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扑朔迷离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3-25 20:23:54 字数:11014 阅读进度:56/131

“福伯,你难道忘了慕容雪装病那么多年,用莫须有的救命之恩欺骗我们夜将军府的事了吗”

夜千澜淡淡的一句话让福伯闭住了嘴,再也说不出为慕容雪求情的话了。

“福伯,璇玑将军说的没错,慕容雪有非常大的嫌疑,你快将那日她来府上的事好好跟我们说说,千万别遗漏了任何细节。”

云珏的语气带着急迫和喜悦,终于有了一点突破了。

福伯狠狠拍了自己脑门一掌,“是老奴该死啊,如果真的是慕容雪做的,那老奴就算是死也不足惜啊。”

“福伯,你也不要太自责,慕容雪一贯为收买人心,伪装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慕容雪,查清事情的真相,救出太子殿下。”

夜千澜有些后悔,如果她当时没有心软给慕容雪留了一条生路,云湛可能就不会有此劫难了。但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她再后悔也是于事无补。

云珏也急切的催促着福伯,“福伯,你再想想,慕容雪来那日可有什么异常之处吗”

福伯现在也是又悔又急,“珏王爷,慕容雪那日来了之后,除了给老奴带了很多补品和用的,就跟老奴说了很多关心的话。

再,真的没有什么了”

福伯想的都快头秃了,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异样了。原本,他就没有怀疑过慕容雪,自然也不会注意什么不同寻常的细节了。

夜千澜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便对福伯道,“福伯,我们先回去,你要是想到什么了,就想办法传消息给我们。”

“是是是,璇玑将军放心,老奴要是想到了什么,就算是豁出了性命也一定会转告给你们的。”

夜千澜摇摇手,“福伯言重了,你是太子殿下在乎的人,如果你出事了,他不会高兴的,我们走了,保重。”

云珏也告辞一同离开。

福伯看着两人的背影,又狠狠揍了自己几拳。

从太子府出来,夜千澜就一直沉默着,云珏一向话多,今天也难得的沉默了。

最终,还是云珏打破了沉默,“璇玑将军,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下意识的,夜千澜成了云珏的主心骨。云珏甚至觉得,只要有夜千澜在,他二哥就不会有事。

夜千澜仰头看了看缀满了星星的夜空,“既然已经有了线索,我们就顺着线索查下去。”

“难道,真的是慕容雪做的吗她如今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落魄小姐,如何能拿出龙袍来陷害我二哥。”

云珏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夜千澜直视着黑漆漆的前方,眼中闪过一抹嗜血,“她自己当然不行,但如果跟人联手了呢”

“跟人联手了是谁”

“是谁我现在还不知道,但只要找到慕容雪,一切问题就能清楚了。”

“对,本王这就派出人手去搜查慕容雪,就算是将女庵翻个底朝天,本王也要将她找出来。”

“好,你派人去女庵,我另有计划。”

慕容雪当时被送去女庵的时候,她故意送了她大量的珠宝,还让影放出她带着巨额银子去女庵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引来那些贪财之人。

那些贪财之人为了钱财一定会铤而走险,袭击慕容雪的车队。这样慕容雪就只能空着手去女庵,锦衣玉食的日子不在,只能过清苦的生活。

这是她给慕容雪的惩罚,重活这一世,她要让慕容雪受尽磨难而死。

但现在看来,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慕容雪是怎么从女庵下山,又得到龙袍来陷害云湛的,这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

云珏听夜千澜有自己的计划,也没有多问,他知道夜千澜是可以跟他二哥比肩的人,魄力和智慧都不容小觑,救出二哥就全靠她了。

云珏抱拳,“璇玑将军,那本王就先行一步了,告辞。”

夜千澜点头,“珏王爷保重,告辞。”

两人就此别过,云珏回了珏王府,夜千澜则是回了烨王府。

南宫燕见夜千澜回来,忙迎上来,“澜儿,怎么样可是有线索了”

夜千澜知道南宫燕是个急性子,很多事都藏不住,便没有对她说出慕容雪的事。

“燕儿姐姐,听说大皇子新娶了一名侧妃,是吗”

南宫燕点头,“嗯,是啊,说起这个侧妃啊,还是帝都的一桩美谈呢。”

