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演技

小说: 婢女也秀色 作者: 桑榆小叶子 更新时间:2019-12-02 12:57:58 字数:3264 阅读进度:305/316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话,当下便忍不住笑了笑:“就你那小脑袋瓜子,会想些什么,为夫会不知道?”

嘴角微微一抽,若虞啧啧了两声儿,便坐到了梳妆镜前。

“主子,今日您……”

玉儿正想问若虞些什么,若虞却突然伸手打断了玉儿的话,然后道了一句:“等会儿我要出去演出戏,你来给我上一个苍白无力的妆!”

“啊?”玉儿闻声,当下便是一愣,不太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眨了眨眼睛,看了自家主子好一会儿,然后问了一句:“怎……么了?主子您为何要画一个苍白无力的妆容啊?”

“皇上他既然阻止不了萧后,但这事儿又已经闹了出来,我若不出手去阻止,难道还指望着别人帮我处理吗?”

后面这话是若虞说给赵堇城听的,听到自家娘子这话,赵堇城有些哭笑不得,叹息了一声儿,他便上前去,双手放于若虞双肩之上:“娘子,此事并非是为夫不愿意相帮,娘子这般聪明,应当也知晓,若是为夫插手了此事儿,事态会变得更加严重的不是吗?”

这话赵堇城说的是有道理的。

也正是因为知道是这样,所以若虞也不能说他些什么。

轻叹了一声儿,若虞便道:“得,我说不过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玉儿,快,帮我上妆!”

所以,正等到暗香办完事儿回来的时候,瞧着自家主子那脸色白得跟鬼魅似的,吓得暗香连忙扶起自家主子,然后极为担心的问了一句:“主子,主子,您到底是怎么了?”

瞧着暗香这反应,若虞转了转眼珠子,当下便连忙咳了两声儿,那声音咳得,就像是想将肺给咳出来似的!

暗香瞧见,立马便慌了,连忙伸手将人扶起,然后担心地问道:“主子,主子,您到底是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怎么就……”

瞧着暗香这担心的模样,若虞当下便忍不住笑出了声儿来。

暗香正伤心着呢,突然间便听到了主子的笑声,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主子……装的?”

对着暗香挑了挑眉,若虞问:“怎么样?像不像,像不像?”

一时间不知晓应当如何回答自家主子,暗香愣了好一会儿,最后才点了点头:“像……”

起身,若虞提着裙子便跑到了桌子边开始用着午膳:“来来来,先用膳吧!等肚子填饱了,我才能有力气去办事啊!”

赵堇城瞧了一眼自家娘子,当下便忍不住勾了勾唇,微微叹息了一声儿,赵堇城挥手让两个丫头都下去了,随之便又在若虞的旁边坐了下来。

若虞是当真饿了,所以吃东西的时候都急得紧,赵堇城一直在她耳边念叨让她慢一些慢一些。

可这人压根儿就没有听进去。

瞧着自家娘子,赵堇城也是无奈得紧!

轻轻叹息了一声儿,伸手慢慢的帮她拍着背。

等到若虞吃好了之后,时辰也应当差不多了,王府外头闹事儿的人虽然是被赵堇城派人压了下来,但是大街上人人都在议论着怀晋王妃之事儿。

赵堇城瞧了一眼自家娘子,便从侧门带着自家娘子去了茶楼,寻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观察着下头的情况。

因着若虞现在还暂时不能让百姓瞧见,所以,出崃的时候,若虞是戴了斗笠的,掀开斗笠前面的面帘,若虞拧着眉头看了一下下头的情况,也在注意听着旁边的人的对话。

“你瞧瞧,这怀晋王妃也真是够大胆的,直接在自家府院里头干这事儿!”

旁边的人听了,当下便点头应了一句:“对啊,虽然说,皇上着实不错,但是,再怎么说,她也是怀晋王的正妃啊!而且,王爷与皇上,还是亲兄弟,你说这……这……”

一同随着他们的两人听着,当下也点了点头。

不止是他们几人,就连其他桌坐着喝茶的人都在说这件事情!

若虞这个当事人在那儿坐着,听着嘴角抽了又抽。

这些人啊……她一直知晓这件事儿萧后一放出来,她会被针对的!

但是……也不至于……

难道就是因为皇帝是一国之君,而她,就算是王妃,也只是一个臣妻?身份与天子比不得?

明明送东西的人是皇帝,为啥被人说,却只有她?

