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喜欢逆转打脸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3-29 16:18:21 字数:9004 阅读进度:65/130

云湛长得极白,气质又极冷,现在一本正经的训人,表情就更严肃了。

夜千澜看着云湛,暗道,她前世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家伙长得这么好看呢。是真的好看哎,就算冷着一张脸也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

见夜千澜丝毫不以为意,云湛上前一步,抓住夜千澜的手腕,“听话。”

云湛语气虽然生硬,但却带着淡淡的温宠。

夜千澜只觉得被云湛握着的那截手腕热极了,心跳也不受控制的加快。

“那个,你先放开我。”夜千澜觉得自己的手腕再被云湛握着,她真的要冒烟了。

“你先保证。”在这件事上,云湛有自己的坚持。

夜千澜没想到云湛竟然这样认真,难道,他真的极喜欢她的嘛。这样一想,夜千澜只觉得心头泛起了点点甜蜜。

“云湛,不是有你在嘛,你会保护我的对吧。”夜千澜不敢轻易保证,因为她怕做不到会让人失望。

本以为云湛会不买账,云湛却轻轻的将夜千澜的手腕松开了。

云湛微眨了一下眼,低声道,“嗯。”

夜千澜见过了云湛冰冷雅正的样子,却还没有见过他这样温柔低语的样子。一时间,只觉得脑中炸开了朵朵烟火。

云珏见两人靠的很近,说话的声音又很小,便识趣的没有上前打扰。

二哥好不容易开窍知道追姑娘了,他自然是不能上前去碍眼了。不过,二哥追姑娘应该很简单吧。毕竟,应该没有几个人能抵挡住那张帅脸的诱惑吧。

夜千澜平复了好一会,才让脸上的热度退下去。

“太子殿下,天色不早了,臣要回去了。”因为是在外面,还有云珏和小桃在,所以,夜千澜称呼云湛仍然为太子殿下。

刚才那声云湛,完全是下意识喊出来的,可能连夜千澜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吧。

“好,你没有话要问我了吗”

“啊问什么我都已经偷听到了,没有什么想问的了。”虽然偷听很不好,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就是了。

云湛眉毛皱了皱,看向云珏。

云珏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不要看他。小澜澜不是一般的闺阁小姐,他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想的啊。

见云珏靠不住,云湛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当真没有”

夜千澜想了想,嗯,没有,就算是有,也要等云湛的手下回来之后再问。

云湛的俊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挂上了寒霜。

“我是男人。”

夜千澜更糊涂了,她知道啊,你不光是个男人,还是这天下最最俊美的男人。云湛这是什么意思啊,是想要让她夸赞他吗

见夜千澜完全不开窍,云湛的唇抿紧了,看着夜千澜的眼神里带着责怪。

云珏可以说是目前为止最了解云湛的人了,突然福至心灵,一拍脑袋,哦,对了,他二哥应该是吃醋了。

至于为何吃醋,当然是因为小澜澜对他来花楼这件事完全不介意。

云珏咳嗽了一声,打算帮他二哥一把。

“夜小姐,对于我和二哥深夜逛花楼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这样的暗示够明显了吧,云珏暗暗想道。

“嗯,有一些看法。”

“哦,但说无妨。”小澜澜你快吃醋,快嫉妒,这样我二哥就满意了。

夜千澜完全没有接受到云珏的心声,想了想后道,“珏王爷,臣知道您风流潇洒,也算是花楼的常客。

但太子殿下端方雅正,你万万不应该带他来这里的。”

云珏眼睛瞪大了,难道在小澜澜的眼里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而且,今天还将他冰清玉洁的二哥给带坏了。

等等,小澜澜这样想,是不是南宫燕也是这样想的。一想到南宫燕也是这样想自己的,云珏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原来南宫燕不待见他,还有这个因素啊。

为了以后的追妻路能够顺利些,云珏也顾不得帮云湛,赶忙解释道,“夜小姐,你误会了,我们这次来是为了破案,真的不是来玩的。

你就算是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我二哥啊。”

