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心魔出现

小说: 璧恋之焚天大业 作者: 李奇朗 更新时间:2019-12-03 01:54:16 字数:7146 阅读进度:313/313

而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一件事情。让我带有心结的这些人消失的办法,似乎就是解开心结。只要解开心结,他们便会消失不见。比如说先前那个我小时候的玩伴,到最后的并没有认错,但是他也消失了。这就说明,我只要解开心结他就会消失,并不需要认错之类。

眼见小时候的玩伴消失,我再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到这会,我忽然不自觉的开始回忆自己这一生。说起来,我这一生也算得上是有些精彩了,虽然说没活了多少年。

同时,我也感觉到,真实人世沧桑。才短短的几十年,我却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很多事甚至是完全无法预控。

眼见小时候的玩伴消失,我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的心魔崖上。仅仅看了一眼,我便大吃了一惊,只见这心魔崖上居然并不是由岩石组成的,而是由不计其数的许许多多人头组成。

而且,并不是一般的人头,而是一些大的如同房屋一般的巨大的人头。这些人头,就好像是石头上长出来的瘤子一般,看着十分的渗人。并且,并不是什么骷髅头,而是一些真正的人头,会动会说话的人头。

此刻,当这些人头看到我的时候,全部都涌动了起来,朝我张大了嘴巴。不计其数的人头,同时张大嘴巴,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我不禁皱起了眉头,紧紧握住拳头之后,这才朝前走去。

我心中并没有什么畏惧,因为能看得见的东西,并不是最可怕的,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才是最为恐怖的。

这,也是这心魔崖最可怕之处。眼前,心魔崖在接近。这个时候,这些人头一个个的嘴巴都张了开来,发出了一些十分模糊的声音。而这些声音我虽然听不清楚,但是却似乎能感觉是在轻声的呼唤我。

我明白了,刚一上心魔山,便感觉有人在呼唤我,原来正是心魔崖上的这些人头。这心魔崖上,如此之多的人头,他们如果一起呼唤,的确会产生如此之强大的呼唤力量。

眼前,心魔崖让我震惊不已。不过最让我震惊的,并不是心魔崖。而是这时,我又开始出现幻觉了。眼前,只见心魔崖不停蠕动和呼唤我名字的时候。我眼前居然出现了一片白雾,而从这片白雾之中,忽然走出来一个人。

是他,终于,他终于出现了。

是谁呢?是我的父亲。

站在那白雾前面,我的父亲显得十分的憔悴。他对着我微笑着,眼睛里还包含着一丝泪水:“小曦,你为什么也来了?”

我看到父亲的一瞬间,内心里的柔弱终于再也不受控制的爆发了出来。关于父亲,有太多太多的回忆和爱。为了我,父亲受了太多的折磨,最后甚至是为了我而死。

我每一个回忆,每一件事,都跟父亲有关。只有记忆浮上心头,便会有父亲的影子。我的心好痛,瞬间便感觉痛不欲生。

但是我清楚,我身在心魔崖前,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我的心结而已。于是,我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看着父亲,我回答道:“父亲,我来了。”

父亲的脸色微变:“为什么你要来?我拼了命的想要保住你,为什么你还是要来?”

这时候,我突然间又想到父亲死亡时的场景了。在殡仪馆里,我亲眼看到了父亲的尸体,回到家以后,母亲却死活不肯告诉我一切。

我对父亲摇头说:“爸,你以后不要做傻事了,你保不住我,谁也保不住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没法选择。”

父亲看着我,摇了摇头说:“可是,父亲愿意为你做一切。小时候,我亏欠你太多了,我只想赎回一点对你的爱。”

我对父亲说:“爸,这辈子我们没能再做父子了,那么就下辈子吧。你等我,等我死了之后,我投胎给你做儿子。”

父亲的目光闪烁了起来,终于,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接着,父亲小声的说:“小曦,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接着,我父亲也消失了。眼见着父亲彻底的消失不见,我终于猛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从眼前的幻想中醒过神来。

而就在这时,我才意识到刚刚其实我已经非常危险。表面上看着,我跟父亲其实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可实际上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刚刚已经命悬一线,非常的危险。

为什么?

