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东临国太子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2:37 字数:3301 阅读进度:156/573

容玖原本含着笑的脸,在听到夫君两个字后,黯淡了下来,“你成亲了?”

沐云槿没有理会容玖,面靠着墙壁,脑中想起了楚厉,不知道楚厉此时在做什么,到底在不在找她啊?

为什么这么久了,都还没找到她。

沐云槿微叹了口气,心想着容玖这里既然能给她提供调理内伤的地方和条件,那就先留在这里把伤养好吧。

等她的伤好了,一定要好好的琢磨那套玄灵真经,到时候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一个也不放过。

该死的秋叶老道,等着吧!

容玖走出沐云槿的房门后,面色有些微沉,红菱见状,忍不住笑了几声。

“笑什么?”容玖不悦的看向红菱。

“沐姑娘果真挺有趣的,前日趁她昏迷的时候,我曾替她擦洗过身子,手臂上的宫砂还在,哪里来的夫君。”红菱笑说道。

容玖闻言,眸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原本沉皱的眉舒展开来,“你确定?”

红菱点头,又补充道,“不过殿下因此动了喜怒,是否对这沐姑娘动了些情意?”

容玖抿唇,回答不上。

翌日,沐云槿明显感觉身体的负担轻松了许多,起身穿戴好衣服后,想找出楚厉给她的玉哨来催动暗卫,可找了半晌,也没找到。

沐云槿叹了口气,估计是不小心丢了吧。

走出房门时,迎面红菱正端着一碗小米粥往沐云槿的方向走来,见到沐云槿的身影后,打了个招呼。

“早啊,沐姑娘。”红菱笑看着沐云槿。

沐云槿点头。

“沐姑娘看来身体恢复的不错,先喝点粥吧,等等我再替你煮一些药汤。”红菱将小米粥端进了门。

沐云槿微微一愣,转过身正准备要进门时,别馆的大门被一道掌风给劈开,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沐云槿听到巨响,猛地回头看去,视线刹那定格在门口那道紫色的身影上面,顿时眸露喜色,唇间抑制不住的绽开了笑容。

楚厉站在别馆的门口,原本只抱着侥幸的心态来这里碰碰运气,可门一开,迎面站着的人,不正是他这几日心心念念在寻找的死女人么!

两人同时往前走着,沐云槿在靠近楚厉时,几乎是飞扑到了他的怀里,靠在这熟悉又温暖的怀抱里,最近几日受的委屈几乎全数涌了上来,沐云槿眼眶微红,伸手捶了捶楚厉的胸膛,扁着嘴开口,“混蛋,怎么现在才来!”

楚厉紧紧的将沐云槿拥在怀里,力道大的似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这几日出动了所有的暗卫,翻遍了整个西元国,都没有她一丝一毫的消息。

这一刻,见她安然无事的躲在自己的怀抱里,楚厉竟有一种什么都可以不要,但只要她的感觉。

丁羡和宋淳站在门口,见到沐云槿平安无事后,顿时也松了口气,若是再找不到沐云槿,估计殿下就要将整个沧华大陆翻过来找了。

似乎是楚厉抱的太紧,牵动了自己肋骨的伤口,沐云槿疼的吸了口气,伸手捂住小腹处。

楚厉自然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见她脸色苍白,整个人比之前瘦了一大圈,此时手放在小腹处,一看便是受了伤的模样。

秦暮月此时也带着一队人马来到了别馆这里,见到别馆里面的场景后,眼露几分阴狠,随后立即替换上了笑容,走了进来。

“刚才在四周巡查的时候,听到这里有动静,便带人来看看,没想到是云槿嫂嫂。”

“云槿嫂嫂没事真是太好了,只是这些天都去哪里了?”秦暮月热忱的开口。

沐云槿瞥了眼秦暮月,这等惺惺作态的样子让她有些倒胃口,脑中蓦地又想起秦暮月凰女身份显露一事,眼色不禁垂了几分。

此时,方才将外面的场景看的一清二楚的容玖从屋内走了出来,清眸扫了眼四周众人,润声开口,“怪不得晨起鹊声不断,果真是来了贵客。”

楚厉在见到容玖从屋内走出的身影后,紧抿薄唇,一双琉璃眸内染上了嗜血的冷,揽着沐云槿腰肢的手微微用力了几分。

沐云槿似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此时乖巧的依偎在楚厉怀里,一声不吭。

“西元国宁王殿下,久仰大名。”容玖语调仍旧温润,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清眸内却是没有半丝温度。

楚厉唇角渐渐勾起,缓缓开口,“东临国太子,别来无恙。”

“什么?”沐云槿忍不住诧异出声,看了眼楚厉,又看了眼容玖,“他是东临国太子?”