“哦怎讲”夜千澜表现出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南宫燕一听夜千澜想听,便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据说这个侧妃没有任何的家族背景,两个人相识缘自一场浪漫的英雄救美。”

听到英雄救美几个字,夜千澜突然想起在梅山遇刺,云湛跑到她身后寻求她保护的样子了。那么冰冷且面无表情的一个大男人,竟然也好意思让她这个小女子保护。

南宫燕见夜千澜笑了,便好奇的歪了歪头,“澜儿,你笑的好甜蜜啊,可是,也喜欢这样浪漫的邂逅吗

也对,大皇子一表人才,性格又好,谁不想被他英雄救美呢。”

“不喜欢。”夜千澜绝美的小脸上覆上了一层寒霜。

什么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全是假的,通通都是云昊装给世人看的。他的心是黑的,他温润的外表下是一颗狼子野心。

她永远忘不了前世她夜家全家惨死的情景,更忘不了那对男女丑陋的嘴脸。这一世,她不但要保护她所要保护的人,还要让那对男女受到应有的报应。

南宫燕见夜千澜的脸色很不好,担心的问道,“澜儿,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

夜千澜摇头,“燕儿姐姐我没事,你接着说,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故事太狗血了。”

南宫燕听夜千澜说没事才稍稍放下了心,点头附和道,“是啊,真是太狗血了,就像话本子上写的一样。”

对啊,云昊一向精于算计,估计这所谓的英雄救美也是他的自编自导吧,但就不知道那名女子是配合演戏呢还是什么也不知道呢。

南宫燕见夜千澜还想听,便接着往下说。

“云昊从马蹄下救下了那名女子,那名女子非常感动,当场以身相许了。而云昊则看那名女子可怜,便好心的收留了那名女子。

谁知,一个月后,就传出了两人好事将近。也许,云昊一开始就看上了那名女子吧。”

“燕儿姐姐,你见过大皇子那名侧妃吗”

南宫燕摇头,“虽然他们的婚礼我去参加了,但新娘子戴着盖头,我没有见到她的样子。不过,看那身段,应该是个美人。

而且,她的身段很像”

“很像什么”

南宫燕苦恼的皱了皱眉,“很像一个熟悉的人,但我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夜千澜拍了拍南宫燕的肩膀,“不急,我们明天去会会她,估计就会想起来了。”

南宫燕惊讶,“澜儿,我们明天要去见大皇子那名侧妃”

“是啊,能让大皇子一见倾心的女子,我们怎么能不见见呢”

南宫燕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澜儿,你跟我说实话,你莫不是喜欢大皇子吧。”不然怎么关心人家娶侧妃呢,还要巴巴的跑去看。

夜千澜好笑的轻敲了一下南宫燕的额头,“你放心,我这辈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喜欢他的。”

她想要的是他的命,怎么会喜欢他呢。

南宫燕点头,“不喜欢就好,其实,澜儿,我跟你说,虽然大家都说大皇子温如,人也长得好,但我就是觉得吧。

他这个人啊,怎么说呢”南宫燕歪着头,绞尽脑汁想着形容的词汇。

“觉得他好像戴了一层面具,对吗”夜千澜替南宫燕说道。

南宫燕一拍手,“对,就是这种感觉。澜儿,你也看出来了,对吗”

夜千澜点头,是啊,她也看出来了,不过,她却是到死的那一刻才看出来的。

第二日,夜千澜从外面练剑回来,便见南宫燕将去大皇子府要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见到夜千澜逆着阳光走来,南宫燕小小痴迷了一下,就忙走过去,举起手帕给夜千澜擦脸上的薄汗。

“澜儿,你快去换一身衣服,我们这就出发吧。”南宫燕虽然不知道夜千澜为何要去大皇子府,但只要是夜千澜要做的,她都不会质疑。

夜千澜接过手帕自己擦了擦,然后走向屏风后面,“好,等我一刻钟。”

一刻钟后,一身丫鬟装扮的夜千澜走到了南宫燕的面前。

因为夜千澜太白太美了,所以,夜千澜特意将自己画的黑了些丑了些。

南宫燕都差点认不出夜千澜了,“澜儿,那我们出发吧。”

