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可念却不可得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27 字数:3371 阅读进度:380/573

听到容岷来了,沐云槿眉梢一挑,“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容玖一听,心里便了然。

于是侧眸看向一名站着的小宫女,“先带她下去休息,吃点东西。”

小宫女点头,走到沐云槿面前,朝沐云槿抚了抚身,“贵人,请随奴婢来吧。”

沐云槿应了一声,起身跟着小宫女往里走去。

在沐云槿离开后,容岷缓步的走进了大殿,视线盈盈的落在容玖身上,满含深意。

“拜见皇兄。”容岷走近后,朝容玖掬了一礼。

容玖走到主位上坐下,瞟了眼容岷,“夜过子时,韩王不在府中好好待着,跑这儿来做什么?”

容岷闻言,视线有意无意扫过侧位上一只刚用过的茶杯上面,轻笑一声,“方才,臣弟府里的一名刺客,躲进皇兄这宫里来了。”

“不知皇兄,见到没?”容岷道。

闻言,容玖淡笑一声,“何时抓刺客这种事情,要我亲自来做了?”

“那皇兄是没看到了?”容岷挑眉。

容玖轻笑不语。

顿了顿,容岷叹息一声,走到侧坐,端起那用过的茶杯,叹道,“皇兄,臣弟知你有心上人,可你那心上人好歹是个有夫之妇,况且听说如今还怀着孕……”

“若是传出去,你们二人夜半在你的寝殿里私会的话,不知天下人会怎么看?该不会二十年后,又闹一出,东临国子嗣流落在西元国的笑话吧!”容岷勾起一笑。

闻言,容玖双眼危险的一眯,“你大可试试是你传播消息的速度快,还是你的丧命的速度快。”

“开个玩笑而已,皇兄急成这样。”容岷话锋一转。

“不过,奉劝皇兄一句,那女人可是个大麻烦,招惹不得。”

容岷话落,便转身离开了大殿。

身后,容玖视线转向一处角落,朝角落里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会意,尾随着容岷出了大殿。

……

“真是没想到,我们东临国,会来你这个稀客。”后殿,红菱一边帮沐云槿酸疼的手臂针灸,一边与她说笑着。

沐云槿坐在一张摇椅上,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我会跑这里来。”

“黄炎公子的情况我看过了,身体没什么异样,在昏迷中,等到一定时机便会醒来。”红菱开口。

沐云槿点点头。

“你怀孕了啊……”红菱替沐云槿把完脉后,有些吃惊的开口。

提起怀孕一事,沐云槿笑着点点头,眼中难掩幸福,“对啊,三个多月了。”

“那就是上次我们在河月城时,你差不多就怀上了。”红菱算了算日子,勾起嘴角。

沐云槿应了一声。

两人聊着天时,一抹白色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红菱见到容玖后,朝他抚了抚身,“国君,已经替宁王妃诊治过了,身体没什么大碍。”

容玖点头,视线落在了沐云槿的小腹上,“恭喜你。”

“谢谢。”沐云槿浅笑开口。

此时,殿内闪过一道粉色的光芒,随即绮绮和丁羡的身形显现出来。

“呼,主子,你吓死我了,刚刚听到容岷府里着火了,我还以为他们把你怎么着了!差点想冲出去,幸好丁护卫拦着我!”

一站定,绮绮便忍不住说了一大串的话。

说完后,瞥见殿内的人后,惊愣了一下,“咦,这不是容太子和红菱姑娘吗?啊,不对,现在该是国君了……”

丁羡见到容玖后,立即面露防备,但还是朝容玖弯了弯腰。

容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主子,黄炎还好吧?”绮绮开口。

提起黄炎,沐云槿撇了撇嘴,语气闷闷,“他当然好的很,我差点就废了!”

说完,沐云槿瞥了眼自己两条手臂上的银针。

得知大家都没事,绮绮和丁羡的一颗心终于松懈了下来。

“主子,你是怎么从黑袍他们手里救出黄炎的啊?”绮绮凑近沐云槿,满脸好奇。

“在容岷的府里放了一把火,趁乱把黄炎带出来了,结果一群韩王府的暗卫追我,我扛着黄炎,阴差阳错的看到了皇宫,就跑进来了。”沐云槿简单说道。

顿时,殿内的人想象了一下沐云槿这小身胚扛着一个身躯高大的黄炎狂奔的情景。

丁羡心里默默的替黄炎默哀几句。

这事情要是被殿下知道了,黄炎可有罪受了。

“宁王妃,你怀孕了还敢这么拼命!”红菱听完后,下意识的看向了沐云槿的肚子。

不过一转念,想到刚才沐云槿的胎像,却没有任何的受损。

这不应该啊,一般的孕妇,若是这般折腾,早已经受不住滑胎了,沐云槿竟然毫发无损。

果真是个奇女子。

沐云槿得意的挑挑眉,却也没说自己有灵力护胎一事。

此时,大太监隋杨走了进来,朝容玖弯了弯腰,“国君,刚才那位公子醒了。”

“去看看。”容玖道。

一听黄炎醒了,沐云槿立即站了起来,跟在了容玖的身后。

……

黄炎睁眼后,看着四周的陌生环境,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此时,房门被人打开,几道脚步声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朝他的床榻边走了过来。

“黄炎,你醒啦!”绮绮蹦蹦跳跳的走到黄炎的床榻边,见到睁着眼的黄炎后,笑眯眯的出声。

黄炎见到绮绮后,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已经围在他床榻边的人,沐云槿,丁羡,容,容玖?

