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追女孩的手段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3-25 20:24:00 字数:7671 阅读进度:60/131

“母后,您知道的,儿臣的决定无人能改。”

云湛从来没有忤逆过皇后,这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

皇后自然了解云湛的性子,云湛软硬都不吃,除非让他自己改变主意。

她不是不喜欢夜千澜,只是这太子妃之位只能是她南宫家的。

“湛儿,你可以娶夜千澜,但她只能当侧妃,正妃的位置要留给燕儿。”

夜千澜虽然身份贵重,但太子侧妃的位置同样尊贵。

“母后,她值得最好的。”云湛说完,就转身出了皇后寝宫。

转眼又到了除夕,夜千澜看着满天的星子,心中想的却是去年除夕的时候。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她喝多了,在后花园中的凉亭中小憩,结果就睡着了。结果却在睡梦中耍酒疯,抢了云湛的贴身玉佩,强硬的送出自己亲手绣的帕子。

虽然对这件事夜千澜持怀疑的态度,但云湛那样雅正之人,应该也不屑于在这件事上说谎吧。

想到这里,夜千澜握紧了手心里的玉佩。玉佩凉凉的,亦如那人的冷。

小桃从后面给夜千澜披上一件披风。

“小姐,外面风大,我们回屋吧。”

夜千澜摇头,边疆靠近大燕,地处南方,即便是在除夕这天,也是不怎么冷的。不像大周,一到冬天就冷的让人发颤。

小桃见劝不动夜千澜,便跟着一起站在城门楼上数星星。

“小姐,您可是想家了吗”虽然小姐为了救太子殿下中途回去了一趟,但来去匆匆,想必跟夫人也没有好好聚聚。

夜千澜点头,“嗯,想家了。”

她重生后,改变了前世的命运轨迹,所以现在很多事都是她无法预料的了。

“小桃,有影的消息了吗”

夜千澜话音刚落,一阵空气波动,一身黑衣的影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影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属下参见主子。”

夜千澜上前扶了影一把,“起来说话,不必多礼。”

“谢主子。”

“影,你不是跟着太子殿下吗到底发生了何事”

“主子,事情是这样的,属下跟太子殿下一起去前线救灾。因为水患严重,波及的地县比较多,因此,我们花费了好长的时间才将河道疏通,堤坝加固。

就在我们安顿流离失所的百姓的时候,陛下的圣旨就到了,带走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让我留下来安顿百姓们,他则是被带回了京城。”

听了影的解释,夜千澜点头,原来是这样。

“那万民伞又是怎么回事”夜千澜虽然身在边疆,但她的影卫遍布几个国家,想知道点消息自然简单了。

“那是受灾的百姓听说太子殿下和您被冤枉了,自发的打造了那把万民伞。”

“哦,上面还有我的名字我好像没有跟着一起去赈灾啊,怎么会有我的名字呢”夜千澜疑惑的问道。

影的眼神心虚的闪了闪,“主子,您虽然没有去赈灾,但您驻守边疆,保护大周国的安全。您对大周国的付出和贡献,百姓们可全是看在眼里呢。”

听了影的解释,夜千澜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影,你好像一撒谎就不敢看我的眼睛,你刚才就一直躲避我的视线。

说说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呢。”在夜千澜七岁的时候,影就跟在她身边了,所以,夜千澜是最熟悉影的人了。

“主子,属下只是跟百姓们说了您的事迹,他们听后便将您的名字写上了。”影说的轻描淡写,但夜千澜能猜到,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夜千澜眨了眨眼,仰头看向星星,心中却全是感动,有人全心全意的为你着想,真的很好。

见夜千澜不再追问,影偷偷松了口气,也跟着一起看星星。

又过了一个月,夜千澜巡防回来,便接到了大周帝的圣旨。

圣旨写的言简意赅,就是命夜千澜跟边疆的守将做好交接,带上俘虏南疆女王,即刻回京。

夜千澜接了旨,跟守城城主做完了交接,便带着夜家军回朝。

夜千澜要回朝的事已经在帝都传开了,南宫燕更是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开始准备。

烨王府,南宫燕的闺房。

“郡主,您歇一歇吧,夜小姐还要一个月才能赶回帝都呢。”南宫燕的丫鬟绿荷关心的劝道。

自从知道夜小姐要回帝都了,小姐就开始策划为夜小姐举办接风宴,这不,还亲自写请柬呢。

南宫燕甩了甩酸掉的手腕,瞥了绿荷一眼,“不可以歇,我一定要给澜儿一个既盛大又不寻常的接风宴。”

