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烧掉真经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35 字数:3252 阅读进度:100/573

出了静心苑,沐云槿悠哉的迈着步子跟在楚厉的身旁,怀远大师拧着眉心,朝沐云槿掬了一礼,“是老衲管教不善,方才让六皇子妃受惊了。”

“没事,误会解开了就好。”沐云槿挑眉,想到刚才在静心苑的那一幕,微微吸了口气。

怀远大师点点头,也不再说话。

走到寺门处后,楚厉停下脚步,斜睨了眼怀远大师,“本皇子先回府了,今日嘱托大师的事情,还请大师放在心上。”

“一定一定,殿下与老衲深交多年,这点要求,老衲自然会替六皇子办到。”怀远大师道。

楚厉嗯了一声,随后缓步朝寺门外走去。

回去的马车上,沐云槿同来时一样,趴在窗沿边,看着马车外。

楚厉瞥了眼沐云槿,见她望着车窗外,手指时不时的拍打着窗沿,不禁嘴角含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到府中,两人同时回到璃泉阁里,沐云槿刚准备回房时,楚厉叫住了她。

“嗯?”沐云槿回眸看向楚厉。

楚厉朝沐云槿伸出手,眸光清淡的看着她,“玄灵真经拿来交由本皇子保管。”

“”沐云槿挑眉,一时站在原地没动,“为什么?”

“那两人已经知晓了你的身份,玄灵真经放在你那里,对你没什么好处。”楚厉淡道。

沐云槿闻言撇了撇嘴,抿着唇瓣,“没事,我自己有能力保管。”

“你确定?”楚厉悠悠看了沐云槿一眼。

沐云槿被这一眼看到莫名有些底气不足,想了一会儿,还是点下了头,“我确定。”

“嗯。”楚厉点头,随后往斜对面的房间走去。

待楚厉进了门后,沐云槿抿着唇,勾唇笑了笑,也往房间里走去。

一进房间,沐云槿便第一时间走到柜子旁边,打开柜子的门,摸索了一下柜子里的暗格,摸到柜子里的那本书册后,沐云槿拿了出来,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这本烫手山芋。

静默了片刻后,沐云槿忽的计上心头。

放下真经,沐云槿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对着外面的紫香喊道,“紫香,去替我准备一些笔墨来。”

“是,小姐。”

不一会儿,紫香拿着笔墨走进门来。

“好了,你先出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让任何人来打扰我。”沐云槿道。

紫香点头,推门走了出去。

房间内仅剩沐云槿一人,沐云槿走到衣柜处,挑选了一番后,挑了一件冬天穿的斗篷披风。

将披风拿出来后,沐云槿拿起一旁的剪刀,将披风沿着缝线处裁减开来,不一会儿,披风里的锦絮被沐云槿尽数抽了出来,布料被剪成了两片。

一件原本厚重的披风,一下子被沐云槿剪的不成形。

搞定披风后,沐云槿将披风摊在地上,将玄灵真经翻到了第一页,拿笔蘸了点墨汁,在披风的内里照着画像临摹。

沐云槿自认画技不错,不一会儿功夫,就轻松的搞定了第一页的画像

“搞定!”

两个时辰后,沐云槿瘫坐在地上,伸手揉了揉酸疼的脖子,垂眸看着刚才自己在披风上画的画像。

一一对比过后,与玄灵真经里的画像分毫不差。

待墨汁干透以后,沐云槿找出针线,将刚刚被剪开的披风,重新填充棉絮,按着边缘开始缝补起来。

搞定一切后,沐云槿看了眼比刚才劣质上许多的针脚,但乍一看几乎发觉不了什么,谁又能知道,她把玄灵真经的招式,全部藏在了这件披风里。

收起披风后,沐云槿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那本玄灵真经,塞到怀里,走出门去。

外面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沐云槿自顾自的出了璃泉阁,一路往府中厨房的方向走去,踏进厨房后,只见厨房里此时正在忙着晚膳,一个个忙的团团转。

“见过皇子妃。”厨房里的家丁见到沐云槿后,纷纷有些惶恐的行了礼。

沐云槿淡淡点头,走到灶台边,看着灶台底下猩红的火焰,取出怀里的玄灵真经,紧抿着唇,随后将玄灵真经扔进了火堆里。

眼见那本真经在火堆里化为灰烬,沐云槿有种扔下了一颗定时炸弹的感觉。

回到璃泉阁后,沐云槿原本想直接回自己的房间,瞥到斜对面紧闭房门的房间后,停顿了片刻,往楚厉卧房的方向走去。

“叩叩叩。”走到门前,沐云槿伸手敲了敲门。

须臾,房门被一道掌风带着打开,沐云槿往里看了眼,瞥见楚厉的身影后,走了进去。

楚厉此时似乎刚沐浴完,身着就寝时的轻衫,坐在房间内的摇椅上,见沐云槿走进门后,凉凉的扫了她一眼。

“那个”沐云槿走到楚厉面前,“我把那本玄灵真经烧了。”

楚厉听闻微微蹙眉,“烧了?”

