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分析案情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2-22 10:15:22 字数:2522 阅读进度:20/131

唐忠的腿又开始哆嗦了,这两个人是商量好了要一起来整死自己的吧。

在唐忠的提心吊胆中,两个人被五刑大绑的带了上来。

其中一人是夜千澜的副将,昨天在金殿上还出过风头,所以,大家还是有印象的,但另一个人众人就不认识了。

“夜小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烨王问道。

烨王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都等着夜千澜解惑。

夜千澜走到被带上的两个人面前,对着众人道,“这个人想必大家都认识,是本将军的副将。”

众人点头,这个副将还是沾了夜千澜的光,才会被陛下特许上朝的,所以,他们的印象是很深刻的。真没想到,却是个无耻的,转眼就背叛了自己的主子。

夜千澜接着道,“这位面生的老者是谁,想必没有人比唐大人更清楚的了吧。”

唐忠看到两人的时候,就知道这次无论他怎么样巧舌如簧,也不能全身而退了。

“哎,提到唐大人,本官怎么觉得这个人跟唐府的管家很像呢。”一个大臣小声嘀咕了一句。

“对,张大人猜的不错,这个人正是唐府的管家。昨天夜里,刑部大牢被劫,就是他二人带人将刺杀南疆使团的黑衣人救走的。”

“啊,那夜小将军是如何将他们捉住的呢?”张大人接着道。

夜千澜朝着烨王抱了抱拳,“这还要多亏了烨王神机妙算,提前告知本将军,说可能会有人来劫牢,本将军才提前做好了准备,才没有让贼人逃脱。”

“呀,烨大人果然厉害,我等佩服。”其他大臣纷纷朝着烨王抱拳。

烨王谦虚的笑了笑,其实心中却也是纳闷的,为何夜小将军要将这个功劳送给他。

云昊作为这次的主审官,一直都没有说话,等夜千澜解释完了,出列对着大周帝禀告道。

“启禀父皇,南疆使臣被刺一案,儿臣觉得已经水落石出了。”

大周帝点了点头,“嗯,说说看。”

“是,父皇。这次案件的幕后主使者先是抓了太子殿下侍卫的亲人作为要挟,让其为他做事,去刺杀南疆使团和帝都的公子小姐们。

见事情败露,又派自己的心腹联合夜小将军的副将将贼人救走。如此看来,太子和夜小将军也是被手下的人背叛了,并不是他们主使的。

而这个真正幕后之人,正是贼喊捉贼的唐大人。”

其他大臣听了云昊的分析,纷纷点头。

烨王爷跟着补充道,“回陛下,昨日臣跟大皇子一起审问贼人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非常的有恃无恐,除了故意栽赃给太子殿下,其他的一律不招。

所以,臣大胆猜测他们可能是有外援接应,故此,臣才会通知夜小将军加派人手在牢外埋伏。”

经烨王这么一解释,众人就更加清晰明了了。

大周帝点头,“嗯,好,分析的不错。不过,唐忠,你为何要这样做?”

大周帝这次直接将厚厚的一沓奏折都摔在了唐忠的脸上。唐忠的脸上直接挂了彩,血从额头不断流下。

唐忠跪在地上,身体哆嗦成一团,也不敢去躲。

“求陛下开恩,求陛下开恩啊,臣只是一时糊涂,一时意气用事,才会铸此大错啊。”

“唐大人,哦,不,唐忠,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赶紧从实招来。”烨王严厉的看着唐忠。

唐忠咚咚咚不要命的磕着头,“陛下,臣其实并没有恶意,并没有真心想要伤南疆使团和帝都的公子小姐们啊,不过是小打小闹出一口气啊。”

夜千澜冷笑,这个唐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一流。如果不是她早有谋算,想来南疆使团和世家的公子小姐会被杀死大半。

唐忠见众人不相信自己的说辞,继续辩解,“陛下,臣的本意真的只是这样,但似乎,太子殿下的那名侍卫不是受臣控制的。

不光动了杀心,还刺伤了我的犬子啊,臣真的是冤枉啊。”

到了最后,唐忠这个幕后主使竟也喊起了冤枉。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毕竟,虎毒不食子,唐忠就那么一个宝贝儿子,哪有将其赔上的道理。

大周帝冷冷的看着唐忠,“唐忠,你当朕是傻子吗?你那没用的儿子不过是伤了些皮毛,朕完全可以怀疑是你故意要摆脱嫌疑,才那样做的。”

听了大周帝的话,唐忠立马傻眼了,“陛下,真的不是这样的啊,那名侍卫是太子殿下的人,不论是做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臣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所以才会想出这个办法,让他不能翻身啊。臣真的只是针对那名侍卫,没有想要伤害过其他人啊。”

“唐忠,太子殿下那名侍卫到底是怎么惹到你了?”张大人好奇的问道。

其他人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多大的仇怨,才会让唐忠如此冒险,不惜压上身家性命。

提起这个,唐忠苍白的脸色由于愤怒都变红了很多,“张大人,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臣只好心劝诫太子殿下几句。

太子殿下还没有说什么,他的那名侍卫却直接将臣从入殿的台阶上踢了下去。十八级台阶啊,差点要了我的老命。

如果不是上天保佑,我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还有这事?”大周帝直接看向云湛。

云湛身子仍然挺拔,事情牵扯到自己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俊脸上仍是一派镇定。

“父皇,却有此事。”

“放肆,云湛,你虽贵为太子,但也不能如此纵容属下作恶。”大周帝气的真想一奏折摔在云湛的脸上。

云湛面无表情的点头,“父皇教训的是,但唐忠被踹下去的真实原因,却不是这个。”

“你胡说,明明就是,微臣劝您不要跟夜小将军走的太近,不要拉帮结派,您怒了,您的侍卫才将臣从台阶上踹了下去。”

夜千澜听了唐忠的解释,看向云湛,难道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吗?

云湛在众人或质疑或不赞同还有鄙视的目光中,低沉中夹杂着寒意的声音响起,“本宫不屑于撒谎,真实原因是你抢了那名侍卫的心上人。

他踹你下去,是你们之间的个人恩怨。”

“啊?唐大人,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好这口啊?”张大人已经被唐忠的无耻给震惊了。

“你们不要听他胡说,可以让那名侍卫来当面跟我对峙,根本就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啊。”唐忠呼天抢地,一副天大冤枉的样子。

“说起唐忠那桩风流事,本王倒是听了一些风声,原来那名被你金屋藏娇的姑娘竟是那名侍卫的心上人啊。”烨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南宫烨,你不要血口喷人,谁人不知你是太子殿下的人,你的话根本就不可信。”唐忠颇有一点狗急跳墙的架势了。

“烨王,你先给我们说说,那名被金屋藏娇的女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嘛?”张大人代替所有人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