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毁了慕容雪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2-22 10:15:28 字数:2729 阅读进度:27/131

皇后娘娘见下面一阵阵交头接耳,不悦的皱了皱眉,“燕儿,可以开始了吗?”

南宫燕福身行礼,“回皇后娘娘,可以了。”

皇后娘娘点头,“嗯,那就开始吧。”

“是,皇后娘娘。”三人一同福身行礼。

场中间的舞姬有序的退下去,将空间留给三人。

南宫燕端坐在琴桌前,抚弄了几下琴弦。夜千澜则直接坐在了南宫燕的左边,也开始试笛音。

慕容雪一身大红色舞服,站立在场中央,做了个标准的舞蹈起势。

调试了几个音节,夜千澜和南宫燕对视一眼,开始了合奏。

慕容雪则是在琴声和笛声相和而起的时候,旋转出曼妙的舞姿。

清脆薄亮的琴声像徐徐的清风拂过翠绿的竹林,让人心旷神怡,不自觉的沉浸其中。

笛声相和,开始觉得稀松平常,但渐渐的笛声赶上了琴声,如飞鸟一样掠过蔚蓝的天空,让人豁然开朗。

“真是没想到,夜小姐不但舞跳的好,连笛子也吹的这么好。”

“对啊,武功还好,长得还漂亮,我真的很想知道,还有什么是她不会的。”

几个世家公子一边欣赏,一边小声议论着。

对面的女子席,各家的世家小姐们则个个如同吞了一只苍蝇般,上不来下不去,憋屈的仿佛随时能挂掉。

慕容雪本来是沉浸在自己的舞蹈里,但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想装听不到都做不到了。

她一向心高气傲,又当了这么多年的第一美女和第一才女,如今地位被撼动,当下就急了,舞步就有些乱。

“你们觉得夜小将军笛子吹的好,那是因为她不曾表演过什么才艺,所以,你们乍看便觉得好。要论才艺好,还当属慕容小姐。”宴席开始前朝着慕容雪笑的公子为慕容雪辩解道。

“嗯,这样一说,好像还真是这样。”

“是啊,本公子也觉得慕容小姐的舞姿更为话,其他爱慕慕容雪的公子也纷纷开始附和。

慕容雪本有些乱了的步伐,因为这些夸赞又稳住了。

夜千澜嘴角噙着一抹笑,慕容雪,你第一才女的称号,我今天就要给你摘下来。

夜千澜给了南宫燕一个眼色,南宫燕会意。

正在慕容雪得意的摆动着腰肢的时候,琴声和笛声突然变得急促。仿佛战场上的万马奔腾,快的险些让人窒息。

慕容雪的舞蹈正到了一个旋转动作,此刻拍子一急,她旋转的速度和圈数不自觉的增加。

慕容雪因为身体不好,所以,她的舞蹈一直都是以柔美取胜,此刻大幅度快速的旋转,仿佛一只翩飞的彩蝶,真真是抓住了所有人的眼球。

“哇,慕容小姐真的是每次都能给我惊喜,本以为她之前的舞蹈已经够美,真是没想到,还可以更美的。”

“是啊,慕容小姐这个帝都第一才女的称号当真实至名归。”

开始还有些欣赏夜千澜笛声的世家公子,此刻也被慕容雪的舞姿所征服。

可就当所有人追捧赞美的时候,啊,噗通的声音响起。

前一刻还飞舞的彩蝶,下一刻却如秋天的落叶一样,摔在了地上,而且还是以一个极其难堪的姿势。

夜千澜第一时间停下了笛声,朝着慕容雪飞奔过去。

“姐姐,你怎么了?”