绿荷点头,“郡主,您放下吧,夜小姐一定会体会到您的良苦用心的。”

“嗯,别傻站了,赶紧给本郡主研磨。”

“是,小姐。”

南宫燕这边很忙,云珏这边也很忙。自从他跟皇贵妃表明了心意之后,他的差事突然就增多了。本来还策划着追求南宫燕呢,现在是完全抽不出时间来。

他知道,这是他母妃在生他的气,也是在变着法的让他屈服。可是,这次他母妃错了,他一定会坚持到底的。

云珏自然也听说夜千澜要回京了,这天,他终于抽出了半天时间去太子府。

云湛这次没有在书房看书或者奏折,而是去了湖边发呆。当云珏从福伯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他二哥竟然也有偷懒的时候,世人只知道太子殿下天赋异禀,聪慧异常,但却不知道他的默默付出。

没有无数个挑灯夜读的日子,哪能成就现在这个智谋无双的云湛。

云珏边朝湖边走着,边感慨着。

一刻钟后,终于来到了湖边,果然,他二哥正站在湖边发呆。

云珏走上前,“二哥,可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吗”

云湛回头见是云珏,颔首道,“你怎么来了”

呃,这话问的扎心了,他都这么久没来了,二哥不想他就罢了,竟然还嫌弃他,他真的好伤心。

见云珏不回答,云湛也不生气,转回身继续看湖,继续沉思。

云珏就是别人越不理他,他越要凑上来的性子。

几步挤到云湛身边,“二哥,你是不是想我小嫂子了。”自从知道云湛会连一个称呼的醋都吃之后,云珏就在私下没人的时候称呼夜千澜为小嫂子。

对于云珏这种不符合礼法,甚至是毁夜千澜清誉的行为,云湛并没有喝止,反而嘴角还勾了勾。

“二哥,你刚才是不是笑了”云珏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更凑近了云湛几分,想要看清他嘴角的弧度。

云湛冷冷的往旁边跨出几步,跟云珏拉开距离,“我不喜欢与人靠的太近,你也不例外。”

“哦哦,我,我不例外,但有一个人却是要例外的,对吗”云珏听话的站在原地,打趣道。

见云湛不回答,云珏也不气馁,继续自言自语道,“二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初可是说不喜欢人家的哦。”

听了云珏这句话,云湛的身子僵了一瞬,但很快就镇定下来。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云湛淡淡的说了这一句。

啊这句话是这么用的嘛,不过,也确实没毛病啊。

“二哥,你是真的喜欢小嫂子,还是因为她是夜家的女儿啊”

云湛看着被吹皱的一池湖水,回道,“都是。”因为只有夜家那样的坏境才能养出这样又美又飒,又足智多谋的女儿。

可以说,没有夜家就没有夜千澜。如果夜千澜出生在平民百姓家,他也许根本就不会认识她。

云珏点头,二哥真是实诚,连谎都不会撒,不过这样追女孩子貌似是不行的。云珏打算传授云湛几招追女孩子的办法。

“二哥,那个,刚才那个问题如果是小嫂子问的话,你知道怎么回答吗”

云湛这次没有回答云珏,而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那意思仿佛在说,不是都说过一遍了,你怎么还问。

云珏咳嗽了一声,偏开头,躲开云湛仿佛看智障人士的目光。

“那个,二哥,你那样的回答对我说,我会觉得你是个真实的人。但如果对小嫂子说,小嫂子便会觉得,你喜欢的根本就不是她的人,而是她背后的势力。”

云珏决定还是不点拨云湛了,直接给他说清楚比较好。

云湛听了云珏的话,眉头皱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让我撒谎”

云珏尬笑了一下,“不是撒谎,是善意的谎言。”二哥这一点求生欲都没有的样子,真不知要如何抱得美人归啊。

云湛想了一会,决定不耻下问,“好,那应该怎样说”既然澜澜会不喜欢,那就撒谎吧。

见云湛竟然来问自己,云珏立马觉得自己高大了很多,自信心也膨胀了。

“二哥,你要是相信我的话,我就帮你出谋划策,早日让你抱得美人归,怎么样”

