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青姑娘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2:42 字数:3231 阅读进度:160/573

沐云槿耸了耸肩,摊手,“那就劳烦城主大人好好查一查了。”

瞿歆瑶失笑,喝了口茶。

三人入座后,瞿歆瑶已经在来的路上听楚厉提起了秋叶在清州求雨导致水灾的事情,于是冷笑一声,“秋叶这老头,素来卑鄙无耻,干出这么无耻的事情,倒是一点也不奇怪。”

“还有那秦暮月,不知怎么被她混到了一个女将的头衔,暗地里也和她那师父没什么两样,脸皮比那城墙还厚!”

听到瞿歆瑶这一长串的吐槽,沐云槿才真正的发现,瞿歆瑶是真的很讨厌秋叶啊。

“秋叶求雨一事,被宁王妃撞破,按这老头的脾性,一定会想出阴招来对付,说不定反泼个求雨的脏水给你。”瞿歆瑶道。

沐云槿看着瞿歆瑶,撑着下巴,“那要怎么做?”

“怎么做?”瞿歆瑶挑眉,唇角勾起一抹艳丽的笑,“咱们先来个先发制人,将秋叶求雨一事,上报给皇室。”

“奏折,就由我亲自来写,我看那西明皇会不会卖我这个面子!”瞿歆瑶冷笑。

沐云槿有些惊奇的看了瞿歆瑶一眼,将秋叶上报给皇室,这件事情倒是她从来没想过的。

细想了片刻后,沐云槿觉得瞿歆瑶这想法真是妙啊,这下子不仅拆穿了秋叶的诡计,还直接粉碎了秦暮月凰女之身带来的吉兆。

估计那两人一定会气吐血了吧!

“对了,宁王殿下”瞿歆瑶又将视线转向一直沉默的楚厉。

楚厉看了瞿歆瑶一眼。

“我来替宁王妃解决秋叶一事,你也得还我一个人情才是。”瞿歆瑶扬眉一笑。

楚厉闻言,淡声开口,“许禾虞在来的路上。”

“好,宁王殿下果真是个明白人。”瞿歆瑶摆弄了一下发髻上的梅花簪子,起身往外走去。

沐云槿看着瞿歆瑶的背影,八卦的凑近楚厉,“她和许禾虞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多事。”楚厉在她脑袋上轻轻的敲了一下。

沐云槿哼了一声。

此时,皇宫御书房内,楚烨正陪着西明皇下着棋。

陆公公走进御书房,手里拿着一封函件,走到西明皇的面前后,弯腰上函件呈上,“皇上,莘曜城瞿城主写来的折子。”

一听是瞿歆瑶,西明皇眼前一亮,立即扔下手里的棋子,接过了函件,展开来看。

楚烨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幕。

西明皇如今已快六十岁,执掌西元国江山三十五年,期间形形色色的女人都曾见过,却唯独对这看的到却吃不到的瞿歆瑶念念不忘。

这些年,他给了瞿歆瑶掌管了莘曜城,原本是想将她绑在眼皮底下的,但见她将这座城池管理的井井有条,对于瞿歆瑶的感觉,也慢慢的转换成了另一种情感。

瞿歆瑶很少上书给他,每次上书,必定都是一些及其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也从不会怠慢她写来的书信。

此时,西明皇看着瞿歆瑶信中的内容,原本平静的面上渐渐掀起了风浪,握着信件的手亦是微微颤抖着。

紧接着,又从刚才的信封里,找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

“好啊,好一个秋叶山,好一个秋叶道人,竟然敢在朕的地盘上做小动作!”西明皇大怒,一掌拍在了棋盘上,顿时白子黑子四处飞散。

楚烨看着这一幕,皱起眉头,“父皇,怎么回事?”

西明皇摆了摆手,对着陆公公喝道,“去将秋叶道人传进宫来,若敢不从,即刻命人率领大军踏平他秋叶山。”

陆公公立即点头会意,脚下抹油似的往外跑。

见陆公公走出后,西明皇仍旧觉得怒,扬手就砸了手边一个茶杯,满是愠怒的开口,“朕近日确实听到了不少关于秦暮月仙灵的流言,心中感叹这种东西,不过都是弄虚作假而已,不能当真,现在看来,朕的直觉是没错的。”

楚烨听闻,壮着胆子拿起了西明皇放在桌前的罕见,快速的浏览了一遍后,略微无奈的开口,“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如此荒谬的事情,不知秦小姐对此事,是否知情。”

“她是秋叶的徒弟,此事她怎会不知情!亏朕平日里格外欣赏她,没想到她也会做出让朕如此失望之事!”

西明皇提到秦暮月,光是嘴上批评觉得还不过瘾,又喊来了一名太监,“传旨下去,即刻撤销秦暮月副将头衔,即日起在将军府面壁思过,没有朕的允许,不得踏出将军府半步。”

楚烨见西明皇动了大怒,又是笑了笑,眸间深沉的道,“父皇,仅凭瞿歆瑶一面之词,你就认定了一切?”

