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被众人唾弃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2-24 07:06:24 字数:2494 阅读进度:34/131

“雪儿,我苦命的雪儿啊,你父亲去的早,所有人都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你父亲就是傻,救了个白眼狼啊。”

辛氏见事情快要包不住了,打算用撒泼耍赖这一招,毕竟,那个短命鬼救了夜将军可是事实。

众人见前一秒还仿佛要迈进棺材的人,转眼就变成了泼妇,心中都暗自嘀咕,莫非,这辛氏并不是被璇玑将军给虐待了,一切都是她自编自导。

这也怪不得人家要将她关起来了,简直是太丢脸了啊。

这次没用皇后吩咐,老太监直接命人塞住了辛氏的嘴。

见终于安静了,皇后对东方鼎道,“神医,这慕容雪怎么办?”

东方鼎拿出一根银针在众人面前亮了亮,“没关系,在下给她扎一针就好了。”

其他人看着在阳光下闪着森森寒光的银针,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东方鼎不愧是神医,银针刚扎在穴位上,慕容雪就悠悠转醒了。

见慕容雪醒了,东方鼎直接拔开手中瓷瓶的盖子,二话不说就将一个药丸塞进慕容雪的嘴里。药丸入口即化,慕容雪想吐都吐不出来。

慕容雪眼中泪光闪烁,“神医,您给雪儿吃了什么,雪儿知道,雪儿身份不高,但您也不能这样害我的性命用来讨好别人吧。”

一直柔弱扮无辜的慕容雪,这几句话终于有了几分血性。

东方鼎接过药童递过来的帕子,仔细擦了每根手指,耐着性子解释道。

“刚才那个药丸是我用上等的药材研制而成的,一颗就可以去除你身上的寒毒,当然,这个价格也是不便宜的。”

说到这里,东方鼎看向夜千澜,“璇玑将军,这药费我可是要向你讨的。”

夜千澜朝着东方鼎揖了一礼,“神医放心,除了这药费,本将军另有重谢。”

东方鼎摆了摆手,“那就不必了,有人会替你鞋的。”

说完,就带着药童离开了,那样子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夜千澜看着东方鼎的背影,愣了一瞬。他最后那句话,有人替她谢是什么意思。

东方鼎是云湛举荐的,难道,东方鼎说的有人是指云湛吗?想到这个可能,夜千澜的心跳不禁加快了几分。

不由自主看向云湛,不过云湛却没有看她,而是淡漠的看向别处。

夜千澜收回目光,现在不是感谢云湛的时候,而是要抓住这个大好机会,一举将慕容雪打入深渊。

其实,在王子谦带上唐三等证人的时候,她就有了一个计划。就是借此事将慕容雪寒疾是假的事公布于众,她都已经让影打点好了。

现在虽然没有按照她的计划往下走,但却是比她的计划更完美。神医东方鼎那是医药界的泰斗,他的话就是金科玉律,谁也不会,也不敢质疑他的话。

因为再有钱有权的人都会有生病的一天,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去得罪他。

现在东方鼎已经当众说了,慕容雪的寒疾是药物所致,还是对她的身体没有伤害的药物。这结论暗示着什么,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

那就是,这是慕容雪为了制造一个救命之恩,自编自导的一出戏。

但也有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夜千澜如今入了皇家的眼,家族又强大,总是有几个眼红的。

“神医说慕容雪的寒疾是药物所致的,他刚才那颗药丸吃下去,寒疾就好了,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找大夫验证一下。

虽然他是神医,但难免他会为了财物或者什么条件而屈服作假吧。”

此话一出,竟还有几个附和的。

皇后虽信东方鼎的话,但为了堵悠悠众口,便命太监找来了太医,府医和民间有声望的大夫,一同会诊。

最后的结果是,慕容雪现在非常健康,寒疾更是不存在的。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大家是全看明白了,慕容雪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耻骗子。

张公子已经得到了自由,他冲到慕容雪身边,手高高举起,但对着那张曾经爱慕过的脸,还是没有打下去。

“慕容雪,你真是个贱人,将我们骗的好苦啊,亏本公子还以为你冰清玉洁,温柔善良。今天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天真,呸,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张公子一甩袖子,羞愤的离开了。

其他的世家公子跟张公子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恨不得将慕容雪扒掉衣服丢到大街上去。

世家小姐们则是对慕容雪指指点点,离她远远的,仿佛生怕会被牵连一样。

到了这个时候,慕容雪知道她说什么也是徒劳了,无声的流着眼泪。

王子谦呆呆的站在大堂中间,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他口口声声说替慕容雪翻案,结果慕容雪却是这样一个人。

他出身贫寒,但他绝不会向恶势力低头,他不攀附任何权贵,他只想还被冤枉的人一个真相,但现在,他突然不想管慕容雪了。

那样恶毒的一个人,落得这样的下场才是应该。

慕容雪无声的落了一会泪,突然从担架上爬下来,跌跌撞撞的跑到夜千澜面前,噗通一声跪下。

“妹妹,对不起,姐姐不是故意的,姐姐也不想的。但姐姐还是错了,错在没有及时阻止我母亲这样做。她就算是以死相逼,我也不应该骗父亲和妹妹啊。

但你不要怪她,她也是为了我好,为了我能在将军府立住脚跟。妹妹,姐姐是真心疼爱你的,从来没有害过你啊。

还有,燕郡主真的不是姐姐推下悬崖的啊。王大人,求您还雪儿一个清白。”

慕容雪哭的梨花带雨,又因为脸色苍白,立刻又博得了很多人的同情。对啊,慕容雪虽然装病是不对,但装病所带来的痛苦可都是她自己受的啊。

她这个姐姐对夜千澜也确实是爱护有加,从来也没有害过夜千澜,更没有跟她抢夺过什么啊。倒是夜千澜,现在抢走了她第一美女的宝座。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加上慕容雪又说这件事是辛氏逼她这么做的,这就更值得原谅了。

“那个,璇玑将军,事情一码归一码,本公子只是对事不对人啊。慕容小姐装病骗你是不对,但推燕郡主下悬崖一事不是她做的,还是应该还她清白的。”

一个人站出来为慕容雪说话,便有更多的人敢站出来为慕容雪说话。

夜千澜知道人的劣根性,并没有跟他们争辩,而是看向王子谦,“王大人,您觉得呢?”

王子谦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抱拳道,“璇玑将军,慕容雪装病制造救命之恩,挟恩图报,已触犯道德底线,应夺了她的贵女身份,禁止参加一切贵族聚会。

但推燕郡主下悬崖一事确不是她所为,所以,她的杀人未遂罪名是不成立的。至于辛氏,一切都是她自编自导,败了妇德,按理应浸猪笼。”

夜千澜点头,王子谦这个人虽然固执迂腐,但好在公正,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