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送玉佩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3-04 09:10:27 字数:2448 阅读进度:43/131

夜千澜带着小桃来到了后花园,皇宫的后花园一半种满了梅花,一半种满了松柏。据说贵妃娘娘喜欢梅花,皇后娘娘喜欢松柏。

大周帝倒也不偏不倚,命花匠种了半园子的梅花,半园子的松柏,这时间一长,看起来倒也和谐了。

前世,她夜府满门的鲜血仿佛还历历在目,夜千澜这一世最讨厌的就是红色,带着小桃朝种满松柏的半个园子走去。

宴席上的世家小姐公子们倒也有很多出来透气的,但大都喜欢开的热烈美丽的梅花,种满松柏这一半的园子相对安静的很。

夜千澜喜欢这难得的安静,挑了一处僻静的亭子,打算坐一会,散散酒气。

皇宫中随便一个亭子都是非常讲究的,只见亭子四角挂着鲤鱼图案的精致红灯笼,在这安静的,冰雪覆地的夜里,洒下了点点暖意。

小桃帮夜千澜提着裙摆,步上台阶,在小亭中的木榻上坐了。

“小姐,这亭子四周都挂上了帘子,还生了炭火,您放心在此处小憩一会,奴婢在外面守着。”小桃给夜千澜紧了紧白色貂皮披风,关心的道。

夜千澜点头,她确实也些醉的厉害。

小桃去外面守着了,夜千澜半睡半醒间,只觉得头被人转移到了腿上,甚至还有一双温暖的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夜千澜亲昵的拱了拱头,给自己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过了近半个时辰,小桃估摸着该回去了,赶忙回到亭子里将夜千澜叫醒。

“小姐,醒醒,我们该回去了。”

“啊,哦,小桃,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夜千澜朦胧着一双大眼,打了个哈欠,问道。

“小姐,奴婢才进来,您放心,这段时间没有一个人从这里经过。”

小桃其实心中是有些疑惑的,按理说皇宫的宫女太监那么多,这里虽然僻静,但也没僻静到一个人都不来的程度。

而且,亭子中竟然还生着炭火,着实有些反常。

夜千澜听了小桃的话,暗道刚才的那一切果然都是在做梦。也对,小桃武功不俗,有她守着,估计连只苍蝇都不会飞进来吧。

夜千澜又清醒了一会,才带着小桃回到了宴席。

欧阳柳见夜千澜平安回来,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大周国有帝王和大臣一起守岁的习俗,而且,过了子时,大周帝就会带着皇后和嫔妃们离开,将空间留给年轻的男女们。

这个时候,男子可以将自己的贴身玉佩送给心仪的女子,女子则可以将亲手绣的手帕送给心仪的男子。

夜千澜对于大周国花样百出的变相相亲宴会,真的是非常头疼。

眼看着大周帝已经带着皇后等妃子离开了,而很多自认为风度翩翩的公子已经开始送玉佩了。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一众男子,夜千澜真想掉头就走。前世,她一心想的是保家卫国,替云昊谋划,从来不在意,也不愿意参加这样的宴会。

如今,她的美貌和才艺已经展露在众人面前,她想低调都做不到。

“璇玑将军,请收下我的玉佩,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崇拜你。”一个略羞涩的公子糯糯的道。

“夜小姐,我也好崇拜你,你也收下我的玉佩吧。”

有人打头阵,后面的人便也撞了胆子,有的甚至连话都不说,直接就将玉佩放在夜千澜面前的席案上。

看着堆成小山的玉佩,夜千澜心中苦笑,原来受欢迎也是一件苦恼的事啊。

南宫燕面前的席案上也堆了很多玉佩,虽然没有夜千澜的多,但却是比其他小姐的多了不知多少倍。见夜千澜皱眉,眼珠一转。

提着裙摆,来到夜千澜面前,“澜儿,我们是好姐妹,对吗?”

夜千澜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自然是。”

南宫燕点头,“嗯,既然如此,你可否将你收到的那些玉佩都送给我。”

“可以。”夜千澜没有任何犹豫,她这辈子就是来守护和报恩的,其他男子的玉佩,她不能要。

南宫燕小手一挥,命丫鬟将玉佩都抱到自己的席位上。

送夜千澜玉佩的男子,心中暗暗惊呼,无耻,太无耻了。这燕郡主真是不愧对她女恶霸的名号,连好姐妹的姻缘都要抢。

有些胆大的公子,不服气的道,“燕郡主,你这样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吧。那是本公子送给夜小姐的玉佩,不是送给你的。”

南宫燕柳眉一竖,半掐着腰,“本郡主最近爱上了收集玉佩,你有意见?”

“燕郡主,如果你喜欢收集玉佩,本公子明日命人送上几十块便是。但今天这块玉佩可不行,那是本公子的贴身玉佩,而且,意义也不同。”

南宫燕看着振振有词的男子,哼了一声,“说到底,还不是舍不得,好吧,本郡主也不夺人所爱。来人,将这些玉佩都还给各位公子,连着本郡主收到的那些一起。”

南宫燕一句话,让送玉佩的公子们都傻眼了。但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谁也不好再辩驳什么了。

南宫燕虽然刁蛮欠揍,但人家有靠山啊,他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被退回玉佩的公子个个面如土色,想要送给夜千澜玉佩的公子也吓得收回了心中的想法,退而求其次的将玉佩送给了其他小姐。

南宫茹作为烨王府的庶女,自然也收到了玉佩,但数目少的可怜就是了。

她虽然是烨王的女儿,但不受宠,而且,长得也一般,虽然有想攀附烨王府的,但大多心气高,将目标定在了南宫燕身上。

平时跟南宫茹交好,身份地位不如南宫茹的庶女,见南宫茹手里的几块玉佩,都凑过来。

酸溜溜的道,“茹儿妹妹,可有中意的公子?”

南宫茹将手里的玉佩交给丫鬟保管,腼腆一笑,“姐姐们见笑了,各位公子应该是看茹儿没有人送,才会同情茹儿,送给茹儿的。”

“茹儿妹妹真会说笑,在场的公子们都出身名门,谁会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呢。”

“是啊,茹儿妹妹,你就不要谦虚了。咦,茹儿妹妹,你在看谁呢?呀,你莫不是在看千绝将军吧。”

这位庶女的声音不小,不光她们几个人听到了,在场大半的人都听到了。

夜千绝正小声的跟夜千澜讨论兵法,突然听到有人议论自己,不悦的皱眉,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

南宫茹见夜千绝看向自己,清秀的小脸不争气的红了,羞涩的低下头,楚楚可怜的样子,竟是别有风姿。

但夜千绝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最不喜欢这种仿佛一碰就会死掉的女人。

他以后要娶的女人,就应该如她的妹妹澜儿一样,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这种又美又飒的女子才是他喜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