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各自守好本分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00 字数:3272 阅读进度:62/573

“好了,本公主不能在这耽搁太久,丽娘你把她带走吧,今夜就带出城,以后记得好好调教调教。”楚青蔷冷笑,朝丽娘递了个视线。

丽娘会意的点头,收起脸上的笑意,朝身后的几个男子摆了摆手,随后伸手指向沐云槿,“快,将她带走!”

“是!”那几人附和,随即走了上来。

紫香见几个男人走来,吓得立即挡在沐云槿的前面,颤抖的开口,“五公主,求求你了,你不能这么做,我们家小姐可是六皇子妃啊”

没等楚青蔷开口,沐云槿率先讥笑一声,“紫香,你求她做什么?”

“应当是她反过来求我们,保守她与青楼私下有勾结的秘密才是。”

听闻沐云槿的话,楚青蔷嘴角一勾,眼内毫无惧意,“死到临头,还这么大这口气,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来人,带走!”

“是,公主。”

那几个男人又往前了几步,将沐云槿围成了一个圈,其中一个上前就准备去抓沐云槿的肩膀。

“啊”

手还未触及到沐云槿的肩膀,便听男子惨叫一声,随即只见手背上,覆上了三根银针。

沐云槿见此蹙眉,随后便见一个身影从宅院外飞了进来,随后站稳在自己的面前。

“哥?”

来人正是沐云寒。

沐云寒此时紧绷着脸,眉心紧拧,清寒的视线定格在楚青蔷的身上,“五公主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楚青蔷一怔,全然没想到沐云寒会来这里,眼内不禁闪过一抹惧意。

“哥,你怎么会来?”沐云槿眸露好奇。

沐云寒斜睨了眼沐云槿,淡淡开口,“你走后,我本想亲自去庄府接玉颜的,但见你的马车竟然还停留在府外,向管家打听了你的去处后,便一路跟来这里。”

闻言,沐云槿一笑,微微松了口气。

楚青蔷彻底变了脸色,这个地方,一直是自己的秘密基地,没想到今日竟然能被沐云寒轻易勘破。

这可不行,这件事情若抖出去了,那就糟糕了。

想罢,眼内竟流出了一抹杀意,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一枚绿色的哨子,轻轻的吹响。

瞥见那哨子,沐云槿一惊。

随即只见原本空旷的四周,纷纷涌现身着绿色甲衣的暗卫,一眼望去,约莫百人。

“皇家暗卫。”沐云寒看了眼四周,吐出四个字。

沐云槿微扬眉梢,“皇子公主,是不是都拥有自己的暗卫?”

沐云寒点头,“皇子公主到了一定的年纪,皇室会私下分配暗卫调遣。”

“原来是这样。”沐云槿淡笑,这楚青蔷连暗卫都出动了,看来是要来真的了。

“五公主,你确定要这样?”沐云槿看向楚青蔷,眉眼内带上笑意。

楚青蔷沉着眼眸,冷傲的开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今日是事情,确实是她鲁莽了,没有经过思考,就轻易的将花月楼一事给抖了出来。

但花月楼事关重大,甚至关乎到她的性命。

今日被沐云槿和沐云寒捅破,无论如何,是怎么也不能留下他们的命的。

否则,死的就是自己了。

沐云寒紧皱着眉看着四周的暗卫,低声对着沐云槿道,“一会儿我替你开道,你先跑,我留在这里善后。”

“不用,我们一起走。”沐云槿极为淡定。

随后,视线对上楚青蔷,嘴角勾起一抹极为华美的笑容,“暗卫是么?我也有。”

话落,在楚青蔷略带诧异的视线里,从衣袖内拿出一枚精致的玉哨,随即轻轻的吹响。

须臾,四周风云涌动,紧接着,便见一个个紫色的身影从各处隐匿了出来,人数庞大,片刻后,足足的将绿甲暗卫围了两圈。

“紫甲暗卫,楚厉竟然将暗卫分配给了你?”楚青蔷后退了一步,倒吸了一口气,眸内掩藏不住的震惊。

如今这沧华大陆上,东南西北四国,其实并不如面上这么和睦太平,所以作为皇室子女,自小的就配有暗卫,以便危机来临时,随时保护自己的性命。

可楚厉竟然会将这么重要的暗卫分配给了沐云槿,难道

楚厉一向淡漠世事,这一次,对沐云槿动真情了?

“五公主,你确定现在要硬碰硬吗?”沐云槿看了眼比绿甲暗卫整整多了一倍的紫甲暗卫,挑眉看向楚青蔷。

心中不由的夸赞了楚厉一遍,这哨子,果真管用。

楚青蔷此刻脸色煞白,一排银牙几乎快要咬碎,但这么多年支撑的骄傲,也绝不容许她在这个时候向沐云槿求饶。

“今日不过是误会一场,大家不如各自散了吧,我丽娘的花月楼,不过是个卖艺唱曲的地方,你们可别想的那么龌龊了。”丽娘见情势不对,出来打圆场。

沐云槿勾起唇角,微抬起下巴,“原来是这样啊,五姐,你说呢?”

