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中邪了吗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03 字数:3329 阅读进度:336/573

沐云槿从暗阁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浑身发冷,感觉沉重不已。

靠着外面的墙壁站了一会儿,沐云槿视线放空,思绪陷入无边的深渊之中。

不知不觉中,连有人靠近身边都没发现。

“臭丫头,你傻站在这里吹风做什么?”风玄道人在禅院等了许久都不见沐云槿的身影,这会儿出来寻她,却见她愣在原地吹风发呆。

听到风玄道人的声音,沐云槿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淡淡一笑,“师父。”

“发生什么事了?”风玄道人狐疑的看了眼暗阁的方向。

“没事。”沐云槿摇摇头。

风玄道人闻言,轻笑一声,“烦恼都摆脸上了,还说没有。”

沐云槿撇嘴,“有那么明显吗?”

“你说呢?”风玄道人挑眉。

沐云槿淡笑,边走边和风玄道人开口,“师父,如今的沧华大陆,几位老国君即将退位,新帝登基之前,势必还有一场腥风血雨,好担心将来的日子。”

“皇室内斗,这是永远都无法解决的事情,所以为师这些年,才喜欢游走江湖,四处漂泊,哪怕有时饿的饭也吃不上,也不愿和秋叶一样,立个门派,与皇室挂钩在一起。”风玄道人叹了口气。

沐云槿抿唇,低眸轻笑,“现在看来,我也想过师父这样的日子。”

“你说这话,是遇到皇室麻烦了?”风玄道人问。

“我随口一说的,师父别当真。对了,师父是准备传授我独门绝学吗?”沐云槿转移了话题。

风玄道人点下头,“算算自从当你师父后,一直都只挂了个头衔,却没教你点本事,现在差不多时机到了。”

“原来是良心发现了啊!”沐云槿勾起嘴角,笑眼弯弯。

“哼。”风玄道人轻哼一声,带着沐云槿走进了禅院里。

禅院里头,棋盘上的棋只下了一半。

沐云槿盘腿在一旁坐下,盯着棋盘看了会儿,发现自己还是看不懂后,默默的移开了眼。

“这个给你。”风玄道人从衣袖里拿出一本册子。

沐云槿伸手接过,翻阅了一下,是和玄灵真经类似的武学招式。

“给你半个时辰时间,先熟读这些招式,等会儿为师一一来教你。”风玄道人开口,语气和神情都是难得一见的严肃。

沐云槿点点头,开始一页页看了起来。

看的过程中,风玄道人以及怀远大师继续下未完的棋。

册子翻阅了一半不到,沐云槿接连打了无数个哈欠,今日本就折腾了一天没好好休息,这会儿看着一页页的武学招式,更是困意袭了上来。

“师父,能明天学吗?我好困!”沐云槿终于忍不住看向了风玄道人。

“不准。”风玄道人一口拒绝,“难得楚厉不在西元国,只能趁这几天学。”

沐云槿挑眉,“学这个干嘛还避开他?”

“免得他又心疼你受苦受累的,到时候一顿腻歪。”风玄道人嗤笑一声。

“他都失忆了,不记得我了,哪里还会和我腻歪。”沐云槿撑着脑袋,撇了撇嘴。

风玄道人微愣一下,叹了口气,“容晚月这个造孽的女人!”

提起容妃,沐云槿心又沉了几分,故意麻痹自己忘记楚厉身世一事,这会儿又想了起来。

想罢,揉了揉太阳穴,头疼不已。

又休息了一会儿后,风玄道人开始指点沐云槿自己的独门功法,“你的玄灵真经练的如何了?”

“皮毛而已。”沐云槿回答。

“你这臭丫头,怎么总是糟蹋好东西!”风玄道人嗔怒出声。

沐云槿轻哼,“平时都用不到这些,学的皮毛也够抵挡了,秦暮月都打不过我!”

“……”风玄道人感觉快要气吐血了。

……

第二日,回凰羽阁的路上。

沐云槿使着轻功,身轻如燕,比来时速度快了几倍。

虽然风玄道人的功法也才学了点皮毛,但却已经可以见到一些成效。

此时,沐云槿只能庆幸幸好鱼婆婆用灵力封住了她的肚子,否则又要限制她做好多事情。

就快要回到小溪边时,沐云槿远远的又看到了两道身影。

黑袍风澜和沈婉凝。

沐云槿立即在一棵树上停下,用枝叶隐匿住身形,看着两人去往的方向。

是最西边的那座荒山。

沐云槿当即皱起眉头,秦暮南疯癫发狂的样子似乎又在眼前闪现。

相思毒,既然是黑袍研制的,那么是否只有他才有解药?

沐云槿叹息一声,趁着那两人走远,飞身往小溪那边闪去。

回到凰羽阁时,沐云槿先开了个门缝,看了眼四周,没看见黄炎的身影后,立即闪身走了进去。

绮绮正坐着喝茶,顺便等沐云槿回答,这会儿余光瞥见沐云槿的身影后,眼前一亮。

走了过去,低声的道,“主子,你去哪了?怎么去了那么久?”

