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兵分两路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25 字数:3303 阅读进度:377/573

沐云槿来到水云寺的时候,暗阁的铁门虚掩着,并没有全部关上,估摸着楚厉已经先一步到了,沐云槿倒吸了口气,轻轻推开铁门进去。

踏进小院子里,沐云槿往容妃所住的房间走去,走到门口时,里面传来了容妃暗哑的声音,沐云槿原本要敲门的手,也停在了半空,渐渐垂了下去。

房内,容妃凄然的声音渐渐的响起。

“厉儿,没想到,临走之前,我还能见你一面,这辈子真是无憾了……”

“以前,是我错了,我不该那般的执念于天神令,不该逼迫沐儿剖心取出天神令,不该为了一己私欲害你失忆,更不该因为一女侍二夫一事,害得你被天下人嘲笑……”

“如今,我的报应来了……”

容妃说罢,有些累的吸了几口气,整个人泱泱无力。

一旁,安国师看向沉默不语的楚厉,叹了口气,开口道,“她的心结,早已积郁在体内许久了,这一次大病一场,身体已经彻底垮下来了,吃了那么多的药汤,都无用。”

楚厉拧着眉头,沉眸看着容妃,一双清寒的眸子里,隐藏着一股复杂的情绪。

许久,楚厉缓缓开口,“母妃,你累了吗?”

容妃听到楚厉的声音,一刹那间潸然泪下,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嗯,累了。”

这一刻,容妃的心里,是从未有过的酸楚。

为何人总是要在临死前,才会想起来悔过,如果她对天神令不是那般执念,如果她没回西元国,现在一切都该好好的。

“前辈,她还能撑多久?”楚厉面无表情,转眸看向安国师,眸光暗淡。

安国师闻言,瞥了眼床榻上虚弱的容妃,伸手三根手指,用秘音传给楚厉,“撑不过三日。”

“无药可救?”楚厉同样传秘音回复。

安国师叹了口气,嘴巴动了动,似乎是有些的为难和迟疑。

楚厉看着安国师,面露几分不悦,“既然病了那么久,为何拖到现在才告诉本王?”

门外,沐云槿听到这话,心里一惊,不禁有些的内疚起来。

房间内,半晌,安国师才出声,“雪魄丸可救。”

听到雪魄丸这三个字,楚厉一双眸子里涌动的思绪深邃如海,扫了眼病榻上的容妃,拳心紧紧握紧。

“雪魄丸虽可以救,但如今南庭国三大秘药仅剩一颗,已经被云广尧秘密看守了起来,你觉得他会给药吗?”安国师开口。

楚厉听闻,唇角冷冷勾起一丝弧度,“不试试怎么知道。”

“那好,那就依你的,我们现在就去南庭国。”安国师看向楚厉。

楚厉轻轻点头。

随后,安国寺抱起病榻上的容妃,和楚厉一起走出了房门。

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楚厉脚步一顿,看向站在门口的沐云槿。

沐云槿因为刚才楚厉的话,这会儿心里有些自责,她是真没想到容妃的病会那么严重,加上安国师揽下了此事,这几日也没传来任何消息,她还以为容妃的病都好的差不多了。

哪知道,一来消息,就是听到了容妃病危的消息。

“本王要去南庭国,你回府待着,别乱跑。”楚厉看向沐云槿,伸手抚了抚她的脸,语气柔和。

“把沐儿一起带上吧。”安国师道。

听闻,楚厉和沐云槿同时看向了安国师。

安国师轻咳一声,指了指沐云槿,“她乱七八糟鬼点子多,带上会好点,咱们现在可以要抢时间,一刻都耽误不得。”

安国师话落后,楚厉看向沐云槿。

此时,一道身影飞进了暗阁里,见到楚厉后,急着出声,“殿下,黄炎出事了!”

来人正是丁羡,说话时,还不停喘着气。

“黄炎被黑袍掳走了,现在正落在黑袍的手里,情况不妙!”丁羡开口。

楚厉眯起眼,下意识的想要往外走,可余光瞥见一旁的容妃后,脚步顿了顿,垂下眼帘,发觉自己落入一个两难境地。

沐云槿察觉到楚厉的情绪后,伸手拉住了楚厉的手,抿了抿唇,“楚厉,我们兵分两路,我带人去找黄炎。”

“不行!”楚厉一口拒绝。

“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我体内有灵力,伤不到肚子里的孩子,黑袍手段很辣,黄炎那里耽误不得。”沐云槿抬起眼,看着楚厉,语气郑重。

随后,又补充一句,“容妃这里也耽误不得。”

