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花楼套话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3-25 20:30:07 字数:8026 阅读进度:63/131

见大周帝相信了,夜千澜便再接再厉道。

“陛下,太子私藏龙袍一案就有前朝势力的参与,臣怀疑这次长公主被杀一案也非常有可能跟前朝的势力有关。”

大周帝点头,“幕后之人竟然敢对朕的公主下手,真是胆大包天,查,一定要彻查,势必要将幕后之人彻底斩杀。”

“是,陛下。”夜千澜松了一口气,还好,大周帝虽然疑心重,不能容忍其他人威胁他的皇位,但却不昏庸。

夜千澜和云湛从御书房出来,并排朝宫外走去。

“云湛,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夜千澜询问云湛的意见。

云湛侧头看了夜千澜一眼,“都听你的。”说完,眼皮还轻微挑动了一下。

夜千澜只觉得心跳骤停了一瞬,看着眼前这张俊颜,竟生出了一种冲上去亲一口的冲动。

夜千澜忙压下心头的蠢蠢欲动,偏过头去,“云湛,你好敷衍啊,我现在可是在问你的意见。”

“嗯,我的意见就是静观其变,不采取任何措施,等幕后之人自己跳出来。”

“嗯,好主意。幕后之人一心想要弄死我,如果看到我活的好好的,一定会狗急跳墙的。”

云湛点头,“嗯。”

夜千澜心中暗暗腹诽云湛,这个家伙还是闷,不管她说什么,都是嗯。不过,她怎么觉得那么可爱呢。

完了,完了,她好像中毒了。

“咳,那个,云湛,我们就此别过,如果有什么线索,第一时间通知我。”两人站在宫门口,夜千澜主动道别。

云湛看了眼停在一边的马车,又看了眼夜千澜,然后命马夫卸了马车,将拉车的骏马牵过来。

云湛接过缰绳,交给夜千澜,“骑这个吧,路途远,不要累到。”

夜千澜心说她哪有那么娇气,但看到云湛执拗的眼神,夜掐澜败下阵来,道了谢,翻身上马,当先离开了。

云湛等夜千澜的身影彻底不见了,才收回目光。

云湛的贴身侍卫又牵过来一匹高头大马,恭敬的将缰绳递给云湛,“殿下,我们也回去吧。”

夜小姐已经走了,您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第二日,刑部的检查结果就出来了。死者是被掉在空中窒息而死,是典型的上吊而亡。脸部的划痕也确实是死后划上去的。

而且,从尸体的骨龄等判断,也跟长公主的年岁相吻合。最重要的是,死者手腕上的镯子是先皇后遗物。种种迹象表明,死者就是失踪了的长公主,云凌。

小桃是被带回来的第二天中午醒来的。

小桃一醒就被刑部带走了。

又过了一日,刑部开堂审案,大半个帝都的人都跑去看热闹了,刑部门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次的主审官是刑部尚书,副审官是大周帝眼前的红人,王子谦。

顾寒烟,小桃和那名正义无比的公子被带了上来。

经过仵作的反复检验,已经给出了结果,死者就是失踪的长公主。

所以,这次审案的目的就是找出杀害长公主的凶手。

顾寒烟一身华丽的红色宫装已经有些皱皱巴巴,本来就不好看,现在则是更丑了。

顾寒烟狠狠甩开压着她的两个衙差,狠狠的道,“放肆,狗奴才,竟然敢对本郡主如此无礼。”

顾寒烟是证人不是嫌疑犯,所以,她的手脚是自由的,并没有被带上铁链。

小桃是嫌疑犯,按理说是应该带上手铐的,但她同样什么也没有带。

看到这里,看热闹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这包庇的也太明显了吧。”一个中年男子气愤的道。

“哦这话怎么说呢”人群中一个年轻的男子接口问道。

“还怎么说你想想啊,小桃是谁的人”

“我刚才听说小桃是夜小姐的贴身丫鬟。”

“对啊,这就对了啊。太子殿下喜欢夜小姐,所以,就爱屋及乌,连一个丫鬟都包庇了呗。”

年轻男子皱了皱眉,“不能吧,刑部可是最公正不阿的,怎会因太子殿下喜欢一个人,就忘了大周国的律法呢。”

“嘘,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刑部啊,其实,是太子殿下的势力。所以,你知道了吧。”