云湛冷看了云珏一眼,“你还没有搞定南宫燕”

一句话,直接戳在云珏的心窝子上,是啊,你一个自己都没有搞定心上人的人,还好意思大言不惭的给别人出谋划策。

云珏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玉佩,又看了看云湛腰间的空空如也,长长叹了口气。他现在突然觉得,不是他来交云湛怎么追求心上人,而是应该反过来,让云湛来交他。

看看,人家的贴身玉佩早就送出去了,而他的呢,送人家人家还不要。这样一对比,云珏简直有些生无可恋了。

云湛还在等着云珏的答案,就见他一副我不想活了的样子,眉毛皱了皱。

“你不是说我刚才的回答不行,那应该怎样回答”

原来,云湛还记得刚才的事呢,云珏暂时先将自己的事放在一边,决定先帮他二哥追到小嫂子再说。

“二哥,你应该说,不管你是不是夜家的女儿,我都喜欢你,因为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云珏的语气温柔深情,如果他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女子的话,一定都被感动了。

但云湛不但没有被感动,还紧紧皱着眉头。

这样肉麻的话他说不出口,但如果澜澜真的喜欢他这样回答的话,他

“二哥,二哥,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见云湛迟迟不回答自己,云珏只好开口问道。

云湛点头,“我知道了,你今天来做什么”

提到今天来的正事,云珏将一个请柬递给云湛,“二哥,这是燕郡主派人送来的请柬,恰好让我碰上了,我就给带进来了。”

云湛点头,接过请柬,一目十行,很快就浏览完毕。

见云湛看完了,云珏才道,“二哥,你可想好送小嫂子什么礼物了”

南宫燕的请柬上写的内容是为夜千澜接风洗尘,这样的宴会必定是要带礼物的,所以,必须要提前准备好。

云湛将请柬交给福伯保管,目光落在湖边的那片空地上。

云珏的目光也跟着看过去,嗯他记得这里之前好像种满了翠竹吧。云珏使劲揉了揉眼睛,嗯,那片翠竹真的不见了。

“二哥,你的府上遭了贼吗那片竹林怎么不见了”

云湛这次连眼神都不愿意赏给云珏了,“是我命人挖了。”

“啊为何啊那片竹林可是长了十几年了,而且,你不是喜欢竹子吗”云珏觉得他好像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云湛这次没有回答云珏的话,直接留给他一个帅气的背影,走远了。

云珏也不追,而是对一旁的福伯道,“福伯,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福伯笑呵呵的点头,“知道,知道,老奴知道啊。太子殿下啊,他是有了心上人了。”

云珏点头,这个他知道啊,他的心上人可不就是夜千澜嘛。但这片竹林被挖走,跟小澜澜有什么关系吗

福伯怕云珏猜不透这其中的关键,好心的解释道,“珏王爷,你应该知道的吧,夜家的家徽是梨花,而夜小姐又最喜欢梨花,所以,这片空地,是用来种梨树的。”

这次轮到云珏目瞪口呆了,他二哥这波操作,不得不赞一句,真的很马蚤啊。

云珏被虐了一波,怀着复杂的心情从太子府出来。他现在非常想跑去烨王府问南宫燕,你喜欢什么花,本王也给你种上。

但他怕南宫燕吃了他,还是作罢了。

很快,一个半月过去,夜千澜带着夜家军浩浩荡荡的进了帝都城门。

夜千澜也没有先回家,而是直接去面见皇上。

夜千澜不是一个人去的,而是带上了南疆女王顾寒烟。

南疆擅蛊毒,而顾寒烟又是南疆的女王,所以,她的蛊毒之术非常的厉害,她必须要看紧她。

夜千澜进了宫,刚好跟才从御书房出来的云湛撞上。

夜千澜一身白色的铠甲,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正如同她这个人一样,浑身充满了阳光,让人见了就觉得温暖。

云湛的心中一动,脚步不禁慢了下来,仿佛在等夜千澜上前行礼。

夜千澜没想到这么快就跟云湛见面了,赶忙上前行礼,“臣参见太子殿下。”