那这里是……东临国?

“你小子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去冒充燕绫裳救人了吗?怎么会被黑袍给发现的?”沐云槿抱着双臂,挑了挑眉,看着黄炎。

黄炎在听到这话后,原本苍白的脸色,一刹那间浮上红晕,连带着耳根子,都是一团的红。

“你害羞什么啊?该不会黑袍想睡你这位大小姐吧?”丁羡忍不住调侃黄炎。

“去你的!”黄炎瞪了眼丁羡。

本想回避这个话题,但黄炎见几人都对着他看,只好老老实实的开了口,“那日回去后,我进了燕绫裳的房间,天黑了以后发现有了潜进我的房间里了……”

“眼见沈婉凝那个女人准备迷晕我,我没忍住,就对她动了手,然后守在门口的黑袍发现了不妥,就冲进来了……”

“然后,二对一,我没崩住,就晕了……”

黄炎说完,立即别开了脸,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都被毁了。

早知道就不揽那个破事了,那个燕绫裳是死是活,关他什么事呀,他吃饱了撑着送上门去。

越想,黄炎越后悔。

沐云槿在一旁听着,莫名的想起了黑袍和沈婉凝所说的暗灵之气,不由得,眼内布上一层幽深的光芒。

“好了,现在没事了就好,你们难得来东临国一次,就在这多待几日吧。”红菱笑眯眯的看向沐云槿。

沐云槿微愣一下,摇了摇头,“不用了,天亮后我们要赶去南庭国。”

话落,黄炎和丁羡不解的看向沐云槿,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南庭国。

“黑袍和容岷计划去南庭国找雪魄丸救秋叶。”沐云槿道。

眼下楚厉也在南庭国找雪魄丸,现在也不知道楚厉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若是再多个黑袍去夺,得到雪魄丸的几率便更小了一些,况且那个云广尧,本来就对楚厉冷冷淡淡的,说不定一犯浑,就把雪魄丸给黑袍他们了。

“那真是可惜,本来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想多留几日的。”红菱暗叹可惜,又小心翼翼的瞟了眼容玖。

容玖仿佛没看到红菱的眼神一般,面色勾起一抹温润的笑意,“既然天亮就要赶路,现在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你们先休息会儿吧。”

“嗯。”沐云槿点点头。

容玖微微一笑,“那我先走了。”

说完,离开了偏殿的房间。

红菱看着容玖的背影,叹了口气,对着沐云槿他们说了句,“这里有几间布置好的空房,你们随便找几间住下便可,有事随时吩咐这里的宫女太监们。”

红菱话落后,随着容玖的脚步走了出去。

出了门后,红菱走近容玖,“国君念了那么久的人,好不容易来一次,国君怎么就先走了?”

容玖停下脚步,侧眸看向红菱,浅笑,“此生,她注定只能是我日夜思念的人。”

可念却不可得。

红菱听闻,脚步顿在原地,面上也有几分的无可奈何。

……

天刚微微亮时,沐云槿等人便准备离开东临国。

临走前,沐云槿特意出了门,去找容玖道别。

容玖这个时辰正是要出门早朝的时辰,走出主殿见到迎面而来的人后,微愣了一下,眸色清浅,看着沐云槿。

“那个,我们要走了。”沐云槿独自面对容玖,竟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容玖点点头,朝一旁的隋杨伸了伸手。

隋杨会意,立即走到一旁,提了一个食盒过来,递到沐云槿的面前。

“这是国君早上命御膳房准备的新鲜点心。”隋杨开口解释。

隋杨话落后,容玖轻笑道,“你们既然不愿留下用早膳,那便带着路上吃吧,你怀有身孕,记得照顾好你自己。”

“容玖,谢谢你。”

沐云槿垂下眼,伸手接过了食盒。

“不必谢我,你我之间,永远是我欠你的多,比起你救过我两次命,我为你所做的,从来都不算什么。”容玖低眸看着沐云槿。

沐云槿讪讪一笑,“你说错了,我们之间上次就说清楚了,谁也不欠谁的。”

容玖听闻,低低的扬唇,“嗯,你说的对,是我忘记了。”

“那我走了……”

“好,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