中年男子压低声音,神秘的对年轻男子道。

年轻男子恍然大悟般的点头,“如果真的是这样,太子殿下当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可不是让人失望嘛,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姐姐的仇都不报了。”

“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啊”年轻男子继续不耻下问。

中年男子见年轻男子什么都不知道,不管他说什么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不禁有些飘飘然,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都告诉了年轻男子。

“你的意思是说,太子殿下为了夜小姐,要徇私舞弊”年轻男子由于惊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周边的人都听到了。

一时激起千层浪,大半的人都开始对云湛和夜千澜指指点点起来。但也有保持理智的,选择静观其变。

刑部尚书见门口突然乱哄哄的,啪的一声拍下惊堂木,示意所有人安静。

刑部尚书长了一副铁面无私的黑面孔,一拉下脸来,更是能将小孩吓哭。所以,所有人都很买他的账,均乖乖闭嘴了。

见人群终于安静下来,刑部尚书看向顾寒烟,“你先来说。”

顾寒烟冷哼了一声,“本郡主亲眼看到小桃将长公主挂到树上,而且,还划花了长公主的脸。”

“你胡说,我才没有。你说人是我杀的,我还说是你杀的呢,然后想要嫁祸给我呢。”小桃毫不相让的反驳回去。

“呸,你竟然敢反咬一口,本郡主跟长公主无冤无仇,根本就没有杀人的动机。而你家小姐刚被长公主奚落过,所以,你家小姐有充分的理由要杀了长公主。

你家小姐走不开,就命你追上去,将人给了。但你万万没想到,杀人的时候被本郡主给看到了。”

“寒烟郡主编故事的能力真是一流,不过,如果人真的是我杀的,我为何不将人偷偷的处理了。而是要明目张胆的将人挂在客室的门口。

难道,我是需要杀了人之后,让其他人在边上为我鼓掌吗”

客室就是南宫燕上次用来举办接风宴的地方。

“对哦,谁杀人不是偷偷的来,藏还藏不住呢,怎么可能会挂出来展览吗”小桃说完,立马有人赞同道。

“其他人可能不会这样做,但夜千澜非常有可能这样做。她十岁上战场,是真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她想惩罚一个人,自然是怎么狠怎么来了。杀了人,还将人挂在门口,也是想警告我们大家,千万不要去惹她。”

顾寒烟继续抹黑夜千澜。

“这寒烟郡主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有些人的心态确实是扭曲的,做出这等事也是有可能的。”混在人群中的年轻男子低声道。

虽然他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被很多人听到了。

有人赞同附和自己,顾寒烟更加得意了,接着道。“小桃,你家小姐很快就被会绳之以法了。你要是个识时务的,就实话实说吧,不要替她背黑锅了。”

“是啊,夜千澜残暴不仁,怪不得陛下夺了她的将军一职,原来,陛下早就看出了她的狼子野心啊。”

“对,夜千澜狼子野心,请尚书大人抓捕夜千澜。”

不知是谁带头喊的号子,围观的大半人竟然整齐划一的喊起了号子。

小桃心中着急,面上却一片镇定,非常有夜千澜的风范。

不管外面的口号声,而是对刑部尚书抱拳道,“回禀大人,寒烟郡主的话都只是猜测,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怎么没有确凿的证据了,是我亲自抓住的你。”

“抓住我又如何,人又不是我杀的。当时只有我们二人在场,我还说人是你杀的呢”

小桃冷看着顾寒烟,丝毫不惧。

顾寒烟急了,上去就要踹翻小桃。不过她低估了刑部衙役的能力,没等她踢出去脚呢,人就被扣住了。

刑部尚书狠狠的一拍惊堂木,“肃静,顾寒烟,你竟然敢公然打人,真是岂有此理。”

刑部尚书主管大周国所有的刑狱,虽然顾寒烟是被大周帝新封的异性郡主,他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顾寒烟自从来了大周之后就频频受气,现在更是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警告了。当即脸上就挂不住了,浑身突然生出一股牛劲,挣开衙役的钳制,飞起一脚,朝小桃踹去。

就在大家以为小桃能躲开的时候,毕竟小桃是夜千澜的贴身丫鬟,是有一定功夫的。却只听啊的一声,小桃倒飞了出去,撞在柱子上,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顾寒烟竟然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行凶,还将人踹吐血了,这还了得。刑部尚书直接命人将顾寒烟的手倒背着绑上,以免她再发疯。