皇后娘娘见人倒下了,暗道一声晦气,但还是第一时间命太监去叫了太医。

太医一直在专门的屋子候着,就怕贵人们有个好歹,所以,很快就赶到了。

“太医,我姐姐怎么样?”夜千澜半抱着慕容雪,担忧的问道。

慕容雪紧紧闭着眼睛,睫毛颤抖着,一副痛到极致的样子。

太医仔细检查了一番,朝着夜千澜抱了抱拳,“回夜小将军,慕容小姐的脚伤到了,恐怕,恐怕……”

“恐怕什么?”慕容雪睁开眼睛,苍白着一张小脸,急迫的问道。

太医叹了口气,“慕容小姐,您今天真的是太逞强了,唉,脚腕的韧带伤了,以后怕是不能再跳舞了。”

太医的话落,人群中响起一片唏嘘声。慕容雪的才艺中以舞蹈为拔尖,如今却被宣告以后再也不能跳舞了。

不能跳舞的第一才女还算什么第一才女啊,看来,今天过后,这个第一才女的头衔可是要换人喽。

慕容雪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把抓住太医的袖子,“太医,您一定要帮帮我,求求您了,如果我不能跳舞了,还不如让我去死呢。”

慕容雪此刻是真的哭了,她不能丢了第一才女的头衔,一定不能。

“太医,求你一定救救我姐姐,她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如果不能跳舞了,她以后可要怎么办啊?太医,如果你能救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夜千澜绝美如画的小脸上流下两行清泪,诚恳的恳求着。

众人从来没有见过夜千澜哭,如果说慕容雪哭的让人心疼,而夜千澜的哭,则是能让人为她付出一切。

在场几乎所有的男子都想将夜千澜搂在怀里好好疼惜。

云湛看着夜千澜的眼泪,袖子中的手指蜷了蜷,给贴身侍卫使了个眼色。

贴身侍卫领命,拨开人群来到场中央。

朝着夜千澜抱了抱拳,“夜小将军,让在下先带慕容小姐下去治伤吧。”

夜千澜的睫毛上还颤动着泪珠,带着哭音道,“有劳了。”说完,不舍的将慕容雪交给了小红等人。

慕容雪被带下去了,大殿上重新恢复了热闹。

南宫燕开解了夜千澜几句,就拉着她跪到高台之下。

“姑姑,燕儿的琴和夜小将军的笛子如何?”

皇后慈爱的看着南宫燕,“燕儿的琴艺自然是极好的,夜小将军的笛子也很不错,至于慕容小姐的舞蹈,如果没有后面的插曲,也堪称完美。”

听了皇后娘娘的话,大殿上的人心中都一片唏嘘。慕容雪今天是出了大丑了,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众人都只会记得她摔的狗啃屎那一幕。

南宫燕只在乎前两句,对于慕容雪,她是半点都不在乎的。

“姑姑,本来燕儿也只是想跟夜小将军表演节目,是那个慕容雪想要出风头,硬要一起,如今吃了苦头,也是她活该。

而且,她今天这也算是报应。”

“哦?此话怎讲?”皇后娘娘被南宫燕的话挑起了好奇心,不禁问道。

“姑姑,其实外面传的那些话都是真的,那日在梅山,燕儿真的是被慕容雪给推下去的,如果不是夜小将军舍命相救,燕儿也就不在了。”

说到这里,南宫燕后怕的颤了颤身子,不管她怎么勇敢,但她只是个女孩子。

“岂有此理,她一个将军府的养女竟然敢害堂堂郡主,来人,将她给本宫绑来。”皇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的凤冠上的东珠都在颤抖。

“姑姑,您先不要动怒,她毕竟是夜小将军的姐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曾经救过夜小将军的命,这次就看在夜小将军的面子上饶了她吧。”

南宫燕忙道,生怕侍卫快一步将慕容雪绑来,让夜千澜伤心。

夜千澜感激的看了一眼南宫燕,然后给皇后扣了三个头,“求皇后娘娘开恩,就饶过我姐姐这一次吧。”

“饶过她?好,本宫就看在你跟燕儿的面子上饶她这一次,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来人,传本宫懿旨,夜将军府养女慕容雪,从此刻起从大周国贵女中除名,从此以后不可参加任何宴会,幽闭将军府思过,无召不得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