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你在吃醋吗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3:26 字数:3225 阅读进度:217/573

沐云槿斜睨了一眼楚厉,见他此时有些暴躁,不禁微抿着唇,低眸偷偷的笑了一下。

楚厉似是察觉她在偷笑,又是凉扫了一眼过去,“不许笑。”

“你说不笑就不笑呀?”沐云槿嘴角一勾,冲楚厉露出一个更灿烂更挑衅的笑容。

两人正在前厅内大眼瞪小眼,秦暮南的身影已经走近前厅,抬眼看去时,视线恰好捕捉到了沐云槿对楚厉笑着,那夺目绚烂的笑,让他一阵恍惚,思绪翩然回到往昔,他是有多久没见过她的笑容了?

以前的她,就算是对着他笑,也都是含羞抿唇笑着,何时像现在这般露齿扬笑。

失忆真的能让一个人性格都完全改变么?

想着,他的身影已经走进了前厅。

“拜见宁王殿下,拜见宁王妃。”秦暮南朝两人行了礼,语气平和,听不出其他意味。

“免礼。”楚厉淡淡开口。

秦暮南点点头,站直身体,看了眼沐云槿,眸闪一抹关切,但转瞬即逝,“今日末将是奉了爷爷的命令,特意来向宁王妃赔礼道歉的,姑姑所做的那些事情,爷爷往日一直被蒙在鼓里,也是昨日才知晓的一切,爷爷今日病倒,嘱托末将一定要来趟宁王府,向宁王妃道歉。”

“你就是单独想与我说这个?”沐云槿看的出秦暮南有话对她说,但碍于楚厉在这,恐怕想说的都不方便说。

老实说,整个秦家的人她都不喜欢,但秦暮南算是唯一印象比较好的了,至少没对她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昨日在大理寺,秦淑宁拔剑时,也是他第一时间挡在了自己的前头。

秦暮南听闻沐云槿的话后,摇了摇头,眉心微微皱起。

沐云槿咬唇思忖了一下,尔后偏眸看向楚厉,楚厉此时阴着一张脸,在触及到沐云槿的视线后,虽是不悦,可仍旧故作悠然的道,“去吧。”

“嗯。”沐云槿点头,转眸看向秦暮南,“秦少将跟我来吧。”

话落,沐云槿领着秦暮南往偏厅的方向走去。

楚厉不悦的盯着秦暮南的背影,眸色锋利,似要将秦暮南的背影刺出几个洞来。

偏厅内,紫香帮两人奉上茶水后,就走了出去。

“秦少将找我什么事?”沐云槿开门见山,语调清淡,似是在和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说话。

秦暮南这段时间虽是早已习惯了她这副态度,可每每触及到一次,心就跟着痛一次。

“云槿,这个你拿着。”秦暮南从衣袖内掏出一个瓷瓶,递到了沐云槿的面前。

“这是什么?”沐云槿没有直接拿,抬眸看向了秦暮南。

秦暮南看着沐云槿,对上她的视线,四目相对,竟是十分贪恋这一刻,可很快他便移开了视线,微垂着眼眸。

“暮月的解药。”

解药?

沐云槿皱起眉头,消化了一下秦暮南的话,又看了眼他手里的瓷瓶。

很快,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沐云槿试探性的开口,“你给她下毒了?”

“是。”秦暮南点头,轻吐一个字,提到此事,眉峰内布满哀愁,“她中的毒,需要服用两种解药,一种我会给她,另一种”

秦暮南顿了顿,手指轻轻的摩挲了一下手里的瓷瓶,“另一瓶你留着,等到将来某个时机,你再给她。”

“你是指哪个时机?”沐云槿睨着那个小小的瓷瓶,心中一片骇然,秦暮南对沐云槿的用情,比她想象的要深,为了她,竟然不惜给自己的亲妹妹下毒。

原本还诧异昨天秦暮月的态度,现在倒是能想的通,秦暮月昨天为什么会帮着她反咬秦淑宁一口了。

想罢,沐云槿觉得自己一下子欠了秦暮南一个天大的恩情。

“第一种解药,会暂时抑制她体内的毒素,但若没有及时服用第二种解药,两个月后,会毒发。”

“云槿,我不能确信暮月会不会真的听我的话回头,但若她真执迷不悟,所有下场皆是她咎由自取,这第二种解药,留给你来定夺她的命。”

秦暮南话语坚定,昨晚他想了整整一夜,最终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秦暮南,解药你拿回去吧。”沐云槿挑起眉梢,低笑一声,“这种事情,不适合一个当哥哥的人做。”

“我是不喜欢你的妹妹,并且被她惹恼过几次,几次都对她起过杀心,我若亲自动手对她下毒,是在合情合理之中。”