“这,这顾寒烟也太跋扈了吧,踹人不说,还将人踹的那么狠。”

“听说这位小桃丫鬟被顾寒烟抓住的时候就是昏迷的,现在想来,不会是被顾寒烟给踹晕的吧。”

“嗯嗯,非常有可能,这顾寒烟不愧是从南疆来的,行事作风真是彪悍啊。”

大家都是同情弱者的,见顾寒烟如此跋扈,纷纷觉得小桃好可怜。

小桃咳出一口血,爬起来,双手抱拳,恭敬的道,“回禀尚书大人,我是被冤枉的。事情不是寒烟郡主所说的那样,而是恰恰相反。”

“呸,小桃,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污蔑本郡主,本郡主让你不得好死。”

小桃被顾寒烟凶狠的样子吓得身子瑟缩了下。

刑部尚书以为小桃是被吓到了,忙放柔了语气,鼓励道,“小桃,你但说无妨,本官会给你做主的。”

小桃深深一拜,“多谢大人,那我就全说了。”

“说。”刑部尚书冷扫了顾寒烟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说,如果你再敢威胁小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晚上的接风宴,长公主确实奚落嘲讽了我家小姐,但你们应该知道,我家小姐的心胸比男子还要宽广,她根本就不会生长公主的气,更遑论是杀了她了。

我家小姐见长公主离开宴席的时候,情绪有些不稳,便命我暗中跟着,确保长公主平安坐上马车后再回来复命。

可是,我跟出来之后发现,我跟丢了长公主。但我找了好几圈,打算要放弃的时候,却发现客室门口的桃花树上,竟然挂了一个人。

而且,好像还有一个人坐在树上,正一下一下的划着什么。

我上前刚想查个究竟,坐在树上的人飞身而下,一个手刀将我披晕了。所以,人不是我杀的,而是另有其人。”

“哦,你可看清了那杀人之人的面孔了吗”刑部尚书追问道。

小桃摇头,“没有看清,不过,我在晕过去之前,从她的袖子上撕下了这个。”

小桃说完,将一块残布呈给尚书大人。

尚书大人接过布料,仔细研究了一会,然后目光看向顾寒烟。

顾寒烟看到那块布料,有些心虚的躲了躲眼神,并且将自己的袖子往后藏了藏。

尚书大人破了三十几年的案子,早就练就了火眼金睛,顾寒烟的一个动作就暴露了自己。

尚书大人将布料交给手下,道,“去,跟顾寒烟的衣服袖子材料进行比对。”

“狗官,你什么意思啊,你这是在怀疑本郡主吗本郡主敢作敢当,这人不是我杀的,就不是我杀的。”

“呀,这寒烟郡主的话可是不能全信了,你看她刚才那彪悍的样子,一脚就将人给踹吐血了呢。”

“是啊,是啊,这么爱记仇,杀了长公主的事她还真的有可能做的出来呢。”

“对啊,对啊,而且,这位寒烟郡主吧,长得是有点太那个啥啊,所以,嫉妒别人的美貌也是有可能的啊。”

那个丑字,围观的人没敢说出口,因为顾寒烟实在是太彪悍了,万一也将他们踹吐血了可怎么好。

顾寒烟没想到刚才还站在她这边的人,转眼就开始怀疑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寒烟丝毫不觉得自己刚才踹人的行为有何不对,在她的思想里,只要是得罪她的人,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耽误了这么一会的时间,衙役已经比对完毕,将结果告诉了刑部尚书。

刑部尚书冷冷的看着顾寒烟,“顾寒烟,你可知罪”

“知什么罪本郡主何罪之有,有罪的是这个奴婢,是她的主子夜千澜。”只要能将夜千澜弄死,顾寒烟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刑部尚书再次将惊堂木摔在桌子上,“真是冥顽不灵,来人,将人给我押进大牢,来日再判。

小桃,经查确系无辜,现无罪释放。”

“谢大人明察。”小桃恭敬的磕了一个头,被衙役扶起来,朝着人群外走去。

人群外,夜府的马车早就在等着了,等小桃一出现,立马有人上前将小桃扶进了马车里。

被带上来就一直没有开过口的正直无比公子,见小桃竟然就那么被放了,脸上闪过愤怒,不过却什么都没有说,也拨开人群离开了。

尚书大人并没有命人拦着,因为这位正直无比的公子本就不是长公主被杀一案的嫌疑人,抓他回来也只是因为他带节奏,混淆视听。

今天,他虽然表情愤怒却没有再胡言乱语。所以,刑部尚书也没有理由再将他留在刑部大牢。

这件案子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但第二天却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位正直无比的公子,竟然在自己的家里自杀了。

