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生肖山庄

小说: 纯阳小师叔 作者: 小心万花 更新时间:2019-12-02 10:57:09 字数:4423 阅读进度:270/270

当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的时候,打坐了一夜的李衍也刚好睁开双眼。

眼睛之中犹如闪耀着莹莹玉光,光芒温和玉润,却含有有若实质的无形压力。

随着眼帘开合,眸光收敛,再无异状。

“坐忘经四层中期的修炼更加慢了这打坐了一个晚上,进步程度别说忽略不计了,连感觉都没感觉到。”

李衍感知着体内磅礴浩荡的内力,仔细对比这条大江究竟是不是比昨天宽阔了那么01毫米。

查看半天,终究还是沮丧地放弃了。

“除了凝练气剑时的消耗之外之外,内力只要用掉就能很快恢复,回复速度比起聚灵丹一点也不差。这应该是就是宗师后期内力的生生不息的特性了”

李衍右手轻轻一挥,房间中的桌子椅子无声无息的飞起,随着李衍手掌在空中饶了几个圈,又稳稳落在地上。

手再一招,茶壶茶杯飞起,在空中各自画着圈圈,变换着不同的动作。

手再一挥,所有飞着的物品复归原位。

“难道这才是宗师后期的修炼方向吗”

如臂指使已经不能形容李衍对于内力的操控,随心所欲才更恰当一些。

仿佛这已经不是一个武侠世界,李衍学的也不是内功心法,而是意念类异能,一切操控变化就在一念之间。

“这操控方面得心应手的程度倒是增加的比较明显”

修炼之后神念量的增加同样忽略不计,开始往精细化方面进展。

“不会修炼到最后,气场真的变成一个领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里面我就是神”

李衍忍不住开始yy了。

敲门声响起,店小二推门进来,问道,

“少侠,您的宝马真的不需要本店喂草料吗我们这里有刚送过来的上好的马草百脉根,一筐只要1个金钱。”

李衍摇了摇头,“不用”

百脉根对普通马匹来说是高档食粮,但是对龙子来说,显然还看不到眼里。

在巴陵的时候,李衍也曾试过喂食百脉根,但是那那家伙不屑一顾的很,后来李衍也不管它,由得它自己去找吃的。

“也不知当初在野外到底吃的什么好东西,还是说晋级高级灵兽后,才把嘴养叼了”

李衍想着,又向小二问道,“你们有没有皇竹草”

和百脉根一样,皇竹草也是马草,不过比起百脉根的档次就要高级多了,李衍只是在游戏里见过,巴陵城也没得卖。

小二一愣,皇竹草

那是什么东西也是马草吗

在他认知里,百脉根已经是最高档的马草了,看到这位少侠马不错,像是有钱人,这才过来推荐一下换好些赏钱,没想到人家根本看不上。

深感自己孤陋寡闻对不起大客户的小二沮丧着回道,

“小的没听说过皇竹草这种马草。”

“没有就算了”

小二正要转身离开,就看到空中一个金闪闪的东西飞了过来,连忙伸手接住,正是一个金钱。

“赏你的”

“多谢少侠”

小二双眼冒着金光,开心不已的连连鞠躬道谢一个金钱可是他两三个月的工钱。

“少侠有什么吩咐,只管请说”

“我第一次到你们江津镇,附近的情况你帮我介绍一下。”

李衍说道。

“没问题,小的自小在这里长大,周围的情况熟悉的很。”

江津镇是一个大镇,位于一个三叉路口上,旁边就是洛道。

向南两百里是长江渡口,向北直通洛阳城。

因为地理位置优越,许多过往客商、侠客在此歇脚,小镇的繁华不输于一些小城。

小镇东边有一个很大的江湖势力,叫做生肖山庄,江津镇包括附近许多镇子的生意大部分都属于生肖山庄。

传闻生肖山庄里面一流高手坐镇,二流高手无数,也不知是真是假。

只是这生肖山庄低调得很,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建树,不曾传出什么厉害事迹,只是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从不多管闲事。

