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女孩儿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18 字数:3392 阅读进度:363/573

许是好久没有这般放松舒心的时刻,第二日两人同时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醒来后,沐云槿看了眼时辰,已经快到午时,刚要准备起来时,一旁一道身影已经先拦住了她。

“你等等。”楚厉温声道。

沐云槿愣了一下,偏眸看向楚厉。

楚厉先起身,穿戴好衣物后,走到衣柜旁,挑选了一件雪缎制成的锦裙,走回沐云槿的床榻边。

“起来,伸手。”楚厉拿着锦裙,低眸看着沐云槿,唇角露着清浅的笑意。

沐云槿勾起嘴角,躺了起来,乖乖的伸出了手。

楚厉弯下腰,帮她把锦裙穿上,可刚一穿上,还未系好衣带,沐云槿诧异的声音便响起了——

“楚厉,我们是在凰羽阁,这里四季如春,穿这么厚的衣服太热了。”

沐云槿摸了摸这厚厚的一件的冬衣裙,看向楚厉。

楚厉扣着衣带的手微顿一下,又往外看了眼,随后继续手上的动作,“今天外面下雨,会冷的。”

说完,认认真真的把沐云槿的锦裙系好衣带。

穿好衣服后,楚厉又叮嘱沐云槿先坐着不要动,随后一人出了房间。

沐云槿坐在床榻边,唇角漾开一抹笑容。

不一会儿,楚厉便走了回来,手里多了一个冒着热气的面盆以及一条干净的毛巾。

沐云槿看到此景,顿觉得有些惊呆和玄幻,这以往都是小婢女才干的活,楚厉现在怎么揽下了。

直到楚厉走到沐云槿面前,亲自用毛巾帮她擦了脸后,沐云槿也缓缓回过神来。

要命了……

洗漱完毕后,早膳桌上。

沐云槿看着自己面前一大碗的红豆粥以及不断递来的一些点心后,忽的觉得恢复记忆后的楚厉更可怕了……

明明午时都到了,还坚持要她先用早膳养胃……

“楚厉,我吃不下这么多……”沐云槿刚将一个楚厉剥好的鸡蛋吃掉,便见楚厉又递来一小碗的燕窝。

“那就吃两口。”楚厉低声诱哄。

沐云槿撇了撇嘴,与楚厉讨价还价,“一口,好不好?”

“不好。”

“……”

正当小宅院里浓情蜜意时,宅院的大门被人轻轻的敲了敲,外面传来了绮绮的声音,“主子,我们可以进来吗?”

一听是我们,便知来人还不少,沐云槿张了张嘴,“进来。”

话落,宅院的大门被推开,绮绮,花缨,黄炎,丁羡几人一起走了进来,在他们的膳桌边坐下。

“哇,主子你竟然吃这么多哦!”绮绮看到沐云槿那一大碗的红豆粥,惊叹一声。

沐云槿莫名脸一红,朝楚厉投去幽怨的一眼。

楚厉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视线幽幽的落在了黄炎和丁羡的身上。

那两人被这么一看,浑身一颤,心里发毛。

“殿下,我们不是有意来打扰你们的,是有些事情要来汇报的。”黄炎扯出一笑,讪讪的看向楚厉。

闻言,沐云槿和楚厉再次朝着黄炎看去。

“咳……是这样的……”黄炎咳了一声,缓缓开口,“早上听说,临隐都那里还未开战,楚清就下了休战书,退兵到了清州以外的清风山那里。”

“休战了?是因为秋叶,黑袍,秦暮月三名大将都大伤元气了吗?”想到昨日在荆棘崖发生的事情,沐云槿心里一阵畅快。

“十有**是因为这个,楚清一人就算有一半的西元国将士,但论排兵布阵,都不是秦暮南的对手,他一人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黄炎提起楚清,满脸鄙夷和不屑。

绮绮也适时点头开口,“现在他们光是养伤就要养好久,最近咱们可以过段太平日子了。”

“这也不一定,该提防的还是得提防,不过我还听说,西明皇又病了,这次是真的病重了,楚烨要择日登基了。”花缨道。

沐云槿听闻他们的话,感觉这一个个的都是百事通,什么消息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不过知道了楚清休战的消息,还是能轻松一些。

……

比起凰羽阁里的一片安宁温馨,清风山外军机大营的气氛,则显得萧条肃穆许多。

楚清站在大营外,神情一片的阴鸷冷凝。

没想到,原本完美无缺的计划,会中途出了变故。

这一变故,更是一下子让秋叶道人,黑袍和秦暮月都受了伤,且除了黑袍外,其余两人皆是重伤,难以医治。

楚清想罢,紧紧地攥紧了拳头,额头青筋蹦现。

“殿下,秋叶道长醒了。”一名士兵走近楚清,汇报道。

楚清微愣一下,点了点头,往一旁的一处营帐里走去。

营帐里,刚一踏进去,还能闻到空气中传来的血腥味,楚清皱了皱眉头,往床榻边走近。

“见过殿下。”军医朝楚清行了个礼。

楚清微微点头,视线一瞥,瞥见地上篮子里无数根的冰针后,眉头皱的更紧。

“回禀殿下,这是在秋叶道长身体里取出来的冰针,上上下下约莫四五百根,加上道长右臂被毁,整个人已是元气大伤,怕是再也恢复不到以前……”军医小心翼翼的道。

“知道了, 你退下吧。”楚清摆了摆手。

军医闻言,立即走了出去。

床榻上,秋叶道人浑身都被绑住了绷带,一双眼睛死死的瞪大,带满不甘与惊怒,“楚,楚清……”