因为,此刻我才反应过来,我对父亲的心结,其实就是因为父亲因为我而死这件事。而刚刚,父亲刚从白雾中走出,便对我说,他是因为我而死,这就是在提醒我。

但是,我没没往这上面想,而是在想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这件事。所以,我没有陷入这心结之中。但是此刻,我父亲从眼前消失时,我终于完全的惊醒过来,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对父亲的爱,毋庸置疑。只要稍微深入的一想,我便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我开始意识到,为什么魔界的人会这么惧怕眼前这心魔崖了。

稍微的一迟疑之后,我收回了目光,又往心魔崖上看去。

这时,我离心魔崖已经不足百米的距离。虽然还有百米,可是心魔崖上那些人头,一个个全部都如同房子一般的大小,那张脸更是看得清清楚楚。而当我盯着这些脸看的时候,心底深处便会不自觉的产生一股愤怒的情绪,然后到无法自控的地步。

我猛的让自己醒过神来,不敢再盯着那些人头看,强行的让自己往旁边看去。心中不由得大惊,眼前这些人头好生厉害。

我于是选择低下了头,这才一步步的朝前这面巨大的人头墙走去。在走动间,我便听得更加的清楚了,眼前这些人头的轻微呼喊声以及念叨声。

我继续走,听的越来越清楚。突然,我感觉自己似乎走近了火焰里面,自己的*已经被火点着了。

然后,我手中的丧魂古剑突然间浮现出十个人头出来,再然后,我的四周已经不是什么心魔崖,而是一大片荒凉的岩浆池。

这时,从其中跑出来一大伙的魔兵。而让我吃惊不已的是,这些魔兵的手中,居然抓着许多的人。

而这些人,我每一个都认识。其中一个,便是我的父亲。还有一个,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剩余被魔兵抓着的人,分别是刘紫灵、晟杰、陈轩、烧纸老太婆。

突然,这些魔兵抓着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砍头。从烧纸老太婆开始,只见一个魔兵摁住了烧纸老太婆,另一个魔兵一刀而下,烧纸老太婆的脑袋就跟*分家了,并且滚路到我的面前。

然后,我好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前发生了什么一般,就这么默默的注视着,眼见着烧纸老太婆的人头滚落到了我的脚边,我还低头去看。看到烧纸老太婆仍旧没死透,她的嘴巴在一张一合,轻声的呼喊着我的名字:“李曦,快跑。”

我吃惊的看着烧纸老太婆,许久都反应不过来。就在这时,那边的嘶嚎声再度响了起来。我抬头一看,晟杰被抓住了,并且被一个魔兵一刀砍掉了头颅。并且,晟杰的头颅也跟烧纸老太婆的一样,滚落到了我的脚边。

这时,晟杰也没有死透,他同样对我说:“李曦,你快跑,不要管我们。”

再接着,第三个人被架住了。我抬头,是陈轩,他也被一刀,再接着是李响。再接着,是刘紫灵。看到刘紫灵被架上的一瞬间,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但是在我心中仍旧有个声音,这是幻觉,千万不能相信,这肯定是幻觉。

紧接着,刘紫灵的脑袋也被砍落,滚落到了我的脚边。我低头看去,刘紫灵的脑袋还是那么的美丽。此刻,她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让我十分的痛心。

我死死的咬住了牙,一遍遍的提醒自己,这是幻觉。而另外一边,魔兵们又抓住了一个人,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他也被一刀砍掉了脑袋。最后,他们又抓住了我的父亲,准备砍头。这时,其中一个魔兵忽然抬起头来,只见这魔兵居然两眼血红,浑身散发着杀气。

他猛的指着我说:“那边还有个活口,给我抓住他。”

眼见着父亲被架上刀子,我又快要失去理智,不过,我强行的控制住了自己,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而就在这时,那些魔兵果然朝着我冲了过来。手里拿着磨刀以及魔箭,对我发动了疯狂的攻击。

眼见着箭朝我*过来,我干脆闭上了眼睛。因为我想验证一下,这只是幻觉。只要闭上眼睛,我看不到,就不会失控了。

可谁知道,当我闭上眼睛之后,手臂忽然一痛。然后我睁开眼睛一看,猛的大吃一惊。因为此刻,一只魔箭居然贯穿了我的手臂,我的手臂还在不停的流血。

我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没错,这疼痛并不是假的,而是真正的感觉到了疼痛。

这根本不是幻觉,不是幻觉。我整个人醒悟了过来,开始不停的躲闪。这时,魔箭不要钱的一样朝我*过来。短短一阵子的功夫,我四周便已经插满了箭矢。然后,这些魔兵大吼着,开始朝我冲杀。

我看着自己流血的手臂,真的开始为难了。我深刻的知道,这肯定就是幻觉,但是手臂上的疼痛告诉我,这根本不是幻觉。如果是幻觉,根本不会有痛觉。

可是如果不是幻觉,我父亲他们怎么说?我父亲早已经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难不成,魔界又起死回生的本事,将我父亲救活了?

