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秘密太多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09 字数:3257 阅读进度:70/573

许是坐在马车里的缘故,沐云槿睡的极浅,感知到马车刚停下时,便睁开了眼,坐了起来。

“到了。”一旁传来楚厉清淡的声音。

沐云槿微微点头,撩开马车的帘子,走出了马车内,这次发现此刻天还黑着,马车正停在一间宅院里。

“这里是哪里?”沐云槿环顾了一下四周,见这四周黑漆漆的,便也看不出什么来。

“河月城。”楚厉开口道。

沐云槿嗯了一声,随后便见楚厉从衣袖内拿出玉佩,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宅院。

沐云槿看着这耀眼的光芒,微拧眉梢,脑海里不禁浮现起,第一次见到这块玉佩时,是她溺亡苏姑姑那日。

可那日玉佩掉落在莲花池边,也是深夜,却未见能发出如此明亮的光芒。

真是稀奇。

“东边的屋子闲置着,你这几日,暂时住那里。”楚厉指了指东边的一间厢房。

沐云槿点头,“好。”

“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你先休息,明天一早本皇子让丁羡来叫你。”楚厉话落,便朝着西边的厢房而去。

沐云槿推门进了东侧的厢房,点燃了烛火后,沐云槿拿起烛台,看了眼四周的陈设。

这个厢房布局简单大方,但所需的物品应有尽有。

伸手摸了摸桌子,见手上毫无灰尘,便见是经常有人来打扫的样子,沐云槿微微勾唇,整理了一下带来的衣服,便往榻上一躺。

翌日,沐云槿总感觉自己才刚睡下,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丁羡的声音在一旁传来,“皇子妃,可以起来了。”

沐云槿睁开眼,打了个哈欠,倦意浓烈的说了句,“知道了。”

随后起身换衣服,当沐云槿穿好衣服,坐到桌前时,一时间愣住了。

这个房间里,并没有梳妆台,而她走的时候匆忙,也并未带一些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头饰也只有昨晚出门的那些。

但如今发髻已经睡乱,她自己也根本不会梳理发髻。

想罢,沐云槿哀怨的叹了口气,早知道就把紫香那个丫头带出来了,现在被人家伺候惯了,没了紫香,还真不能生活自理了。

半晌,等丁羡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后,沐云槿打开了门。

“皇”丁羡看着站在门口的沐云槿,一时语塞,话哽在喉咙里,转身看向楚厉。

楚厉一席白衣站在宅院内,瞥见一侧的身影后,侧目看去,眼内忽的闪过一抹惊艳的神色。

只见沐云槿面上未施任何胭脂水粉,素面朝天,一头青丝只是简单的用丝带绑成了一个马尾辫,衣着也是简单的素衣,裙摆只到小腿处,底下穿着一双高帮的靴子,整个人显得十分轻盈干练。

甚至比往日抹着精致水粉的妆容,还要吸引入目几分。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沐云槿以为这楚厉嫌她难看,于是扁了扁嘴,“出门忘记带紫香了,总不能让丁护卫帮我来化妆梳头吧?”

丁羡一咳,讪讪一笑,“小的打架杀人还行,这梳头化妆的,还是请紫香姑娘来吧。”

“很好看。”楚厉微勾唇角,缓缓开口。

听到楚厉的夸赞声,沐云槿连自己都没发觉面上浮上一层红晕,挑眉看向楚厉,“还是六皇子殿下有眼光。”

说完,沐云槿才想起观察了一下这个宅院。

昨夜来时,由于夜色比较黑,看起来也就是一间小院子而已,这会儿看了个仔细后,才发现后面有个通道,一眼望去,里面还有好多格局。

“走吧。”楚厉睨了眼沐云槿,随后往大门处走去。

出了宅院,入眼的是一大片的小巷子,沐云槿走在楚厉的身旁,不时的环顾着四周的新奇。

“记住,在这里,不许暴露你我的身份,我们只是个普通经商之人。”楚厉侧目,叮嘱着沐云槿。

沐云槿点头,表示明白。

不一会儿,穿过这片巷子后,楚厉带着沐云槿,来到了河月城的大街之上。

这会儿天色刚刚亮起,时辰还早,大街上人也不多,只有一些卖早餐的小贩和一些出门买菜的大婶走在路上。

沐云槿没走几步,便闻到路边传来的阵阵香味,刚想去买一些甜饼和包子尝尝时,楚厉便进了一间酒楼。

酒楼的雅间里。

“爷,要些什么?”一名小二热情的走了上来,拿着餐单。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早点都拿过来。”丁羡替楚厉开口。