哪怕有些江湖人在镇子里闹事,破坏生意产业,也轻易不会出手,只是劝和调解,以和为贵。

“这倒是稀奇,既然有一流高手,又有许多二流高手,也算是不小的势力了,这样的势力再低调也不至于到小二口中那样。”

李衍想着,连一个客栈小二都觉得生肖山庄低调,那肯定是低调到极点了。

听着不像是江湖势力,倒像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富家员外。

李衍问道,“他们平素都不与江湖人打交道吗”

“很少,据说也有江湖人慕名拜访,还有的登门挑战之类的,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小二答到,“若不是小的自小在镇子上长大,光是听人说的话,也不相信有这样的江湖势力。”

“那你怎么知道他们有许多高手”李衍问道。

“有些闹事的江湖人不听劝,执意动手,生肖山庄的高手也会出手降服还有些过路的歹人听闻生肖山庄的事,想要劫财,或有什么不轨意图,从来没有得逞的,时间一久,生肖山庄的事情自然也会有流传出来的。”

“除了生肖山庄之外,你们附近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

李衍从头到尾也没听到小二说起李渡城的事情,那李渡城明明就在三岔路口向东方向,不到百里的距离。

以那天一教炼制毒人的手段,整座城镇的人都被练成毒人,怎么可能一点异常都没有

“少侠指的是哪方面”

小二自己也回想了一下,确认值得说的都已经托盘而出,没有遗漏,但是听这少侠的意思却像是意有所指。

李衍道,“这镇子旁边那个三岔路口,向东是通往哪里”

“那里啊,沿着岔路向东几十里就是生肖山庄的大庄园。那庄园纵横都有数里地,好大的一片宅子,足有几百间,。还有周边几千亩的田地也全都是生肖山庄的,所以才经常用不开眼的歹人想要去劫财。”

“生肖山庄过去呢听说那里也有一个大城镇”

李衍看着小二,直接问道。

店小二轻皱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恍然反应过来,“少侠说的是李渡城吗”

李衍点点头,“对,就是李渡城。”

小二啧了一声,满脸沉重,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李渡城现在已经没有了,只留下一片废墟,人畜全都死绝了。”

说着,又重重叹了一口气,“李少侠若是想从那里过的话,还是绕路走吧”

李衍惊讶的问道,“那里出了何事”

“去年秋,那里闹起了瘟疫,短短数日之间一座比江津镇还大的小城就死寂一片,太惨了”

小二一脸唏嘘,似也不想多说。

“瘟疫”

李衍皱眉,“你去那里看过吗”

小二道,“那怎么可能瘟疫哎,那么厉害的瘟疫哪里敢随便靠近”

“官府有去处理过吗”

店小二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没有处理,只是出过一张告示,告诫过往行人不要靠近那里,官府已经将那里封锁了起来,瘟疫不会外泄现在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已经没有人会去那里了,而且瘟疫确实没有外泄,对周边村镇也没有什么影响,渐渐就没人提起,若不是少侠提起,我都快忘了李渡城的事。”

李衍眉头再皱,望着脸色恢复平静的小二,心里满是疑云。

李渡城虽然只是一座小城,几千人还是有的。

这么多人被天一教毒害,然后被伪装成瘟疫事故,虽然可以认为是天一教行事狠辣、缜密、不漏风声,但还是太过奇怪。

几千人,他们的人际关系肯定不会只是简简单单的局限在一座城里,周边的城镇里肯定有许多他们的亲人、朋友,牵连起来的关系网肯定不是个小范围。

可是官府一张简简单单的告示就安抚下了,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小二说时间过去太久,已经没人会去那里,他自己也快忘记了李渡城的事,这就更奇怪了

去年秋天发生的瘟疫,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时间久,这么大的,就算是过几十年也不该轻易忘记才对。

