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谁的玉佩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3-07 17:48:58 字数:2507 阅读进度:44/131

南宫茹见夜千绝看向自己的眼中,带着严厉和不悦,吓得差点哭出来。

其他女子也是吓得不敢出声,在场男子中只有两个人没有收到女子的手帕,那就是云湛和夜千绝。

云湛容颜俊美,神圣不可侵犯,尤其是那生人勿进的冰雪气质,让在场的女子望而却步。

而夜千绝虽然没有那么冷,但常年征战沙场,他身上的杀伐果断也是让女子们生生断了送他手帕的想法。

两位都是凭实力单身的主,是帝都女子们供奉在神坛上的男神,不容任何人觊觎的。

所以,一道道充满嫉火的目光都聚焦在南宫茹身上。

南宫茹的身子抖的更厉害了,颤声解释道,“我,我没有,没有看千绝将军,茹儿在看澜儿姐姐,不,在看夜小姐。”

南宫茹突然想起来夜千澜不允许她叫澜儿姐姐,慌忙改了口。

本来对南宫茹充满敌视的小姐们,听了南宫茹的解释,气消了大半,看她的目光也没那么不善了。

男子们则是在心中不屑冷哼,不过是立了几个战功而已,至于这么牛嘛。

夜千澜将众人的眼神变化都看在眼里,前世,她跟哥哥一样,都不在意这些墙头草的态度,但他们都忽略了舆论的力量。

这一世,她要守护好她的家人。

夜千澜含笑的眸子中带上了冰雪的寒意,直视着南宫茹和她身边的庶女们。

“茹小姐,不管你是看我也好,看我哥哥也罢,都请不要给我们带来困扰。还有那位大声喧哗的小姐,难道你的家教都被狗吃了吗?

公众场合大喊大叫,你是要故意引导大家什么吗?”

夜千澜说的毫不留情面,当即让南宫茹和几位庶女脸色通红,紧紧咬住嘴唇。

夜千澜不是一般的闺阁女子,她是有军功在身的女将军,是她们这辈子都无法比得上的。

不过,她们也不想就这么咽下这口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羞辱,她们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都用眼神暗示南宫茹,让她说话,毕竟,她再不济,也是烨王府的庶二小姐。

南宫茹心中也是羞愧难当,委屈的眼泪啪嗒嗒流了下来。

南宫燕一看南宫茹的眼泪就来气,真是家门不幸,怎么就生出南宫茹这么个白莲花呢。

“南宫茹,你哭什么哭,又没有人欺负你。是你觊觎千绝哥哥,现在怕被众人知晓心意,就拿澜儿妹妹当挡箭牌,你怎么这么会演戏呢。”

南宫燕言辞犀利,三言两语揭开了南宫茹的真面目,仿佛南宫茹不是她的妹妹,夜千澜才是她的亲妹妹。

南宫茹本就哭的抽抽噎噎,听了南宫燕的话,直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跟南宫茹交好的庶女们见识了南宫燕的厉害,也知道南宫茹在烨王府是一点都不受宠,纷纷开始落井下石。

“璇玑将军,对不起,我刚才确实是太大声了,但我真的是太气愤了。南宫茹是真的在觊觎千绝将军啊,不光是在这次宴会上。

还有上次,在你的及笄礼上,南宫茹就说想嫁给千绝将军呢。”

“呸,南宫茹果然是个下贱的,竟然早就觊觎我们的千绝将军。”

“是啊,真不要脸。”

小姐们纷纷唾弃着南宫茹,而在场的公子们现在也是对南宫茹半点同情都没有了,一个心中觊觎其他男子的女子,他们才不会去同情和为其打抱不平呢。

经过了这几个插曲,宴会终于结束了。

南宫燕挽着夜千澜的胳膊往出走,在即将跨出殿门的时候,却被人给拦住了。

云珏眨着一双桃花眼,手里掂着一块玉佩,嘴角噙着一抹笑。

众人往出走的动作都停滞了一拍,想看看三皇子这是要做什么。

云珏先是朝夜千澜点了点头,然后就将目光放在了南宫燕的身上。

夜千澜松了口气,她真怕云珏是冲着她来的。毕竟,贵妃娘娘可是非常想将她跟云珏凑成一对的。

南宫燕怒气冲冲的翻了个白眼,“喂,好狗不挡道,快让开。”

被人比作狗,云珏也不生气,脸上的笑容反而更大,“堂堂郡主,出口成脏,可真不好。”

南宫燕噎了一下,“本郡主好不好,还轮不到你来管,赶紧让开。”

本以为云珏不会让,没想到云珏却非常好脾气,甚至可以说是宠溺的道,“好好好,本王好男不跟女斗,让开就是。

不过,你要收下这个。”

南宫燕斜眼看云珏手上成色不凡的玉佩,“怎么?你也看上本郡主了?”

云珏哈哈一笑,“当然……”云珏的身子前倾,离南宫燕的距离很近。

南宫燕的呼吸停滞了一拍,心跳蓦的加速。竟有些心虚的避开目光,“当然什么?”

“当然不会,哈哈,你刚才是不是以为本王要跟你表白。”云珏笑得身子打颤,仿佛随时能笑倒在地上。

南宫燕恼羞成怒,狠狠踩了云珏一脚,朝前大步走去,“呸,如果被你喜欢,本郡主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看着气急败坏走远的俏影,云珏眼中的笑意散去。

云珏转头对留在原地的夜千澜抱了抱拳,“璇玑将军,这块玉佩还麻烦你转交给她。她不是说爱上了收集玉佩嘛,这块玉佩足够她收藏了。”

夜千澜没有去接玉佩,而是道,“我想她不会要,你要是真心想给,还是自己给吧。还有,为何要说反话呢?”

夜千澜说话的时候,指了指玉佩的某处。

只见在烛火的映照下,玉佩上弱都几乎可以忽视的龙纹若隐若现。

云珏没想到夜千澜眼力和观察力竟然如此惊人,如果不是生在皇家,他都不一定能发现这玉佩中暗藏的龙纹。

龙纹玉佩是皇室身份的象征,它的价值无法估量。

不愧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算无遗策的璇玑将军,佩服。

被人拆穿了,云珏也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哈哈笑了两声,就带着人离开了。

夜千澜回到将军府已经很晚了,一夜无话,早早就睡了。

第二日一早,夜千澜早早起床,用过早饭,就去给祖母母亲和哥哥拜年。

夜千澜穿着精致的绣鞋,踩在白净的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虽然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但她的心情却很好。

小桃的心情也被感染,不时说些有趣的事逗夜千澜开心。

突然,小桃盯着夜千澜的腰间,奇道,“小姐,这块玉佩怎么看着有些不一样。”

“哦?哪里不一样?”夜千澜伸手将腰间的玉佩解下来放在手心,清晨的阳光穿透玉佩,那细若游丝的龙纹,让夜千澜的心中就是一震。

能拥有龙纹玉佩的,只有皇上和皇族的皇子公主。这块玉佩古朴大气,显然是男子所佩戴。

昨晚,云珏那块是打算送给燕儿姐姐的,而皇帝更是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送自己玉佩,那就只剩下云湛和云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