“是,小姐。”夜千澜给南宫燕行了一礼,主动上前将带的东西接过来。

南宫燕掩唇笑道,“好好好,你现在就是我的贴身丫鬟喽。”

一路无话,半个时辰后,烨王府的马车停在了大皇子府门口。

烨王府的马夫赶紧将拜帖递给大皇子府看门的小厮。

原本大皇子看门的小厮是没有人多看一眼的,但自从太子殿下出事,云昊又成了龙袍案的主审官以后,这大皇子府的看门小厮就水涨船高,心思浮躁了。

尤其是最近来拜访的人多,小厮收的银子也多了,对于不给银子的人,他自然不会给办事了。

“喂,哪个府上的有拜帖吗”看门小厮几乎是鼻孔朝天的看着马夫。

烨王府出来的马夫也不是好惹的,奈何现在烨王府被大周帝刻意打压冷落,在这个关键时刻,只得低调再低调。

马夫脸上挂着笑,“这位小哥麻烦给通传一声,我家燕郡主今天是特来看望侧妃的。”

“看望侧妃呵,我家侧妃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吗走走走,快回去。”小厮不耐烦的看了马夫一眼,心中哼笑。

如今的烨王府可不是之前的烨王府了,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都被抓去天牢了,这个太子殿下的绝对拥护者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今天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前来拜访他们的侧妃,真是痴心妄想。

马夫紧了紧拿着拜帖的手,最后还是将气忍下了,将手伸进袖子中,摸出一个荷包,塞到看门小厮的手里,“辛苦小哥了,这点银子就当给小哥买壶茶喝了。”

看门小厮偷偷掂量了几下荷包的重量,才满意的笑道,“好吧,你在这等着,我就替你跑一趟,但侧妃见不见你们,可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马夫忙点头,“是是是,我们懂的,懂的。”

南宫燕离的远,听不清两人都说了什么,但从看门小厮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狗仗人势,当即想要下车跟他理论,被夜千澜一把拽住了。

“燕儿姐姐,不过是个得了势的小人,不必跟他计较。况且,他恐怕得意不了太久了。”

南宫燕重重的哼了一声,猛喝了一口茶水才压下火气。“澜儿,你看到了没有,有什么样的下人就有什么样的主子。

这下人都张狂成这样了,他的主子必定也不是个好的。”

夜千澜给南宫燕顺了顺气,“姐姐莫要生气,人在做天在看,坏人会有恶报的。”

南宫燕重重点头,“一定会的,好人也一定会有好报的。太子表哥奋不顾身去前线赈灾,却被小人在背后插了一刀,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夜千澜坚定的点头,“一定会的,好人不应该被委屈和冤枉的。”

云湛虽冷,但却是真正的爱民如子,她不知道他的心中有没有她的存在,但他知道,百姓一直都在他的心中。

看门小厮很快就返回来了,对着马夫趾高气昂的道,“本来我家侧妃是不打算见你们的,但多亏了我在我家侧妃面前说好话,这才勉强见你们的。

说好了啊,你们长话短说,万不要多耽误我家侧妃休息的时间。”

马夫非常上道的又给看门小厮塞了一个荷包,“那是那是,多谢小哥了。”

又得了钱,看门小厮这次是彻底满意了,脸上也露出了几分谄媚。

“好了好了,里面请吧。”

马夫打点好了一切,便回到了马车旁。

夜千澜当先挑开车帘,扶着南宫燕从马车上下来。

南宫燕在跨过门槛,经过看门小厮身边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呸,狗仗人势的智障东西。

小厮见南宫燕周身气质凌人,缩了缩肩膀,什么都没说,继续看门了。

由于看门小厮是个拿钱不办事的,夜千澜和南宫燕两人进了大门也没有人带路,只好向人打听着走。

南宫燕心中很是憋屈,她燕郡主何时受过这种冷待啊,这个大皇子的侧妃真是好大的谱啊。

两人兜兜转转了好一会,终于找到了侧妃住的地方。

大皇子侧妃住的地方还不错,有花有草,还有人工湖。看来传言还是可信的,大皇子对这位侧妃真的还不错。

传说中的大皇子侧妃,此刻正坐在院子中的花架下荡秋千。

伺候着的奴婢见到两人,训斥道,“放肆,你们是何人,竟然敢擅闯大皇子府。”

