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 难道你不了解他吗

小说: 大叔轻点聊 作者: 蓝汐 更新时间:2019-12-02 21:45:23 字数:3675 阅读进度:1352/1352

www.**.cc

“希悠,你要想清楚。”苏以珩劝道。

“以珩,我,没有别的选择了,什么选择都没有了。”方希悠打断他的话,看着他。

看着她这样梨花带雨的模样,苏以珩的心里怎么舍得?这可是希悠啊!他守护了三十年的公主,方希悠啊!

他怎么能看着她这样流泪?他怎么舍得?

“希悠,你听我说,你冷静点!”苏以珩的双手,按住方希悠颤抖的双肩。

“沈家楠在他手上,我的事,他是不会放过的,以珩,他是不会。”方希悠道。

“你别这么说,希悠。阿泉他未必会那样。”苏以珩道。

方希悠摇头,擦去脸上的泪,道:“你不用劝我了,我不会再拖延下去。”

“好,你不拖延,可以,可是,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个晚上,好吗,希悠?就一个晚上!”苏以珩恳求道。

方希悠看着他。

“以珩,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和阿泉的婚姻,到底是对,还是错。”方希悠道。

苏以珩看着她。

方希悠苦笑了,道:“我想,是错了吧!我和他,可能根本,根本就不该结婚。就算,就算他不能选择颖之,换个其他人,也许会更好。”

苏以珩,沉默不语。

“可是到了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他恨我,讨厌我,而我,我,怎么面对他?”方希悠道。

苏以珩轻轻拥住她,方希悠闭上眼,泪水沾湿了他的胸口。

“希悠,你忘了吗?你跟我说过,阿泉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和他结婚,是你最想要做的事。你说过,你要和他手挽手一起去散步,和他一起在阳光下吃早餐,和他。”苏以珩说着,嗓子眼里,似乎被什么东西卡着。

方希悠却闭着眼,不停地摇头。

“希悠,还来得及,真的,来得及,一切,都不算晚。你过去想要的那些,将来一定会有。只是,只是你们这些年走了弯路,现在来修正的话,还来得及,希悠,来得及!”苏以珩安慰道。

“根本,不可能了,以珩。难道你不了解他吗?他根本不会。”方希悠道。

“别这么想,希悠,你不能这么想。一切都还有机会挽回!颖之今晚来找你说那个事,难道就不是一个好兆头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抬头,看着苏以珩。

“希悠,一切都会好的,现在,你只要安心休养,什么都不要想,阿泉那边,还有沈家楠。”苏以珩道。

“沈家楠,是不是在你手上?”方希悠打断苏以珩的话,问。

苏以珩不语。

方希悠刚要说话,苏以珩就说:“希悠,这件事,就让阿泉来处理吧!好吗?不管他是要让沈家楠干什么,你,都不要再过问了,否则,你们真的就没有机会了。”

“是啊,你说的对。”方希悠叹了口气。

“他,是在用这件事来试探我们,希悠。”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他。

“可能,我们真的得要调整一些思路,希悠。”苏以珩道,看着方希悠,“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对待他了。”

方希悠,沉默不语。

把方希悠重新送回家里,苏以珩却是无法安静了。

方希悠和曾泉闹到这个份儿上,可如何收场?

外面的敌人,虎视眈眈。霍漱清那边的麻烦还没解决,曾泉和方希悠这里又出事。

应该会好的,好在沈家楠的事还没有引起注意,只要尽快解决了。

该怎么解决?曾泉只是让他派人扣着沈家楠,可是,对于进一步的处置,曾泉并没有说。

曾泉没有说,他就不能做。

顾希说的对,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是应该调整对待曾泉的态度了。毕竟,现在的曾泉,已经,变了!

只是现在希悠的状态,苏以珩很担心。

回到家里,顾希还没有回来。

苏以珩躺在床上,陷入了深思。

没一会儿,顾希就过来了。

“怎么了?我叫你好几声都听不见?”顾希坐在他身边,问道。

“希悠知道沈家楠在我这里了。”苏以珩道。

顾希看着他,“哦”了声,然后说:“你没打算把沈家楠给。”

苏以珩看着妻子。

顾希见他脸色不太好,便放缓了语气,道:“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这话了。反正现在这样,你也得有个主意。只要希悠姐还听你的,你就多劝劝她。”

“我怕希悠出事。”苏以珩道。

“出什么事?”顾希问,“她和你说什么了吗?”

