了的纸屑。

“先回阁看看。”趁着四周无人,沐云槿对着绮绮开口,随后飞身往溪水处去。

绮绮跟在沐云槿的身后。

两人进了凰羽阁的大门后,便见凰羽阁内许多弟子都倒在草坪上,一个个有气无力的低吟着,似乎极为痛苦。

“雷阎哥,雷阎哥,你们都怎么样?”绮绮扑到雷阎的身旁,关切的问道。

“我们本想冲出去好好教训那黑袍一顿的,可今日的法术太狠了,让我们无法动弹,只能白白受着,现在我体内的真气,上蹿下跳的……”雷阎开口。

一旁的兽灵纷纷赞同雷阎的话。

“这黑袍哪来那么大的本事,竟然把胳膊伸到我们凰羽阁里来了!”绮绮越想越想不通。

沐云槿站在一旁听着,很快便得出了一个结论。

论普通人,确实是无法动弹凰羽阁半分的。

可有那么一人,同样熟悉凰羽阁的格局以及命脉……

冷鸢。

看来这一世,她又要好好会会此人了。

走了一圈,沐云槿走到半山腰的小木屋处,想要去看看花缨,半路经过了鱼婆婆的屋子,停了停脚步,先敲了敲鱼婆婆的门。

“欢儿,进来吧。”里面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沐云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短短数月不见,鱼婆婆看起来,竟是比之前苍老了不少,满面病容。

“婆婆。”沐云槿见此,忧心不已。

鱼婆婆看着沐云槿,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沐云槿的手,“欢儿近来可好?”

沐云槿浅笑点头,“都好。”

“如此,那老身便放心了。”鱼婆婆轻叹一声。

“你与司卿两人,如今都已找回前世的记忆,两人也算是苦尽甘来了,老身看到此景,也可放心离去了……”

听到这话,沐云槿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握紧了鱼婆婆的手,“婆婆……”

“老身寿命将至,即将坐化。”鱼婆婆语气平稳,仿佛在说一件很小的事情。

沐云槿听的心却是一颤一颤的。

没有找回拂欢记忆之前,她对鱼婆婆的印象只停留在凰羽阁里的一位老前辈上面。

可如今,却是不一样了。

虽然人固有一死,可听到这个消息,沐云槿莫名觉得很难过。

“锦囊里的珍珠,你可有收好?”鱼婆婆问。

沐云槿点点头,将锦囊拿出,取出里面那颗珍珠,放在手心里。

“记得收好它,或许哪日会在危急关头帮到你。”鱼婆婆轻咳一声,握住了沐云槿的手心,拢了起来。

沐云槿握紧拳心,心底万千感慨。

正与鱼婆婆聊着,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噪音,直钻她的脑中。

“黑袍又来了。”鱼婆婆皱紧眉头,脸色又变得苍白了几分。

“我出去看看。”

沐云槿起身,往外走去。

一出门,那刺耳的声音越加的清晰,往山底下看去,凰羽阁的弟子们纷纷捂着耳朵,四处逃窜。

绮绮也从一旁花缨的房间了跑了出来,走近沐云槿,“主子,怎么办啊!”

沐云槿二话不说,往出口的方向飞去。

出了大门后,果真看到小溪边,黑袍正站在那里,手持一把木剑,嘴里念着什么咒语。

沐云槿眯起眼,手腕一扬,抬起一掌朝着黑袍打去。

“砰……”

水花四溅。

黑袍的咒语停了下来。

沐云槿也出了小溪,直面站在黑袍的面前。

黑袍看着眼前的沐云槿,满眼的讥诮,“沐云槿,你总算舍得现身了。”

“我什么时候不舍得现身了?”沐云槿反问。

离七月初还有五日不到的时间,这些人便按耐不住了。

绮绮也跟了出来,站在沐云槿的身旁,怒瞪着黑袍,“卑鄙无耻!”

“呵……”黑袍不屑冷笑。

“我连着几日在凰羽阁外做法,这几日你们阁中所有弟子,都难受的生不如死吧?”

“我倒是要看看,七月初一到,凰羽阁还有谁有力气出来帮你!”

“沐云槿,你说我卑鄙也罢,奸诈也罢,这一回,无论用什么方法,我们势必要除掉你这颗眼中钉!”

黑袍冷眼睨着沐云槿,语气森冷。

沐云槿见黑袍吐露了心声,扬唇一笑,没想到黑袍是把算盘打在了这里。

这些人,怕真是狗急跳墙了吧,连这种招数都能想的出来。

正说着,又有一道身影闪现。

“澜哥。”沈婉凝走近黑袍,在黑袍的耳畔低语说下了一串话。

黑袍闻言大喜。

随即,眯起眼,看向沐云槿,“沐云槿,慕容老太婆这回也帮不了你们了。”

“你们一个个老弱病残的,等死吧!”

话落,黑袍没有多做停留,和沈婉凝一起离开。

在黑袍离开后,沐云槿和绮绮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沐云槿先开了口, “老弱病残,他说的是谁?”

“好像只有他自己比较符合吧!”绮绮摊手耸肩。

沐云槿撇嘴,“看来热池里的水,把他的脑子给烫坏了。”

……

两人在溪水边站了一会儿,一道吼啸声现过。

偏眸一看,是楚厉和墨麒麟。

楚厉见到沐云槿后,缓步走了过来,拧着眉心,看着她,“发生什么事了?”

沐云槿看了眼楚厉,把黑袍做法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楚厉听完,微微蹙眉,吐出两个字,“闲的。”

沐云槿听到这两个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又道,“可我凰羽阁的弟子们,现在都受了重创,身体不适。”

“去看看。”楚厉出声,牵起沐云槿的手,准备进凰羽阁。

刚走两步,黄炎声音传来,“殿下,王妃,等等我!”

黄炎走近后,喘了几口气,“殿下,你跑的可真快,怎么追都追不上。”

楚厉淡扫了一眼黄炎,不理他,进了凰羽阁。

……

凰羽阁内,经过刚才那么一闹,现在所有的弟子几乎都回了自己的房间躺着,没有人在外面走动。

“花缨呢?”一进门,黄炎便四处寻找花缨的踪影。

“房间里。”绮绮指了指花缨房间的方向。

黄炎见状,抬步就要跑去,刚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悻悻一笑,“瞧我又犯浑了,我管她干嘛。”

“死鸭子嘴硬。”绮绮嘀咕一声。

说完后,绮绮故意先走向花缨的房间方向,站到门口后,敲了敲房门。

“花缨,你还好吧?”

里面没有回应。

绮绮皱了皱眉,听不到回应,也没有敲第二下门,直接把门推开。

见到里面的情景,把他们都吓了一跳。

花缨躺在床榻上,嘴唇发紫,不停的颤抖着身体,一双腿此刻变成了蛇尾,无力的晃动着。

“天,你这是怎么回事?”绮绮惊诧不已。

花缨虽是蛇灵,可平日在陆地游走时,双腿是不会轻易变成蛇尾的。

“快,把我柜子,里,里的清心丹给我。”花缨紧皱眉头,颤颤的指了指柜子的方向。

一旁,黄炎抢先一步去翻了花缨的柜子,在里面找出了好几个瓶瓶罐罐的东西。

“是哪个?”黄炎急着问。

“绿,绿色。”花缨出声。

黄炎闻言,挑了一圈,找出一个绿色的瓶子,从里面倒出几粒丹药,喂到花缨的唇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