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两位太子的礼物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2-25 15:26:25 字数:2427 阅读进度:35/130

皇后见事已至此,便下旨,“梅山推燕郡主下悬崖一案,所有证据指向是唐三所为,即刻将唐三押送刑部,等候发落。

慕容雪确系无辜,本宫收回之前对她的惩罚,但慕容雪装病欺骗将军府众人,有失女德,送往女庵思过一年。

辛氏道德败坏,夺去将军府妾氏名分,贬为下等奴婢。”

“谢皇后娘娘恩典。”慕容雪知道现在的结果是最好的,不敢再争辩,忙拉着辛氏磕头谢恩。

夜千澜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她知道皇后的用心,辛氏的丈夫对夜将军有救命之恩,罚的太狠,难免会让将军府落下忘恩负义的口实。

该罚的罚了,该贬的贬了,慕容雪和辛氏也被带下去了。

夜千绝站出来,招呼大家入席,众人也似乎忘记了之前的闹剧,面上带着或真或假的笑,整个宴室充满了欢声笑语。

对于破坏宴会的王子谦,夜将军府的人仍然将他待为上宾,没有丝毫敌意。

王子谦心中百感交集,这才是百年大族沉淀下来的涵养,他王子谦自认为刚直不阿,不为权贵所折腰。

但今天,他心服口服。尤其是那个人,当真是惊才绝艳的让人……

王子谦端起一杯酒,闭着眼一饮而尽。

宴席持续到了晚上才散,送走了所有宾客,夜千澜才回暖阁休息。

回到暖阁,看着堆积如山的礼物,夜千澜抚了抚额,这要拆到什么时候啊。

“小姐,奴婢先为您更衣吧。”及笄礼的礼服太过于华丽繁重,还是常服更为舒适。

等夜千澜换完衣服出来,影正在拆礼物,脚底下一堆拆下来的盒子,此刻正将礼物一件件登记在册。

见夜千澜来了,忙起身行礼,“主子,重要的礼物属下已经挑出来了,等您亲自来拆。”

夜千澜在桌子对面坐下,“嗯,还是你想的周到,辛苦你了。”说完,从影分出来的那一堆礼物里拿了一个。

小桃将泡好的茶放在夜千澜手边,抬眼看向那堆礼物,“咦,湛太子和赫连太子不是都已经送过礼物了吗?怎么这里还有?”

听了小桃的话,夜千澜将手里的盒子放下,看向那堆被分出来的礼物。

一大一下两个精致的礼盒挤在一起,小的上面右下角是一个力透纸背的湛字,而大的那个礼盒上面是一个狂放的玉字。

普天之下,能够用湛字和玉字代表自己名字的,就只有云湛和赫连玉有这个资格了。

夜千澜疑惑着拿过写着湛字的盒子,小心的打开,一个精致大气的项圈躺在红色的绒布里。

只见这只项圈用纯金打造,下面坠着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红色宝石,纯金的圈子上雕刻着古朴繁复的花纹,除此再无其他装饰。

“小姐,这个项圈好漂亮,尤其是这颗红宝石,应该是世上最大的一颗了吧。”小桃小小惊呼了一下。

影听到小桃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夜千澜手里的项圈,又迅速低下头继续拆着手上的礼物,谁也没有注意到,影眼中一闪而逝的落寞。

夜千澜也很喜欢这只项圈,拿在手里竟有些爱不释手。

小桃偷笑了一下,还从没过见她家小姐这么喜欢过一件东西呢,“小姐,不如奴婢给您带上吧,您皮肤白,戴着一定好看。”

夜千澜点头,“嗯,好。”

小桃细心的给夜千澜戴好,最后还拿来镜子给夜千澜看。

“小姐,您看。”

夜千澜看着镜子中的美人和瑰丽的宝石项圈,抿了抿唇,不得不说,云湛人虽然冷,也不解风情,但是这挑礼物的眼光倒是不错的。

“小姐,您也看下赫连太子的礼物吧。听说,赫连太子参加完您的及笄礼,就要连夜赶回南疆呢。”

“哦,那北疆的地图呢?”夜千澜拿过写着玉字的大礼盒,一边拆一边若有所思。

“回主子,宫中线报来消息说,赫连玉将北疆的地图献给陛下后,就带人连夜离开了。”见夜千澜关心赫连玉的行踪,影赶紧汇报道。

夜千澜点头,但总是觉得有些不对。赫连玉可是说那张北疆地图是给天命之人的聘礼,如今,天命之人还没有找到,地图怎么就交出去了呢。

正疑惑的时候,夜千澜已经将礼盒完全拆开了。

“小姐,您看,怎么是……”小桃这次直接惊讶的捂住了嘴,生怕自己失态。

夜千澜忙看向礼盒里面,只见一顶霞光道道的凤冠雍容的躺在红色的绒布上。

“小姐,这,赫连太子这是何意?”小桃不敢乱猜测,她多少是知道的,她家小姐好像是不太喜欢赫连太子。

夜千澜又将礼盒封好,交给小桃存好。

“小桃,你收好,等我有机会了再还给他。”说完,夜千澜微红了耳垂,挑开帘子回里屋了。

小桃和影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解。

过了半晌,影试探着问道,“小桃姑娘,主子可是不喜欢赫连太子?”

小桃点头又摇头,“影大哥,这个,我也不好说。小姐对感情一事一向迟钝,而这个赫连太子又太热情了,最后他们……”

“小桃,将我母亲和大哥送的礼物拿给我。还有,燕郡主的也一并拿来。”不等小桃接着猜测,夜千澜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小桃不敢耽搁,赶紧拿起礼物盒子,进了里屋。

影看着那堆他挑出来的礼物,被拿走了几份,还剩下很多份。

其中比较贵重的,还有珏王和大皇子送的。

第二日一早,夜千澜难得赖了会床。

小桃从外面进来,将床头的帘子绑好,“小姐,慕容雪今日要被送去女庵,您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夜千澜接过小桃递过来的帕子,净了面,又递给小桃。

“慕容雪和辛氏在将军府培养的那些心腹你都知道是哪些人吧?”

小桃将粥盛好递给夜千澜,“奴婢知道。”

夜千澜喝了口软糯的粥,又吃了口小菜,接着道,“嗯,让他们一起跟着慕容雪去女庵吧。”

“是,小姐。”

“还有,女庵清苦,带几箱银子上路吧。”

“小姐,慕容雪和辛氏做出那样过分的事,您为何还要对慕容雪那么好?”小桃不忿的道。

“小桃,你记住,她们是我父亲救命恩人的妻子和女儿。她们不念将军府的恩情,将军府却不会忘恩负义。

而且,到了女庵会如何,还要看她自己的造化。”

“是,小姐。”

小桃伺候完夜千澜吃早饭,就下去安排了。

“影,去将慕容雪带着大量仆从和珠宝去女庵的消息散布出去。”

“是,主子。”一阵气流波动,顷刻又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