并且,自杀前还留下了一封血书,血书上写了夜千澜和云湛的罪状,又抨击了朝堂上的官员是如如官官相护,掩盖真相。

总之,洋洋洒洒一大篇,大概意思就是,我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如果不能将夜千澜绳之于法,他死也不能瞑目。

夜千澜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院子中的梨树下练剑。听影汇报完这个消息,眉头皱了皱。

“可查清楚了,他是哪家的公子”

“回主子,他是公孙家唯一的公子,名叫公孙南。”

“公孙南怎么听着有些熟悉呢”夜千澜喃喃道。

“回主子,他的妹妹正是公孙柔,就是您祖母妹妹的亲孙女。这公孙南,就应该是您祖母妹妹的亲孙子。”

听了影的解释,夜千澜恍然大悟,那就怪不得听着有些熟悉了

“可查清楚了,他死前都见了什么人”公孙南应该不是一个轻生的人,非常有可能是被人给挑拨的。

“回主子,公孙南死前哪里都没有去,也没有见过什么人,只是去了一趟花楼。”

花楼是喝酒的地方,是专门为帝都的世家公子们开的。在花楼,不仅能喝到美酒,还能有美丽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姑娘相陪。

所以,帝都子弟都愿意往那里跑。

夜千澜沉吟了一会,做出了一个决定。“小桃,去找两套男装出来。”

“小姐,你这是要”小桃猜到了,但却不好意思说出口。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去那种地方应该不好吧。

影也不赞同的皱起了眉头。

“主子,还是让属下去一趟吧。”他是男人,却了也不会吃亏,主子不同,主子是金枝玉叶,是他心目中最神圣的存在。

夜千澜摇头,“不用劝了,都去准备吧。”就影那张面瘫脸,不将人吓走就不错了,更别提套出话了。

是夜,夜千澜换上男装带着小桃和影去了帝都最大的花楼。

花楼的生意都是晚上最好,所以,花楼中灯火辉煌,门口更是有姑娘扭着小腰,招揽着客人。

见到夜千澜走过来,门口的女子眼睛都直了,天啦,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好看的男子。都说大皇子云昊是帝都最温柔的谦谦君子,但此刻见了眼前的公子,只觉得她们之前见识太浅薄,不知何为人间绝色。

小桃侧身挡在夜千澜身前,挡住女子有些放肆的视线。影则是更直接,手已经压在了剑柄上。

夜千澜见两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无奈的摇头,拍了拍小桃的肩膀,示意她放轻松。

小桃不甘不愿的退到夜千澜身侧,虎视眈眈的看着花楼门口,打扮的很是清凉的女子。

打扮的很是清凉的女子已经回过了神,忙理了理头发,热情的凑上来。

“这位公子,快快里面请。”说完,还想去挽夜千澜的胳膊,却被夜千澜不动声色的躲开了。

女子也不觉得尴尬,倒是更觉得夜千澜好。这样高贵出尘,又定力十足的男子,才是真男儿。不像那些油腻腻的家伙,来了就知道占她们的便宜。

女子越看越觉得夜千澜俊美,也不招揽客人了,直接带着三人去了二楼雅间。

这座花楼之所以能够生意这么好,不光是因为有当红的姑娘,更是因为房间布置的也颇为高雅。让人置身其中,颇有些流连忘返。

夜千澜在椅子上坐了,穿的清凉女子也跟着在椅子上坐了。

女子对着夜千澜抛了一个媚眼,羞羞涩涩的道,“这位公子,今天来是想听曲还是看舞呢”

花楼女子的才艺比世家小姐们也是不差的。但世家小姐被礼仪约束着,跳起舞来也是束手束脚,倒不如花楼女子的放的开。

夜千澜一副我也不懂的样子。“这位姑娘,我是第一次来,也不知道什么节目好,不如,就请姑娘先弹奏一曲吧。”