不管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瞧见这群魔兵冲来,我再度选择站着不动,如果不能确定眼前这一切不是幻觉,我就绝对不能动。因为一旦动用手中的刀,我将会彻底的失去理智,而陷入魔道。所以一切的一切,都看这一会。

这时,魔兵们终于冲进了。紧接着,一个魔兵朝着我*就是一刀。在那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然后*好像要被砍断了一般,心中大惊,猛然拔刀去抵挡。

此刻,我彻底的惊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幻觉,可是却有痛觉?

我开始越来越震惊,已经不敢再这样下去。这时,这些魔兵开始源源不断的冲来,我只好火力全开,拼了命的反击。终于,魔兵们全部倒下了。

而在对面,对面的那群魔兵,最终将我父亲的头也砍了下来。同样的,父亲的头也滚落到了我的脚边。我开始克制不住自己了,内心里火迅速的腾了起来。

但是我意识到,我杀人可以,却不能愤怒,不能失去理智,于是我强行的克制住了自己,开始缓慢的朝对面走去。当我看到地上刘紫灵几人的脑袋时,再度一阵火烧心口,快要无法自控。

我感觉,自己很可能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在内心里闪过一丝悲凉之后,我选择移开了目光,不再看着他们几人的脑袋。然而就在这时,我的对面又出现了一幕,让我无法原谅的画面。

只见对面的几只魔兵,此刻居然捡起了刘紫灵的尸体,并且将刘紫灵尸体身上的衣服扒光。然后,这些禽兽居然进行了奸尸。终于,当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脑子忽然嗡的一声响,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并且在这时,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轻声的呼唤着:“过去吧,去杀了他们,你也看到了,如果这样你都能忍,你活在这世上有什么意思?你要杀戮,狠狠的杀戮,杀了他们。”

我心里头也在跟着这个声音默念着:“我要杀戮,我要狠狠的杀戮。”

那个声音说:“对,这样就对了,你也看到了,这些人根本不可原谅,你一定要杀戮,要狠狠的杀了他们,否则你活在这世上干什么,岂不是浪费资源?”

这个说话声充满着诱惑力,让人无法自拔。突然,我的视线开始模糊,变得一片血红。然后我扬起古剑,疯狂的冲杀了起来。

这时,那个先前跟我说话的声音,开始大笑了起来:“这样就对了,杀了他们,杀了所有的人,这样子你才能真正的解脱。”

我已经冲到这群魔兵之前了,然而,当我正要扬起古剑开始杀戮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这笑声,整个人一僵,停了下来。

在这一瞬间,内心深处的理智又开始冒了出来。我不能杀戮,绝对不能失去理智。是那个笑声,将我给唤醒的。

这时,那个声音又来了:“你在干什么,你这个懦夫,你没看到你眼前发生了什么吗?这样子,你都能忍?”

我猛的一回头,却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外公。

我看到他的瞬间,僵了一下,半响才醒过神来。心底深处,也出现了那么一丝高兴。我猜对了,我的心魔,就是他。

此刻,只见我外公就这么站在那里,对着我嘶吼着:“你看什么看,你没看到心爱的人正在遭受他们的蹂躏吗?如果这样你都能忍,你还能算是个男人?”

此刻,我整个人已经完全的清醒了。无论我外公怎么喊,我都没有一点反应。过了一会,他似乎累了,终于停下。我突然说道:“我想知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外公气喘吁吁的说。

我说:“为什么,你会变成我的心魔?你究竟做了什么?”

我的外公更加的愤怒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谁是你外公,我是你爷爷啊,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你爷爷而不是外公。”

我摇头:“母亲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不是我爷爷,你杀了我的爷爷,自己假冒我的爷爷,你是我的外公。”

终于,他不说话了。反而,他大笑了起来,冷笑了起来,接着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没错,我是你外公,而不是你爷爷。你想知道我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吗?好吧,那我告诉你。”

我点头:“你说。”

他于是真的开始说了起来:“我做这一切就是因为恨,我恨你爷爷,恨你爷爷有一身的本事,却愿意窝在一个小山村里面,所以我把他杀了,还把他脸皮给剥了下来。然后你遭遇的一切事情都是我做的,你身上的人形鬼胎,是我给你种下的,我又附着在你的身上,我要搞得你家天怒人怨方才罢休。”

我不禁笑了起来:“就这么多么?”