他二哥那么闷的一个人,而且现在又心有所属了,自然不会来花楼寻什么乐子了。

夜千澜点头,“臣自然信太子殿下的为人,也相信珏王爷的为人。想必,珏王爷此前给大家营造的形象也是有自己的用意吧。

但依微臣看,您的法子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并不好。”

云湛一直听着二人的对话,当听到那句信任他的时候,皱着的眉终于舒展开了。但见二人说了如此久的话,背过头咬了下唇。

云珏还在虚心受教,就觉得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下意识的看向他二哥。云湛此刻的目光也正好看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云珏立马会意。原来,他二哥这是介意他跟小澜澜说话多了。

唉,暗恋中的男人哦,真是喜怒无常呢。

云珏赶紧终止了刚才的话题,“夜小姐说的对,本王以后一定改正。那个,天色真的不早了,本王就先回去了。”

说完,就背着手,当先下了楼。

云珏走后,夜千澜也抱拳告辞,“太子殿下,就此别过,明日见。”

“云湛。”云湛错开一步,挡在夜千澜前面,不让她离开,一字一顿的道。

哦哦,他们之间已经有约定了,在没人的时候,她要叫他云湛,他叫她澜澜。可能是叫太子殿下叫顺口了,她一时间之间还改不过来。

“哦,好,云湛,那我们明天见了。”

这次,云湛让开了夜千澜前面的路,轻轻的嗯了一声。

第二日,天刚亮,帝都的大街小巷就传遍了。传的内容跟这次的长公主被杀一案有关。

街头巷尾,百姓们成群的聚在一起,都在低声谈论着什么。

仔细听,可以知道,他们说的正是长公主被杀一案的新进展。

“唉,你听说了吗公孙南死了。”

“公孙南是谁啊他是怎么死的”百姓们对贵族圈的事都不甚了解,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大家脱口而出的几乎都是这两个问题。

“这个你可真是问对人了,这个公孙南啊,我还真是听说过。”

“哦,那他是谁啊又为何好端端的死了呢。”

“听说公孙南的父亲是地方五品官,前不久才被调回帝都来的。”

“哦,这不错啊,证明表现的好,被皇上赏识了。”

“这咱可不知道,朝堂上的事也不是我们能插嘴的,我们就单说公孙南吧。”

“对对,你接着说,公孙南身为官家公子,怎么就死了呢”

“说起公孙南的死啊,就不得不提一提长公主的死了。”

“长公主一案不是已经破了吗凶手就是从南疆俘虏回来的那个嚣张跋扈的顾寒烟啊。”

“嘁,什么顾寒烟啊,顾寒烟根本就是一个替罪羊。真正的凶手有靠山罩着,刑部才徇私将罪名安在了顾寒烟的身上。

公孙南就是看不惯这世间的丑恶,才以死明志的。”

“啊,你这么一说,这公孙南倒是个刚直不阿,坚持正义的人了。”

几个百姓聚在一起,正唠的起劲,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插了进来。

“公孙南我见过,就在长公主一案开堂审理的时候。”

几个百姓听见身后的声音,齐齐回身看去,就见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中年公子站在他们身后。

他们聊的太专注了,都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到的。

“你是谁为何偷听我们说话”

年轻男子一抱拳,“各位大哥,对不住,我并不是有意要偷听的,只是为公孙公子抱不平。”

百姓们见男子说话客气有理,便放松了下来,看着年轻男子的眼神也友善了很多,甚至还跟他谈论道。

“你见过那位公孙公子,那你觉得长公主一案真的另有玄机吗凶手要不是顾寒烟,那还能是谁呢”

年轻男子看向远方,思虑了一会,便道,“当时嫌疑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顾寒烟,一个是小桃。如果真凶不是顾寒烟,那就只能是小桃了。”

“小桃又是谁”

“小桃是夜小姐的丫鬟,也就是曾经璇玑将军的丫鬟。”年轻男子非常的有耐心,真真是知无不言。

“啊,我知道了,其实,真正的凶手是小桃,而小桃是被夜小姐指使的。公孙南因为看不惯真凶逍遥法外,便自杀想引起大家对这个案件的注意。”