女子高兴的点头,就去拿来自己的琵琶,即兴弹奏了一曲。论技法,差了些火候,但论包含的情感,确是可以给满分。

夜千澜大力鼓掌,还赏赐了女子很多银子。

女子见夜千澜不仅长得俊,出手还阔绰,对夜千澜不禁更加满意了,言语上也是更加讨好夜千澜。

夜千澜跟女子闲聊着家常,突然,话锋一转,问道,“姑娘,你可认识我的表哥吗他也经常来你们花楼喝酒的。”

“你表哥是谁啊是不是跟你一样俊美啊”女子眼中闪过问号,像眼前公子这么俊美的,整个帝都也没有几个的,如果真的来过,她应该有印象的啊。

夜千澜继续胡扯,“我表哥长得能比我差一点,倒也算是俊美男子。”

“哦,那公子不如报上你表哥的名字,奴家好好想一想。”

夜千澜点头,“姑娘,我表哥叫公孙南,你可有见过啊”

女子反复重复了几遍这个名字,突然,啊了一声。

“那个,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号人,不过可惜了,他不是我接待的。”

“哦姐姐这么好,我表哥当真是太没有眼光。”

夜千澜直接从这位姑娘变成了姐姐,一个称呼,立马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公孙南自杀的消息已经被第一时间封锁了,所以,这花楼中的姑娘并不知道公孙南已经死了。

女子被夜千澜夸的心花怒放,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公子,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有眼光的嘛,有些男人啊就是贱,就喜欢那种装清高的。”

夜千澜一听女子的话就知道有戏,忙装作很感兴趣的问道,“姐姐,此话怎讲啊”

女子见夜千澜真的想听,便拉开了话匣子。

“公子啊,我跟你说,你表哥啊就是人傻钱多,为了一个做作的女人,花了不少银子哦。”

“花了不少银子怪不得我表哥前些日子找我借钱呢,原来是为了讨好姑娘花光了啊。哎,表哥真是糊涂啊。

不过,这位姐姐,到底是哪位姑娘能让我表哥失了判断和神智呢。要知道,我表哥可是出了名的正直无比啊。”

女子摇头叹息,“这么说来,你表哥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嗯。是挺可怜的,表哥还因此得了相思病,所以,我才会来这一趟,希望那位姑娘能去看看我可怜的表哥。”

“什么相思病罪过,真是罪过啊。那个小贱人凭着一张脸蛋都不知祸害多少位年轻有为的公子了。

你回去对你表哥说,让他死了这条心吧,那个女人是没有心的。”

“好,我回去必定劝我表哥忘了那个女人,但我还是不甘心,姐姐能告诉我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吗也好让我回去能跟姨母交代。”

女子想了想,最后豪爽的点头,“好,既然是她做下的孽,我也就不替她遮掩了。她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这里的头牌,思思姑娘。”

“思思我能见见她吗她将我表哥害成那样,我想当面问问她,她是否有喜欢过我的表哥。”

夜千澜越说越气愤,仿佛真的有一个表哥被人欺骗了感情一样。

女子见夜千澜的样子,便信了她的话。

“公子,思思是头牌,是我们这里最最吃香的姑娘,可不是谁都能见的。”

“这难道我真的要空手而归了吗”夜千澜失落的低下了头。

女子早被夜千澜的男装迷住了,哪肯看她难过,忙安慰道。“你也别急,虽然不是人人能见,但总是能见的。”

夜千澜的眸子中又升起了希望。

“怎么见”

见夜千澜期待依赖的眼神,女子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心甘情愿的说出所有自己知道的。

“公子,思思每天只见一位客人。这仅见的一位客人,不光要有才,还要有财。”

女子为了将两个才区分,后面一个财还做了个数银票的动作。

------题外话------

推荐好友即将完结种田文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本文一对一,男女主双洁,种田爽文。

穆清媱这个现代法医穿越了,变成了村里的病秧子。

为了逃脱祖母的压迫,带着受欺负的娘和姐姐脱离他们。

动手,动脑,做生意,赚银子。

什么祖母那些人后悔了

那关她什么事

敢来找事,穆清媱肯定动手又动口,收拾的他们说不出话。

小日子过的温馨又惬意间,一堆热心肠的人给她介绍各种优秀的小伙纸。

“没看到我家没有儿子吗本姑娘只招婿,不嫁人。”

一句话打发一群人。

本以为她可以继续悠闲的过日子。

啪嗒

“听说你家招女婿,本王自带嫁妆,过来试试。”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