结果只是因为瘟疫没有外泄,不会对李渡城之外造成额外影响,就完全将之抛于脑后,这未免

难道

李衍想起自己当初也将李渡城的事完全抛到一边,直到剑心提到,才“恍然”忆起。

“难道有什么未知的强大力量在淡化这件事”

李衍喃喃道,“这世界可不是简单的武侠世界,有社稷图,社稷图分身,还有分身意识,还有龙脉,还有气运有这样的事物和存在,被莫名压制记忆也不是不可能。”

“还有那生肖山庄,也是处处透着奇怪,还正好位于前往李渡城的路上。”

想不明白,李衍也就不想了,到时实地了解一下,自然什么都清楚了。

客栈大堂,李衍正在吃早饭,突然听到客栈后龙子一声高亢的嘶叫,紧接着就是两声惨叫传出。

李衍用神念略一感知,微微一笑,也不在意。

两个小蟊贼居然打龙子的注意

为了不惹人注意、引起不必要麻烦,在人多的地方李衍都是要求龙子将脚上的火焰“特效”给关掉。

那是龙子的天赋,并不会消耗它多少体力,时常开启着,反而有助于能力的练习提升。

不过该关还得关,李衍可不想被当成猴子围观,他有了大佬的修为,却没有大佬的心态,聚集的目光太多,他感觉有“压力”。

没有四蹄上的“特效”,龙子看起来也就是一匹漂亮、神骏的宝马。

小二匆匆跑了过来,着急的说道,“少侠,不好了您的坐骑打伤人了。”

李衍一只手端着茶杯,另一只手肘支在桌面上,手掌垂着,轻轻摇了摇,

“不妨事,两个小蟊贼而已”

“这”

小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我还没介绍情况呢,你就下定论了。

刚想着,就听到李衍又问到,“那两个家伙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强抢我的宝马”

小二奇怪李衍又没去后院,怎么就已经知道了情况,愣了一下,猜想他可能是内力高深,耳力强悍。

可是无论再厉害,也惹不起后面那两个家伙。

看在那一个金钱的份上,小二又劝道,“少侠,您还是赶紧离开吧,那两个家伙可不是一般人物。等下他们若是找过来,少侠就麻烦了”

“呵呵,他们抢我的马,还想找我的麻烦他们是什么人,居然能这么霸道”

李衍轻轻笑着,转头向小二问道。

“他们是东街杂货铺郝掌柜的儿子和跟班,他们看到少侠宝驹神骏,就想就想”

小二眼神示意,我不好说出口的,你应该知道才对。

“杂货铺掌柜的儿子这么牛的吗”

李衍一愣,还以为是什么身份,没成想他爹居然是杂货铺郝掌柜好大的背景啊

李衍突然想起,说起来我好像也是杂货铺掌柜来着那岂不是比他还牛

他是杂货铺掌柜儿子,我是杂货铺掌柜呃,呸,他也配

想起再来镇的杂货铺,李衍就想起一件事,默念系统,打开神行功能界面。

果然,神行点又开了一个,就在洛道江津村位置。

不过却不像扬州神行点在随缘杂货铺,也不像巴陵神行点是在桃花林。

这个洛道神行点以江津村为中点,涵盖了很大一片位置,在这一片范围内随机降落。

“原来若想确定精确降落地点,还必须购置一个产业,在桃花林内随机降落倒是无所谓,江津村这里的话”

小二说道,

“东街杂货铺是生肖山庄的产业,郝掌柜不但是杂货铺掌柜还是生肖山庄的管事,他平日里最是宝贝他的儿子,您的坐骑踢伤了他儿子,他不会轻易罢休的”

“你不是说生肖山庄很低调吗这是哪个低调法一个管事的儿子就这么霸道,那他家庄主得低调到什么地步”

小二一脸焦急,嗔怪道,“少侠你还有心思说怪话,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妨事,你忙你的,我等着看看这低调的江湖势力是如何行事的,我得学习一下呵呵”

小二无法,觉得自己已经对得起那一个金钱的消费,便也不再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