“嗯,刚才扔厨房灶台里面烧了。”沐云槿双手负在身后,补充道,“这下谁都别想要这本真经了。”

半晌,楚厉低笑一声,垂眸点了点头,“好。”

“嗯,那我出去了。”沐云槿看了眼楚厉,随后往门外走去。

出了楚厉的房间后,沐云槿长松了一口气,跑回自己房间,走到衣柜处,又看了眼那件披风。

确认没什么大漏洞后,沐云槿躺倒在软榻上,看着天花板,微微闭眼。

一闭上眼,不知是刚才临摹了一遍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玄灵真经画像上的一招一式,尽数浮现在眼前,挥散不去。

翌日一早,紫香早早的敲了沐云槿的房门。

“什么事?”睡眼惺忪的沐云槿有些不悦的开口。

“小姐,相爷派人来传话,今日是四小姐的归宁宴,还请小姐回府一聚。”紫香在门外喊道。

沐云槿听闻嗯了一声,从软榻上坐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沐云槿才打点好自己,出了皇子府,一路往相府的方向而去。

踏进相府,只见此时沐灵珠已经坐在了前厅里面,垂着眼小声的抽泣着,正拿绢帕拭着眼泪。

沐相坐在主位,看着一旁不停哭诉的沐灵珠,面色铁青,紧皱着眉头。

沐云槿踏进前厅后,沐相的眉头才微微有些舒展,“云槿来了啊。”

一听沐云槿来了,沐灵珠抹了把泪,止住了哭泣,瞟了眼沐云槿后,便移开了眼。

“这是怎么了?”沐云槿坐了下来,看了看面上还挂着泪珠的沐灵珠,微挑眉梢。

“唉!”沐相重重的叹了口气,“这荣王楚帧,真是欺人太甚,当初下聘时,说的千般好,这会儿是珠儿嫁给他的第一天,他竟陪着荣王妃去郊外游湖,让珠儿一人回府。”

闻言,沐云槿心中明了。

“那荣王妃是秦家人,秦家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如日中天,荣王看在秦家的份上,也会对那荣王妃有求必应的。”沐云槿微微开口。

“云槿,话虽是这么说,可咱们相府,也不是吃素的呀,荣王今日这么做,一点面子也不给咱们相府,岂不是摆明了要拉拢秦家。”罗宁雨也忍不住开口。

沐云槿撑着脑袋,轻笑一声,瞥了眼一旁的沐灵珠,“拉拢就拉拢吧,荣王妃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个外嫁的女子,秦家未必会因此一个外嫁的女儿,就许给荣王心中所想要的东西,时间久了,荣王自然会明白的。”

“三姐姐,你这风凉话说的有意思么?”沐灵珠听着沐云槿淡漠的语气,不悦的开口。

“那你想让我说什么?”沐云槿揉了揉太阳穴,微挑眉梢,“说你是冲喜新娘?”

“你”沐云槿的话,让沐灵珠话语一窒,心中莫名的有股晦涩之意。

沐云槿冷笑,“为今之计,四妹妹还是好好琢磨如何伺候好荣王妃吧,毕竟人家是正房,压了你一头。”

“对了,荣王妃乃将门之后,没猜错的话,应该也是会武功的,妹妹你可要小心”

沐灵珠几乎要被沐云槿的话气歪了鼻子,咬着唇,重重的哼了一声。

从昨天大婚起,她的心情就再也没顺畅过,拜堂的时候,那秦淑宁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包括自己昨天晚上与荣王洞房花烛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硬是被秦淑宁派来的婢女连夜叫走了荣王。

害得她一人新婚夜独守空闺,后来好不容易睡下,结果天还没亮的时候,又被秦淑宁的婢女叫醒,让她去给秦淑宁请安。

去了秦淑宁那里,光请安就让她跪了小半个时辰。

这口气,实在是憋屈。

一瞬间,沐灵珠觉得眼下的形势,比起秦淑宁这个老女人,沐云槿似乎都没那么讨厌了。

想了想,沐灵珠眼眸转了转,软下了性子,看向沐云槿,“姐姐,你平日里主意最多,你就帮妹妹想想办法吧?”

“那秦家之人实在无耻,荣王妃秦淑宁处处打压我,她的侄女秦暮月又缠着六皇子,你我姐妹二人到处受制于秦家之人,这口气实在难忍啊。”沐灵珠道。

沐灵珠的话,沐云槿又怎能听不出来是想拿自己当枪使,于是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秦家家族庞大,短期内是无法扳倒的,你若想脱离苦海的话,让荣王给你休书一封啊”

“砰”沐灵珠重重的一拍桌子,坐起身来,颤抖的伸手指向沐云槿,“沐云槿,你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