夜千澜皱了皱眉,云昊虽然为人垃圾,让人恶心,但他对属下的约束是极其严格的。这个丫鬟虽然是侧妃的人,但也不至于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吧。

除非,是有人故意唆使她这样做的。至于那个有人嘛,应该就是那个荡秋千的人。

南宫燕的火爆脾气可是个不吃亏的性子,一把将丫鬟推到一边去,大步来到荡秋千的女子面前。

双手环肩,嘲讽道,“侧妃真是好大的派头呢,这手下的奴才也当真是好大的脸面呢。”

坐在秋千的女子,顺着声音看过来,一双无辜的眼里全是懵懂。

女子慢慢从秋千上起身,不解的看着夜千澜和南宫燕,“你们是什么人可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夜千澜本以为是个熟人,但当看到那张陌生的脸孔时,也是愣了一下。

南宫燕也是一愣,“你就是太皇子的侧妃”

女子乖巧的点头,“是啊,有什么不对的吗”

女子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温柔,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让人听着就会生出好感。

但夜千澜却没有生出好感来,她是重活一次的人,自然不会被人的表面所欺骗。面前这个女子虽然表现的非常的不食人间烟火,但眼中丝丝缕缕的算计还是出卖了她。

南宫燕虽然是个粗线条,但直觉向来准。这个女子虽然看起来很干净,也很不谙世事,但就是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尤其是那张脸,虽然很清秀,也很美丽,但就是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但具体是哪里不舒服吧,又说不出来。

见南宫燕一直没回答自己的问题,女子轻蹙了蹙眉,“你到底是谁是来见我的吗”

“回侧妃娘娘,我家小姐是燕郡主,今日是来特地拜访的。”夜千澜替南宫燕回道。

听到燕郡主几个字,女子的小脸上没有受宠若惊,反而是宠辱不惊。

看着南宫燕柔柔的道,“小乔见过燕郡主。”

南宫燕已经从震惊回过神来,虚扶了一下,“免礼吧,不必多礼。”

小乔扶着丫鬟的手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燕郡主请上座,青儿,给客人上茶。”

“是,侧妃娘娘。”

小乔将一盘糕点往南宫燕面前推了推,“燕郡主,实在是对不住,我是从小地方来的,嫁给了殿下之后又不常出去走动。

所以,我并不认得你,所以,刚才的失礼还希望燕郡主能够原谅。”

南宫燕皮笑肉不笑的呵了一声,“侧妃不必介意,本郡主也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本郡主就是好奇,你府上的看门小厮刚才已经来禀告过,也交上了本郡主的拜帖。

而你,也答应见我们了。就算不认识,想必也是能猜到的吧。”

南宫燕的意思就是,你可别装了,明明什么都知道,这是装给谁看的呢。

被人这样暗讽,小乔只是蹙了蹙眉,“什么拜帖啊我根本就没有见到啊。而且,看门小厮也没有来向我禀告啊。

你们完全是,是”后面的私闯进来的几个字,小乔仿佛不好意思说出口,迟疑的顿了一下。

“好啦,不用解释了,既然你没有看到拜帖,也不知道我的身份,那就不知者不怪了,但本郡主不禁担忧大皇子府的安全问题了。”

“为何担忧”小乔接口问道。

“这还不容易了解吗看门小厮收了我们的银子就将我们放进来了,而且,我们这一路走来都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堂堂的大皇子的守卫松懈成这样,怎能不让人担忧呢。”

说完,南宫燕还叹了口气,仿佛真的在替云昊担忧一样。

被人暗讽大皇子府不好,小乔有些沉不住气了,清澈的眸子中终于有了波动。

“燕郡主,我想你是误会了。因为我喜静,大皇子就命人都不要来打扰我,所以,你这一路走来才会这么安静的。”

南宫燕点头并且羡慕的道,“侧妃真的好幸福啊,大皇子也真的很宠你啊。”

提到大皇子,小乔的脸上露出娇羞的神色,“哪有燕郡主说的那么好,不过是大皇子怜惜我罢了。”