年轻男子点头,“应该是这样的。”

自己的推测得到别人的赞同,几名百姓都有些小激动,都摩拳擦掌着要将他们的推测告诉更多的人。

很快,消息经过一天的发酵,最终传到了大周帝的耳朵里。

大周帝烦躁的丢了毛笔,问身边的大太监。

“长公主醒了吗”

长公主云凌被夜千澜救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所有太医都给看过了,都说长公主的脉象没有任何问题,应该很快就能醒来,但直到现在仍然没有醒来。

“回陛下,太医将所有法子都试过了,长公主却还是醒不过来。”

“废物,一群废物。东方鼎呢,他不是神医嘛,去,将他给朕找来。”

大太监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陛下,息怒啊。东方神医行踪不定,老奴已经派人出去寻找了,到现在还是没有线索啊。”

“他之前不是住在郊外的庄子吗什么时候离开的”

“回陛下,老奴不知。”

老太监心中暗暗叫苦,东方神医怎么就不多留几个月啊。长公主可是陛下的心头肉啊,如果真的醒不来,他们也要跟着遭殃。

“不知道还跪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派人去找。”

“是,陛下,不过,据老奴所知”

“所知什么,赶紧说。”大周帝不耐烦的吼道。

“是,陛下,老奴听说太子殿下跟东方神医是好朋友,不如,问问太子殿下,也许他能知道东方神医的下落呢。”

老太监一句话点醒了大周帝。

大周帝眼中立马燃起了希望,“那还不赶紧宣太子殿下进宫。”

“是,陛下,老奴这就去。”

老太监不敢耽误,咬牙骑了马,颠簸着一身老骨头,来到了太子府。

可惜,他来的不巧,太子殿下不在府上。

老太监有些急了,不停的来回踱步,“太子殿下这是去哪里了陛下等着见他呢。”

管家福伯将沏好的上等好茶端上来,“公公,不要着急,先坐下喝杯茶,老奴已经派人出去找了。”

老太监知道急也没用,只能坐下等着。

云湛这边,他之所以没有在太子府,是因为他去将军府了。

云湛跟夜千澜不同,他是雅正的端方的,所以,他是递了拜帖,被夜夫人请进来的。

夜夫人因为外面的流言蜚语,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太子殿下,澜儿一会就到,您先喝茶。”

云湛微倾身,轻轻颔首,“夜夫人不必客气,本宫今天正是为了外面的流言蜚语来的。夜夫人放心,本宫一定会还夜小姐清白的。”

夜夫人欧阳柳微微诧异,世人皆说云湛高雅俊美,虽然有一颗胸怀天下的心,但性格却极冷,不易接近。

但今日一见,觉得传言非常的不可信。云湛不但俊美高雅,性格也很谦虚,是他们长辈喜欢的类型。

夜千澜走进客室的时候,就见欧阳柳用一副满意的赞赏的眼神看着云湛。

夜千澜心中诧异,她母亲之前可是对云湛敬而远之的,为何今天竟有一种岳母看女婿的感觉呢。

一想到女婿两个字,夜千澜觉得脸上又有些烧了。暗骂自己想多了,调整了一下表情,跨过了门槛。

听到脚步声,云湛转过头看向门口。

夜千澜的视线刚好跟云湛对上,因为刚才的胡思乱想,夜千澜有些不敢看云湛,微福身子给云湛和欧阳柳见礼。

云湛伸手虚扶了一下,“夜小姐免礼。”

夜千澜道了谢,站直身子,走到欧阳柳身边。

夜千澜今年已经十五岁了,站在欧阳柳身边,俏生生的,水嫩嫩的,如一朵最娇艳美丽的花。

欧阳柳知道云湛是来找夜千澜的,便主动告辞,带着丫鬟离开了。

送走了欧阳柳,就只剩下夜千澜,云湛和各自的亲信了。

夜千澜当先开口,“太子殿下,抓到幕后之人了吗”

云湛摇头,“没有,让他们跑了,不过,他们在帝都的又一落脚点被毁了。”