云湛颔首回礼,“平身。”

“谢太子殿下。”夜千澜站直身子,打算等云湛走了之后,再去见皇上。

顾寒烟手被倒绑着跟在夜千澜身边,此刻见到俊逸出尘的云湛,一双眼睛直接就看直了。

“本女王一直觉得我南疆的国师是最俊美的,今日见了太子殿下,本女王才知道什么是见识浅薄,你叫什么名字,本女王喜欢上你了。”

顾寒烟语言大胆,丝毫不觉得当众示爱有什么不妥。

云湛漂亮狭长的眼中迸射出道道寒光,“请你自重。”

见云湛冷着脸的样子都那么帅,顾寒烟更加痴迷了,“自重什么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本女王就问你一句,你喜欢本女王吗”

见顾寒烟如此冥顽不灵,云湛的耐性终于耗尽,周身的冷气仿佛能够将人冻僵。

“如果你再挑衅本宫,本宫不介意让你立刻便为哑巴。”云湛很少威胁人,所以,一般他都是说到做到的。

顾寒烟撇了撇嘴,“本女王可是被吓的,你以为你三言两句就能将本女王吓退吗真是。”

没等顾寒烟说完,只觉脖间一痛,然后一股血腥味飘来,一道血线出现在顾寒烟的脖子上。

“本宫从来不会撒谎,说到必做到,你要再挑衅一句吗”云湛将宝剑还给贴身侍卫,语气冰冷的道。

顾寒烟虽然性子野,但从小被捧着长大,还真是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和委屈,当即要大闹。但脖子上的疼痛让她不得不镇定下来。

“好,我闭嘴就是。”顾寒烟嘴上说着闭嘴,但心中却在打着云湛的主意。

夜千澜是真没想到顾寒烟竟然会这样大胆,才见一面的男人,就当众表白,换做是她,她是做不到的。

不过,这位勇敢的南疆女王貌似还不了解他们大周的太子殿下,他可不是人人都可以觊觎的,用那些爱慕云湛女子的话来说,云湛就是那人家妄想。

直到云湛带着人走远了,顾寒烟还一直回头看那道颀长提拔的背影。

“夜千澜,刚才那位太子殿下叫什么名字”顾寒烟问走在前面的夜千澜。

夜千澜回头看了顾寒烟一眼,同样冷冷的道,“你不配知道。”

“呵,夜千澜你不要太张狂了,你是不是忘记本女王的本事了。本女王浑身都是毒,只有我想不想毒的人,没有我毒不到的人。”

夜千澜回身,走近顾寒烟,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使劲一捏,只听咔嚓一声,顾寒烟的下巴就被捏掉了。

“是吗那我们就走着瞧。”别看夜千澜一双纤纤玉手,那其中暗藏的力量可不容小觑。

顾寒烟很想硬气的说,我不怕疼,你再来啊。但疼痛让她不得不低头。

见顾寒烟安静下来了,夜千澜才回过身,跟守在御书房门口的侍卫交涉。

侍卫是认识夜千澜的,赶忙进去汇报。

很快,侍卫就回报让她带着顾寒烟进去。

夜千澜道谢,动作潇洒的又将顾寒烟的下巴安了回去,这才带着她进了御书房。

顾寒烟袖子中的手握的紧紧的,等着吧,她一定会报仇的。

大周帝早就听说南疆人喜欢奇装异服,此刻见了顾寒烟,他才知道,原来,大周国的女子是这样的温婉,这样的美。

顾寒烟长得偏黑,但偏偏又涂着黑色的唇脂,穿着黑色的衣服,整个人看上去黑乎乎的一片,让拥有后宫佳丽三千的大周帝一见就皱眉了。

夜千澜赶紧给大周帝行礼,“臣参加陛下,陛下万安。”

大周帝虚扶了一把,“平身吧,你们这位就是南疆的女王吗”

大周帝真想在后面加上一句,真是太丑了。

夜千澜不知道大周帝的想法,如实点头道,“回陛下,正是。”