“侧妃这样的妙人,自然应该得到最好的。冒昧的问一句,侧妃娘娘来自哪里”夜千澜问道。

小乔看了一眼站在南宫燕身边的丑丫头,被她那一句妙人给取悦到了,笑着回道,“小乔身世坎坷不说也罢,至于是哪里人,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是个孤儿,从小被神医收留,几个月前,我来到帝都,姻缘巧合下结识了大皇子。大皇子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便嫁给了她为妃子。”

“神医是哪位神医”这世上,能够被称为神医的也就东方鼎了吧。难道这个女人是被东方鼎养大的不像啊。

小乔摇了摇头,“对不起,燕郡主,小乔跟神医发过誓,没有他的允许是不可以将他的身份和名字说出去的。

神医对小乔有再造之恩,绝不能违背对他的承诺,还望燕郡主不要见怪。”

南宫燕点头,“既然如此,你就不必说了。”说完,对着夜千澜招了招手。

夜千澜会意,赶紧将准备好的东西放在南宫燕面前的桌子上。

南宫燕将桌子上的礼物朝着小乔推了推,“侧妃娘娘,这是本郡主送你的见面礼,还望收下。”

小乔见此,忙摆手,“不用了,燕郡主太客气了。”说完,还将礼物往回推了推。

南宫燕挑了挑眉,“怎么瞧不上本郡主送你的礼物吗”

小乔听此,忙收回推礼物的手,“不是,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燕郡主的礼物了。”

说完,命丫鬟将礼物仔细收起来。

东西也送了,人也看了,南宫燕便起身告辞。

小乔起身挽留,“燕郡主好不容易来一趟,要不要在府上用过午膳再走不迟。”

南宫燕摆了摆手,“不必了,我还有事,告辞。”

说完,就带着夜千澜离开了。

等确定两人走远了,小乔一直带笑的脸终于冷了下来。小乔招来丫鬟青儿,吩咐道。

“将这些东西给本妃扔了。”

“是。”

丫鬟青儿拿着南宫燕带来的礼物,如扔垃圾一般扔到了院门外。

等丫鬟转身回了院子,藏在假山后的两人才转了出来。

“澜儿,你猜的没错,这个小乔果然是认识我们的,而且,还是跟我们有仇的。”不然,也不会将无辜的礼物给扔出来了。

“嗯,但那张脸却是陌生的。”虽然脸陌生,但身上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澜儿,我觉得她很像一个人,但应该不是那个人。”南宫燕自我否定道。

“像谁”夜千澜对帝都这些小姐都不是很熟,也不喜跟她们结交,所以,并不能通过身形来认出这个人是谁。

但南宫燕不同,她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圈子里,大小宴会不知道参加了多少,所以,她的判断还是很准的。

见夜千澜感兴趣,南宫燕便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澜儿,你不觉得这个人的身形和背影跟曾经的唐家大小姐唐娇很像吗不过,应该不是她了,她现在应该跟在慕容雪身边才对。”

“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既然慕容雪都能出现在太子府,那曾经的唐娇,现在的小乔,能够出现在大皇子府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且,唐忠是云昊的人,而唐娇是唐忠唯一的女儿。云昊为了不让忠心他的人寒心,想办法娶了唐娇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但如果真的是唐娇的话,她是如何做到换了一张脸的。还有,唐娇是如何离开慕容雪,又来到大皇子府的。

看来,她也有必要亲自去一趟女庵了。

两个人从大皇子府回来,夜千澜就朝女庵出发了。

等夜千澜赶到的时候,云珏能问的都已经问完了。见夜千澜带着纱帽赶来,云珏并没有吃惊,而是非常自觉的给她汇报自己得到的消息。

“璇玑将军,庵里的师父们我都已经问过了。话说,在两个月前,女庵发生了一场大火。这场大火烧的很大,很多人都丧生在火中了。

据她们说,从帝都来的大小姐和她的奴仆们也都遇难了。”

遇难了应该是金蝉脱壳了吧。

“璇玑将军,我们现在要怎么办”线索又断了,慕容雪出现在二哥府上在前,女庵大火发生在后,慕容雪丧生在大火中,这时间倒是可以对的上的。

“你认为慕容雪真的死了吗”太多的巧合凑在一起,那就是有人故意为之。

这场大火应该是慕容雪故意制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世上再没有慕容雪这号人。

但夜千澜不解的是,慕容雪死都要留住夜家大小姐这个身份,这次为何主动舍弃了。

“璇玑将军,本王不相信慕容雪死了,但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找她呢”

