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罗生门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6:33 字数:3284 阅读进度:277/573

刚才从深幽湖外面穿过长廊来到吊桥处时,一路平静,并无异样。

可这会儿从长廊再往回走时,一路上却是透出了一阵又一阵的诡异。

比如,两长排的灯笼忽然全灭了,四周再度变回了一片漆黑……

再比如,楚厉在这黑暗之中,忽然又看不见了……

沐云槿紧靠着楚厉,挽着他的手臂,原先只有这些人时,她还能拿个玉佩出来,说自己看不见。

这会儿知道黑袍秋叶等人也在鬼谷洞暗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拿出玉佩照路的。

“这么黑,你们都看的见吗?”沐云槿忽的懒懒出声,其实她都能依靠着月光往前走,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嗯,看的见!”其余人回答。

沐云槿撇了撇嘴,看着马上就要走的长廊尽头了,尽头下是一大片的台阶,直逼深幽湖所在的位置。

这台阶,刚才她和楚厉靠着灯笼的光芒,都走了许久。

这会儿楚厉看不清路……

“前面有台阶,我们点盏灯照路吧!”沐云槿话毕,已经随手一挥,取了一盏长廊上挂着的灯笼下来。

绮绮回眸看了眼沐云槿,觉得点灯也没什么,伸手拿下一盏。

“我这儿有木烛,我来帮你们点。”丁羡是知道楚厉有雀蒙眼的,所以在出发前,身上就备着木烛火。

这会儿打开木烛火的盖子,一窜小火苗就蹦了出来。

丁羡走近,点燃沐云槿手里的灯笼。

有了灯笼,沐云槿抿了抿唇,对着楚厉道,“楚厉,你拿着灯笼,帮我照路。”

“嗯。”楚厉接过灯笼,心里是真的爱惨了她。

走了一会儿,终于踏下了最后一个台阶,可当沐云槿看到眼前的景象后,身体僵在了原地。

“咦,这里怎么变成一个山洞了?”

她记得她和楚厉从深幽湖顺着打斗声出来的时候,就是前面的这个台阶啊……

而且,他们是从一间敞开的石门里出来的, 出来的时候,这里也没有山洞。

现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山洞,是什么鬼?

沐云槿看向楚厉,发觉楚厉也是盯着眼前的山洞看,微拧眉心,眸光灼灼,一片暗沉。

“这地方,还会自己移动的?”沐云槿抓了抓脑袋,如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岂不是连深幽湖都找不到了!

“怪不得黑袍刚才就那么走了,原来是笃定我们还要在这费一番功夫!”瞿歆瑶有些气恼,原以为马上就能到最后一关了。

“咳咳咳。”一旁,许禾虞忽然忍不住咳嗽几声。

瞿歆瑶听到咳嗽声,连忙朝着许禾虞看了过去,发觉在微弱的灯光下,许禾虞脸色一片惨白。

“呆子,你没事吧?”瞿歆瑶问道。

“没事。”许禾虞出声,嗓音是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沙哑。

沐云槿自从知道许禾虞身体内含有剧毒后,就对他和瞿歆瑶之间十分惋惜,这会儿见他脸色苍白,嗓音沙哑,不禁抿了抿唇,暗想是不是他的毒给他带来了不适。

“呆子,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手也这么冰,是不是冻着了?”瞿歆瑶抓着许禾虞的手,越来越担心。

她知道许禾虞身子骨一向不好,加上今晚这里耗费了精力,不知道许禾虞是不是身体撑不住了。

“早知道把晴梦姐带来了!”出门在外,没个精通医术之人,还真不行。

“我来看看吧。”花缨平时擅长用毒,对医术也略精通一些,这会儿见许禾虞身体不适,朝他走了过去。

许禾虞睨了眼花缨,摇摇头,“不必劳烦,我没事。”

“不行,别听他的,花缨姑娘你帮他看一下吧!”瞿歆瑶抓着许禾虞的手臂,伸到花缨的面前。

许禾虞有迟疑。

花缨的手轻轻的搭在许禾虞的脉搏上,片刻后,忽的眯了一下眼睛,看了一眼许禾虞,眸间飞速的闪过一抹奇异。

许禾虞也一直盯着花缨的脸庞看,知道她擅长用毒,是一定能够诊出他体内的剧毒的。

这会儿触及到花缨的眼神,他恰好背对着瞿歆瑶,朝花缨使了个眼色,又用唇语说了个‘不要说’三个字。

花缨见此,才明白许禾虞是知道自己中毒一事的,便点了点头,“没什么事,受了点风寒而已。”

话毕,花缨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一颗药丸,“你试试这个吧,或许可以缓解你身体的不适。”

许禾虞接过药丸,含在嘴里,向花缨道了一声谢。

在吞下药丸后,许禾虞原本积郁在心肺处的疼痛,渐渐的开始消散,毒性缓慢的被压制了下去。

“怎么样,好多了吗?”花缨看着许禾虞。

许禾虞点点头,“多谢花缨姑娘。”

“既然有用,那这瓶药你先拿着,等等一路上若还有不适,可以随时服下。”花缨直接将一瓶药,都递给了许禾虞。

许禾虞接过,低眸端倪了一眼药瓶,这么多年来,他吃的都是晴梦定期给他的药,虽能压制住毒素,可却从来没有刚才吞下的药一般,让他的心肺处这么轻松舒服的。

……

沐云槿看到这一幕,心底忽的升起了一股希望,将楚厉拉到了一旁,压低声音,“你说,花缨会不会能解了许禾虞的毒?”