“当然,朕了解歆瑶,绝不是个无事生非之人。”

荣王妃秦淑宁此时搀扶着郑太后走在御花园内,衣袖间同样藏着一份密函,是秦暮月写给她的。

信中秦暮月告诉她,清州水灾原本治理的顺利,皆乃沐云槿偷偷跟去,期间一直从中添乱,才导致治理水灾的进度停滞不前,因此多牺牲了许多无辜的百姓,还请西明皇出面惩治警告一番。

“淑宁,你这一路要去哪?再往前就是御书房了。”郑太后看着荣王妃将她一路往前带着,诧异的开口。

荣王妃闻言,脚步一顿,赔上笑脸,“是啊,母后不提,淑宁都快忘记前面是御书房了。”

“既然快到御书房了,母后咱们不如去拜见一下皇上吧?如今秦太妃已死,虽无人挡母后的道,母后也要和皇上培养培养母子感情才对。”荣王妃笑着道。

郑太后闻言,觉得有理,点了点头,“那就去御书房看看吧。”

“好。”荣王妃心满意足的走去。

没走几步,便见西明皇身边的大监陆公公脚步匆匆的往外走,身后还跟着一众的禁卫军,见状荣王妃拦下了陆公公。

“陆公公,脚步这么急,是要去哪里?”荣王妃开口。

陆公公弯腰朝郑太后和荣王妃行了礼,“秋叶山的秋叶道人做了一些事情,惹怒了皇上,皇上命人去请秋叶道人进宫。”

“秋叶道人?是什么事情啊?”荣王妃一怔,又补充道,“秋叶道人是江湖人士,怎会惹怒了皇上?”

“莘曜城瞿城主上了折子,称秋叶道人在清州施法求雨,导致了清州水灾一事,现在皇上大怒,命令秋叶道人即刻进宫。”

“奴才还要奉命去传旨意,就先告退了。”陆公公说着,又行了个礼,随后快步走开。

荣王妃站在原地,紧咬着唇瓣,衣袖内的信函还热乎着,竟然有人抢先了她一步,这会儿估计她再拿信函过去的话,西明皇一定会觉得她在搬弄是非。

“这秋叶道人怎么会做出这种糊涂事!”郑太后不解,叹了口气,准备要往御书房走去。

“哎呀”荣王妃见郑太后要往前走,忽的脚步一个踉跄,捂住了太阳穴,“母后,淑宁身体忽然有些不适,不如改日再去拜访皇上吧。”

“你不舒服啊?那就快点回去休息吧,你这身子骨也是一直不见好。”郑太后看了眼荣王妃。

荣王妃点头,在一名婢女的搀扶下,回身往外走去。

莘曜城的大街上,沐云槿在青府休息了两日,养足了精气神,此时独自一人走在街上闲逛着。

楚厉一早又不知去了哪里,连带着丁羡也不见了,现在沐云槿的身后,只有脚步不离的宋淳跟着她。

沐云槿走在街市中心,经过了原先那家花月楼的底下后,顿了顿脚步,看着几个工人正在那里,埋头重新修建着房子。

一旁在门口摆摊的小商贩见沐云槿正看着花月楼,忍不住附上一句,“姑娘,这原先是个青楼,某天不慎走水一夜烧了精光,现在被人重新买了下来,准备修建成一座商铺。”

沐云槿闻言,会意的点点头。

又闲逛了一会儿,沐云槿在经过一家绸缎店时,余光瞥到里面的花色后,眼前一亮,抬步走了进去。

绸缎店的老板娘见沐云槿走进了门,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见她虽然衣着简单素雅,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大家的闺范,于是笑着迎了上去。

“姑娘,今日新上了一些上好的雪锦和蚕丝锦,要不要看一下?”老板娘说着,拿了两匹布递到沐云槿面前。

沐云槿确实是被这里绸缎的花色和颜色吸引进来的,看着老板娘此时放在眼前的两匹布,忍不住伸手抚了抚,心下有些喜欢。

“我这里是莘曜城最大的绸缎庄,姑娘第一次来,可以再多看看,一定会有你喜欢的花色的。”老板娘又指了指四周的绸缎。

沐云槿点点头,朝老板娘投去一个笑容。

此时,门外又走进了一个青色的身影,老板娘见到那身影后,立即走了过去,脸上掩盖不住的笑意,“哟,青姑娘来了,好久不见,我这里恰好有新上的锦缎。”

“怎么样,这段时间,又去哪里四处周游了?”老板娘的热络的声音传来。

沐云槿原本正趴在桌边选着绸缎,听到青姑娘这三个字后,微微一愣,好奇的朝身后看了过去。

此时,那抹青色的身影也正走到沐云槿的身后,沐云槿突然一回身,两人恰巧打了个照面,四目相对,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别样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