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大理寺对峙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0:49 字数:3224 阅读进度:48/573

拾花阁内恢复了静谧。

“紫香,你没事吧?”苏碧青等人离开后,沐云槿侧目瞥了眼紫香红肿的脸。

紫香摇摇头,“小姐没事就好。”

“委屈你了,这一巴掌,我早晚会替你讨回来的。”沐云槿收起凤尾鞭,看了眼紫香,微叹口气。

紫香小脸一白,咬住嘴唇,眉头微微皱起,“小姐,这最近这段时间,一点都不太平,这大夫人和四小姐,每日变着花样来整你,出了那么多事情,矛头都是对准你的。”

沐云槿闻言,微微勾唇,浅浅一笑,“是啊,我都数不清应对了多少大小事情了。看来,她们为了阻止我和楚厉的婚事,还真是耗费了大心思了。”

“还有几日的时间,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事情,奴婢现在真是巴不得小姐快点嫁进六皇子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紫香道。

沐云槿扯出一抹笑,没有回话。

第二日,蝶花城中,传来沐亦杨的死讯。

一时间,街头小巷再度议论纷纷,结合这两日蝶花城中发生的事情,很快众人便将矛头对准了沐相府。

沐相刚下朝,听闻了沐亦杨惨死的消息后,急火攻心,喉间腥甜,硬是吐了一口血出来,差点到底,幸好被管家扶住。

此时,第一时间报官的魏含巧带着一行官兵走了进来,一进相府,便凄厉的尖叫道,“沐云槿在哪里?她杀了我儿子,我要她给亦杨偿命!”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云槿做的?”苏碧青沉着脸,眼里满是担忧,偶尔透出一股得逞。

魏含巧已经接近歇斯底里,瞪着眼,看着苏碧青,“我有人证物证,我已经报官了,你不要再袒护你的女儿了!你的两个女儿都是狐媚子,害死了我的儿子!”

“你住口!你的儿子差点玷污了珠儿,你还有脸说?”苏碧青见魏含巧骂自己女儿是狐媚,出声反驳。

此时,听到风声的沐云槿从后园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沐云寒,一见到披头散发的魏含巧和满屋子的官兵后,微拧眉心。

“沐云槿!你个蛇蝎毒妇,竟然害死了我的儿子,你不得好死”魏含巧一见到沐云槿的身影,整个人便扑了过来。

沐云寒挡在前面,毫不留情的将魏含巧往一旁一推。

此时,沐相府内,一锅乱。府外,也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

正当气氛有些僵持时,门外匆匆跑进一名侍卫,对着一屋子的人开口道,“沐二少之事,皇上已下口谕,由大理寺卿陈璞来定夺此案,现在请相府众人,前往大理寺接受审问。”

一听惊动了大理寺,魏含巧凄然的一笑,“好啊,好啊,这回看苍天能绕得过谁!”

大理寺。

沐云槿一踏进大理寺的审讯室,便被屋内的豪华阵容给惊到了。

只见陈璞坐在中央的审讯台上,一左一右分别坐着郑太后和秦太妃,底下两边的侧座,分别坐着楚厉,楚烨,楚青蔷和楚青媛。

看来,此事彻底闹大了。

沐云槿站立后,下意识的朝楚厉的方向看了眼,楚厉今日难得身着一席月白色的锦衣,浑身透显一股淡逸,但周身散发的寒气,依旧不减。

楚厉的视线也淡淡从沐云槿身上划过,随后移开,仿若未见。

陈璞一见沐家所有人几乎都到齐了,不禁倍感压力,招呼几个侍卫搬来几把椅子,随后又有些歉意的看了眼沐云槿。

“三小姐,你作为今日最大的嫌疑人,所以需要站着受审,不能入座。”

沐云槿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瞥了眼地上已经被盖着白布的沐亦杨尸体。

秦太妃坐在主位,看着沐云槿,眉宇间也有一丝的担忧,于是也没出声打岔,只是吩咐了陈璞一句,“开始吧。”

陈璞点头。

“魏氏,你是何时发现被害人已经遇害的?”陈璞开腔,看向魏含巧。

魏含巧一听,顿时哭了起来,哑然开口,“今早起来的时候,准备给亦杨送早膳去,敲门敲了半天没有动静,后来觉得不对劲,便砸开了门,才看到亦杨已经遇害了。”

“那你口口声声指证是沐三小姐下的毒手,可有证据?”陈璞接着道。

魏含巧抹了把泪,吸了吸鼻子,“结合这几日发生的事情,除了她,还能有谁!”