小二听闻一笑,立即走开。

不一会儿,桌上堆满了精致的早点,糕点清粥一样不少,但沐云槿兴致缺缺,还惦记着刚才路边看到的甜饼。

“你们先吃,我出去一下,去去就回。”沐云槿话落,便跑了出去。

楚厉抬眸看了眼沐云槿,无奈的摇了摇头。

沐云槿出了酒楼,便跑到刚才卖甜饼的小摊那里,看着这外面裹着蜂蜜的甜饼,沐云槿抿着唇,“老板,我要五个。”

“好咧!”那小贩立即拿起一张油纸,帮沐云槿包了五个甜饼,“刚出炉的,还热乎着。”

沐云槿付过钱后,便接过油纸,拿起一个甜饼,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回到酒楼后,在进雅间前,沐云槿已经吃完了一个甜饼,随后将剩下的叠了起来,塞进了怀里,往里走去。

雅间内,主仆二人正悠哉的吃着早膳。

沐云槿走过去,坐了下来,装模作样的给自己舀了一碗粥,正拿起勺子要吃时,一旁传来技一抹讥诮的声音。

“嘴边的渣子还没擦干净。”

听到楚厉的揶揄声,沐云槿抿了抿唇,胡乱的拿手抹了抹嘴巴,随后朝楚厉扯了扯嘴角。

“皇子妃,你今日打扮成这样,活脱脱有股侠女的风范。”丁羡朝沐云槿笑了笑。

沐云槿微扬眉梢,双手抱拳,“那丁护卫要不要教我几招?”

“这个,还是留给殿下来吧。”

出了酒楼后,大街上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

沐云槿一直跟在楚厉的身旁,也不知道楚厉到底要去哪里,但怕人家觉得带自己出来麻烦,便也没有开口询问。

入夏的太阳有些毒辣,顺着街道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后,三人渐渐走到了城郊外,最终在一座山下停了下来。

“你要上山?”沐云槿哀叹一声,抬眸看了这座山,这个天气,上山会热晕的吧。

“你去不去?”楚厉自然看出了沐云槿有些害怕暑热,抬眸睨着她。

沐云槿抿唇,最终还是点下了头,“当然去。”

“嗯。”

楚厉和丁羡走在前面,往上山的路而去,沐云槿走在后面,但踏进山路时,明显感知到自己穿过了一道奇特的气流。

顿了顿,沐云槿看了眼身后,随后趁着楚厉没注意,又伸手触了触后面,果真又感到了那股气流。

难道这座山,设了玄术?

想罢,沐云槿微微抿唇,追上了楚厉的脚步。

一路循山而上,沐云槿不时的观察着这座山,但大部分的思绪,都停留在前面楚厉的身上。

神神秘秘的。

片刻后,走在半山腰时,楚厉侧过身,拨开了一些杂草,转身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

沐云槿有些新奇的看着这一幕,立即小跑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山洞里,阵阵凉意传来。

进了山洞后,楚厉拿着玉佩,照着山洞里的路,又顺着台阶往下走,脚步轻缓。

不一会儿,楚厉在一处池塘模样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沐云槿也停了下来,朝那池塘看了一眼,一眼看去,之前池塘上漂浮了不少的莲花叶,却没有一株上面开着花。

“这是什么?”沐云槿忍不住开口问道。

“黑莲。”楚厉轻启薄唇。

沐云槿闻言,微拧眉心,“黑色的莲花?”

“嗯。”楚厉点头。

沐云槿蹙眉,不禁蹲了下来,更加凑近的观察了一下这些黑莲,传闻白莲象征纯洁,黑莲象征着黑暗。

楚厉在这里养了这么多黑莲花,做什么?

“殿下,那位道士曾经说过,黑莲要养殖满三年才会开花,如今还有百日时间,不知这黑莲是否真的会开出花来。”丁羡站在一旁说道。

“这黑莲有什么神奇之处?还要等三年开花?”沐云槿偏头看向楚厉。

楚厉听闻,缓缓开口,语气清淡,“因为神奇,所以要等满三年。”

“”沐云槿语塞,很想吐槽一句,您老说了和没说有区别吗?

虽心里这么想,但对这些养在这山洞里的黑莲,还真是有几分的好奇,难道和楚厉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有关?

这个人啊,真是太多秘密了。

从山洞出来后,丁羡抬步走到楚厉的身旁,开口询问,“现在,要去见那老道吗?”

楚厉顿了顿,看了眼沐云槿,眸间有些的思忖。

沐云槿见状,便知楚厉似乎不想带着她,于是识趣的开口,“你们去吧,我正好刚才在街上看见不少新奇的东西,可以一个人逛一逛。”

“还有啊,回去的路,我也认得了。”沐云槿补充一句。

闻言,楚厉抿唇,随后微微点头,“那你一人小心,有事就引出暗卫。”

“嗯。”沐云槿微微勾唇。

两人说完达成共识后,楚厉和丁羡便脚尖一点,双双使着轻功飞离了这里,一眨眼的功夫,身影便消失在沐云槿的眼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