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慕容雪的后招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2-23 15:05:06 字数:2656 阅读进度:32/131

夜千澜真怕赫连玉会胡说,手心已经被汗湿。

赫连玉认真的看着夜千澜,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刻进自己的心里。

“当然……”说到这里,赫连玉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不是。”

夜千澜偷偷松了口气,却没有发现赫连玉眼中一闪而逝的偏执和受伤。

“不过,本宫送礼是真,虽然不能将整个凤冠送给你,但凤冠上这颗东珠却是一定要送你的。”说完,直接将凤冠上最大的东珠摘了下来,递给夜千澜。

夜千澜知道,如果连这个都不收,她就是太不识抬举了。

“那就谢谢赫连太子了。”夜千澜取过赫连玉手里的东珠,让小桃收好。

赫连玉收拢五指,仔细感受夜千澜指尖的那抹温度,邪魅的笑了。小丫头,你早晚都是我的。

夜千绝也松了口气,忙上前宣布,“礼成。”

夜千澜再次朝众人行了揖礼,就由南宫燕扶着去了东室,等待宴席的开始。

夜千绝脸上满是比自己娶媳妇还高兴的微笑,眼中尽是自豪和骄傲。

“大家辛苦了,请移步宴室,酒菜已经备好。”夜千绝命丫鬟家丁赶紧领着众人去宴室,自己则是亲自引领着正宾席上的太子等人去往宴厅。

夜家满门忠烈,却不贪图富贵,所以,不论是府中的建筑和摆设都是以低敛大气为主,不如富贵人家的奢华炫目。

这次的及笄礼是由皇后娘娘协助举办的,所以,厨子都是来自宫中,光是这份尊荣,就让很多人红了眼睛。

“茹妹妹,你明年春上也要及笄了吧,怎么说你也是烨王府的女儿,你说,你到时候会不会有这份荣辱呢?”

一个跟南宫茹关系很好,也是家中庶女的小姐关切的问道。

南宫茹的心仿佛被扎了一下,脸都憋红了,“我,我只是个不得宠的庶女,怎敢劳烦皇后娘娘。”

“也是,除了你燕儿姐姐和夜小姐,还有谁入了皇后娘娘的眼呢。”女子酸溜溜的道。

“快看,夜小姐和燕郡主来了,哇,刚才离的远就觉得夜小姐惊为天人,现在离得近才发现,夜小姐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

美,太美了。”世家公子的赞叹声盖过了世家女子们的嫉妒声。

夜千绝见大家都入了席,便宣布宴席开始。

开始两个字刚落下,一道清朗的男声响起。

“皇后娘娘,太子殿下,臣有事要请奏。”

皇后抬眼看向那名说话的清秀男子,“你是?”皇后主管后宫,对一些小的官职不甚了解。

“回娘娘,臣乃是刚上任的三品谏官王子谦。”清秀男子不卑不亢的回道。

夜千澜看向清秀的男子,心中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前世,她没有拆穿云昊的计谋,唐忠也没有被流放,所以,也轮不到这个王子谦来顶三品谏官的职,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第一次见过这个人。

皇后点了点头,“王大人有何事要奏?”

“回娘娘,臣要替慕容雪翻案。”

“你说什么?”皇后娘娘一掌拍在桌子上,慕容雪被幽闭是她下的懿旨,这个王子谦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王子谦身边的大臣好心的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劝道,“王大人,今天是夜小将军及笄的日子,你有什么事不能改日再说吗?”

王子谦一震衣袖,冷冷的道,“人命关天,不能等。”

“呵,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替慕容雪翻案?”皇后娘娘冷笑了一声,等着王子谦拿出证据。

王子谦面对皇后的威压也是丝毫不惧的,命手下的人将人证带上来。

“呀,这个不是罪奴唐三吗?他怎么会在这里?”等看清带上来的人,人群中发出惊呼。

夜千澜眉头皱了皱,唐忠和唐三是云昊的人,如今唐三出现在这里,说明是云昊授意的。看来,云昊对慕容雪当真是有几分真心的。

王子谦看着上来的几个人证,对着其中一个中年男子道,“你来说吧。”

被点到名字的中年男子抖了抖身子,“是,是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小人是将军府二夫人的表哥,几日前,我收到了表妹的一封信。

信上说她被夜家嫡女给软禁了,还说,我那可怜的外甥女也是被冤枉的。”

“接着说。”皇后不惊不讶,示意让其他证人一并说了。

王子谦道了一声是,让人将唐三带上来。

“唐三,你来说,那天在梅山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三是罪奴,脸上被刺了字,昔日的贵族公子,如今的阶下囚。他蜷缩着自己的身体,战战兢兢的道,“罪奴唐三要自首,燕郡主是罪奴推下悬崖的,根本就不关慕容小姐的事。

她是要阻拦罪奴,让燕郡主误以为是慕容小姐推的。慕容小姐当真冤枉,罪奴唐三认罪。”

唐三说完,王子谦命人将他带下去,又带上来了一个丫鬟。

这个丫鬟也是唐家的罪奴。

“罪奴也,也看见是唐公,不,唐三推燕郡主的。”

夜千澜心中明了,原来,辛氏的后手就是她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表哥啊。她们也是厉害,竟然找上了这么一位刚正不阿的王大人。

等所有的证人都说完,王子谦抱拳做出总结,“娘娘,证人的证词已经说完,还请将慕容雪和辛氏带上来,当面对质。”

皇后看了夜千绝一眼,“准。”

很快,辛氏和慕容雪就被抬了上来。为何是被抬上来的,因为二人均病的很重,走不了路了。

众人看着夜家人的眼神都有些微妙了,皇后是下令幽闭慕容雪,但也没让虐待她啊。还有辛氏,她毕竟还是将军府的二夫人,怎么就被滥用私刑了呢。

皇后看着夜千澜的眼神也很是不悦,这不是当众打她的脸。

即便被各种质疑不屑的目光看着,夜千澜仍淡定如斯。

南宫燕担心的看着夜千澜,低声道,“澜儿,一定是她们故意陷害你的对吧。”

对于南宫燕的信任,夜千澜心中一暖,拍了拍她的小手,“放心,不会有事。”

说完,转头看向慕容雪和辛氏,“既然大姐姐和辛姨娘都病了,那还是先让人看病吧。”

“辛姨娘?不是二夫人吗?”有人不解的道。

夜千澜朝着皇后行了一礼,“皇后娘娘,大周律定,男子只可有一妻,除了妻子,均为妾。”

皇后虽然是天下最贵重的女人,但也跟平常女子一样,不想跟其他女子分享自己的丈夫。所以,她也非常痛恨妾这种生物。

“夜小姐说的不错,除了妻子,均为妾。”

作为所有女子典范的皇后娘娘都这样说了,再也不敢有人质疑了。

装病的辛氏听了夜千澜跟皇后娘娘的对话,差点炸了,但为了后面的计划,生生忍住了。

“咳咳,妹妹,你恨我,姐姐可以受着,但你为何要害我的母亲。她在年华最好的时候失去了丈夫,已经很可怜了,真的不应该因为我受这份罪啊。”

“呀,这也太可怜了,而且,人家失去丈夫还不是为了救夜将军,夜将军府这次真的是忘恩负义了。”

“对啊,对啊,慕容雪得的这身病不也是为了救夜小姐吗?夜小姐怎么这么绝情绝义啊。”

一时间,几乎大半的人都站在了弱者慕容雪和辛氏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