我外公目光越发的冰冷:“这么多还不够吗?要怎样才够?那我再跟你说,这些年来,我附身在你背上,偷偷的做了很多事,够了吗?”

我冷笑:“到底是什么事?”

我外公说:“比如你朋友李响以及金源,都是我将他们一步步害成现在的样子的,比如你喜欢的女人刘紫灵,你知道她为什么一直不肯接受你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我外公说:“那是因为,每当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做手脚,有时候甚至会侵犯她的*。所以,她现在对你非常畏惧,一直都不肯接受你。”

听到这,我彻底的火了。一想到一双苍老而枯槁的手,从我身上伸出来在刘紫灵身上抚摸,我顿时便是一阵怒火。

我外公大笑了起来:“可是你却完全不知道,真是太可笑了,怎么样,听到这里你还不生气?不想杀了我?”

我真的很想杀了他,而且有些难以控制,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我再度笑说道:“还有什么招式,赶紧使出来。”

我外公脸又沉了下来,又对我说:“好吧,你知道你父亲死掉的真正原因吗?”

我摇头,我外公忽然说:“你的父亲,就是我让他死的,我劝他说只要他死了,便可以附着在缘劫珠上,然后可以操控缘劫珠,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信了,还真就自杀了。”

我心中忽然一痛,心跳加速。这时,我外公继续哈哈大笑:“还有,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先问个问题,你多久没回去看你母亲了?”

我从愤怒中醒过神来,说很久了。我外公接着又是一阵狂笑:“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吗?你母亲早已经死了,死在牢房里面,而且也是我让她死的,怎么样,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你爱你母亲吗?她死了,你痛不痛心?”

突然,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前的世界顿时变成一片血红。这辈子,我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我的母亲,我容不得任何一个人侵犯我的母亲。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中最后的一丝理智,终于猛的一下子丧失了。

这个时候,我外公继续哈哈大笑了起来:“亲手弄死你父亲跟你母亲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简直让我欲罢不能,我现在想着还觉得好生舒坦。”

他的话,就好像魔咒一般,让我变得更加的无法自控了。他再度对我说道:“来吧,你难道不想杀了我吗?过来吧,杀了我。”

突然,我大吼了一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嗡的一下子就冲了出去,然后扬起古剑就猛的朝他的身上挥砍而去。此刻,我只有一个想法,要将他碎尸万段。

我心中还有一丝理智,在呼唤着我,我不能这么做,但是这丝呼唤实在太微弱了,根本已经无法将我从愤怒中拉回来。

我一刀下去,我外公一条手臂立即被卸掉。然而,他没有一丝痛苦,反而更加的疯狂。见到他这样,我更加的恼怒了。我大吼了起来,朝着他猛冲了过去,开始疯狂的砍杀。

这时候,我心中闪过一丝想法。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很可能马上就会彻底的堕入魔道。但是我实在是不想再忍了,就跟他说的一样,如果这样子我都能忍受,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终于,几剑下去,我外公便被卸掉了手脚,已经变成一根人棍。我就这么看着他,恶狠狠的说道:“你不是很能说吗?为什么不说了?”

我外公痛苦的笑了起来:“我当然要说,当然要笑,而且还让你杀了我,怎么样?”

他越是不服输,我便越是恼怒,我拿着古剑又准备挥砍。这一次,直接瞄准了他的脑袋。此时此刻,我心中的想法便是,管他什么成魔不成魔,我已经顾不上了。

然而,当我挥砍下这一剑的瞬间。我突然看到了一样东西,整个人却一下子清醒了。看到了什么?只见我外公的脖子上,居然挂着一串特殊的项链。而这串项链,我母亲脖子上也挂得有。

突然之间,我心中的怒火全消,整个人也一点点的清醒了过来。我伸出手去,开始去抓那串项链。

在这时,我外公抬起头来,愤怒的看着我:“你为什么不动手了?”

我摇头:“你不用再说什么了,我不会杀你。”

接着,我背对着我外公:“我知道,你在说谎,我懒得再问了,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你附着在我背上,最后化身为我心魔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这时,我外公也不笑了,在我背后叹了口气:“最终,我还是败了。恭喜,你已经摆脱心魔。”

我接着说:“我想知道为什么?”

身后,响起的外公的声音:“其实一切的一切开始的原因,是。”

“是什么?”

“是因为缘劫珠。”

“为什么?”

我外公叹气:“三两句话说不清楚,我慢慢的告诉你可好?”