嗯,虽然这样治标不治本,但总比什么都不治的强。

云湛看了夜千澜几眼,有些欲言又止。

夜千澜奇怪,还有什么事是让云湛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云湛嘴唇蠕动了好几次,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夜千澜暗道一声呆子,便主动道,“太子殿下听说外面传的事情了”

云湛几乎是在夜千澜说完的一瞬间就点头道,“听说了,谣言止于智者,本宫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夜千澜摇头,“三人成虎,我们两个现在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臣成了杀人犯,您成了包庇杀人犯的真凶。”

云湛皱眉,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能做的只有问心无愧。

见云湛皱眉,夜千澜笑道,“太子殿下也不用过于忧心,毕竟,臣最喜欢的就是逆转打脸了。

既然思思那边的线索断了,那我们就让长公主出面为我们作证好了。”

本应该死的人没有死,那外面现在传的一切就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云湛看着夜千澜自信仿佛能发光的小脸,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好,那本宫就陪着你一起逆风翻盘。”

“嗯,好,一起。”

云湛刚回到太子府,就被老太监请走了。

皇宫御书房,大周帝的气还没有消,见到云湛也没有给好脸色。

“为何这么久才来”

云湛微垂眉眼,身上冰冷的气息流转,“臣去了夜将军府。”云湛是大摇大摆去的,即便他不说,大周帝也能查到。

“去做了什么”大周帝现在看谁都不顺眼,都想发脾气。尤其是云湛,这冰冷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

偏偏,这么冷的一个人,上天给了一副过于俊美的脸。

“回父皇,此案将儿臣和夜小姐都牵连其中,现在舆论压顶,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让皇姐醒过来。”

大周帝点头,“既然是为你皇姐想办法,你找夜千澜有什么用,她又不是大夫。”

“回父皇,东方鼎已经认夜小姐做了义妹,他离开帝都的时候,曾送给夜小姐一颗药丸。”

“什么药丸”大周帝有些激动,神医的药丸那可都是救命的。

“回父皇,那颗药丸可以将只剩一口气的人吊住命,世间仅有一颗。”不管真正有几颗,现在必须说它只有一颗。

物以稀为贵,云湛寒故意说的药丸如此珍重,目的自然是想让大周帝承夜千澜的情。

大周帝激动的眼中都快放光了,“湛儿,药丸呢,你有没有带在身上啊。你皇姐的情况不能再拖下去了。”

云湛从袖子中拿出一个锦盒,没有立马递给大周帝,而是讨价还价道,“父皇,夜小姐是为了救儿臣才会私自回京的。

现在,她心中没有任何芥蒂,还主动交出这么珍贵的药丸。不知,父皇可否赏给她一个恩典。”

大周帝额头突突直跳,云湛这个小兔崽子,竟然学会趁火打劫了。

不过,他倒是可以借着这个台阶,让夜千澜官复原职。

“好了,你先将药丸给朕,如果你皇姐吃了这个药丸真的有用,朕就让她官复原职。”

“谢父皇。”云湛目的达到,恭敬的将锦盒递了过去。

大周帝忙接过,并命大太监将所有的太医都找来,一起研究这个药丸到底能不能有用。

云湛并不担心他父皇不用那颗药丸,毕竟,东方鼎研制的药丸,那些太医只有顶礼膜拜的份。

第二天,天还没亮,云湛和夜千澜就被大周帝的御前侍卫带进了宫。

大周帝脸上带着杀意,冷冷的看着下面的两个人,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你二人可知罪”

夜千澜挑了挑眉,她和云湛最近绝对是安分守己,真不知犯了大周国哪一条法律。

云湛隐隐猜到了什么,但脸上仍然一派云淡风轻。

大周帝见两人丝毫没有悔过的样子,更怒了,拿起两本奏折朝两人摔来。

作为臣子是不可以躲的,只能生生挨着,但云湛怎会让夜千澜挨打,直接伸出胳膊,挡在夜千澜面前。

大周帝用了狠劲,那奏折打在云湛的胳膊上,发出很大的啪的一声。

夜千澜心中一疼,赶忙看向云湛的脸。却只见一片雪白的玉容,连点瑕疵都没有。

大周帝没想到云湛竟然敢挡下他对夜千澜的惩罚,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大周真想用目光钉子死云湛。