“就在水云寺里。黄炎人呢?”沐云槿问。

“我和花缨怕你出去了被黄炎发现,我便让花缨缠着黄炎去炼丹了,这会儿那小子陪花缨炼丹还来不及,压根把你忘了。”绮绮捂嘴一笑。

沐云槿勾起唇角,“还是你聪明。”

“那是自然!”

沐云槿边和绮绮说话,边往自己的宅院走去,“对了,我刚才回来的时候,见黑袍和沈婉凝又去那边的荒山了。”

“啊……他们一去,秦少将必定没好事,主子,我觉得秦少将好可怜,我们要不要想办法救救他?”绮绮拧起眉头。

“我也想救他啊,可黑袍和沈婉凝都是精通巫术之人,他们下的毒,必定也是结合了巫术在内,花缨都不一定能解。”沐云槿说罢,又是一声叹息。

“唉,秦少将也太可怜了。”

话落,绮绮刚踏上山石台阶,立即惊呼一声,拍了拍脑袋,“主子,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不知道可不可以!”

“什么办法?”沐云槿看着绮绮。

“黑袍不是喜欢那个沈婉凝嘛,咱们让花缨给那女人下个独门的秘毒,到时候,黑袍帮秦少将解毒,咱们也让花缨解,你觉得呢?”

沐云槿扬眉, “那若黑袍不愿意呢?我们真毒死沈婉凝?那女人好像和我们没仇啊。”

“现在没仇,不代表以后没有,说不定当初袭击我们的鹰群,就是这女人养的。”绮绮一脸无谓。

“你好像说的有道理。”沐云槿不得不被绮绮的逻辑给折服。

绮绮见沐云槿肯定了自己的话,立即笑眯眯的笑弯了眼,“那咱们现在去找花缨吧,问问她有没有绝世的秘毒!”

“现在不行啊,我好困,我得去睡会儿。”沐云槿已经走进了自己的院子,一进门见到自己的木床后,当即困的眼睛都感觉睁不开了。

“那主子你先去休息,我先去找雷阎哥玩会儿,黄炎难得和花缨独处,我再给他点时间。”绮绮说完,蹦蹦跳跳的出了宅院。

看着这个开心鬼,沐云槿有几分失笑。

简单的沐浴一下后,沐云槿一头倒在了床榻上,连想点事情的时间都没有,便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一直从早上睡到了天黑。

……

沐云槿醒来时,四周一片的漆黑。

伸手点燃烛火,看了眼时辰,已经是夜晚戌时。

这会儿沐云槿一人躺在房间里,四周静悄悄的,心底想要刻意忘记的事情,又一一翻了出来。

现在的情形下,楚厉有知情的权利。

看来等楚厉回西元国后,她得将这事情告诉给楚厉了,还有云连倾的提议,也势必要好好考虑一下。

否则她真的很难想象,事情若是被爆出,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叩叩。”房门被人敲了敲,打断了沐云槿的思绪。

“谁?” 沐云槿问。

“主子,是我,我看你房间里亮了烛火,才来敲门的,你醒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绮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沐云槿从床榻上坐起来,“嗯,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出来。”

沐云槿走下床榻,换了件衣服,又洗漱了一下后,才打开了房间的门。

“主子,这会儿大家都在底下吃东西呢,黄炎和花缨也在,咱们正好去问问花缨下毒的事情。”绮绮勾住沐云槿的手臂,和她一起走出。

沐云槿脚步一顿,“秦暮南的事情,可不能被黄炎知道。”

否则楚厉怀疑她和秦暮南怎么办,那可都说不清楚……

“那我让雷阎哥支开他,咱们偷偷的说。”绮绮轻笑。

“嗯!”沐云槿赞同点头。

到了山底下,凰羽阁的一众弟子正在举行篝火晚会,草原上点着一个大火堆,一群人聚在一起围成一个圈, 热闹不已。

沐云槿走去后,也不打扰他们,找了个空地坐下,绮绮跑到篝火堆里,附在花缨那里说了句悄悄话。

花缨立即起身走来。

三个女人,缩在一个角落里,开始秘密谈话。

“你们要给沈婉凝下毒?为什么?”花缨问道。

“因为我们想要挟黑袍做一件事情。”绮绮回答。

闻言,花缨难得冰冷的脸上有几分神采,“那你们不怕,他们给你们下蛊吗?要知道,他们会巫术之人,擅长的就是蛊毒。还有那个沈婉凝,会邪术,给她下了毒,她给我们下邪术怎么办?”

“……”沐云槿无言以对。

“……”绮绮默,果然还是天真了。

“你们在聊什么呢?老远听到了蛊毒和邪术的,你们有谁中邪了吗?”黄炎的声音在她们三人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