“但你不一样,你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同出一脉,你怎么能帮着敌人毒害自己的亲人?所以,这解药你拿回去吧,以后我若和秦暮月兵戎相见,也绝对不会手软的,不必让我用一个解药来牵制她。”

“至于昨天的事情,秦暮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

沐云槿平静的说完一席话,并不是她圣母放着这么一个能毒死秦暮月的机会不要,而是她相信自己,以后能够堂堂正正的打败秦暮月。

那个女人那么欠扁,她怎么能光是毒死她这么简单。

秦暮南握着瓷瓶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在来的时候,他最害怕的就是她不收,刚才的那一番话,无疑是断了他们之间本来有可能的牵连。

这个女人,真是狠心。

半晌,秦暮南收起瓷瓶,望着沐云槿的眼神里布满深邃,隔了一会儿后,秦暮南挤出一丝轻松的笑容。

“好,我记住了,你欠我一个人情。”秦暮南道。

沐云槿点点头,扬唇一笑。

临走之前,秦暮南脚步微微停顿,看着沐云槿,眸间有几分的迟疑,带着一丝恳求,“那个”

“嗯?”沐云槿挑眉。

“你欠我的人情,能不能帮我绣一个香包抵消?”秦暮南低眸看了眼自己腰间佩带的玉佩,自上次那香包被秦暮月扯坏后,他平日里的精神寄托似也一并消失了。

沐云槿愣了一下,接着想到了女子给男子绣香包的寓意,对着秦暮南摇了摇头,“秦暮南,有些梦,该醒了。”

有些梦,该醒了

秦暮南听到这六个字,眸间原本还含有一丝期待,可现在却是当即红了眼,心痛到麻木,似被撕成了几道碎片。

心中似有人在提醒着他,他的云槿,不会再回来了。

秦暮南背对着沐云槿转身离开,开门的一刹那,几滴眼泪落在他清俊苍白的面容上。

任谁也没有想到过,战场上那杀伐果断,有勇有谋的秦少将,会为一个女人红了眼眶,流了眼泪。

沐云槿出偏厅的时候,心情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秦暮南刚才一来,无疑又让她添了几分罪恶感。

她霸占着沐云槿的躯壳,伤着她男人的心。

唉。

若是那苦命的女子能回来就好了。

“单独了一会儿,魂都丢了一半,你们聊什么了?”楚厉凉飕飕的声音从一侧传来,语气内夹杂着几分不悦和揶揄。

沐云槿侧目看去,便见楚厉从旁边的假山后走了出来,“敢情你一直在这偷听呢?”

“本王没这么闲。”楚厉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有几分的端倪。

刚才他一直在前厅等着,掐算着时间,等了很久都不见两人谈完话,便起身来这偏厅看看,刚走几步,就见秦暮南走了出来,并且还哭了。

楚厉难以想象他们之间曾经到底是何种关系,还是就像之前秦暮南说的,单恋着沐云槿,那么他们刚才的谈话,到底是谈了什么,才能让秦暮南哭了。

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哭,那是何等的用情至深。

自己的女人被这么一个人深爱着,莫名的,楚厉有些不爽起来,脑中更是想起了前段时间的容玖,那人对沐云槿的情意,也不一般。

“你盯着我的脸看干嘛?”沐云槿见楚厉视线清幽看着她的脸,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脸颊。

“你要是长的丑点就好了。”楚厉唇缝间挤出一句话,长的丑点,就没那么多男人惦记她了。

沐云槿差点以为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刚想问原因时,触及到楚厉有些别扭的脸色后,蓦地明白了一切。

“你是在吃醋吗?还是在担心我哪一天被别的男人拐跑了?”沐云槿说完,还朝楚厉眨巴了一下眼,露出一抹无辜。

楚厉看着她狡黠的笑眼,很想把她拉过来揍一顿,这个不省心的女人,是想气死他。

“本王觉得,是你比较离不开本王吧?”楚厉摸了摸下巴,反过来调戏她,今天一口气堵在这,就是不想让沐云槿占上风。

沐云槿听到楚厉反击,索性靠着门框,抱着双臂,望天一声长叹,“那当初是谁先向我表白的啊?不然说不定现在我就独身一人逍遥去了,反正也没成亲拜堂”

正说着,沐云槿忽的感到一阵寒气传来,拢了拢手臂,朝楚厉看去时,才见他神情一片阴寒。

“继续说,你独身一人要怎么样”楚厉觉得自己被这女人气的肝疼。

沐云槿见楚厉醋坛子翻了一地,处在暴怒边缘,自然懂的拿捏分寸,于是话锋一转,“独身一人去各地逛逛,然后帮你买土特产回来”

“”

楚厉原本紧绷的脸,一下子被气笑了,布满寒意的脸,刹那间被点点笑意所替代。

这辈子算是彻底栽在她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