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她也在找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2:59 字数:3344 阅读进度:184/573

午时,沐云槿坐在怀远大师禅院门前的栏杆上,眺望着视线,将水云寺外的风景,尽收眼底。

沐云槿晃悠着腿,手里拿着刚才小僧送来的馒头,边吃边看着远处。

“我说夫人,您还是把腿收起来吧,这台阶少说也有两层楼高,你要是这么掉下去了,公子会拆了这座水云寺的。”

黄炎戏谑的声音忽的在一侧响起。

听闻,沐云槿挑眉,眼中藏着狡黠,“除了拆水云寺,是不是还会拆了你的骨头?”

“小姑奶奶,我貌似平时也没惹到你吧?”黄炎走近一步,往沐云槿望着的方向看了看,尔后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你在看什么呢?”

“看风景。”沐云槿仍旧坐在栏杆上。

顿了顿,沐云槿偏眸看向黄炎,“你怎么突然在这?”

“公子让我午时在这等他的。”黄炎挑眉,视线又朝沐云槿的腿上看了一眼。

一听楚厉要来,沐云槿立即缩回了腿,从栏杆上坐了起来,平稳的站到地面上,扭了下腰肢,“坐久了有点累。”

黄炎嗤笑一声,“怕你相公就直说嘛”

沐云槿瞪了眼黄炎,回过神时,就见一席月白色华服的楚厉身影出现在台阶下面,正缓步朝着台阶走上,身姿优雅,气度翩翩。

楚厉从进水云寺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某个女人坐在栏杆上,悠哉的晃着腿,此时见她乖乖的站在地上,满腹的怒气消散了许多。

“你怎么来了?”沐云槿见楚厉走近后,往楚厉那里走了过去,清晨他才刚从水云寺离开,又帮他抄了一夜的经文,他不累吗?

楚厉见她走近,有些不悦的抿着唇,伸手用了几分力掐了一下她的脸,“再敢坐栏杆上试试?”

“哎呀,大惊小怪的。”沐云槿揉了揉脸,倒也不怒,又问了一遍,“你怎么来了?”

“找怀远大师商讨些事情。”楚厉温声开口,眸色有些深幽。

沐云槿点点头,“那你们去吧。”

楚厉见她没有提出要去,微微点了点头,“那本王先进去了,你乖点。”

“嗯。”沐云槿朝他笑了笑。

楚厉和黄炎进了怀远大师的禅院后,一旁的角落里隐现一个身影,接着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沐云槿的身旁。

“主子”

沐云槿看了眼突然出现的绮绮,又往禅院里头看了眼,拉起绮绮的手腕,站到了绮绮刚才躲着的角落里。

“你怎么也冒出来了?”沐云槿极为小声的开口。

绮绮见沐云槿这等防范,刚想说出楚厉早就知道了凰羽阁的事情,但顿了顿,还是决定先说正事。

“我回凰羽阁后,让阁中所有部下前去寻找天神令的下落,可今晨修昧从外面回来时,告诉我说还有两股势力也在找这枚天神令牌。”

“一股势力来自西元国,一股势力来自东临国”

沐云槿挑眉,似乎很是诧异从绮绮嘴里听到这个信息,不禁微微拢起拳心,咬住唇瓣。

“能查到是哪两股势力吗?”沐云槿问道。

绮绮皱眉,“需要一些时间,那些人隐藏的极好,没有露出一丝马脚。”

“好,我知道了。让阁中众人也小心一些,不要暴露。”沐云槿叮嘱,眸中闪现清光。

“那我先撤了。”绮绮指了指禅院的方向,压低声音对着沐云槿开口。

沐云槿点头。

绮绮走后,沐云槿重新回到了台阶前,此时恰巧可以看到从出城的方向,走来一大队的马车和侍卫。

沐云槿抿着唇,没等马车走近水云寺的方向,忽的转身离开。

有什么好看的!

独自一人回到了安心堂,见到站在门口的人后,沐云槿暗道一声,今天是什么日子?

“沐姑娘。”红菱见到沐云槿迎面走来的身影后,立即跑上前来。

“你怎么在这,你们今日不是要回东临国么?”沐云槿走进安心堂内,往书桌走去,红菱跟在了沐云槿的身后。

红菱环顾了一下四周,抿唇笑了笑,“我提前出了城,等等再去和殿下会合。”

“有事找我?”沐云槿见她笑看着自己,又是独自一人,怎么也是有事情要说的样子。

红菱点点头,“今日来,是有两件事要与沐姑娘说的。”

“一是受我们家殿下吩咐,让我转达给沐姑娘一句话,说将来沐姑娘若来东临国,可定要记得去找他,他是真心将你当作朋友看的。”红菱话落,又替自家的主子惋惜了几分,照顾了自家主子那么多年,头一次见他对一个女人动了情,偏偏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想起容玖,沐云槿垂眸苦笑一声,自己自从去了个倒霉的清州以后,接二连三的和其他三国的人产生交集。

