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帮她梳头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3:30 字数:3221 阅读进度:225/573

膳厅内,氛围轻松,充斥着北堂闻风爽朗的笑声。

沐云槿低头吃着东西,雪以及北堂闻风不时的帮她夹着菜,一顿饭下来,两人几乎没吃多少,光盯着沐云槿看了。

“你们干嘛不吃啊?”沐云槿被这两人看的有些尴尬,抬眸朝两人扫了眼,对上他们的视线后,沐云槿又低下了头。

北堂闻风微愣了一下,扯出一抹笑来,“怎么样,这里的膳食和西元国的比,你更喜欢哪个?”

“让我想想”沐云槿拉长尾音,看着北堂闻风和雪都有些期待的样子,低低的一笑,“宁王府的我最喜欢。”

“你这丫头真是诶,对了,楚厉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北堂闻风这才想起这一茬。

听北堂闻风提起楚厉,沐云槿不免又想起了出发之前楚厉和瞿歆瑶和她说的事情,蓦地心绪繁重了几分,抿了抿唇瓣。

“云槿,怎么了?”雪见沐云槿情绪忽然有了变化,朝她递去关切的一眼。

“没什么,楚厉在西元国被一些事情缠着,脱不开身,所以没和我一起来。”沐云槿淡淡一笑,余光扫了眼北堂闻风和雪。

他们现在心情正不错,这个时候和他们提自己的来意,好像会扫了他们的兴致,还是先缓缓再说。

用过午膳后,三人在雪的宅院中闲逛着,北堂闻风双手负在身后,好几次想开口与沐云槿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重新咽了进去。

沐云槿仍旧低着头走着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北堂闻风和雪时,自己总有那么一些不好意思和扭捏。

“云槿,之前在西元国的时候,你父皇有给你准备了一支发簪,但那时候他没好意思直接送给你,现在那发簪一直由我保管着,你要不要看一眼?”雪含笑开口,视线落在沐云槿的马尾辫上。

北堂闻风听到雪提起发簪,还有几分不好意思。

“好啊,看看。”沐云槿点头应下。

闻言,雪朝着北堂闻风递去一个笑容。

来到雪的房间,沐云槿观赏了一下房间内的布局,简简单单的风格,倒也符合雪。

“你打开看看。”雪拿出一个锦盒,递到沐云槿的面前。

沐云槿伸手接过锦盒打开,瞥见锦盒里的发簪后,咦了一声,眸露几分诧异,伸手将里面的发簪拿了出来,放在手心里端倪。

“是不是不喜欢啊?寡人就说,这发簪也太寡淡了,可那老东西非要卖给寡人,还说是和寡人有缘。”北堂闻风皱着眉头。

沐云槿看着手里的发簪,是一支黑玉簪子,簪身黑如墨汁,没有其他任何点缀,看起来确实简单又普通。

不过她刚才诧异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簪子普通,而是诧异这簪子的出处,“这是在蝶花城的西锦苑买的?”

“是啊,当时是听说店主是个古怪的老头,卖东西只看买主和东西之间的缘分,否则就算拿万两黄金都休想换走他那里一根头发,寡人一时觉得好奇,就去看了看。”北堂闻风口吻无奈。

“怪不得呢!”沐云槿刚才在打开盒子的一刹那,手腕上的凤尾鞭忽然紧了几下,原来是同一地方出来的。

提起西锦苑,沐云槿似又想起什么,看向雪,“莘曜城的青府,也是西锦苑的人卖给我的。”

“说起来,那店主说的话并不假,东西都只卖给有缘人。”沐云槿这句话,是对着北堂闻风说的。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根黑玉簪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收着对自己总归是没坏处的。

“那我帮你戴上?”雪掩饰不住眉眼的欢喜,刚才云槿说,青府是西锦苑的人卖给她的,是不是承认了她们之间有缘,心底已经认了她这个娘了?

“嗯。”沐云槿点头。

“我帮你重新梳一下发髻吧,看看这黑玉簪的效果如何?”雪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提起这黑玉簪,为的就是想亲手帮沐云槿梳一次发髻。

沐云槿及笄的那一日,她在南庭国对着一支珠钗发了一天的呆。后来遇见她后,才发现云槿已经嫁给了宁王楚厉,新婚那日也是别的人替云槿梳的头,那时她就想着,什么时候她也能帮自己的女儿梳一次发髻就好了。

“不用了吧,梳发髻好麻烦,而且又”沐云槿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捕捉到了雪眸中闪过的落寞和遗憾,一时语塞,停顿了一下话语。

北堂闻风自然懂雪心里在想什么,刚想上前一步安慰一下雪,便听沐云槿又开了口

“你还是帮我梳一下发髻吧,我等等可能要和黄炎他们出门,穿着这个锦裙束着马尾好像不太合适。”

蓦地,雪眼前一亮,拉着沐云槿在梳妆台前坐下,动作轻轻的帮她拆着绑马尾的发带。

沐云槿视线怔怔的看着铜镜,可以清楚的看到雪帮她梳着发髻时,红着眼眶,眼中带着泪,唇角却是向上扬起,抑制不住此刻的激动和喜悦。

“这个珠花不错,等等帮我也戴上看看。”沐云槿瞥了眼雪梳妆台上的首饰盒,随便指了一对珠花,对着雪道。

雪笑着点头应下,眉眼弯弯,“好,还喜欢什么?”