秋叶道人轻轻出声。

“怎么了?”楚清看着秋叶道人,语气淡淡。

眼下的秋叶道人对他来说,不过是废人一个,再无任何利用价值。

“去找,找雪魄丸,可以让我,我起死回生,我要报仇,要报仇!”秋叶道人一段话说的断断续续,眼神却是无比坚定。

楚清眯起眼,“雪魄丸,南庭国起死回生的三大秘药之一?”

“不错,只,只要有了雪魄丸,我便能重生,生……”秋叶不甘的道。

话一落,此时营帐门帘被风刮起,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的飞了进来,站定在秋叶道人的床边。

“月儿……”秋叶道人吃惊的看着来人。

秦暮月此时身着一件黑色莲花的锦袍,脸上带着一个竹帽,帽檐用黑纱遮住,将她的面貌全部遮挡着。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雪魄丸,起死回生?”秦暮月眼眸一挑,语调里带满兴奋与激动。

楚清和秋叶道人无人应答。

“哈哈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有了雪魄丸,我就可以恢复我的美貌了,而沐云槿那个贱人被我划伤了脸,她注定要丑一辈子了,哈哈哈!”秦暮月忽的癫狂大笑起来。

秋叶心中一凛,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张着嘴,想要与秦暮月说话,“月,月儿,你不能……”

话还未落,秦暮月已经飞身离开。

楚清看到此景,侧眸看向秋叶道人,“她的容貌被楚厉毁尽,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了,接下来,南庭国怕是要被她搅个天翻地覆了。”

秋叶道人垂下眼帘,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仿佛就此被掐断……

在秦暮月走后不久,黑袍又走了进来,比起秋叶的重伤,他只中了几根冰针而已,休养了一夜便无大碍。

“秋叶的伤,有一人或许能治。”黑袍走近,看了眼无法动弹的秋叶。

楚清投去疑问的一眼。

“慕容如素。”黑袍缓缓的吐出四个字。

楚清一愣,“她是楚厉的师父,凭什么会救?”

“正是因为她是楚厉的师父,懂得楚厉所修习的功法,可以攻克化解!”黑袍唇露一丝邪佞的笑。

“可她应当不会答应吧?”楚清看着黑袍。

黑袍双手负在身后,转眸朝着床榻上的秋叶看去,“还记得,几十年前,风苍与慕容如素那个传言被老虎咬死的女儿吗?”

秋叶眨眨眼,表示记得。

“那女孩子,就是沈婉凝!”

……

夜晚,凰羽阁内热闹不已。

赶上了元宵的尾巴,鱼婆婆特意准备了好多的元宵,分给大家食用。

风玄道人在听说秋叶等人的事情后,也是第一时间来到了凰羽阁,和沐云槿等人一起过元宵。

“诶,叫楚沐好了,有你有她,多好!”

“我觉得叫楚小花比较好,多可爱呀……”

“楚楚好了,楚楚动人嘛!”

“楚……”

饭过半旬,一群人围在一起,无聊的开始商讨起沐云槿肚里孩子的名字。

沐云槿和楚厉对于这个话题,都是一脸兴致,听的格外的认真。

“说了这么多,你们两口子有没有满意的?”风玄道人取了楚沐这个名字,自认为格外满意,朝楚厉和沐云槿眨了眨眼。

“都很好诶,选起来好困难。”沐云槿侧头想了想,还真的挺纠结的。

闻言,风玄道人一拍大腿,“这有什么难的,刚才我们一共取了五个,你们生五个好了,轮着叫。”

沐云槿嘴角抽搐。

一旁,楚厉轻轻的勾起嘴角,赞同的点点头,“前辈此言有理。”

话一落,胸膛就挨了沐云槿一记粉拳。

楚厉轻笑一声。

“诶,先不说名字了,今日趁着大家都在,咱们来押一把生男生女!左手边男,右手边女,来!”

风玄道人说罢,摸出一个钱袋,掏出两锭银子,放到了左手边,“我押男孩!”

“我押女孩儿。”绮绮也摸了几锭银子出来,放到了右边。

“男孩!”

“男孩!”

“……”

……

“啪……”

正当众人讨论激烈时,一叠厚厚的银票扔在了右边的女孩押注里……

众人一看这少说也能兑个十万两黄金的银票,诧异的张大嘴。

随后,只听楚厉冷冷又清傲的声音响起,“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