苏以珩坐起身,摇头道:“希悠,这件事对希悠的影响很大,我怕她扛不过去。她的心情很不好,遇上这样的事,只有自己扛着,我也帮不了她,而阿泉。”

“你想劝我哥回来,是吗?”顾希问。

“我劝了,他不回来,我还有什么办法?”苏以珩道,“希悠她,她是做了错事,可是,她真的太可怜了。”

顾希看着丈夫,沉默了一会儿,道:“这个坎,她能过得去,你别担心。”

苏以珩看着妻子。

“她是方希悠,你担心什么?”顾希道,“虽然我,我不喜欢她的一些做法,但是,她的能力,我是相信的。现在她是遇到了难处,你保护了她这么多年,这一次,才是真正考验你的时候。”

“顾希。”苏以珩叫了她一声。

“如果这一次她能扛过去,可以审视清楚自己和婚姻,之前所有的艰难,只不过是凤凰涅盘之前的那一团火而已。你说是不是?”顾希道。

苏以珩,沉默了。

凤凰涅盘吗?

是啊,希悠是凤凰!她是凤凰!

“谢谢你,老婆!”苏以珩说着,猛地抱住妻子亲了一口。

顾希看着他。

“你去守着她吧!让她好好度过这一段艰难的时间。希望,希望她可以好好度过!”顾希道。

“谢谢你这么说!”苏以珩道。

“走吧,我知道你不放心她。你赶紧去,我得赶紧睡了,要不然睡不醒。”顾希道。

苏以珩亲了下妻子的额头,就起身下床了。

顾希看着苏以珩离开,叹了口气。

很快的,苏以珩的车子,就开进了方希悠的家。

而顾希,拿起手机给曾泉打了过去。

“哥。”顾希叫了声。

“回家了吗?”曾泉问。

“嗯,你呢,还在外面吗?”顾希问道。

“是啊!”曾泉叹道。

“哥,希悠姐的状态不太好,我刚刚让苏以珩去陪她了。”顾希道。

曾泉“哦”了声,顾希便说:“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暂时不想回来。”曾泉道。

“哥,回家来吧!我们,好好聊聊。不要一个人撑着了。”顾希说着,眼眶,湿润了。

“傻瓜,我回来干什么?一堆的工作。”曾泉叹道。

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孤身一人,在武汉,和在京里有什么区别?

“哥。”顾希叫了声。

顾希明白,常言说的好,妈妈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对于曾泉来说,再多人的好,都比不上有个妈妈在家。她不也是一样吗?

“没事,我这边还有很多工作,忙的差不多了再说。”曾泉安慰顾希道。

“那你要早点回来,我们都等着你。等你回来了,我约璇姐一起,大家好好打打牌。”顾希道。

“你还有时间打牌吗?”曾泉笑问。

“挤一挤总是有的!”顾希道。

“好了,你这份心,哥哥记住了。”曾泉笑道。

“哥,明天迦因姐就来了。”顾希突然说道。

“她?哦,是有公事吧?”曾泉道。

“嗯,我听说霍领导在外面有个女人,不知道是真是假。总感觉像是假的,可是好心迦因姐和他吵架了,我听说的,也没打电话问。”顾希道。

“别想太多了,管好你家的以珩。”曾泉道。

“我才懒得管他。做人都是靠自觉,管能管出什么效果?”顾希道。

曾泉笑了。

“哥,那我不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顾希道。

“嗯,你也是。”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回家吗?

曾泉叹了口气。

夜色,越来越深。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

曾泉一大早就起床出去外面走动了,看看镇子上的老百姓的早晨,逛逛菜市场,看看买早餐的地方。越是这样的小地方,就越是让人感觉浓浓的烟火气。

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人们,老人,年轻男女,年轻父母,孩子,曾泉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生活,对于大家来说都不易,各种各样的压力和困难,可是,总有让人感到温暖的时候,总有让人想要微笑的时候。

他,又何必这样把自己困在孤独的境地呢?

而这一天的上午,方希悠还是在苏以珩的陪同下,来到了京通的地下五层,躺在了那张手术台上。

苏以珩站在手术室外面,默默无声。

面罩戴上了不到三十秒,方希悠就闭上了眼睛。

和她眼角的泪一起流下的,还有她身体里的血。

有些人,总会要失去。不管有多么不舍得!

等她的眼睛睁开的时候,她感觉到眼里,怎么还是,湿湿的?

手术室里的灯,好亮!

就在方希悠躺在手术室的时候,苏凡乘坐飞机来到了京里。

因为时间紧急,她只是在下飞机的时候和母亲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就直接乘车去了夫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