其实,她又怎么会真的要了楚青蔷的命,就算真要楚青蔷的命,也轮不到她来。

如今楚青蔷被自己掐中了死穴,往后应该也会安分许多才是。

现在只看她,愿不愿意顺着这个台阶下了。

楚青蔷紧抿着唇,眼中冷光一闪,思忖了片刻后,嘴角绽开一抹笑来,“六弟妹,今日确实是误会一场。”

话落,楚青蔷摆了摆手,原先那些绿甲暗卫,立即消失不见。

见楚青蔷撤走了绿甲暗卫,沐云槿也一晃手,撤走了紫甲暗卫,眼内藏有几分深意。

“既是误会一场,那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沐云槿道。

楚青蔷虽心有不甘,却也只好咽下这口憋屈的气,微微点了点头。

余光瞥了眼沐云寒,莫名有些心虚。

这下子,她是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不要紧,自己还是不会放过庄玉颜那个敢抢她男人的小贱人!

走在出宅院的路上,门外停了一匹马和一辆马车,楚青蔷在婉秀的搀扶下,正要上马车时,被沐云槿叫住。

“还有什么事?”楚青蔷不耐烦的开口。

沐云槿眉眼带笑,走近楚青蔷,“你与青楼生意有染一事,我不会乱说出去。但若最近我或是我的家人,包括庄姑娘有遭受什么不测的话,我保证,第二日整个西元国会将你的秘密传遍。”

“所以,我们都守好本分吧。”话落,沐云槿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沐云寒牵着马,与沐云槿并肩走着,眼内时不时的流露出几分赞叹。

“云槿,你果真变太多了。”沐云寒微微叹道,记得自己随秦家出征前,沐云槿还是那个整日待在拾花阁里,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沐三小姐。

可一趟沙场回来,沐云槿的性格几乎变化的天翻地覆。

就刚刚面对楚青蔷和那些绿甲暗卫来说,那份沉着冷静,世上又有几个女子能做到。

沐云槿笑了笑,转眸看了眼沐云寒,“以前的我,或多或少隐忍了一些性子吧。”

沐云寒点头,微叹道,“懂得保护自己,就是件好事。”

“嗯。”

六皇子府。

“皇子妃,你可终于回来了,这一出去就是一天,殿下还在等你用晚膳呢!”

沐云槿一进门,沈嬷嬷就迎了上来,嘴里虽有些责备,但眼内却流露真切的笑意。

“楚厉等我?”沐云槿有些诧异。

听闻,沈嬷嬷立即朝沐云槿做了个嘘的动作,“皇子妃,不可直呼殿下名讳。”

“嗯。”沐云槿点点头,随后往膳厅里走去。

一进膳厅,便闻到扑鼻来的饭菜香味,只余光淡淡瞥了眼端坐在那里的楚厉,随后自顾自的入座,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被楚青蔷折腾了一下午,此刻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

楚厉坐在原地,凝眸看了眼这一进门,便像几天没吃过饭的女人,眸内略显无奈,随后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一旁,沈嬷嬷看到这一幕,惊诧的看了眼紫香,“你和皇子妃这一天都做什么了?怎么把皇子妃饿成这样?”

紫香扁了扁嘴,眼神有些闪躲,下意识的看了眼沐云槿。

沐云槿听到了沈嬷嬷的话,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没事,下午无聊无郊外走了走,路走多了,有些累了。”

沈嬷嬷会意点头。

吃了个半饱后,沐云槿才将注意力转到楚厉的身上,想起白天他给的紫甲暗卫帮了大忙,不由得对楚厉展开一抹笑容。

“给你。”沐云槿帮楚厉倒了杯茶,递到楚厉面前。

楚厉淡淡睨了眼沐云槿,随后拿起茶杯,十分给面子的喝了口茶。

“话说,你很忙吗?”沐云槿看向楚厉。

楚厉淡淡挑眉,“怎么?”

“没怎么,只是看你整日不在这府中,好奇。”沐云槿微微开口。

楚厉闻言,漫不经心的看了眼沐云槿,扬眉开口,“今日午时后,你曾引出过暗卫,是何原因?”

“”沐云槿一怔,眼内有几分的不自然,微微垂眸,暗暗的想,他竟然知道?

顿了顿,沐云槿咬了咬唇,讪讪的一笑,“一不小心吹响了哨子。”

“恩?”楚厉睨着沐云槿,眼内全然一副不信的样子。

沐云槿被楚厉盘问的有些心虚,随后索性有些无赖的开口,“你不是把那哨子送给我了吗?所以支配权应该在我手里吧?”

闻言,楚厉淡淡勾唇,没有继续再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