楚厉双眼一眯,微拧眉心,微微开口,“或许吧。”

“找花缨来问问不就行了!你先去稳住他们,让他们原地休息会儿。”沐云槿拍了一下楚厉,接着走到了花缨身旁。

花缨知道沐云槿的意思,便转过身,和她往一旁走去。

两人走远了一些,沐云槿才低声开口,“你刚刚诊出了许禾虞体内有什么异样吗?”

“他中毒了,且毒入心肺,已有不少年头了!”花缨道。

“那他的毒,有没有办法解?”沐云槿试探性的开口。

花缨闻言,看了眼许禾虞的方向,微叹口气,“他中的毒,我曾在百毒册上看见过,名为罗生门,一种慢性毒药,跟在他体内那么多年了,早已毒入骨髓,和他融为一体了!”

“此刻,毒性已经蔓延到了他全身,怕是他全身的血液,都已经呈黑色的了!”

沐云槿心一沉,“那你的意思是,没办法了?”

“也不确定。这个毒药的名字叫罗生门,也许我诊治出来的内容,并非他体内真正的情况,只是一个表象而已。”

“……”沐云槿不知该怎么答话了。

花缨抿唇,“刚才我给他的药,够他缓解一阵子毒性了,等回到凰羽阁,我再研究一下这个毒。”

沐云槿看了眼花缨,点了点头。

……

重新走回山洞前,沐云槿和花缨面上神情毫无异色,沐云槿走近楚厉,望着眼前的这个山洞,拿不定主意。

“准备一下,进山洞!”风玄道人脸色不太好看,今夜深幽湖之行,怕是比想象的还要困难了。

沐云槿看了眼这黑漆漆的山洞,知晓楚厉一定看不清楚,提着灯笼刚走了了两步,就听到风玄道人的呵斥声,“这里面一定有不好的东西,提着灯笼太扎眼了,赶紧灭了!”

沐云槿小脸垮了下来。

“走吧。”楚厉上前,揽住了她的腰,闲情自若的往里走去,仿佛看不见路的不是他一般。

沐云槿撇嘴,灭掉了灯笼,四周恢复一片漆黑。

刚踏入山洞,沐云槿明显发现这地下都是坑坑洼洼的路,一不留神就会被一些碎石给绊倒,她视力正常都觉得行走困难,更别说楚厉这个夜瞎子了。

“步子跨大点抬高点就好了。”楚厉在一旁,饶是看不见前面,可也能分辨的出脚下的路不平,不好走。

这会儿沐云槿一直抓着他的手臂,说明前面的路是没问题的,只有脚下这里的路有点不好走而已。

在没听到她出声提示前,他只管摸黑往前走就行。

有她在,他很安心。

沐云槿听到楚厉的声音,有这么一瞬间,真觉得瞎了看不见路的是她自己。

啧啧,这家伙太会伪装了!

……

山洞内很安静,除了几人的脚步声外,就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可渐渐走着走着,山洞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众人明显都感觉到呼吸变的困难起来。

尤其是沐云槿,现在体内本就有两条心脉在呼吸,这会儿山洞内变得越来越封闭,让她喘气都变得吃力无比,心口处更是一阵悸动,两条心脉迅速的跳动着,几乎要呼之欲出。

沐云槿面色变得惨白,痛苦的蹲下了身,不停的深呼吸,身体也跟着抽搐痉挛了起来。

“云槿,你怎么了?”楚厉感觉到身边的人不对劲,可无奈看不见她此时的模样,只好拿出了玉佩,白色的光芒倾泻在黑幽的山洞里。

沐云槿强忍着,摇了摇头,想说话,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身旁的众人此刻也都呼吸困难,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有人开口,“这里没有空气了,前面还不知道有多远,我们要不要退回去?”

“继续往前!臭丫头你忍着点!”风玄道人做出决定,这会儿他们已经在这里走了很久了,若退回去,也未必都能完好。

楚厉弯腰抱起了沐云槿,感觉到她身体抖个不停,强忍着此刻自身的不适,快速的往前走去。

此刻有了玉佩照路,众人的步伐不禁都跟着加快。

“怎么回事,前面没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