“好,我会的。”沐云槿应下了红菱的话。

红菱眉开眼笑,接着想到第二点的时候,暗了暗眼色,“第二点,是关于我们东临国二皇子容岷的。”

“容岷?”提起这人,沐云槿倒是想起他和楚青蔷的那一段了。

“二皇子殿下如今正暗藏在将军府做客,不知与秦家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前不久沐姑娘在清州遇见太子殿下遭人追杀,那些杀手,就是二皇子派去的。”

沐云槿闻言心中骇然,上回她察觉到了楚青蔷和容岷的阴谋后,就命凰羽阁的人烧了他们彼此之间联系的花月楼和月花楼,不知容岷是否知道是她做的。

若是知道,自己免不了又有一番麻烦。

“请沐姑娘一定要小心提防此人。”红菱郑重的提醒了一遍,此次在西元国,他们怎么会看不出来秦家与沐家之间关系紧张。

而沐云槿那日又在大殿上当众打伤了秦暮月,秦家身为将门之家,又怎会忍下这口气。

二皇子容岷向来诡计多端,又十分擅长用毒之术,若是和秦家联手起来对付宁王府,恐怕免不了一场恶斗了。

“我知道了。”沐云槿心有些沉,接着朝红菱笑了笑,“谢谢提醒,我会小心的。”

红菱点头含笑,“那我先告辞了,沐姑娘,保重。”

“再见。”沐云槿微笑。

红菱走后,沐云槿沉下眉目,细想了一下红菱的话,起身重新往禅院的方向走去。

此时,怀远大师的禅院内。

“凰羽阁也开始插手寻找天神令了,不知是不是夫人下的命令。”黄炎皱着眉头,将事情汇报给了楚厉。

楚厉眉眼清淡,心头渗出几分的凉意,万丈深渊,她还是跨进来了。

“前日,她曾进过暗阁。”怀远大师微叹口气,话说的很低,生怕触动到了楚厉心中的某根弦。

“暗阁?难道是容妃和她说的天神令?”黄炎诧异,接着似又想起什么,补充道,“应该是的。”

毕竟凰羽阁曾经就是容妃娘娘的,她将这座秘阁转给了沐云槿,就代表她们彼此之间,早就有联系。

容妃那么些年不死心的在找天神令,如今困在阵法中,一定会想方设法寻求他人帮她寻找。

楚厉听着怀远大师和黄炎的话,低眸看着面前的棋盘,视线放空,唇瓣抿成一线,心头渐渐有失望在扩大。

她在找天神令,是因为认同了他母妃的话,不相信他的实力,想要借助那些死灵死士,来达成自己所想要的吗?

还是,其实她也有颗野心

楚厉不愿让自己再想下去,眼内冷意渐浓,皱了皱眉,一言不发。

黄炎感知到楚厉此时周身透散处出来的寒意和冷戾后,顿时也变的小心翼翼,不敢再乱说话。

怀远大师拨弄着手里的佛珠,轻叹道,“阿弥陀佛,这天神令不过是个传说而已,至今不知真假,却害了不知道多少迷途之人。”

正说着,外面有人敲门,“宁王妃在外求见。”

听是沐云槿来了,房间内气氛变得微妙,怀远大师看了眼楚厉,悠悠道,“让她进来。”

沐云槿进门时,就见楚厉紧绷着一张脸,好似当她是空气一般,连瞥也不瞥她一眼,黄炎和怀远大师看向她时,神色也有些不自在。

沐云槿不禁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什么吗?”

回答她的是黄炎轻轻的摇头。

沐云槿在一旁坐下,又看了楚厉一眼,楚厉此时也偏眸看来,四目相对,楚厉眸中冷冽一片,云雾笼罩,满是幽深。

“干嘛这么看着我”沐云槿抱了抱手臂,莫名觉得四周布满寒意。

“宁王妃有什么事吗?”怀远大师见气氛尴尬,率先开腔,打破僵局。

沐云槿本想和楚厉说一下容岷的事情的,但见这里情形不对,估摸着他们刚才三人的谈话很不愉快,于是也不想再给楚厉添堵了。

扯了扯嘴角,重新站了起来,“没什么,随便来看看。”

“你们聊你们的,我先走了。”沐云槿话落,就准备转身离开。

“夫人等等。”黄炎叫住了沐云槿。

沐云槿看向黄炎,“怎么了?”

“夫人你最近有没有在找什么东西?”黄炎说着,从衣袖内拿出一颗莹润的珠子来,“刚才在路上捡到的,是不是夫人你掉的?”

沐云槿起先听到黄炎的话,心里一惊,接着看到那颗陌生的珠子,莫名松了口气,摇了摇头,“我没丢什么东西。”

“原来不是夫人的啊”

“那就好,如果以后夫人丢了东西,需要找的话,大可劳烦属下帮你找,不用自己劳心劳力去找”

沐云槿侧目,微微皱眉,听不懂黄炎的意思,“知道了,不过我没丢东西,也不用找。”

话落,沐云槿走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