楚厉原本见沐云槿这两日都和容玖在一起,心尖有些不爽和恼怒,但在沐云槿这句下意识的话语脱口而出后,霎时烟消云散。

原来,她不知道容玖的身份。

容玖此时看着眼前相依偎的两个人,只觉得无比的刺眼,昨日她口中的夫君,便是楚厉吧。

沐儿,沐云槿,呵呵。

连个真名都不愿透露给他,想罢,容玖脸色难看。

秦暮月看着一席白衣清雅如雪的容玖,才明白了那夜救走沐云槿的人,便是容玖。

见沐云槿又勾搭上了东临国的人,于是惊诧的出了声,“云槿嫂嫂,这些天来,你一直与东临国的太子殿下在一起么?”

秦暮月音调不低,四周楚厉带来的暗卫以及秦暮月带来的侍卫,几乎都将秦暮月的话听了进去。

沐云槿闻言,轻笑一声,暗道这秦暮月真是无孔不入,逮着机会就要搬弄是非。

于是淡淡道,“我外出受了伤,恰好被太子殿下所救。相信若受伤的是你,太子殿下也会出手相救的。”

“原来是这样。”秦暮月见沐云槿轻松就将矛头避开,面色有些凄然,想继续说下去,但碍于楚厉在场,不能暴露过多,以免引起楚厉反感。

“清州这里雨也停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皇城了?”沐云槿懒得再理会其他人,抬眸看向楚厉。

楚厉点头。

“清州这几日出了太阳,我听说因为都是因为秦副将带来的火凤吉兆,才将这场大灾难化解,真是了不起。”红菱见如今场面有些尴尬僵持,缓解了一下气氛。

秦暮月听闻红菱的话,微微扬起了下巴,带着一丝的傲娇,“此事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能够帮到清州的百姓,本将也甚是欣慰。”

噗嗤

沐云槿忍不住嗤笑一声,一时间引来了众人的侧目。

“你笑什么?”秦暮月不悦的看向沐云槿,联想到秋叶之前告诉她的话,望着沐云槿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深意。

沐云槿是清楚清州暴雨是因为秋叶施法求雨导致的,秦暮月作为秋叶的徒弟,对于这场水灾的真正原因,应当不会不知情。

如今清州此地曜日当空,被秦暮月将功劳全揽在了自己的凰女之身上,让众人以为雨停了都是因为火凤初现带来的吉兆,可真够不要脸的。

“没笑什么啊,只是没亲眼看到那火凤初现,有机会真想看看,这火凤和山鸡,是不是长的差不多。”沐云槿勾唇一笑。

秦暮月瞪大眼,听着四周传来的一些低笑声,上前一步,朝着沐云槿大吼,“沐云槿,你什么意思?!”

沐云槿耸肩,挽着楚厉的手臂,甜甜的一笑,“站久了好累,我们回去吧?”

楚厉嗯了一声,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和始终捂着腹部的动作,俯身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转身往外走去。

“厉哥哥,事情还没弄清楚,你怎么就带她走了?”秦暮月气急,刚刚才被沐云槿讽刺成山鸡,这口气还没出,怎么可以就此作罢。

“秦副将,还有什么事没清楚?”沐云槿从楚厉的怀里钻出来,笑意吟吟的看向秦暮月。

秦暮月冷笑,“东临国太子出现在西元国的境地里,又与西元国的宁王妃相处了几日,难道没有要解释的吗?”

“太子殿下,你贵为东临国太子之尊,来西元国应当先知会咱们的国君才是,怎的私自就来了?”

“作为一国将领,本将心系国家安危,实在不得不怀疑,太子殿下与咱们的宁王妃,私下有秘密协议。”

沐云槿实在佩服秦暮月这泼脏水的本事,短短几句话,就给她扣了个叛国的嫌疑在她头上。

但庆幸楚厉现在也在,沐云槿此时一言不发,将头靠在楚厉的胸前,视线懒洋洋的落在秦暮月的身上。

她知道,有楚厉在,这等事情由不得她来费唇舌。

果真,楚厉的脸色又冷了下来,清寒的眸子不悦的扫过秦暮月,不耐烦的开口,“有事上报皇室,轮不到你做主!”

话落,楚厉抱着沐云槿离开。

身后楚厉带来的一行暗卫也同样跟着离开。

秦暮月站在原地,气愤的跺了跺脚,紧咬着唇,几乎快要咬出血来,愤愤的准备离开时,被红菱闪身上前拦住。

“干什么?”秦暮月瞪着红菱。

红菱环抱着双臂,唇角挂着笑意,从腰间拿出一份密函,递到秦暮月的面前。

“咱们太子殿下受了西明皇的邀请前来西元国赴宴,途经清州此地,多逗留了几日而已。”

秦暮月看了眼那密函,面色一暗,莫名有些的难堪。

“东临国与西元国一向交好,秦副将刚才故意挑拨两国的关系,又对咱们太子殿下不敬,不知在西元国的律法中,会怎么处置?”

“我只知道,在咱们东临国,以下犯上,是要被大卸八块,株连九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