“魏氏,口说无凭!拿不出证据来,你又有何底气指证是槿儿下的毒手?”秦太妃一听魏含巧根本拿不出证据,便替沐云槿说话。

闻言,郑太后顿了顿,视线不着边际的瞥了眼坐下底下的沐灵珠和苏碧青,随即侧目看向站在一侧的一名仵作。

“你刚刚检查沐二少的尸首,可有发现什么异常?”郑太后道。

被点到名的仵作站出列,清声开口道,“小的刚才第一时间检验了沐二少的尸首,死亡的时辰,约莫四更天左右,小的发现沐二少的脖颈处,有一道极细又极深的伤口,想必是被丝线活活勒死的。后来,又检验了一下沐二少的血液,发现血液中,还有一些催情药物的成分,这点倒是有些匪夷所思。”

“?”仵作话落,苏碧青惊叫了一声,面色有些诧异。

仵作看了眼苏碧青,点了点头。

顿了顿,苏碧青坐了起来,似是有些气愤的开口,“昨日,蝶花城中,有传闻亦杨和珠儿在茶楼苟且,后来我带着珠儿回府,大夫也曾诊治出,珠儿中了催情的药物。”

“如若陈大人不信的话,大可提取珠儿的血液,去检验一下,相信现在还是能检验出来的。”

陈璞闻言,皱着眉点了点头,吩咐一旁的侍卫道,“带四小姐下去检验血液。”

沐灵珠被人带走。

沐云槿站在原地,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眉目淡淡的听着刚才的那些话,心中暗暗的道,今日的事情,倒是闹大了。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侍卫已经提取了沐灵珠的血液,审讯室内,两名仵作轮流检验了一下血液,最后得出了结论

“四小姐的血液里,确实有药物成分。”

仵作话落,魏含巧冷笑一声,“好啊,这事情到这里,不就已经清楚了么?前几日亦杨抖出了沐云槿的不伦之情。想必沐云槿急着为自己开脱,于是便狠心给灵珠和亦杨下了,好转移视线,将矛头抛给灵珠。”

苏碧青和沐相听闻魏含巧的话,竟不能反驳,于是苏碧青率先开口,眼内有一抹的失望,“云槿,难道真的像你二娘所说的,你为了给自己开脱,让你的妹妹当你的替死鬼么?”

众人的目光,顿时全数对向沐云槿。

沐云槿此时,被众人的目光注视着,非但没有半分懦怯,反而还微微扬了扬下巴,神态之中,透显几分高傲。

“想要我认罪,拿出证据来!否则我怎么知道,沐亦杨和沐灵珠体内有,不是他们二人想事前爽一爽呢?!”

沐云槿冰冷又狂妄的话语,再次惊到了审讯室内众人。

楚厉在听闻沐云槿的话后,眉梢一挑,清冷淡然的眼眸里,稍稍有了些神采,面上隐隐有些笑意。

秦太妃亦是赞叹的看了眼沐云槿,随后也开口道,“是啊,你们除非拿出槿儿下药的证据,否则光凭臆想,难以说服众人。”

“对了,本公主前两日听说,沐二少上门,说自己曾与沐三小姐有过不伦之事,那日沐三小姐原本要被几个老嬷带走去验身,后来沐大少突然回来,才作罢了此事。所以说,这沐三小姐也确实有可能因为心虚,而要了沐二少的命。”一直坐在一侧的五公主楚青蔷淡然出声。

“本公主还听说,沐三小姐与沐二少早已积怨许久,前不久更是将沐二少打了个残废,此事相爷应该也清楚吧?”

被点到名的沐相,此事面色铁青,自己这个儿子,虽然不争气,可好歹也是自己的骨血,如今死的不明不白的,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而此事的矛头,又对向了沐云槿,让他不禁联想起近来沐云槿行为的反常,心中暗暗的有些后怕。

“沐相,真的有此事吗?”郑太后也出声问道。

半晌,沐相惨然着脸,点了点头,“确有此事。”

顿了顿,郑太后开口说道,“既然仵作说了,沐二少是被勒死的,死于四更天左右,那沐三小姐,你可有证明,自己四更天之前,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

沐云槿眉色一冷,“没有。”

“既然你没有证明,那么此案,你是最大的嫌疑人了。因为种种迹象表明,沐二少的死,受益最大的人,是你。”郑太后冷笑道。

沐云槿微拧眉心,唇角慢慢溢出一抹笑容,抬眸看了眼郑太后,又看了眼陈璞,“论起审案,好像陈大人更专业一些吧?”

一句话,直接否了郑太后。

陈璞此时坐在中央,如坐针毡,从来没有一件案子,会这么棘手。

这两边都不好得罪,可说起嫌疑,沐三小姐确实是嫌疑最大的,但却又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真是头大。

正当气氛有些凝结时,一直沉默的楚厉轻呵一声,声音冰凉清淡,“沐云槿是将入本皇子府的人,你们这般无凭无据猜忌针对,将本皇子放在眼里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