“这个耳坠也戴上吧,和我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很配,还有我喜欢这个桃粉色的腮红,还有这个”沐云槿喋喋不休的指了一堆,凡是能往自己身上套的,全部都数了出来。

雪在帮沐云槿戴簪子的时候,手抖的有些厉害,心中又有一抹释然和轻松,这么多年的心愿,总算还是实现了。

在给沐云槿脸上抹腮红的时候,北堂闻风在旁边看着手痒,非要和雪一人抢一半的帮沐云槿涂。

沐云槿坐在原地,左右两边分别站了北堂闻风和雪,两人正专注着帮她抹着腮红,尤其是北堂闻风,瞪大着眼,紧皱着眉头,好似在干一件特别复杂又艰难的事情。

“堂堂一国之君,在这帮我抹腮红,说出去要被这里的百姓笑死了。”沐云槿为了让北堂闻风轻松一些,开口揶揄。

“嘿,寡人是在帮他们的槿华公主抹腮红,他们羡慕都来不及,哪里敢笑话寡人!”北堂闻风也是高兴,至少这丫头都可以和他开起玩笑了,说明不把他当外人了。

不一会儿,涂好了腮红以后,北堂闻风又拿出一盒唇脂,“要不要父皇帮你涂?”

“这可不行,这涂唇以及描眉,都是楚厉的特权,只能留给他的。”沐云槿伸手拿过北堂闻风手里的唇脂盒,自己涂了起来。

“看出来了没?这宁王殿下可是云槿的心头宝,你这个父皇得靠边站站。”雪朝北堂闻风眨了眨眼,嗔了他一句。

正闲聊着,雪的房门被人轻轻敲了敲,外面传来黄炎的声音,“王妃,你在吗?”

“在呢!”沐云槿应了一声。

“那你先出来一下,小的有话要和你说。”黄炎站在门口道。

听闻,沐云槿坐起身来,对着北堂闻风和雪笑了笑,指了指外面,“我先出去看看。”

话毕,沐云槿推门走了出去。

黄炎正靠着外面走廊的墙壁,一回眼瞥见金光闪闪的沐云槿时,蓦地被吓了一跳,抬起眼眸,将她上下打量了个遍。

“王妃,你没事打扮成这样干什么?不嫌累赘吗?还有你这脸红的和猴子屁股似的,嘴也涂了个猪血色”

黄炎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到面前传来的一股杀气,只见沐云槿正瞪着他,满眼鄙夷,“你懂个屁,活该娶不到媳妇儿。”

“你”黄炎见沐云槿揭他短板,又见沐云槿是往雪房间出来的,于是立即会意,话锋一转,谄媚的看着沐云槿,“瞧我刚才嘴贱了乱说话,差点忘了这北鸣国是咱王妃的地盘啊,槿华公主这名号说出去谁人不知,自然要打扮的郑重华丽一些”

“行了,找我什么事?”沐云槿拧起眉头,又指了指前面,示意黄炎到隐蔽些的地方去说。

问起正事,黄炎瞬间敛起笑意,“今早我在外面的大街上逛了一会儿,发现了两个人,你猜是谁?”

“谁?”沐云槿懒得猜。

“是秋叶和秦暮月。”黄炎面色冷凝,“他们以父女的名义装扮成了来北鸣国做生意的商人,现在正住在城中的客栈里面。”

“只有他们两个人?”沐云槿挑眉,没想到秦暮月也跟着偷跑来了,她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黄炎撇嘴,摇了摇头,“他们还有一个车夫,看着和秋叶岁数差不多,但到底是真车夫还是另有身份,就不好说了。”

“对了,你和北鸣国君提起我们来北鸣国的原因了吗?”黄炎又问。

“还没有,我本来想缓缓再说的。”沐云槿微微蹙眉。

听闻,黄炎同样皱眉,“秋叶他们已经到了,北鸣国君也知道你来了,千万不能让他暴露槿华公主在北鸣国一事,否则我们这趟,就白来了。”

“嗯,那我现在就去找他们说。”沐云槿重新往回走去,脚步急急,原以为秋叶他们没那么快的,还能缓几天对北堂闻风他们说,现在真是要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了。

重新回到雪的房间这边,北堂闻风正走出门,沐云槿一见到他,立即上前一步,“我有要紧事和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