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交换定情信物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3-09 18:43:26 字数:2430 阅读进度:45/131

夜千澜已经无法淡定了,抓住小桃的手,道,“小桃,你确定昨晚我在亭中休息的时候没有人来过。”

小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夜千澜的表情如此凝重,猜想可能发生了大事。赶紧又将昨晚的情景回想了一遍。

“小姐,奴婢确信没有。不,有一点异样。”

“是什么?”夜千澜觉得她现在的心已经不能正常跳动了。

“小姐,昨夜奴婢在亭外守着,突然感觉到一阵风刮过,但当奴婢再去看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看见。”

一阵风刮过,却没有发现什么,这说明此人的轻功极好。而轻功极好的皇子是谁,答案呼之欲出。

夜千澜的心终于放回了原处,还好,是云湛。

原来昨夜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是云湛来过,摸了她的头,还将贴身玉佩送给了她。

昨夜那种日子,送玉佩代表了什么,难道,云湛当真是极喜欢她的吧。

对了,她绣的帕子。

“小桃,你见到我绣的帕子了吗?”

夜千澜极少绣东西,所以,小桃知道夜千澜问的是哪条帕子。

提到帕子,小桃也觉得不对了。“小姐,奴婢记得您昨日是贴身带着的,但奴婢整理您换下来的衣物时,并没有看到。

奴婢还以为您是另外放起来了,便没有多想,可是,丢了吗?”

小姐难得做次绣活,那方帕子可是比金山银山还要贵重啊,万不能丢的。

夜千澜摆了摆手,“罢了,不要猜了,我想,我知道它丢到哪里去了。”

“啊,小姐,真丢了,丢哪了?您跟奴婢说,奴婢赶紧去找回来,如果被男子捡到,恐怕会对您的清誉有影响。”

夜千澜嘴角抽了抽,“放心吧,除了那个人喜欢,其他人捡到也会扔了的。”

那么丑的帕子,如果不是她自己绣的,她都不想多看一眼。也就云湛那个怪胎,竟然喜欢的紧。

哦,对了,赫连玉那个家伙也喜欢,但他远在南疆,不可能是他拿的。

见夜千澜心中已有定数,小桃不再多问,扶着夜千澜朝夜府老夫人的住处走去。

夜府老夫人处今天格外的热闹,不光欧阳柳和夜千绝在,还有一个温柔美丽的少女,乖巧的坐在老夫人身边。

一见那少女,夜千澜眉头就是一皱,前世,就是这个女人害的哥哥身败名裂。

前世的这个时候,慕容雪还是夜将军府风光无两的大小姐,也是在这个时候,这两个女人一见如故,比亲姐妹还亲。

是啊,能够跟慕容雪志同道合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夜千澜沉下所有心思,恭敬的给老夫人请了安。

老夫人不是很热络的招呼夜千澜过去坐。

老夫人不喜欢欧阳柳,嫌弃欧阳柳清高,连带着她生的孩子也不是很喜欢。倒是对嘴甜温顺的慕容雪和现在身边坐着的女子疼爱的很。

夜千澜心中轻嗤,如果她这个祖母知道,前世,就是她疼爱的这两个白眼狼让将军府家破人亡,她会不会后悔呢。

估计不会吧,毕竟,她一直都是拎不清的。

欧阳柳将夜千澜拉到自己的身边,挨着坐下。

夜老夫人见人都齐了,清了清嗓子,“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就给你们隆重的介绍一下。我旁边坐着的这个丫头,是我妹妹的亲孙女公孙柔。

绝儿,以后她就是你的嫡亲妹妹,澜儿的嫡亲姐姐了。”

夜千绝的眉头皱了皱,他有嫡亲妹妹,这个女人算哪根葱。

夜千绝出于孝道,没有当即让夜老夫人下不来台。但夜千澜重活了一世,万不会让前世的悲剧重演。

慕容雪虽然被送去了女庵,两个人暂时无法联手了。但由于她的重生,已经改变了很多剧情。她不能冒一点险,要将所有潜在的危险都扼杀在萌芽中。

夜千澜笑看了公孙柔一眼,一派天真无邪的道,“嫡亲姐姐?祖母莫不是眼花了,公孙姑娘可是没有一点跟澜儿长得像呢。

而且,我母亲只生了我哥哥和我两个人,哪来的什么嫡亲的妹妹姐姐的。”夜千澜的话越说越冷,脸上的不悦也表现的非常明显。

夜老夫人万没想到夜千澜会反驳,虽然夜千绝和夜千澜都被封为了将军,但说到底还不是她的孙子孙女,还不是要乖乖听的话。

她是真的没想到,夜千澜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驳她,还反驳的这么不给她面子。

“夜千澜,你不要因为当上了将军就可以不把我这个祖母放在眼里了。我们大周国以孝为本,不孝是犯法的。”

夜老夫人狠狠的敲着面前的矮桌,保养还不错的脸上,因为怒火,褶子全跑了出来。

夜千澜将头上一枚簪子拔下来,轻放在面前的矮桌上,轻叹了口气,“唉,长辈慈,则晚辈孝,祖母乱给我认什么姐姐,恕澜儿无法孝顺。”

夜老夫人看着夜千澜面前的那枚簪子,气得差点掀翻面前的矮桌。

坐在夜老夫人旁边的公孙柔,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嫉恨。虽然她没有参加过那场据说比公主及笄还盛大的典礼,但这枚簪子的来历她还是知道一二的。

这不是普通的簪子,是皇后娘娘在加封为后的时候带的。夜千澜不仅仅是拥有一枚价值连城的簪子,而是皇后娘娘对她的喜爱。

夜老夫人知道夜千澜不是好惹的,便转移了训斥对象。

冷瞪了欧阳柳一眼,“儿媳妇,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欧阳柳的气质本来就淡漠,听了夜老夫人的话,淡漠中又带上了丝丝冷意。

“母亲,绝儿和澜儿都是陛下亲封的将军。母亲现在质疑辱骂澜儿,可是在质疑陛下的眼光吗?”

欧阳柳一句话,让夜老夫人后面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差点将自己怄死。

夜千澜在心中悄悄竖起大拇指,还是母亲厉害,一句话就让这个老巫婆闭嘴了。

见夜老夫人败下阵来,公孙柔终于坐不住了,急急忙忙起身,跑到欧阳柳面前,跪下,就要磕头。

可惜没等她的头磕在地上,就被一只小手提着后脖领子,给拽了起来。

公孙柔啊了一声,惊恐的朝后看去,只见刚才还坐在欧阳柳身边的夜千澜,竟然来到了她的身后,这动作也太快了吧。

“夜千澜,你这是做什么,你姐姐她都这么懂事的想要息事宁人了,你怎么能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夜老夫人气得一副风中残烛,随时要撒手人寰的样子。

夜千澜嘟了嘟嘴,“祖母,澜儿都说过了,母亲只生了我和哥哥两个,没有什么姐姐,您以后可不要再说错了。

否则,后果您可是要自负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