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羞辱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2-28 22:03:37 字数:2521 阅读进度:36/131

夜千澜吃完早饭,先去给母亲请了安,才带着小桃慢悠悠的去了慕容雪的院子。

跨过月亮门,就见院子里黑压压的站满了人,站在最前面,一身荆钗布裙的正是大病初愈的慕容雪。

辛氏已经被贬为了最下等的奴婢,昨夜就让夜千澜给发配刷恭桶去了。

是以,慕容雪身边站的只有唐府罪奴小红一人。

慕容雪抬手接过小桃怀里抱的琴,走到慕容雪面前。

慕容雪忙受宠若惊,又高兴无比的行礼道,“妹妹,你怎么来了?”

夜千澜将琴往前递了递,“姐姐,你觉得这把琴如何?”

慕容雪是曾经的第一才女,琴棋书画方面的造诣是十分高超的。在夜千澜亮出琴的一瞬间,她就猜出这把名琴的来历和名字了。

慕容雪有些激动的道,“妹妹,这把琴如果姐姐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四大名琴之一的焦尾琴。”

夜千澜点头,“姐姐好眼力,果然是懂琴爱琴之人。”

慕容雪踌躇了一会,还是问道,“妹妹,敢问这把琴你是从何处得来的?据说它被一个神秘买家收藏了。”

“姐姐,这把琴大皇子是如何得到的,妹妹并不是很清楚。但如果你喜欢,妹妹倒是可以送给你。”

慕容雪想要抚摸琴身的手就是一顿,震惊的微抬头,看向夜千澜,“妹妹,你的意思是说,这把琴是大皇子送给你的及笄礼物?”

夜千澜点头,“对啊,不过是一把琴而已,姐姐为何如此吃惊。”

慕容雪的心紧紧的搅在了一起。老天为何对她如此不公,明明是喜欢她的男人,怎如今都转去讨好夜千澜这个贱人了。

湛太子,那么一个清风朗月,俊雅至极的高贵皇子,却给她一个小小的嫡女当正宾,更是送了她名贵的金钗。

赫连玉在接风的大殿上一眼就相中了她,还答应帮她作证,澄清燕郡主的落崖跟她无关。

但最后呢,赫连玉不但没有帮她作证,还转过头去讨好夜千澜,及笄礼上给她当正宾也就罢了,还上赶着将凤冠上最大的东珠送给夜千澜。

云昊更是下贱,他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曾吟诗作赋,明里暗里表白于她。但他现在却将千金难求的焦尾琴连眼都不眨的送给了不懂琴的夜千澜。

更可笑的是,人家根本就不领他的情,转手就要将就琴送给她。

慕容雪现在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虽然在将军府寄人篱下。但有着那两份救命之恩和她的才气,她一直过的顺风顺水。既有才女和美女的名声,又有世家公子的追逐爱慕。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跌向深渊的呢,好像是自打夜千澜封了璇玑将军之后。虽然夜千澜极力掩饰,但夜千澜身上的气息确实变了。

一个人怎么会一瞬间就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呢,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或者说在南疆战场上发生了什么。

不给慕容雪伤春悲秋的时间,夜千澜将琴给小桃。小桃会意,上前将琴交到慕容雪身边的丫鬟手里。

“怎么是你伺候,小红呢?”小桃在交琴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

慕容雪的丫鬟双手接过琴,卑微的道,“奴婢就是小红。”

“小红?我怎么记得小红不是长你这样呢?我记得不错的话,你是唐府那个罪奴啊。”小桃疑惑的问道。

小红赶紧解释,“回小桃姐姐,之前在身边伺候的小红死了,奴婢才顶替的。”

“死了?怎么会死了呢?”小桃更惊讶了。

罪奴小红抖了抖身子,“是,是因为……”

“你是想说被打了板子,最后不治而死了吗?本将军记得,虽然被打了二十板子,但修养个把月也就好了。

姐姐,你说是吗?”夜千澜看着慕容雪,等她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慕容雪还没有从刚才的悲伤中缓过来,被夜千澜这么一问,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妹妹,你说的不错,但小红体质太弱,没能挨过去,就死了。她从小跟我一起长大,没有治好她,我真的是……”

慕容雪越说越伤心,最后直接泣不成声了。

夜千澜也没有纠缠下去的意思,叹了口气,“遇到姐姐这么好的主子,她都没有被救过来,只能说她命不好了。好了,姐姐也莫要伤心了。

旧人去了,还有新人呢。小红,你务必要照顾好我姐姐,出了一点差错,唯你是问。”

小红哆嗦着身体,噗通一声跪下磕头,“嫡小姐放心,奴婢一定誓死保护我家小姐。”

夜千澜满意的点头,“嗯,这就对了。姐姐,时间不早了,妹妹就不耽误你启程了。”

“多谢妹妹来送姐姐,姐姐这一去就要一年,姐姐有一个请求,不知妹妹能否答应?”

“姐姐但说无妨。”夜千澜非常的好说话。

慕容雪吞吐了一会,还是道,“妹妹,姐姐是否可以见我母亲一面。”

夜千澜转头看向小桃,“小桃,去将辛氏找来。”

“小姐,这,这恐怕不妥。”小桃为难的道。

夜千澜生气的皱起眉头,“有何不妥?虽然辛氏被皇后娘娘贬为了最低等的奴婢,但毕竟是我姐姐的生母,见一面总是应该的。”

“是,小姐,不过,还是请慕容小姐移步去看辛氏吧。”

“小桃姑娘,我母亲可是生病了?”慕容雪急迫担心的道。

小桃忙摇头,“慕容小姐不必担心,辛氏不是生病了,而是,是……”

“是什么?”慕容雪捂着心口,接连的打击让她有些站不稳了。

“唉,辛氏在刷恭桶,此刻定是无法来见慕容小姐的,如果慕容小姐想见的话,请跟奴婢来吧。”

“刷,刷恭桶?”慕容雪一口血顶到喉咙,差点喷出来。

袖子中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平复了好一会,才没有让自己扑过去挠花夜千澜的脸。

扶住小红的手,刚止住的眼泪再次落了下来,“我知道了,既是我母亲在忙,我就不去打扰她了,我这就上路了。”

夜千澜责备的看了小桃一眼,“小桃,辛氏怎么说也是我父亲救命恩人的妻子,怎么能让她去刷恭桶呢,我姐姐该要多心疼啊。”

小桃低下头,一副知错了的样子,“小姐,奴婢知错了,但皇后娘娘将辛氏贬为了最下等的奴婢。这最下等的奴婢,就只配刷恭桶了。”

“你们,这,唉,我不管了。”夜千澜一甩袖子,一副你们反了天的样子。

慕容雪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朝着夜千澜福了福身子,“妹妹,姐姐就此别过,我们一年后再见。”

夜千澜微点头,“姐姐一去山高水长,还望一路保重。”说完,看向后面跟着的奴仆,道,“你们听着,一定要将我姐姐安全送到女庵。

如果出了任何差错,你们也活不成。”

后面的奴仆呼啦啦跪了一地,“奴才,奴婢谨遵嫡小姐教诲。”

夜千澜点头,侧身将门口的位置让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