“丁羡,跟着王妃!”楚厉薄唇轻启,刹那间做好了决定。

确实,眼下没有比这更好的安排了。

“照顾好你自己,不要硬撑。”临走前,楚厉叮嘱沐云槿,眸露关切。

沐云槿点头。

随后,楚厉召唤出墨麒麟来,片刻后,楚厉,安国师以及容妃的身影,消失在了暗阁里。

……

在楚厉离开后,沐云槿催动了手腕上的凰羽阁灵号,召唤凰羽阁弟子。

不一会儿,绮绮,花缨,修昧,雷阎四大护法出现在了暗阁里。

“主子,出什么事了?”绮绮看着这座黑漆漆的暗阁,走近沐云槿,焦急出声。

“黄炎被黑袍掳走了。”沐云槿道。

“什么?掳走了?”花缨接过话茬,走近沐云槿,面露一抹异色。

沐云槿点头,随后简单的绮绮她们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说完后,绮绮催动了自己擅长的追踪术,开始寻查黄炎的下落。

一旁,花缨紧绷着一张脸,不悦的出声,“他平时不是主意挺多的嘛,这回怎么那么大意被黑袍给抓了!”

“花缨你别急,黄炎一定会没事的。”修昧在一旁出声。

“你哪里看出来我着急了?”花缨面色冷沉,语气有些的不自在。

修昧笑了笑,没有说话。

等了一会儿后,绮绮撤回内力,皱起眉头,看向了沐云槿,“黄炎的行踪有些诡异。”

“怎么说?”沐云槿问。

“出了西元国后,先去了北鸣国,后又离开了,去往了东临国的方向。”绮绮开口。

花缨咬了咬唇,“那我们现在出发东临国。”

“可是不知道他们去北鸣国又是怎么回事,我们也兵分两路!”沐云槿做出决定。

绮绮点头赞同,“北鸣国那里一定也有什么问题,恰好青夫人如今也在这里,咱们可以去和青夫人接头。”

“主子,你和东临国如今的国君容玖比较熟悉,你去东临国吧,这样我们好办事一些。”绮绮道。

话落,一旁的丁羡主动上前一步,“那我和王妃一起去东临国,你们谁要去北鸣国的,自己分配。”

王妃要去找容玖,他还不得赶紧替殿下把人看好了。

“绮绮你和主子一起,我们剩余三个人去北鸣国。”花缨做出决定。

听闻,沐云槿找了找一直随身携带的令牌,找到后,递给花缨,“这是我父亲给我的令牌,可以自由出入北鸣国。”

花缨接过令牌,再不迟疑,看向修昧和雷阎,“我们出发吧。”

两人点头。

话落后,无形空间启动,三人的身影刹那间消失。

见他们三人走了,绮绮这边也立即催动无形空间,带着沐云槿和丁羡去往东临国的方向。

……

来到东临国时,夜色已深。

沐云槿感叹这一天过的实在玄幻,早上刚参加完楚烨的登基大典,现在竟然又跑千里之外的东临国来了。

这会儿夜已深,三人站在街道上的一个小角落里,时不时的要观察四周的情况。

“查到了……”绮绮压低声音,对着沐云槿和丁羡开口。

两人看向绮绮。

绮绮伸手指了指身后的方向,“跟我来。”

夜色中,三人小心翼翼的往街市中心的一处方向走去,许久之后,三人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府邸。

“韩王府。”沐云槿轻喃。

“这是容岷的府邸,自从容玖登基之后,容岷被封为韩王。”丁羡向沐云槿解释。

沐云槿抿唇,看了眼那府邸,“那府邸四周应该遍布暗卫,想要潜进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那怎么办?”绮绮有些迟疑和纠结。

“去后门看看。”丁羡道。

话落,三人转移阵地,悄悄的移向韩王府的后门。

……

在还未靠近后门的时候,三人见到前面有两人一辆推着一辆车,推车上放着几个泔水桶,急匆匆的往一个方向走去。

边推,前面一人还在催促,“快点儿,去晚了小心又被那管家罚了。”

话落,推车的速度加快。

沐云槿闻言,眼前一亮,看了眼丁羡和绮绮,小声的道,“机会来了。”

那两人立即会意,捡起两颗小石子,扫向了前面推车的人,随即,推着车的人软软倒地,晕了过去。

“快,把他们衣服换上!”

……

一盏茶后,三个人换上了一身粗布麻衣,推着泔水车,来到韩王府的后门,轻轻的敲了敲。

刚一敲门,三人便感觉到了四周涌动的暗卫气息,一个个屏息凝神,不敢泄露半分内息。

不一会儿,后门被打开,一名老者走了出来,语气不耐,“怎么回事,那么晚才来呀!下回再这样,就别来了。”

“小的知错。”丁羡粗着嗓子,回应那老者的话。

“快快快,弄完赶紧走人!”老者打开了门,指了指里面。

三人闻言,低着头推车进了韩王府里。

那老者在前面带路,一路带着三人来到了厨房的方向,“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