哪里找她如果这一切都是慕容雪策划的,那她必定是已经找好了后路。想好了后路对了,辛氏。

慕容学找好了后路,不再依靠夜将军府,那辛氏留在夜将军府也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她一定会将辛氏带走的。

“走,回去,看住辛氏。”

“什么辛氏怎么了”云珏一边疑惑的问道,一边命自己的人撤退。

夜千澜边走边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云珏。

云珏听后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慕容雪即便心再狠,估计也不会抛下自己的母亲不管吧。”

“在不危及她的性命时,她自然会管的。”但如果慕容雪自身难保的话,她便不会管辛氏的死活了。

就像当初,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将装病的事赖在辛氏的头上。

辛氏是做母亲的,即便心中苦楚失望,也不会拆穿慕容雪的。

可当二人赶回夜将军府的时候,早已没了辛氏的踪迹。

夜千澜见过了夜夫人欧阳柳,大致跟她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欧阳柳出身名门,即便知道女儿是偷偷回京的,也没有害怕和怪罪。

“珏王爷,澜儿私自回京的事还希望您能守口如瓶。”

云珏恭敬的对欧阳柳保证,“夜夫人放心,本王已经发过誓,绝不会将璇玑将军私自回京的事泄露出去的。”

欧阳柳听了云珏的话算是放心了,云珏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一副闲散公子的样子,但他认真起来的样子还是很可靠的。

母女俩半年多没见,自然有很多体己话要说,云珏非常识趣的将空间让给母女二人。

等云珏走后,欧阳柳命人去门口守着,屋内只剩下母女二人。

欧阳柳的神色从刚才的从容便为担忧,“澜儿,你跟母亲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太子殿下了。”不然,怎么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回来替他翻案。

看着母亲疑惑中带着八卦的眼神,夜千澜有些哭笑不得,这可让她怎么解释呢。重生的事不能说,但她又不想对自己的母亲撒谎。

所以,便保持了沉默,但她的沉默让欧阳柳误会了。

“澜儿,你知道云湛以后是要做皇上的吗”虽然云湛这次遭难了,但欧阳柳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云湛一定可以挺过这一次的。

夜千澜眨眨眼,她知道啊,虽然上一世是云昊当了皇帝,那是因为有她的帮助。这一世,她会将原本属于云湛的皇位亲手送给他。

见夜千澜傻憨憨,只知道眨眼的样子,欧阳柳轻刮了下夜千澜的俏鼻,“澜儿,你性子好强,应该不会想跟其他人一样共侍一夫吧。”

夜千澜点头又摇头,“母亲,女儿不想,女儿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

欧阳柳点了点头,果然,她的澜儿跟她当初的想法是一样的。她们都是要强的,绝不允许自己跟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澜儿,那你可要想好了,云湛是要坐拥天下的人,他要有很多女人来平衡自己的势力,那时你要如何自处。”

如何自处夜千澜重生后就一直在想自己要如何保护整个夜家,怎么报恩云湛,这个事情倒是没有想过。

夜千澜漂亮的眼中闪过缕缕犹豫,但最终还是转为了坚定。

“母亲,以后的事女儿还没有想过,女儿现在只是想救出云湛,他心中有百姓,有天下,更是为百姓做了无数的好事,他不应该被冤枉。”

欧阳柳点头,“好,母亲明白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母亲会一直支持你的。”

夜千澜扑进欧阳柳的怀里,“谢谢母亲。”欧阳柳拍了拍夜千澜的后背,“傻孩子,跟母亲何须说这个。只要你开心,母亲就放心了。”

夜千澜狠狠的点头“澜儿会的。”

“嗯,放手去做吧,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你背后站着整个夜将军府。”

欧阳柳这句话是赞同并支持夜千澜救云湛了。

如今朝堂上人人自危,云湛的忠心拥护者都遭到大周帝的打压,曾经巴结云湛的墙头草,如今也都反过来黑云湛。

云湛现在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唾弃的对象。

尤其是帝都曾经那些哭着喊着要嫁给云湛的女子,现在云湛出事了,没有一个想要为云湛喊冤,即便是有几个真心的,也被各自的父母看起来了。

所以,夜千澜现在在逆行,在冒天下之大不韪。

“母亲,谢谢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整个将军府跟我一起陪葬的,如果我没有为云湛洗清冤屈,那一切就让澜儿一人来承担。”

