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老公欠我一百亿(15)

小说: 快穿之十生十世缘 作者: 千墨念 更新时间:2019-12-02 21:21:25 字数:2279 阅读进度:342/342

这一幕,陆牧之刚好看在眼里。

林疏影,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

仗势欺人?看热闹不怕事大?

确实,这件事是保洁阿姨有错在先,但那女子也不该得理不饶人,至于林疏影,事不关己不好么?偏偏去添油加醋,跟那女子沆瀣一气欺负保洁?这一点,她做的还不如那女大学生。

陆牧之的眸色微微冷了下来。本想着接下来带着影儿再一起逛逛的,但现在他一点心思也没有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一阵唏嘘,指指点点,那女子得了钱,趾高气昂地准备离开,影儿叫道:“等一下,事情还没完了你走什么走?“

那女子狐疑道:“什么事情还没完?“

影儿也叫住了要离开的保洁跟那女大学生,开口道:“三千块钱赔给你了是不是?“

“对啊。“

“那你身上那件衣服是不是已经归大姨所有?“

已经赔钱了,或者说已经赔了件新衣服,那旧的当然要归保洁了。

女子反应过来,“对,没错,等我这去买件新的,去卫生间换下来,就把这旧的扔掉……哦不,就把这旧的给大姨。“

影儿笑道:“货财两清,不麻烦你去卫生间换了,你现在就脱下来吧。“

女子挑了挑眉,“你什么意思?要我在大庭广众下换衣服么?你有病吧!“

“很遗憾,上个月刚刚体检过,本姑娘身体好的很。行了,废话别多说了,你现在马上把衣服脱下来!“

女子脸涨得通红,“我现在根本没有衣服可换,我得现买,知道么!再说,要我现场脱,我还要不要脸啊!“她瞧出影儿是个刺头,不好对付,把脸转向大姨,努力做出一个笑容,“大姨,您通融一下好么!您一看就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通融?通情达理,你刚才怎么不知道通情达理?”影儿走近她,“再说,你这件裙子,是牌子货不假,可上市了得三个多月了吧?下面蕾丝部分也脱丝了,用洗衣机洗的吧,白色袖口有些泛黄,这一看也是穿了很久了吧,哪是您说的新买的?”

“很不巧的,我刚刚也去了这家店,您这款式的衣服,原价是一千二百多,现在正在两折处理,正好一个二百五,哈哈,让大姨赔了你三千,还说自己不是讹人!三千去掉二百五,你要退给大姨两千七百五十块。这还不算完,大姨弄脏你的衣服,是她的错,但是呢,你得理不饶人,大庭广众下用了‘臭保洁‘,’垃圾人物收垃圾‘,’臭虫‘,嘿,这可是明目张胆地歧视、人格侮辱。污渍泼在你身上,对你造成了损失,这确实不假,但你的言语,给大姨造成了心灵上的伤害,这也不假,衣服的价值好算,那精神损失费呢?这样吧,不多不少,你赔大姨精神损失一千块吧!嗯,算下来,你再转回来三千七百五十块就可以了!“

“喂喂,别拿一副要吃人的眼光看着我,我这可是据实说话,刚刚我不也帮你说话了么!快点的吧!“

影儿小嘴一吧一吧地说的那女子哑口无言,女大学生对影儿态度的反转先是惊愕,转而便是惊喜,拉着影儿的胳膊,“对不起啊姐姐,刚才我还白了你一眼,我以为你是……“

“刚才那盛气凌人的劲呢?怎么现在成了被霜打了的茄子?”

“人家姑娘说的对啊,弄脏你衣服,赔件新的二百五,哈哈,你给人家保洁造成精神损失了,也该赔钱啊!”

“我就是法律专业的,那个‘臭虫‘’臭保洁‘什么的,就是侮辱性言语,告到fǎ yuàn也是大姨胜诉!”

人类,终究是同情弱势群体的。保洁不小心弄脏了女子衣服,确实是她的错,但女子若以另一种方式处理,让大姨出个干洗的费用也就罢了,可明明原价才一千多的衣服被她说成三千块,态度又是傲慢,这无疑引起了众怒。

一个出头,两个出头,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你一言我一语,那女子见势不妙,把钱如数转给了女大学生,灰溜溜地走了。

女大学生留下自己的三千块,把七百五十块的精神损失费用现金给了大姨。那保洁大姨跟在梦里一样,拿着钱不知所措,“姑娘,谢谢你,可是这钱,我能拿的么!”

女大学生安慰道:“拿着吧姨,那女子得理不饶人,明目张胆地欺负你,就该让她付出代价。不过,这多亏了那个小姐姐啊,若不是她……“

女大学生想要拉过影儿道谢,脑袋转了一圈,却发现影儿早不见了踪影。

————

“影儿?“

陆牧之轻声唤了一声,站在娃娃机摇着拉杆抓娃娃的影儿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你去停车场放个衣服要那么久?幸亏你不是我真的男朋友,否则我可要生气了,要我等这么久?“

“哎哟,又没抓着。“影儿有些无奈,“这个丘比特这么难抓么?”

瞧着那气鼓鼓的娇憨模样,陆牧之心底一阵悸动。

差点误会了她。先前笼罩在心口的薄冰被春风吹融,心田仿佛有一股暖流缓缓淌过。

为保洁出头,却是以这样出人意料的方式。做了“好事”,却又趁机溜走,连对方道谢的机会也不给。或者,她根本不在意。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粗俗,可在这样的外表下,却是一颗善良的心。

陆牧之从背后缓缓抱住了她。

影儿浑身一颤,瞪眼扭头道:“你有病啊?”

本来两人的脸距离就很近,这么一扭头,嘴唇便意外地落在了陆牧之的脸颊上。

影儿一愣,脸颊微微有些发红,转而舔舔了嘴唇,“有点咸呢。”

陆牧之在她脸颊落下一吻,凤眸里俱是笑意,“有点甜呢。”

“有病。”

影儿心底有些慌乱,到底是如此近距离接触一个男子,那句话怎么说,胸口仿佛有只小鹿乱撞,她扭了两下身子都没有把陆牧之扭开,释然道:“做戏?”

“做戏?”陆牧之低声重复了一遍,是做戏么?

她骂了他两次有病,或许,他真的是病了,会对她越来越有兴趣,心底,是压抑不住的喜欢。

大掌轻轻握着影儿的手,“两人合力,会不会抓出个丘比特呢?”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