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偷偷送药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3-10 14:49:25 字数:2512 阅读进度:49/131

夜千澜回想着刚才下棋的情景,非常赞同南宫燕第一句话。东方鼎的心态是有些沧桑,但年纪嘛,看那修长白嫩的手指就可以知道,他绝不是一个老人家。

东方鼎是个守诺之人,等到夜千澜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小药童捧着一个木匣子追了上来。

小药童将木匣子递给二人,就回去复命了。

小药童看着正晾晒药草的自家师父,挠了挠头,有些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像个娘们。”东方鼎头都没抬,但却仿佛头顶上长了眼睛,将小徒弟的心里猜了个一清二楚。

小药童也不扭捏了,凑到东方鼎身边,“师父,您是不是喜欢夜小姐?”

“什么?我喜欢谁?”东方鼎连药材都拿不稳了,价值连城的人参直接摔在了地上。

小药童赶紧弯腰捡起来,脸上露出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东方鼎接过宝贝人参,真想摔在小药童的头上。

东方鼎气得胡子都抖了抖,“休要胡说。”

小药童不服气的昂了昂头,“我才没有胡说呢,如果您不喜欢夜小姐,为何偷偷在匣子里放祛疤膏呢。

呀,难不成您是喜欢燕郡主?

师父,您听徒儿说,燕郡主虽然也很好,但徒儿还是觉得夜小姐比较好。您看啊,夜小姐能文能武,长得漂亮,性格还好,可是比那些大家小姐都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要是我啊,就是闭着眼睛选,那也是知道选夜小姐的。师父您这么聪明,自然也会选夜小姐的对吧。”

小药童一副小迷弟,像小伙伴安利自己喜欢的偶像的样子。

东方鼎终于忍无可忍,一个爆栗子摔在了他的头上,“你可闭嘴吧,夜小姐就是因为太好了,所以,才会被那个腹黑闷骚的家伙给惦记上了。

那盒祛疤膏可不是师父我想送的,而是某人借着我的手送的。”

说完,东方鼎还高深莫测的捋了捋胡子。

小药童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师父,您说的那个人是谁啊,难道那个人也暗恋夜小姐吗?”

东方鼎真想敲开他这个徒儿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不是浆糊。什么叫那个人也暗恋夜千澜,仿佛他也暗恋夜千澜似的。

他对那个小丫头只有欣赏,根本就无男女之情。

生怕出什么惊人之举,东方鼎赶紧给他安排了个差事,让他去忙了。

回到了夜将军府,夜千澜和南宫燕两人将马交给手下的人,就一头扎进了夜千澜的闺房。

南宫燕迫不及待的将匣子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个瓷瓶,瓷瓶下面压着一张纸,纸上写的应该就是所谓的美容养颜的方子。

夜千澜伸手将瓷瓶拿起来,瓷瓶上贴着标签。

南宫燕凑过来看上面的字,直接读出了声,“祛疤膏。”

“咦?东方神医为何要送我们祛疤膏啊,我们根本就用不上啊。”

她们是从小娇养着长大的千金是块疤,就是一点破皮都不会有。这个东方神医,真是太奇怪了。

夜千澜握着瓷瓶的手却紧了紧,这瓶药膏应该是送给她的,但是谁会这么了解她呢?

世人只知道夜将军府表面上的光鲜,殊不知这些荣誉都是他们用命拼出来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将军,有哪个身上是不带伤的呢。

她虽天赋异禀,年少成名,但所受的伤却是不计其数,有几次也差点丧命。能够有今天的地位,不光是她能力过人,还是因为她运气够好。

南宫燕见夜千澜看着瓷瓶有些发呆,不禁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澜儿,你怎么了?”

夜千澜将瓷瓶收到了袖子里,“燕儿姐姐,这瓶祛疤膏就给我吧,这个方子现在归你了。”

“这怎么行呢,这是东方神医送给你的。不光这瓶祛疤膏是你的,这个美容养颜的方子也是你的。不过,作为你的姐姐,我可是要跟着沾光了哦。”

别看南宫燕在人前嚣张跋扈毒舌又不好相处,但对于她认可的人,她可以掏心掏肺,一股脑的对你好。

夜千澜笑着点头,命小桃去拿笔墨纸砚,直接将方子誊写了一份送给南宫燕。

南宫燕高兴的收下,然后两个人就对着方子好是一番研究,直到太阳落山,南宫燕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又过了三日,终于到了皇后娘娘举办赏花宴的日子。

夜千澜宴会上要穿的衣服,南宫燕早早就命人给送来了,并相约要穿同样的衣服出席。

贵族女子们最怕的就是撞衫,但南宫燕偏偏要跟夜千澜穿一样的。

因为是去参加宴会,夜千澜就选择了乘马车去。

马车压过青石板路,发出轱辘轱辘的声音,微风吹动着车上的帘子,不时露出外面的繁华街景。

小桃将夜千澜最喜欢吃的糕点摆出来,“小姐,您先吃点垫垫,皇宫中的吃食虽然精美,但却不一定合您的口味。”

夜千澜点头,心中想的却是,不是不合口味,而是后宫的东西能不吃就不吃。否则,最后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皇宫门口已经停了十几辆马车,很多官家小姐们都已经从马车上下来,正扶着丫鬟的手相互寒暄着。

“快看,那是燕郡主的马车吧。”一个世家公子欣喜的道。

“自然是的,从马车上的家徽就能猜到了。”另一个公子道。

在大周国,世家大族都是有家徽的。南宫家的家徽是鹰,暗示着犀利和勇猛。

“快看,璇玑将军也到了。”

这时,另一辆刻着梨花家徽的马车也驶了过来。

夜家的家徽是梨花,具体的含义至今无人知晓。

夜千澜和南宫燕几乎是同时掀开车帘,出现在众人面前。

两人出现的一瞬间,立时迎来了阵阵惊呼。

“哇,我看到了什么,她们的衣服,竟然,竟然是一样的。”

“不光是颜色一样,连款式都是一样的。”

……

夜千澜和南宫燕在众人的交头接耳中,大大方方的走下了车。

两个人站在一起,却是谁也没有将谁比下去,真真是各有千秋。都说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但当两个人都美的时候,那就是两道靓丽的风景线。

夜千澜身材高挑,过了一个年,又拔高了些许。一身嫩黄色的掐腰仙女裙,穿在她的身上,整个人又水又嫩。

漂亮的凤眼,纤长的睫毛,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那宛若婴儿的又粉又嫩的皮肤,让人看了都情不自禁的想亲上一口。

而南宫燕在身高上矮了夜千澜半个头,但身材恰到好处,五官秀美,加上身上又骄又傲的气质,也是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

“不愧是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真是太美了。”

世家公子们已经词穷了,不知道该用何种词来形容两人的美了。

其他世家小姐们则是酸溜溜的捏着帕子,恨不得将两人的美貌夺过来,安在自己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