“云湛,夜千澜,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送毒药来害长公主。说,你们想怎么死。”

夜千澜心中一惊,送毒药什么意思。她好像没有给大周帝送任何药物之类的东西啊,就是怕出现今天这种情况。

不过,大周帝应该也不会拿长公主的身体来陷害她。难道,是云湛用她的名义给大周帝送什么解药了吗

云湛的身子跪的更加笔直,“父皇,您在用药之前想必已经找太医试过毒了,是确认安全后才给皇姐用的吧。”

大周帝噎了一下,自然是这样。皇家无亲情,他怎会全部信任云湛,自然是要留些心眼的。

但千防万防,还是让云湛得手了。

夜千澜从两人的对话中已经明白了大半。

“陛下,太子殿下和臣现在都需要长公主醒来为我们洗清冤屈,试问,我们害了长公主那就等于是害了自己。

难道我们是不想活了,才会想将长公主毒死吗”

云湛和夜千澜的话,大周帝不是没想过,但只要是一涉及到长公主云凌的事,他就无法心平气和的考虑。

“你们说再多也是无用,凌儿现在生死一线,你们不偿命,谁来偿命”

夜千澜心中叹了口气,大周帝作为一个帝王,能够为自己的女儿做到这么多已经是不易了。但陛下似乎没有想过,云湛也是他的孩子。

是努力向上,为百姓做实事,为了大周的江山几番差点死去的一国太子。而长公主云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蛀虫。

三嫁给皇室带来耻辱不说,性格还恶劣,对任何人都没有好脸色。如果不是因为投了个好胎,她现在的下场还不知道有多凄惨呢。

但凡大周帝能将对云凌的爱分给云湛一分,云湛的性子也不会这么冷。

想到这里,夜千澜不禁有些心疼云湛,生在皇家,真不知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

“父皇,如果皇姐出事,儿臣愿意以命相抵。但药丸是儿臣从夜小姐那里讨要来的,不关她的事。”

“呵,不关她的事云湛不要挑战朕,你要袒护也要有个底线。”

大周帝的意思是,你刚才替夜千澜挡奏折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但现在你妄想左右朕的决定,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陛下请息怒,请问长公主现在什么情况也许,这是转机也说不定呢。”夜千澜不想让云湛跟大周帝发生冲突。

毕竟,大周帝是云湛的父皇,她不想因为她,让本就关系不怎么好的两人更加不好。

对于夜千澜的话,大周帝之前也是有考虑过的。但几个太医把脉之后都说长公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之前把脉还说是一切正常呢,这突然就要死了,那就一定是这药有问题了。

“夜千澜,长公主现在吐血不止,你跟朕说这是转机,你莫不是以为朕是傻子”

“陛下,您言重了,臣没有那个意思。但臣恳请陛下让臣见长公主一面,即便是死,也让臣死个明白。”

大周帝觉得夜千澜翻不出什么大浪花来,而且,他心中也是抱着夜千澜能将长公主救回来的希望。

“好,那朕就让你死个明白。”说完,便命大太监带着夜千澜去了长公主的寝殿。

夜千澜在离开之前给了云湛一个放心的眼神,就跟着大太监离开了。

一踏进长公主云住的院子,夜千澜就觉得不对劲。按理说,现在天气已经转暖,屋子里应该经常通风才是。

尤其是长公主云凌还病着,更是应该多通风的。

但云凌的屋子里却是紧紧闭着门窗,而且,云凌的床前还挂着厚重的帘子,空气就更不畅通了。

不光如此,墙角还燃着熏香,很浓的那种,仿佛要故意掩盖什么气味一样。

夜千澜也不需要其他人帮忙,直接将香炉里的香灭了,窗户打开通风,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放肆,大胆,长公主还病着,你竟然敢将窗户打开,你这不是让长公主病情更加严重吗”