赵堇城在旁边瞧着自家娘子脸上的表情,当下便忍不住勾了勾唇。

本来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结果突然间,却发现了赵堇城对于那些百姓所议论之事儿,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

瞪了一眼旁边的这人,若虞咬牙问了他一句:“怎么?别人这般说你娘子,你就这般淡定?不帮忙阻挠也便罢了,竟然还笑……你这与落井下石可是没有区别的!”

瞧着自家娘子那生气的样子,赵堇城笑得格外的开心。

伸手摸了摸自家娘子的鬓发,可却因着她还在生着气,所以,便直接拍开了赵堇城的手。

于是乎,赵堇城便道了一句:“为夫笑,是因为觉得娘子生起气来也是美的,不插手,可并不代表为夫不在乎,主要还是……为夫知晓那些都是假的,所以,便觉得胡乱生气啊什么的,也并不重要罢了!”

这话说得……

若虞嘴角微微一抽,歪着脑袋看了赵堇城好一会儿,然后问了一句:“那若是说这话对我构成了伤害,亦或是你不知晓这是假的,你当如何?”

听到自家娘子的这个问题,赵堇城格外的淡定,伸手端起旁边的茶杯,微微抿了一口,然后勾唇笑得生畜无害的样子,道:“若当真如此,他们……可能……就没有机会再次品尝这茶楼的上等好茶了!”

若虞:“……”

脸上的更改僵,若虞忍不住打了个抖。

“你也当真是……狠得紧!若是你当真这样做了,那百姓可不都对你恨之入骨啊?定然会将我说成什么红颜祸水的!”

“就以娘子的姿容。”看着自家娘子,赵堇城笑得更加的温柔了:“被说成祸水又何妨?”

被赵堇城这话给气笑了,若虞瞧着这人,又翻了个白眼儿。

方才的那几人说话也算是好听的了。

还有一些无知的百姓说得特别的难听!

主要就说什么,怀晋王妃这个不守妇道,一个为人妇的女子,竟然还妄想攀上皇上,想荣登那后位啊什么的!

赵堇城本来听着还是淡然得紧的,但是越听,他却越是忍不下去了!

手里的茶杯直接被他捏碎了!

若虞听见茶杯碎掉的声音,当下也是愣了好一会儿,看了好许久,才问了一句:“怎么了?方才不还是说,因为知晓事情的真相,所以觉得这些话也没什么吗?”

这话是在调侃赵堇城的。

然而,赵堇城听到,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但不过片刻,便又恢复了笑容:“是没什么,只是觉得,他们太吵罢了!”

这人啊!有时候嘴硬起来,还当真是跟石头似的,啧啧了两声儿,若虞瞧着时机到了,于是便将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将面帘放了起来,若虞直接站了起来。

赵堇城瞧着,当下便直接伸手拉住了若虞的手:“娘子去哪儿?”

“时辰不早了,我也差不多该去干自己该干的事儿了啊!”

赵堇城闻声,当下便微微的拧了拧眉:“现在那些百姓可都是盲目的,娘子现在现身的话,指不定他们会以暴力而施之!”

这一点若虞自然是知晓的,不过……要施以暴力,她既然能够想到,自然也有了解决的办法啊!

当下便费力的扳开了赵堇城的手,若虞微微勾唇一笑:“这一点我自然是有法子的,放心啦!这事儿也只有我自己才能够处理,若是你插手的话,别人会以为是你想故意遮掩事实,既然咱们想要澄清,那就必须得来狠一点,将那些谣言连根拔起,若只是为一时之平,那咱还不如不做!”

这样一说,也着实是有道理的,但是……

赵堇城并没有松口,若虎啸

瞧了一眼赵堇城,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然后便道:“好了,等会儿我当真是危险的话,你得马上来救我啊!”

话毕,也未等赵堇城回应,若虞直接带着玉儿下了茶楼。

因着她现在戴着面纱的,所以,在大街上并没有人认出她来。

瞧着街上的人,若虞注意到了一处人比较密集的地方。

看准了地方,若虞微微的勾了勾唇,然后,在走路时,

东倒西歪的,瞧着十分柔弱的样子。

玉儿是不知晓自家主子想干什么的,所以,自家主子这般,当下也给吓了一大跳。

“主子,主子,您怎么了?”

若虞微微的扣了扣玉儿的手,然后等走到了人多的地方后,若虞直接整个人都瘫了下来。

那头茶楼上的赵堇城瞧着心头一紧,随之便反应过来,她是装的!

当下便忍不住勾了勾唇,然后道:“亏得我早便知晓,如若不然,定当被她这反应给完全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