“傻孩子,你以为我们都是贪生怕死之人吗你父亲,你哥哥,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男儿。他们是你的依靠,但你要记住,做事要无愧于心,万不可因为一点私利而做出伤天害理的事。”

夜千澜重重的点头,就是因为她有自己的底线,她才会在最后给了慕容雪一条生路。

但现在看来,慕容雪并不知悔改,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夜千澜仍然没有在将军府留宿,现在她在跟时间赛跑,还不到休息的时候。

也许,她应该去见见神出鬼没的东方神医。既然大皇子的侧妃小乔说自己是被一位神医收养的,那她就查查那位神医。

小乔现在身为大皇子的侧妃,她的身世一定会有人去查,所以,她即便是撒谎,也不可能全撒,必定是真假掺半的。

等到夜千澜赶到郊外东方鼎的庄子上时,已经很晚了。因为来过一次,夜千澜又是过目不忘的,非常顺利的来到了东方鼎的卧室前。

东方鼎的卧室黑漆漆一片,说明其主人已经休息了。

夜千澜不能等到明天,便上前要去砸门。

没等夜千澜的拳头砸到房门上,背后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

“璇玑将军,你在干什么”

即便夜千澜身经百战,大半夜的被这么一吓,身子也是僵了僵。忙转身看向身后的人,手也压在了佩剑上。

看到夜千澜的动作,发出幽幽声音,一身白色寝衣的男子,嘴角抽了抽。

待夜千澜看清一身白衣的人不是什么男鬼,而是她正要找的东方鼎,才放下戒心,双手抱拳。

“好久不见了,东方前辈。”

东方鼎将夜千澜从门口扒开,还打了个哈欠,“是好久不见了,但你这么晚来见我,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东方鼎意有所指的指了指自己的穿着。

这次轮到夜千澜嘴角抽了,您说您一个大男人,不好好在卧室睡觉,您穿着个寝衣瞎溜达啥。

东方鼎仿佛知道夜千澜心中所想,边打开门边自言自语道。

“最近晚上吃的有点多,不起来溜达消化消化还真是睡不着呢。”

夜千澜跟着进门,“东方前辈,我今天来是有一事要问。”

“璇玑将军,夜深了,你怎可随意进入男子卧室。”

这要是被云湛知道,估计要斩了他吧,那个腹黑的家伙哎。

想到云湛,东方鼎灵光一闪,对了,这个小丫头此情此景出现在这里,应该是为了云湛那个家伙吧。

夜千澜不管东方鼎在那里想东想西,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东方前辈,请问你是否有个养女”

正点燃油灯,想要喝杯茶的东方鼎,直接一个趔趄,如果不是及时扶住了桌子,整个人就摔到地上了。

东方鼎有些结巴的问道,“养养女”

东方鼎指着自己,又指指夜千澜,“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

夜千澜漂亮的眼中闪过我很忙,我是认真的字样。

东方鼎扶着桌子坐下,在椅子上坐稳了,端起一杯茶喝了口压压惊。

才道,“璇玑将军大晚上赶来,就是来讽刺我老的”

是,他一大把胡子显得是不年轻,但她就不能透过外表看本质吗

夜千澜也在椅子上坐了,认真的看向东方鼎,“东方前辈,你不老,只是看起来有些老。”

东方鼎喝进嘴里的茶水终于成功喷了出来。

夜千澜眼中闪过一抹坏笑,动作敏捷的躲开了。

东方鼎咳嗽了一会,终于缓了过来。

“小丫头,你走,你赶紧走,趁我没用银针把你钉死之前。”

夜千澜背着双手走到东方鼎面前,摇头,“我不走,东方前辈,我是认真的,我从边疆千里迢迢赶回来,真的不是来讽刺你老的,虽然你看上去真的有点老。”

东方鼎完全没有被安慰道,他现在算是明白云湛为何会喜欢这个小丫头了,因为,他们都是同样的腹黑。

见东方鼎仿佛真的被气到了,夜千澜收起脸上的笑,认真的道,“东方前辈,我回来是救太子殿下的,如果你知道什么,还请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