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本正经的撒谎

小说: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作者: 虞宝宝 更新时间:2020-02-22 10:15:18 字数:2556 阅读进度:17/131

大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名副将身上。

夜千澜袖子中的手紧了紧,难道,她最信任的副将也被云昊收买了吗?

夜千澜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这个副将没有将结果先告诉她,而是越过了她直接告诉了皇上。她刚才还说没有查出结果,这位副将紧接着就打她的脸了。

“这?难道真的是太子殿下的人做的吗?”一个大臣轻声嘀咕了一句。

太子势大,即便现在是怀疑的对象,朝堂上的大臣们也不敢随便议论,但大周帝自建国以来,就设立了一个职位,谏官。

并且大周律法规定,谏官不可杀。谏官连皇帝的过错都可以指出,更何况是身为一国储君的太子了。

三品谏官唐忠愤然出列,“陛下,臣的小儿跟微臣讲,在遇险的时候,太子殿下开始装出一副武功不济,需要人保护的样子。

但,却在最紧要的关头救下了夜小将军。这反常的举动,是不是说明,这一切都是太子殿下策划好的呢?”

听了唐忠的话,夜千澜的手握的更紧了,都是因为她,云湛才暴露的。

抬眼看向那个依然挺拔,没有半分心虚和急躁的人,心中的愧疚就更加深了。

大周帝看了看云湛,又看了看义愤填膺的唐忠,最后看向夜千澜。

“夜小将军,这件事你怎么看?”

夜千澜没想到大周帝会先问她,赶紧出列上前,“回禀陛下,臣觉得此事蹊跷。太子殿下是您亲定的太子,天资聪颖,自是不会做出此等逆事。”

夜千澜没有明说,但大周帝是什么人物,一点拨就透。

他明白夜千澜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云湛做的,怎么会让人捉住把柄,最起码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人捉住。

唐忠见大周帝似乎信了夜千澜的话,赶紧补充道,“夜小将军,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啊,其他的先不说,就太子殿下开始隐瞒武功高强这一点,你要怎样解释?”

“本宫的事,何须让她解释。”没等夜千澜替云湛辩白,云湛清冷的声音传来。

唐忠是很怕云湛的,但他儿子受伤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爱子心切,也顾不得许多了,继续咄咄逼人道。

“那就请太子殿下自己解释一下吧。”

云湛一张无可挑剔的俊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唐忠,“唐大人,本宫只是轻功出类拔萃,能救下夜小将军,也是她命不该绝。”

夜千澜听了云湛的解释,暗暗砸了砸舌,这个家伙长着一张面瘫脸还是有好处的,最起码一本正经撒谎的时候是一点都不会让人怀疑的。

还有,云湛竟然会撒谎,真是没想到,她以为他一直是不屑撒谎的呢,看来,她前世对他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太子一党的人听了云湛的话,纷纷开始做起了文章,运用自己的满腹经纶,跟唐忠等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唇枪舌战。

大周帝被吵的脑仁疼,一掌拍在桌案上,“好了,不要吵了,这件事朕会交给夜小将军彻查。”

“陛下,这件事牵扯到太子殿下,而太子殿下刚救了夜小将军,交给她只怕不妥啊。”唐忠冒死进谏道。

“哦?那依照唐大人的意思,让谁来彻查此事为好呢?”

“回陛下,大皇子忠君爱国,素有佳名,不如,就让大皇子来彻查此事吧。”唐忠一副毫无私心的样子。

大周帝听了唐忠的话,才恍然响起,原来他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大周帝点了点头,“好,那就由大皇子来彻查此事吧。”

其他人都没有异议,这件事牵扯到正当红的太子殿下,一个办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这种差事可是能推则推的。

云昊被点了名,惶恐的从文官队列中走上前来,双膝跪地,给大周帝行了个大礼。

“父皇,儿臣恐难当此任,不如……”

大周帝看到云昊那小家子气的惶恐样子,当即不悦,打断了他的话,“你难道想抗旨?”

云昊吓得赶紧磕了个头,“儿臣不敢,儿臣,儿臣谨遵圣谕。”

大周帝见云昊如此小心谨慎害怕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去吧。”

夜千澜的指甲已经刺破了掌心,该死,千防万防,还是让云昊得到了出头露脸的机会。

前世,云昊就是以这个为契机,一步步走到了大周帝的眼前。

“启禀陛下,此事涉及到我国的储君,只大皇子一人审理未免不妥,臣愿意辅佐大皇子一同审理此案。”

烨王南宫烨出列,主动请缨。

大周帝听后,点了点头,“烨王说的不错,好,既如此,就由你二人一同审理此案。”

“谢陛下。”南宫烨行礼谢恩,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又商议了一下如何安抚南疆太子的事,大周帝就宣布退朝了。

因为发生了遇刺事件,在查清真相之前,南疆一行人暂取消一切外出活动。

回到将军府,小桃又小心的给夜千澜换了药。

昨日夜千澜穿着铠甲,所以伤的并不重,过半个月差不多就能恢复了。

刚上完药,慕容雪就带着丫鬟过来了。

“妹妹,你的伤怎么样了?快让姐姐看看。”慕容雪红着一双眼睛,关切的问道。

夜千澜拉好了衣襟,笑着道,“姐姐不必担忧,都是小伤,很快就好了。倒是你,身子弱,要好好养着才是。”

慕容雪拉了夜千澜的手坐下,“妹妹,姐姐没事,姐姐就是担心你,昨日可是要吓死姐姐了。”

夜千澜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拿起茶盏抿了一口。

“姐姐,说起昨日的事,你可有看清是谁推的燕郡主掉下悬崖的吗?”

“嫡小姐,您在胡说什么,燕郡主分明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根本就没有人推她。”

慕容雪的贴身丫鬟小红急急的道。

夜千澜漂亮的凤眼如同两道冷电,看向小红。

“这么说,你是亲眼看到燕郡主自己掉下悬崖的了?”

“奴婢,奴婢只是听大家都这么说的,奴婢自然是没有看到的。”小红也是反应够快,竟想了个借口圆了过去。

“妹妹,小红从小跟着我,被姐姐惯坏了,也心直口快了些,你千万不要生她的气才好。”说完,看向小红。

“小红,竟然敢顶撞嫡小姐,该罚。”

小红吓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求道,“嫡小姐,是奴婢的错,请您饶过奴婢这次吧。”

如果是前世的夜千澜,根本就不会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也就那么翻篇了,毕竟她是那么信任和依赖慕容雪,连带着她身边的奴婢也是高看几分的。

但如今,虽还不到动慕容雪的时候,但这个丫鬟嘛,自然是能罚就罚了。

“小红,你的主子是我姐姐,我姐姐刚才说了该罚,那就必须要罚。虽然我姐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但我是非常敬爱她的。

绝不会为了你一个丫鬟而驳了她的话的,来人,拉下去,打二十大板。”

听了夜千澜的话,小红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