南疆虽然被收复,但南疆人野蛮不识教化,只好抓了他们的女王做人质,好让他们安分守己。

顾寒烟抬头看了坐在高座上的大周帝几眼,心中得出了一个结论,嗯,没有刚才那个太子好看。不过,倒是有几分像的。

刚才那位帅的天崩地裂的太子应该就是眼前这位皇帝的儿子。

顾寒烟分析出云湛跟大周帝的关系后,露出了一抹笑,朝着大周帝抱拳道,“周帝,我乃南疆女王,很高兴见到你。”

大周帝皱了皱眉,这个女人长得真丑,笑起来更丑,而且,还朝着他笑的这么瘆人。

不过,大周帝见过了大风大浪,能够很好的管控自己的表情。听了顾寒烟的话,礼尚往来的颔首,算是回礼了。

“你叫顾寒烟,对吗”南疆已经被大周国打下来了,以后就是大周国的土地了,顾寒烟也将不再是南疆的女王了。

顾寒烟不悦的皱了下眉,“请叫我南疆女王。”

“南疆已经被我大周收服,是我大周的土地了,你也不再是什么南疆女王了。”

顾寒烟微眯了眼睛,“呵,那我现在是什么”她虽然被抓了俘虏,但她在南疆子民中的威信还是在的。

只要她一声令下,南疆子民就算是死,也会想办法救她出去的。

大周帝施恩般的开口,“朕可以封你为异性郡主,不过,你只能留在帝都,不能踏出帝都半步。”

顾寒烟心中冷笑,大周帝这是在变相软禁她啊。不过,留在帝都就能时时看见刚才那个俊美男子了,想想倒是不错。

大周帝本以为顾寒烟会不同意,或者多少挣扎一下,却没有想到,她非常痛快的同意了。

“好,本女王同意,不,本郡主同意,不过,本郡主有一个要求。”

顾寒烟倒是改口改的快,这点让大周帝还是很满意的。

“说说看。”如果不是过分的条件,大周帝倒是可以答应她。

南疆人野蛮不开化,只能暂时留着顾寒烟来牵制他们。

顾寒烟黑黑的脸上闪过痴迷和爱慕,“本郡主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我的府邸要挨着太子府。”

大周帝皱了皱眉,“为何”

顾寒烟跟太子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现在为何会提出这个要求。

顾寒烟不是帝都那些闺阁小姐,说话大胆直白。

“因为本郡主看上他了,之所以答应当这个郡主也完全是为了他。”

顾寒烟说完,夜千澜就暗道一声糟了,大周帝一直忌惮云湛的才华。更是在故意打压他,从上次私藏龙袍一案就可见一斑。

果然,大周帝的眼神冷了几分。

“好,朕同意。”

顾寒烟没有听出大周帝话里的冷意,欢天喜地的还道了谢。

听大周帝竟然同意了顾寒烟的要求,夜千澜心中有些不舒服,具体为何不舒服,她没有深究。

夜千澜上前一步,道,“陛下,寒烟郡主擅长蛊毒,臣以为应该采取必要的措施。”

夜千澜没有背后上奏,直接当着顾寒烟的面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顾寒烟将手指捏的咔吧响,“夜千澜,你这真是好狠毒的心,我跟你势不两立。”

夜千澜连理都不理顾寒烟,倒是显得顾寒烟像一个小丑。

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就是此刻顾寒烟的感觉。

大周帝对夜千澜的话深以为然,深思片刻道,“夜爱卿觉得应该如何做”

大周帝这是打算将恶人完全让夜千澜来做。

夜千澜自然知道大周帝的狐狸心思,便直言道,“臣觉得应该让寒烟郡主时刻感到危机感,时刻谨记作为大周国郡主的本分”

“夜千澜,你,你该死。”顾寒烟觉得夜千澜就是嫉妒她能住在太子府旁边。

大周帝也不理会顾寒烟的咆哮,问道,“这要如何做”

“陛下,这世上有一种毒药,在不发作的时候,就跟正常人一样,发作后却会让人生不如死。”

“哦,夜爱卿的意思是”

“夜千澜,你敢”顾寒烟现在恨不得弄死夜千澜,可惜手被绑着。

“陛下,不如让寒烟郡主吃了这毒药,而解药在陛下的手里,这样,想必寒烟郡主就会珍惜别人的性命了。”

夜千澜说的委婉,其实就是,如果你敢胡来,就要了你的命。

听夜千澜说完,大周帝阴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好,就按夜爱卿的建议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