夜千澜可不是普通的闺阁女子,吓一吓就会乖乖听话。

很快,夜千澜就将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微风夹杂着花香送进来,让人闻了心旷神怡。

夜千澜吸了口新鲜空气,才算满意。

“喂,你不可以进去,长公主还在”

没等小丫鬟说完,夜千澜已经绕过屏风,来到了床前,抓住床前的帘子,一把拽了下来。

“啊啊啊,你,你要干什么来人啊,来人啊,将这个女人抓起来。”

小丫鬟吓得忙要去重新将帘子再挡上,被夜千澜抢先一步拽在手里。

“这位丫鬟,你跟你家长公主可是有仇”

小丫鬟没有夜千澜力气大,又气愤又哆嗦着道,“你胡说什么,奴婢生是公主的人,死是公主的鬼,奴婢怎么可能害我家公主呢。

倒是你,先是给我家公主吃了毒药现在又要冻死我家公主。”

“毒药你怎么知道长公主吃的药是我给的还有,你知道我是谁,对吗”

小丫鬟自知说错了话,但还在强硬辩白,“我,我听太医说的怎么了。我家公主就是我的命,我关心她怎么了。”

小丫鬟语气极冲,不像奴婢,倒是比正经主子还凶。

夜千澜点点头,“关心你家公主没错,但你心虚什么,莫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你血口喷人,你给我等着,我要去面见陛下,让陛下治你个谋害长公主的罪。哦,对了,我怎么忘了,外面可都是在传,是你杀了长公主呢。

依我看,你是第一次没有得手,又跑到宫里来害我家公主第二次了。”

对于小丫鬟的巧舌如簧,胆大包天,夜千澜甚至还鼓了个掌。

但转眼整个人就冷了下来,夜千澜是从阎王手下逃过命的,那周身的肃杀之气让小丫鬟真的怕了。

“大胆,大周国尊卑有序,你一个丫鬟,竟敢自称我,并污蔑朝廷命官,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小丫鬟还要还嘴,但腿却不争气的软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你真是欺人太甚,我,奴婢是长公主的奴婢,你竟然敢教训我。”

守门的侍卫将里面的对话听了个全部,对这位长公主身边的红人,他们也是不敢得罪的。

今天真是大快人心,璇玑将军一句话就让她吓得跪了。厉害,不愧是他们的偶像。

夜千澜虽然被夺了将军一职,但在崇拜和敬佩她的人眼中,她还是那个骁勇善战,算无遗策的璇玑将军。

夜千澜不再看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径直来到床边。

“想让你家公主好,就不要在这里大喊大叫,出去跪着。”

“你,你”小丫鬟想反驳,想放下狠话,但一想到夜千澜嗜血冰冷的眸子,吓得赶紧闭住了嘴,不情不愿的出去了。

长公主云凌的脸色惨白,确实是失血过多。

夜千澜不懂医术,但常年受伤,对药材倒是熟知一二。

查看了一下床边托盘上的汤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毕竟不专业,只能一会让太医化验了,夜千澜还想进一步查看,却没想,长公主的嘴里又开始冒血。

夜千澜眼中大惊,这个吐法,云凌不死才怪。

顾不得许多,立刻扶起云凌,双掌抵在她的身后,将自己的真气度给云凌,保住她的心脉。

小丫鬟自然不会在外面乖乖跪着,而是哭闹着请来了大周帝,大周帝听了小丫鬟的话,立马急匆匆的过来兴师问罪。

夜千澜虽然英勇善战,是大周国的中梁砥柱,但也绝不能伤害他的心头肉。

云湛紧跟在大周帝身后,脸上一派平静,内心却有些许担忧。

大周帝命亲卫以办事不利的罪名将守护长公主寝殿的侍卫都扣了起来,重新换了波侍卫,才大步走进了内室。

内室床上,云凌的脸色已经好转,夜千澜的脸色却由于损失真气过多,原本红润的小脸,慢慢变得苍白。

------题外话------

非常感谢小可爱们的打赏,月票和推荐票,爱你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